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是女学霸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这话充满了套路

第二百六十一章 这话充满了套路


  起初,
  张海国自认为已经非常安全了,毕竟他可是属于陪同人员,包括这件事情在酝酿之际,还细心地劝阻过...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是这样,自己一个局外人,又一次被卷入了矛盾的漩涡中。
  不过一想到林帆是柳钟涛的女婿...突然觉得这似乎很正常,这不就是翁婿俩的常规手段吗?
  当然,
  自己也不能替他们两人背黑锅。
  与此同时,
  柳云儿、夏梅芳以及童姨,三人看着林帆...各自的表情有点古怪,张海国指责柳钟涛,柳钟涛指责林帆,林帆指责张海国...这究竟是什么关系?原来所谓的铁三角,是这样的铁三角?!
  最后,
  柳钟涛正静静地看着林帆,眼神中散发着某种光芒!
  对于林帆,
  柳钟涛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贤婿!
  他...
  竟然没有坑自己!
  讲道理,
  本来柳钟涛觉得自己都要完蛋了,结果...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自己的这个贤婿把他的老丈人,从死亡的边缘给重新拉了回来。
  “唉...”
  “其实吧...我问了你们三个同样的问题,但是你们三个人给了不同的答案。”夏梅芳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们三人一个机会,十分钟的时间...你们自己商量一下,谁来承担这件事情。”
  话落,
  夏梅芳淡然地说道:“小云、小童,你们和我到卧室来。”
  一时间,
  三个大男人有些茫然,这...这是玩什么把戏?
  紧接着,
  三个大男人看着自己的女人,一同走上楼梯,顿时把目光放在自己的‘同伙’身上。
  “不是!”
  “小林...你这...有点过分了啊!”张海国看着林帆,一脸恼怒地说道:“没有你这样甩锅的,我明明只是从犯,怎么一下子把我上升到了主犯层面?主犯不是你岳父吗?”
  听到张海国的话,柳钟涛不乐意了,怒道:“什么意思?难道...你跟梅芳所说的那个主犯名字...该不会是我吧?”
  “本来就是你。”
  “哥...这件事情我们要讲清楚...你可不可能耍赖。”张海国认真地说道。
  “哎呦...”
  “姨丈...我觉得要不你牺牲一下吧。”林帆无奈地说道:“我和柳叔挺不容易的...为了世界和平...你应该勇敢地站出来,请问你要做一辈子的懦夫,还是做英雄,哪怕只有一秒钟?”
  张海国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还帮你老丈人说话呢?他告诉你丈母娘,今天这件事情的策划者是你!”
  “啊?”
  “不是...叔?”
  “你竟然卖我?”林帆气得要爆炸了:“叔...我伤心了...”
  柳钟涛无奈地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当时那个情况...我只能卖你了,再说了...卖你是最好的选择。”
  “凭什么?”
  林帆一脸恼怒地说道:“你怎么不卖姨丈?”
  “我只是一个从犯?凭什么卖我?”张海国不乐意了:“我觉得小林还是你去吧?你是小辈...我和你岳父都是长辈。”
  “对!”
  “我是小辈?不知道你们听闻过孔融让梨没?没错...我最小?当然不能把大锅给背走了?这口锅...应该让年龄最大的人背。”林帆认真地说道:“反正我不背。”
  张海国看向了柳钟涛?说道:“哥...你女婿说的?年龄最大的来背。”
  “...”
  “我不背!”
  “我出的钱...凭什么我背锅?”柳钟涛愤怒地说道:“反正...你们两个人,必须有一个人出来背锅!”
  顿时?
  三个人在客厅里为谁是主犯?吵得不可开交。
  与此同时,
  楼上某卧室。
  此刻的卧室的房间虚掩着?柳云儿正站在门口?仔细偷听着楼下的动静。
  “妈!童姨!”
  “他们内部已经开始瓦解了。”柳云儿把得到的讯息,急忙分享了出来,说道:“妈...你这一招真的高明,以退为进...把这三人建立的情感?瞬间给瓦解了。”
  “嗯...”
  “都在我意料之中。”夏梅芳淡然地说道:“让他们继续吵吧,等吵出一个结果再说。”
  “姐?”
  “你说这次是谁带的头?”童姨问道。
  “还能是谁?”夏梅芳没好气地说道:“肯定是你哥。”
  关于这一点?
  三个女人没有任何异议。
  这时,
  夏梅芳看向了童姨,认真地说道:“小童...海国是不是要把公司搬到申市?”
  “呃?”
  “不知道啊。”童姨一脸迷茫地说道:“他...从来不会和我讲这些事情的。”
  “唉...”
  “如果搬过来的话,那真有的热闹了。”夏梅芳叹了口气:“这三个人...差一个就能凑成一桌麻将,不过...我暂时还看不到能够融入到这三人的第四个人。”
  第四个人?
  柳云儿突然想到了某个人,他就是宋雨溪的男朋友,和林帆之间的关系好的不得了。
  “小云?”
  “你在想什么呢?”夏梅芳好奇地问道。
  “啊?”
  “我...我突然想到一个人,和林帆之间的关系非常好,而且我和那个人的女朋友,又是很好的闺蜜。”柳云儿抿了抿嘴,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个人...会不会成为第四个人。”
  “...”
  “让你闺蜜盯紧自己的男人,千万别和林帆有什么接触!”夏梅芳说道。
  柳云儿点点头,认真地说道:“应该不会,那个人搞科学的,做事挺严谨的,不像林帆、老爸和姨丈一样,天天都是在游手好闲。”
  “不要低估环境的影响力!”
  “你姨丈以前多好,再看看现在什么样子。”童姨面无表情地说道。
  一时间,
  柳云儿和夏梅芳母女俩有点无地自容,毕竟...姨丈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靠着某人的功劳。
  此时,
  楼下,
  原本争吵的三人,变成翁婿两人在给‘外人’张海国洗脑。
  “姨丈...”
  “现在情况是这样的。”林帆小声地说道:“如果我和柳叔其中一人成为了主犯,有可能这个月都进不去卧室,而你不一样...你反正都进不去,要不...就帮我们顶下雷?”
  “对对对!”
  “小林这番话说得很有道理。”柳钟涛急忙点头,冲着张海国严肃地说道:“海国...该出手时就出手!”
  张海国气得头脑发胀,一脸恼怒地说道:“你们之前说自己的家庭地位很高,就...就这?”
  “...”
  “...”
  林帆和柳钟涛的表情略微有点尴尬。
  “那什么。”
  “地位高是高,但问题是我们有错在先,腰板子挺不起来。”柳钟涛解释道:“好了好了...你就...你就把这口锅给背了,我和小林...下辈子给你当牛做马总行了吧?”
  话音一落,
  柳钟涛急忙冲楼上喊道:“老婆!我们商量好了。”
  片刻,
  三个女人出来了。
  “商量怎么样了?”夏梅芳来到客厅,看着面前的三个混蛋,问道:“究竟谁是主犯?”
  林帆和柳钟涛齐刷刷指向了张海国。
  “是他!”
  “对!是姨丈!”
  看到这个阵势,差点没有把童姨给气死。
  什么意思?
  合着你们翁婿俩欺负我老公?
  这时,
  夏梅芳看到张海国一脸悲催的样子,淡然地说道:“海国,你安全了。”
  说完,
  冲翁婿俩说道:“你们两个...谁承认错误?”
  林帆懵圈了,柳钟涛傻眼了,不是...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张海国听闻自己安全了,不由松了口气,想想自己也是倒霉悲催的,竟然要替这两人背黑锅,幸好大姐明察秋毫...
  想到这里,
  张海国略带一丝嘲讽地看着眼前的翁婿俩,起初他还挺同情这翁婿俩,现在...只想说两字——活该!
  此时,
  林帆和柳钟涛谁都没有说话,生怕先开口会出现什么意外的局面。
  “你们以为不说话就能过去吗?”
  “今天...”
  “必须有一个人要承担所有责任。”夏梅芳说道:“如果你们实在无法做出决定,要不...听上天的安排,两个人剪刀石头布,输的那个人为这件事情负责。”
  可是,
  林帆和柳钟涛都觉得这个办法很愚蠢,毕竟两个都害怕输的人是自己。
  就在这时,
  林帆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为什么海国叔可以顺利过关,其实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他受到了委屈,又受到了压迫,如果自己可以主动承认错误,或许...有一线生机。
  想到这里,
  林帆默默地低下脑袋,语气变得有些哀伤,说道:“姨...我错了,我不应该拉着叔和姨丈,去...去外面潇洒胡混,还给叔支招来欺骗你,同时我还骗了云儿,姨...你要骂要打,悉听尊便,不过...叔是无辜的,全是我一个人干的。”
  柳钟涛眉头一皱,为什么要在后面加‘叔是无辜的,全是我一个人干的’?
  这岂不是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吗?
  此刻,
  本来还是一脸阴沉的夏梅芳,表情缓和了一点,微笑地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姨怎么可能舍得打你骂你,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小云...你也别责怪林帆。”
  刹那间,
  柳钟涛这才反应过来,臭小子刚才得那番话不简单啊!
  里面充满了套路!
  这小子亲手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结果又亲手把自己从死亡边缘给推了下去。
  “老婆,我也...”
  没等柳钟涛把话说完,就遭到了夏梅芳的无情打断。
  “你已经来不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