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族的修真之路 > 第十九章 王宇出手

第十九章 王宇出手


  “还真是冤家路窄,第一次的对手就是影当的狗腿子!”此时,比试台上,王宇带着轻蔑的表情嘲讽着。
  “杂碎,你骂谁狗腿子呢!”这名叫迅狼的人有些气急败坏。
  “你不是狗腿子是什么,在我眼里,如果不是比赛我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你是哪个无名小卒!”说着王宇越发得意。
  “小子你给我死!”气急败坏的迅狼爆发出全身的灵力,使出玄级低阶功法“幽冥鬼爪”。
  此功法配合迅狼的五品宝器“鬼爪”,以极快的速度打出多道爪击,对手往往攻击不到速度极快的迅狼,而迅狼却不断的给对手留下伤痕,最终,伤害累累的对手,被其致命一击的干掉。
  “这迅狼锻体一阶,一开始就让王宇对上,这王宇怕是淬体五阶怎么可能打得过!”台下一名男弟子讨论道。
  “希望不要把脸给划伤了……”此时竟然也有一些女弟子担忧道。
  “怎么一上来就安排锻体阶的,这是谁安排的……”血石显然是有些生气。
  按血石他自己安排,王宇是刚好可以打进第十名。
  “回宗主,这是我的安排!”一旁的五长老影踪带着轻蔑的表情说道。
  “这实力不济,自然也就没资格去争取修炼资源,比赛就是这样,难道宗主要舞弊徇私吗?”说出此话影踪有些咄咄逼人。
  最终,血石还是咽下了这口气,不济的摇了摇头。
  “竟然被这老东西算计了!”
  迅狼的攻势瞬间就到了眼前,每攻击一下就换一下位置,这迅狼从五面八方各个角度攻击着王宇。
  一道道爪击如同流星雨一般划过王宇的身体。
  “喂,你在给我挠痒痒吗,连我的皮都划不破!”王宇说道。
  这时,迅狼才发现自己的每道攻击只是在王宇的皮肤上留下小小的印子,看起来就像是挠过痒一般。
  迅狼貌似不甘心,并没有停止攻势意思。
  这时,比赛场上出现了转机,王宇以一个比迅狼还快的速度抓住了迅狼双臂,猛的使出含有灵力的一脚,这一脚直接把来不及反应的迅狼踹飞出去。
  好在,迅狼在飞出比赛台下前一刻保持住了身形,没掉到台下。
  “喂,你在看哪里!”王宇不知什么又突然出现迅狼背后又是一拳将其打飞了出去,然后这悲剧的迅狼就被王宇当成沙包一样,如此的重复下去。
  咚………
  踢到厌烦之后,王宇直接一个重重肘击把迅狼打飞出了比赛台下。
  迅狼也失去意识昏迷了。
  周围一片寂静,简直像失声了一样。
  众长老和弟子们不可置信的看到这一幕。
  “迅狼输了?”
  “这王宇的气势是锻体一阶……”
  这时台下响起了欢呼声,不过貌似有些人很不高兴。
  “老大,这王宇干掉迅狼等于是在打你的脸啊!”
  “奶奶的,没想到这杂碎还藏了一手!让我碰到必定让你断手断脚!”影当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孩子什么时候变成了锻体一阶,明明一个月前才是淬体五阶啊!”大长老眼前一亮。
  “想必是这次出去历练有什么奇遇吧!真是给我莫大惊喜啊!”血石激动笑开了花,这不仅仅是王宇的修为上的提高,而且还狠狠地打了影踪的脸,血石岂不乐哉。
  “宗主,你这弟子不简单啊!”
  二长老摸着胡子说道。
  “这迅狼在同等修为中,实力已经是无人能及,甚至其修炼的幽冥鬼爪还打败过锻体二阶的弟子,这以速度为优势的迅狼,在速度上被王宇完全碾压,迅狼的攻击本身也伤害不俗,可是完全无法伤到你这弟子!”
  “不得不说,你这弟子,真是怪物!”
  “哈哈,那是!”血石别提多开心了。
  此刻,五长老影踪心里愤恨的火焰汹涌澎湃,同时他也开始意识到王宇对他的威胁,然后嘴角微微的上扬,开始谋划些什么。
  王宇淡淡对血石鞠了一躬,然后就回到比赛台下。
  小黑之前是见过王宇的手段,所以并没有太惊讶,就随意夸赞了几句。
  “我们血族就是不修炼,体质也比普通人强太多,何况我还开启了阶级之力,同修为想打赢,简直不要太简单,我连宝器和功法都用不上!”。
  血饮宗的大多弟子都还在淬体境,到达锻体境界也就那么几个人,影当的狗腿子里面,唯一一个锻体境的迅狼被王宇秒杀了。所以,在接下来的比赛里,王宇不废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前十名的资格。
  王宇这个锻体一阶实力实在是异常的恐怖,许多锻体三阶也无法战胜,甚至到现在为止都没逼出王宇的功法和宝器。
  画面一转,新的比赛马上要开始了了……
  下一场,影当对“魁四”。
  这魁四目前是第二名,屈居于第一许力,而这魁四,正是许力第一场对上的魁梧青年。
  “这魁四也真是厉害,龙象拳打败了好几名锻体四阶的师兄们?”
  “确实厉害,和王宇一起都是今年杀出的黑马。”
  “不过,这五长老孙子影当锻体六阶,听说每年比试都只逊色于许力师兄!”
  “我这在这血饮宗五年,除了没见过许力师兄用全力,接下就是这影当了,这家伙实力同样深不可测!”
  一上台,影当就漏出一副尖嘴猴腮,不可一世的表情。
  “喂,杂碎,我让你十拳,直接用出你的全力攻击我把!”
  此话一出,全场议论纷纷。
  一个容貌较差的女弟子说道:“虽然有些尖嘴猴腮,但是这话霸气,我很中意!”
  “人家影当有狂的资本,本身五长老的孙子,还有惊人的实力,我在血饮宗待这么多年,这影当每次出手对手都身受重伤,手法狠毒至极!”
  “好几次打死了人,这五长老都给压了下来!”
  一上台就听带这话的魁四有些生气,虽说他败给了许力,但是这影当也对自己如此轻蔑,不过也难怪,这魁四也是去年才加入的血饮宗。
  暴怒的魁四直接使出龙象拳。
  一拳,两拳,三拳……
  第九拳的时候,硬接下来的影当后退了半步,但是毫无伤痕。
  直到接下第十拳,影当也只是后退了五步。。
  这魁四直接傻眼,普通的锻体六阶接自己这一拳绝对会重伤,而锻体六阶的影当却毫发无损。
  此刻,影当的眼里满是嘲讽的看着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