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联盟最强导师 > 第183章 谁还没有个家长

第183章 谁还没有个家长

    没动武器,在他们看来,对付秦霄白这样的黄金仔并不值得他们动用武器。
  
      可下一刻,抬脚之人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倒飞出去,他的胸口,还留着秦霄白的脚印。
  
      秦霄白缓缓抬头,看来这事没那么简单就能抹过去了。
  
      也好,以暴制暴,就是自己的强项。
  
      他横眼看向齐彬,没有说话。
  
      “弄死他!”那方才倒飞出去的下人恶狠狠道。
  
      他可是正儿八经的白金境界,在齐府也是排的上名号的,近来是非多,才被排到四公子身边做事。
  
      没想到才换了主子,就被一个黄金境界打趴下了,这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在齐家混!
  
      他站起来,拍了拍胸口上的灰尘。
  
      被一个黄金境界一脚踹飞,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伸手一挥,一把阔剑便落于手中。
  
      “公子,我要把他的双腿砍下来。”
  
      “正合我意!”齐彬狞笑道。
  
      而另一个人,则是忍不住笑了笑,刚想上前,却是被这名侍卫给拦住了。
  
      “我一个人就好,一个黄金境界罢了。”被踹飞已经让他恼羞成怒了,现在再二打一,简直就是在羞辱自己。
  
      他想都不想,便让同伴退下,想要一个人对付秦霄白。
  
      “正好。”秦霄白笑容逐渐散开。
  
      当下,他也不再留手,大手一挥。
  
      同样的,一把阔剑出现在自己手上。
  
      暗裔利刃,很久没有饮过鲜血了。
  
      听亚托克斯说,暗裔利刃多饮饮血对他的苏醒有帮助。
  
      挥剑,秦霄白便是一跃而起。
  
      “英雄级暗裔利刃?”那侍卫顿时惊愕道。
  
      不过脸上的惊愕也不过是一瞬之间,片刻,他便摇头缓声道,“即便是英雄级武器,黄金境界依旧是黄金境界,翻不起什么风浪。”
  
      “在绝对的境界面……”
  
      前字还未说出口,他脸上的表情便是凝固住了。
  
      脸上,依旧是不可一世的模样,嘴巴微微张开,好似面字都还没有说完。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那里,鲜血正在喷涌而出,如泉水一般。
  
      他伸手想要捂住,却发现怎么都无法捂住这不停奔涌的鲜血。
  
      最终,他重重的倒在地上,至死,眼睛都瞪得如铜铃一般,带着一丝惊恐。
  
      而齐彬二人,亦是一脸惊愕之色。
  
      一个白金境界,只是眨眼之间,就陨落了?
  
      这还是越境界击杀?
  
      如果没看错的话,眼前这个年轻人才黄金二境界吧!
  
      他凭什么一剑把一个白金境界的强者给砍死了?
  
      齐彬嘴角抽搐着,已经没有之前那般张狂了。
  
      一个境界和他相同的侍卫,就这样被一剑斩杀了?
  
      黄金境界这么强吗黄金境界?
  
      他看了一眼秦霄白手上的暗裔利刃。
  
      鲜血缓缓流淌着,不过片刻,地上的鲜血便是多半涌入暗裔利刃之中。
  
      剑,又多了一丝血光。
  
      “齐公子?”秦霄白微笑着,看向齐彬。
  
      “啊?”齐彬一愣,嘴角都有些哆嗦。
  
      看着秦霄白一步步走来,他忽然有一种想要逃走的冲动。
  
      这个人真的是黄金境界吗?
  
      他心里问了无数次。
  
      可神色一定,无论看多少次,这个年轻的老师都是黄金二境界。
  
      境界,是无法骗人的!
  
      “还要打折我的腿吗?”秦霄白笑容依旧,看着齐彬。
  
      “不……”齐彬刚想说不打了,可瞬间,神色又是一狞。
  
      “姓秦的,你胆敢杀我齐府的人?”他看了一下远处。
  
      那是他家大院。
  
      在自家门口,有什么可惧怕的。
  
      再说了,他只是一个黄金境界。
  
      心底,齐彬又强调了一遍。
  
      方才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的侍卫太菜了,而且秦霄白完全是偷袭取胜,算不得数。
  
      他就是一个废物老师。
  
      心里坚定了半分,齐彬的手上,缓缓渗透出一把双刃。
  
      秦霄白摇了摇头。
  
      这都唬不住这小子。
  
      他虽然出手狠辣,可并不想杀齐彬,杀一个侍卫和杀一个齐家公子,差别可就太大了。
  
      他可不想随意招惹一个底蕴十足的世家。
  
      不过……
  
      自己也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人。
  
      秦霄白眯着眼睛,并未收起自己的剑,死死的盯着齐彬,只要他一抬手,自己的剑便会挥舞出去。
  
      也就在这时,另一个侍卫神色一闪,顿时挥剑冲了上来。
  
      当!
  
      火花四溅……
  
      那侍卫不禁后退几步,惊愕的看着自己手上的剑。
  
      剑已经缺了一口,看来并不是英雄级武器,但看材质,也知道是一把上等的好剑了。
  
      “这暗裔利刃竟如此强横!”他看了一眼自家公子,只希望齐彬能冷静下来。
  
      就是让自己回去报个信也好。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黄金境界绝对不是一般的黄金境界,是真的能越级杀人的那种。
  
      看着倒地不起的同伴,他有了些退意。
  
      可齐彬却不是这么想。
  
      在他看来,今天秦霄白已经把自己的另一边脸也打了,当着自己的面杀自己的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他走出这条巷子。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忽然冲到了二人中间。
  
      “小琰?”秦霄白挑眉一看,正是秦霄琰。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跟了上来。
  
      “二哥!”秦霄琰笑了笑,别过头,“齐彬,你敢动我二哥试试?”
  
      “他是你二哥?”齐彬眉头紧锁。
  
      “这还有假?”秦霄琰反问。
  
      “我怎么从未见过。”齐彬家就在秦家旁边,对秦家人自然也很熟悉。
  
      可这位二哥,他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怎么,我有个哥,还需要跟你汇报?”秦霄琰眯着眼睛笑道。
  
      他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侍卫,“不就是死了一个下人,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
  
      “秦霄琰,你算什么东西,你说到此为止就到此为止?”
  
      “死的又不是你秦家的下人,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想让他走!”齐彬并没有因为秦霄琰就此放过秦霄白,依旧不依不饶道。
  
      “那你说怎么办?”秦霄琰微笑道。
  
      “让他给我跪下来道歉!”齐彬昂头道。
  
      “不可能!”秦霄白和秦霄琰两人异口同声道。
  
      “你在想屁吃,让我二哥给你道歉,你也配!”秦霄琰骂了一声。
  
      “今天我们两人就这么走了,你自己收尸。”
  
      “要是有意见,你就回家喊人。”
  
      “别忘了,我家也在附近!”
  
      “想告家长,谁还没有个家长,我秦家不怕你齐家!”秦霄琰笑着道,拉着秦霄白便绕着齐彬走出小巷。
  
      “你……”齐彬想要说什么,却是半天没说出来。
  
      看着二人的背影,他气不打一出来。
  
      “公子。”那侍卫看了一眼齐彬。
  
      “走!”齐彬长吁一口气,只觉得自己脸色发烫。
  
      今天的脸,算是丢尽了。
  
      秦家,你们给我等着!
  
      此时,没人注意,几个黑衣人消失在了房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