笔趣阁 > 天下安康 > 第四十一章 西秦之乱 上

第四十一章 西秦之乱 上

浅水原一战,薛举大胜李世民,斩首愈万,俘虏不计其数,又乘胜占领高墌城,取得了与李唐战争的主动权。
  
  可以说这一战后,薛举的路突然就宽了。
  
  此战之后,薛举收集唐兵的死尸堆成京观,以威慑唐军。同时又派遣人分别围攻宁州、泾州等地,而他本人则亲率大军,直扑豳州。
  
  薛举本来是想回军攻克泾州,再入关中,但郝瑗却建议道:“今唐新破,将卒禽俘,人心摇矣,可乘胜直趋长安。”
  
  郝瑗很清楚,若单论实力,薛举比不上李渊。李唐虽败,但等李渊缓过这口气来,重新布置,西秦军再图关中,就是难上加难了。
  
  薛举乃长驱直入,先攻克亭口城,然后准备以此为跳板,围攻豳州。
  
  不过情况并不如预想的那么顺利,薛仁杲大军围攻宁州,却没能破城,反而为宁州刺史所趁,损失不小。
  
  而孤悬在外的泾州也在守将刘感的指挥下,节节抵抗。西秦军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能攻下。
  
  薛举眼看两路援军都不能如期抵达,满是愤懑,压不住的火气。
  
  薛举这个人,典型的陇右武夫。勇猛剽悍,胆大豪爽,但也残暴弑杀,做人做事,手段都粗野的很。
  
  心中不顺,薛举便想发泄。
  
  于是薛举大营里逛了一群,逮着几个倒霉鬼,狠狠地打了一顿。
  
  薛举喜欢亲自抽人鞭子,很多时候都是打累了才停歇。大拇指粗的牛皮鞭子,往往鞭笞数百下不止,常将人给活活地打死。
  
  不过今日,他打了一顿鞭子也没解气。
  
  于是薛举让人将李唐的俘虏给带上来,准备戏弄戏弄这群人。
  
  之前浅水原一战的俘虏,大都送回了后方,此时在亭口的,也不过数百人。这些人被带到之后,全都跪在薛举的面前。
  
  薛举便让这群人扮猪狗状,来取悦自己。
  
  常言道“士可杀,不可辱。”薛举这是要把这群人的尊严踩到地上践踏了。
  
  不过这个时候,俘虏也没有什么人权,生死全凭人家的心意。
  
  不少人为求活,真的伏在地上,扮演猪狗的样子,其滑稽的样子,引得薛举捧腹大笑。可也有骨头硬的,昂着头颅,死活不肯。
  
  薛举正高兴呢,见状便有些不高兴了。
  
  谁让薛举一时不高兴,薛举便让他永远不高兴。于是薛举便恐吓众人,若是敢不听话,尽数诛杀。
  
  不过这群唐军俘虏也硬气的很,宁死不受辱。
  
  于是盛怒的薛举下令,将这些人统统处死。
  
  薛举的手段极为残暴,杀人多断舌割鼻,或碓捣之,颇为不堪,于是这些人尽数为薛举所虐杀。
  
  薛举本来是想从这些俘虏身上找些乐子,缓解一下压力。却没有想到吃了这么大一个气,虽然他将人都杀了,但根本没体会到征服的快感,因此心中更加郁闷了。
  
  回到帐中,薛举饮了几杯酒,倒下便睡了。
  
  谁也没料到,薛举第二日一早,竟然受了风寒,卧倒在床上。
  
  生气、喝酒、吹风,没成偏瘫都是薛举运气好。
  
  不过薛举也没当回事,认为休息一日便好了。也是薛举往日身体好,所以才大意了。
  
  不过过了两日,薛举的病更重了。而且军中除了薛举,还有一些士兵,也出现了风寒的症状。发烧、头晕,难受不止。
  
  薛举捱不过去,便招随军的巫医来给他诊治。
  
  薛举平日最喜左道妖邪之术,常使女巫击鼓降神于军中,郝瑗屡谏不听。薛举喜好这些东西,甚至到了痴迷的地步,现在就连看病,都相信巫医之言。
  
  薛举最喜欢的女巫姓卢,乃是关西有名的术士赵华宣的弟子。传说赵华宣善使幻术,有神鬼之能,人皆唤为神仙。
  
  这卢氏见到薛举,一番请神请鬼的折腾后,便言是“被杀的唐兵作祟”,不如善待被俘的唐军,以解困厄。
  
  薛举听话勃然大怒。他素来自负,如何能为这些小妖小鬼的给伤到。于是薛举不仅不听,反而下令将军中所有的唐军俘虏全部诛杀。
  
  薛举此举,可谓残暴到家了。
  
  于是一时之间,整个大营都弥漫着血腥之气。
  
  不过薛举的病没有好,反而更严重了。而且营中患病的士兵越来越多,渐渐有控制不住的趋势。
  
  郝瑗大惊,他怀疑薛举和将士们这是得了时疫。
  
  不过时疫也不是无缘无故的。郝瑗听说过当年匈奴人便会用牛、羊的尸体来污染水源,制造时疫,传说霍去病就是因此而死的。
  
  于是郝瑗令人彻查城中的水源,终于在城中水井之中发现了牛羊的尸体。
  
  亭口城小,就一处水井,供应整个秦军。
  
  郝瑗大惊,这应是李世民撤走之前做的。不知道他们怎么找到的染病的牛羊,但此计却端是毒辣,搞不好能覆亡了西秦军。
  
  于是郝瑗一面重新寻找水源,一面令人将军中沾染时疫的士兵隔离开来,勿使相互传染。
  
  当然最严重的问题还是薛举。
  
  薛举喜欢饮用井水,又受了凉,再加上耽搁了治病,多重原因之下,其病情便越来越重了。
  
  薛举是一军之主,他的倒下,影响着整个西秦的前途命运。
  
  军中无人能治理薛举的病情,眼看薛举的病越来越重。这时薛举的亲信黄门侍郎褚亮自言懂得医术,可为薛举治病。
  
  褚亮原为太常博士,后受杨玄感之乱牵连,被贬为西海郡司户。吐谷浑之乱时,褚亮逃到了金城郡,被薛举委以重任。
  
  这褚亮参与机密,位同宰辅,在西秦的地位,并不亚于郝瑗。
  
  而且褚亮在南陈就是尚书殿中侍郎,影响力极大,其威望不是郝瑗这种边疆小门小户可比的。
  
  褚亮亲自为薛举治病之后,薛举的病情渐缓,意识也恢复了常态。
  
  然而过了两日,不知为何,薛举的病情突然加重,胡言乱语,口鼻流血,众人连忙救治,可折腾了半天,薛举还是一命呜呼了。
  
  薛举之死,可谓是天大之事。
  
  郝瑗担心此事影响军心,于是封锁消息,并派人前往宁州给薛仁杲送信,招他回来即位。
  
  郝瑗的计划很好,不过有一人,却不希望事情如此顺利的发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