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回到明末 > 第七百四十八章:崇祯“疯了”

第七百四十八章:崇祯“疯了”


  红衣大炮的炮声严重变形,已经无法再次使用。
  爆炸的高温将炮台中存放的火药引燃,发生了二次爆炸。
  炮台中的炮手以及炮台周围的士兵被剧烈的爆炸笼罩。
  距离爆炸范围比较近的士兵被爆炸吞噬,这些士兵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失去了踪影以及生命。
  距离爆炸比较远的士兵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掀翻,或者被爆炸产生的破片击中。
  参加声从这些士兵嘴里嘴里发了出来,在城墙上不停的回荡着。
  曹化淳所处的地方距离炮台比较远,所以并没有受到波及,也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
  但是,爆炸产生的场景让他目瞪口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只见原本炮台所处的地方被炸出了好几个深坑,里面的夯土被炸了出来。
  周围的青砖被炸的到处乱飞,周围满是破碎的尸体。
  这些尸体上面的鲜血在高温之下干涸,凝结在尸体上,难看且难闻。
  曹化淳只不过是一个太监,哪里见过这种场景?
  当下,曹化淳就捂着自己的嘴巴在城墙边上呕吐了起来。
  爆炸还在继续,城墙在爆炸当中不停的振动着。
  城墙上的士兵开始慌乱起来。
  这些士兵将之前立下的誓言忘的一干二净,在这种炮火的轰炸之下,这些士兵哪里还能想的起说过的那些话。
  虽然炮火并不是以他们为目标,但是时不时飞到城墙上的炮弹牵动着他们的心弦。
  炮弹每飞来一发,就有士兵丧命。
  这种感觉就像是赌命一样,让这些士兵惊慌无比。
  这些士兵以前不过是种地的庄稼汉,他们哪里见过这种场景?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天上的雷神下凡了吗?”
  一个士兵被城墙上的爆炸吓傻了,他跪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城墙上的爆炸。
  硝烟在城墙上弥漫起来,将城墙上的雪融化。
  下落的鹅毛大雪被一阵又一阵的气浪冲上天空。
  “逃命啊,快跑啊,这些人不是人,快跑啊!”
  一个士兵再也坚持不住了,他扔下手中的武器,头也不转的往城墙后面的楼梯跑去。
  他这一跑,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引得城头上的士兵都跟着逃跑。
  城头上的士兵开始溃败,这是一场还没有接触到敌人就开始的溃败。
  曹化淳看着城头上越来越少的守军,一脸铁青。
  “你们都给咱家回来,都给咱家回来,你们这群杀千刀的,给咱家回来!”曹化淳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可是,他的吼叫声根本就传不出去,爆炸声将他的吼叫声遮盖住,只有他身边的亲卫能听到,至于其他人,根本就听不到。
  “公公,咱们守不住了,咱们赶紧撤吧,咱们赶紧撤回皇宫,保护陛下离开京城吧!
  公公,城墙咱们肯定受不住了,与其这样,还不如赶紧回皇宫,保护陛下离开吧!”一个亲卫一脸慌张的冲着曹化淳大喊道。
  曹化淳的神色稍微冷静了一点,他看着这个士兵,道:“你说的对,你说的不错,反正城墙都受不住了,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曹化淳说着就带着身后的亲卫往城墙后面的楼梯跑去。
  轰炸还在继续,猛烈的爆炸朝着城门两侧不断的蔓延。
  城门两侧的城墙在轰炸当中一层一层的崩碎。
  青砖下面的夯土层被炸的烟尘四起,和硝烟混合在一起,将城门这边的遮蔽。
  “停止炮击!”
  赵文举着望远镜看着城门口处的烟尘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估摸着轰炸的差不多了,就命令炮兵停止了轰炸。
  当硝烟散尽之后,城门处被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就像天神挥舞着巨锤捶打在这里一样,硬生生的将城门以及城门附近的城墙崩碎。
  “城门已经轰炸开了,命令所有士兵,按照之前的计划准备进城。”赵文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宋虎。
  宋虎急忙带着赵文的命令朝着远处跑去。
  没多长时间,已经等候多时的士兵分批次朝着破碎的城门口而去。
  这些士兵穿着毛呢大衣,头戴厚棉帽,手持武器,朝着城门不停的奔跑。
  赵文举着望远镜看着眼前的士兵,脸上满是轻松。
  攻打京城对于赵文来说,不费吹灰之力。
  因为大雪堆积,再加上城墙外面几乎没有清扫的人员,所以城墙外面的积雪非常厚,导致士兵们前进的速度慢上不少。
  曹化淳在亲卫的保护下冲下了城墙,他急忙让手下的亲卫收拢溃兵。
  但是,这个时候的溃兵可不是这么容易能收拢到的。
  这些溃兵已经被赵文的火炮吓得快傻了,他们只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
  曹化淳察觉到身后没有爆炸声响起,转过脑袋往后面看去。
  城门以及城门附近的城墙被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没见动静了,赵贼可能要进城了。”曹化淳惊心不已。
  “快快快,赶紧回皇宫,恐怕赵贼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冲杀进来!”
  曹化淳将挂在腰间的腰刀抽了出来,带领着身后的亲卫往皇宫方向跑去。
  一边跑,曹化淳让身后的亲卫一边收拢溃兵。
  曹化淳往前跑了没多长时间,赵文的步兵便冲进了城门当中。
  赵文的士兵进城之后先控制了城墙,然后清缴那些还没有来得及逃离的溃兵。
  这些溃兵看到赵文的士兵,直接扔掉了手中的武器,举手投降。
  对于这些溃兵来说,刚才的轰炸都没有抗住,更别说是现在这些士兵了。
  赵文的士兵控制下城墙便开始往京城中蔓延。
  这时,京城中的探子也急忙往城墙这边而来。
  在来的路上,他们还俘虏了一些溃兵。
  与此同时,坐在暖阁中的崇祯看向窗外,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呼!”
  崇祯深吸一口气,磕磕跘跘的道:“爆爆爆炸消失了,大伴守住了吗?”
  此话刚刚说出,崇祯的脸色巨变。
  “不可能,这种猛烈的爆炸,就算大伴是天神下凡,也没有守住的道理!”崇祯忽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煞白,面如死灰。
  王承恩的上牙齿和下牙齿不停的碰撞着,“皇皇爷,恐恐恐怕京城已经失守了!”
  虽然王承恩不愿意相信,但是事到如今,就算是傻子也能想到。
  “失守了?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崇祯的神色突然大变,脸上的表情也诡异了起来。
  “哈哈,不可能,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
  崇祯突然怪笑起来,脸上充斥着疯狂。
  他一把将挂在墙壁上的宝剑抽了出来,往房间外面冲去。
  王承恩一个还没来得及反应,崇祯就跑了出去。
  “皇爷!”
  王承恩大喊一声,急忙追了上去。
  暖阁中的那些小太监和宫女们见此情景,也明白发生了什么。
  混乱在暖阁中上演,这些原本在崇祯面前规规矩矩的小太监和宫女们如同疯子一样,抢夺着暖阁中的各种东西。
  他们为了抢夺东西,甚至不惜拳脚相加。
  一些抢不过别人的小太监或者宫女冲出暖阁,朝着附近冲去,货款开始在皇宫中蔓延。
  因为崇祯一直削减皇宫的太监和宫女,所以皇宫中有很多地方的积雪没有清理。
  崇祯右手拿着宝剑,在雪地中奔跑着。
  雪深路滑,崇祯不时摔倒在地。
  “哈哈,大明亡了,大明竟然亡了。大明竟然在朕的手中亡了,朕是罪人,朱由检是罪人啊!”
  崇祯突然停了下来,他看向天空,声嘶力竭的喊着。
  他将头上的翼善冠摘了下来,扔在地上,狠狠的踩着。
  因为太过用力,连带着头上的发箍也被崇祯扯了下来。
  头发一下子散开,披在了崇祯的肩膀上。
  雪花沾染在崇祯的头发上,很快就将崇祯的头发染成白色。
  “大明亡了,大明亡了啊!”
  崇祯一边往后宫跑,一边就像是疯子一样,不停的大喊。
  王承恩在后面追赶着,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都无法追上崇祯。
  崇祯将身上的黄袍扔在了地上,只剩下身上带着补丁的中衣。
  崇祯歇斯底里的喊叫声在皇宫中不停的传荡着。
  皇宫中的太监宫女们开始释放压抑已久的想法。
  混乱在皇宫中愈演愈烈。
  王承恩将一个准备从自己身旁经过的小太监拉住,一脸狰狞的威胁道:“咱家告诉你,如今皇宫外面有两千精兵,你拿着咱家的印信出去,让外面的精兵进来保护陛下。
  如果你们完成咱家交给你的任务,那么咱家对你重重有赏,咱家的印信也就赏给你了。
  可你要是不按照咱家说的去做,那皇宫外面的精兵可不会饶了你。到时候,你就等死吧。
  别看现在皇宫中的这些人抢夺财务,肆无忌惮。但是咱家告诉你,宫外精兵一旦进来,这些人都要死,一个也活不了!”
  王承恩说着从怀中摸出一块玉章,交给了这个小太监。
  王承恩这番话以及表情将这个小太监吓得一愣一愣的,只好遵从吴承恩的命令。
  这个小太监刚刚进宫没多长时间,不谙世事,所以能被王承恩吓住。
  如果是其他的太监,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这个小太监拿着王承恩的印信,往外面跑去。
  王承恩则接着往前面追去,前去追赶崇祯。
  崇祯跑到后宫,来到了坤宁宫的外面。
  他看着面前的坤宁宫,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
  皇后周氏走了出来,她看着这个样子的崇祯,立刻便明白了发生什么事。
  “陛下,臣妾绝对不会让贼兵辱没了陛下!”
  周氏说着转过身子,跑回到了坤宁宫中。
  “皇后!!!”
  崇祯看着跑进去的周氏,突然大喊了起来。
  泪水从崇祯的脸上不停的往下流着,崇祯停在了那里。
  “皇后,保重啊!!!”
  崇祯大喊了一声,又接着往前跑去。
  距离坤宁宫不远的仁寿殿是崇祯的皇嫂张嫣居住的地方。
  张嫣是朱由校的皇后,也就是崇祯的皇嫂。
  崇祯刚刚来到仁寿殿的门口,就看到了跪坐在仁寿殿里面的张嫣。
  张嫣跪坐在仁寿殿的正中央,地上摆放着一丈白绫。
  “陛下,臣妾定然不会辱没了皇家,定然不会辱没了先皇!”
  张嫣说罢,重重的朝着崇祯磕了一个响头。
  崇祯重重的一点头,又朝着下一个地方跑去。
  与此同时,那个王承恩印信的小太监跑出了皇宫。
  刚刚跑出皇宫的宫门,小太监就看到了聚集在宫门前面的兵马。
  领兵的两个将领牵着两匹战马,这两个将领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跟随孙承宗,兵败之后被崇祯打入诏狱的曹文诏和曹变蛟。
  这两人原本被崇祯打入诏狱之后再,崇祯一直没有下达处死两人的命令。
  所以这两人就一直活了下来,曹化淳被崇祯派出去招募兵马的时候,曹化淳想起了这两人,请示过崇祯之后,就将这两人从诏狱中弄了出来。
  “两位将军,你们赶紧进去吧,你们赶紧进去吧!”
  这个小太监手中拿着王承恩的印信,来到了曹文诏和曹变蛟的面前。
  曹文诏看着这个小太监手中的印信,连忙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宫中乱了,陛下疯了,王公公让你们赶紧率领兵马进去保护陛下离开!”小太监慌里慌张的说道。
  曹文诏脸色大变,他看向皇宫方向,忐忑不已。
  曹化淳之前给他说过,一旦事情有便,就让他率领着兵马保护崇祯离开。
  曹文诏知道曹化淳的干儿子王承恩,也见过王承恩的印信。
  所以,现在曹文诏在见到王承恩的印信之后并没有怀疑。
  只不过,没有崇祯的旨意,擅自率领兵马进宫可是谋反啊。
  曹文诏是一个非常传统的武将,他还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我看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咱们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咱们赶紧进宫保护陛下离开吧。
  赵贼的炮火声已经停下来了,赵贼的兵马现在说不定已经进城了,咱们的时间不多了。”曹变蛟冲着曹文诏焦急的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