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秋不死人 > 第四百二十二章 落幕

第四百二十二章 落幕


  尤良的死,刺激了所有的人。
  原来真的会死人!
  这不是普通的游戏,这是事关性命的造化游戏。
  鲁达开了一个头,接下来闻仲大军过处,所有守将纷纷望风而降,上百总兵请罪,被押解入上京听候发落。
  一场浩荡的风波,就这般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至于说妖族趁机入侵,根本就是没影的事,妖族也需要时间去立国、去汇聚气数。
  朝歌城中
  虞七与孔宣坐在文德殿内,一只小火炉酒气冲霄扑鼻而起。
  “恭喜”孔宣笑看着虞七。
  “变法才刚刚开始而已,有什么好值得庆贺的”虞七摇了摇头,为孔宣倒满酒水:“大帅要走了?”
  “你怎么知道?”孔宣诧异道:“你既然变法成功,平定了九边,接下来自然是水到渠成,只需按部就班便好。三关山乃抵抗妖族的重要关隘,不可有任何闪失。现在妖族忙着立国,万一将主意打在三关山上,一旦三关山城破,到时候只怕你我追悔莫及。”
  “多谢大帅相助”虞七闻言一笑,对着孔宣提起酒盏,双方碰杯一饮而尽。
  孔宣走了。
  虞七没有相送,对方悄悄的来,亦是悄悄地走。
  闻仲大军班师回朝,天下四百总兵汇聚一堂,整个文德殿中气氛沉默,满朝文武俱都是默不敢言,静候虞七的动作。
  场中杀机一点点汇聚,整个大殿中气氛令人压抑的恨不能冲出去。
  “大法师,闻仲奉命平叛,如今逆贼望风而逃,弃城投降,那一百贼人尽数被押解在城中,还望大法师发落!”
  闻仲自大殿外走进来,对着虞七恭敬的行了一礼。
  虞七闻言面无表情:“将叛党压送上来。”
  不多时,一百总兵带着镣铐,拖拖拉拉的走上大殿,纷纷跪倒在地。
  “此等逆党,诸位觉得该如何处理?”虞七看向满朝诸公。
  “大真人,各大总兵皆是我人族精英,此次叛乱,不过遭受奸人蛊惑,念在其弃城投降,倒也还算是有救的份上,理应给其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不可叫其白白死在我人族自己的手中,不如将其发配边疆,对抗妖族,如何?”兵部尚书傅天仇走出来,对着虞七恭敬一礼。
  天下四百总兵,俱都是无数苗子中脱颖而出的精英,是人族的精锐所在。若就这般胡乱的给杀了,未免有些浪费。
  “大法师,我等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奢求无罪赦免。只是恳请大法师,将我等发配边疆,叫我等为人族贡献出最后一份力量。我等宁愿死在妖族手中,也不想就这般白白丢了性命”鲁达跪倒在地,面色诚挚的看着虞七。
  “四大武王觉得如何?”虞七看向了四大镇国武王。
  四位镇国武王闻言你看我我看你,俱都是老神再也,默然不发一言,似乎将虞七给晾在了哪里。
  扫过犹若是泥塑般的四大镇国武王,虞七看向老太师闻仲,闻仲垂头看着自家脚尖,似乎根本就不曾感受到虞七的目光。
  杀是不能杀的,杀了影响未免有些不太好。
  满朝诸公,放眼皆敌。都是千年世家的人,怪不得人王也是无奈。
  人王的政令想要出朝堂,需要的是这群门阀世家的人操办,若是满朝文武合力,将人王给架起来,人王也是非常被动的。
  “罢了,就将尔等发配边关,做一先锋官,为我大商冲锋陷阵诛杀妖邪!”虞七道了声,然后看向大殿中的满朝文武:“本真人拟定新的四百总兵人选,兵部速速拟诏,发往边关。群狼不可一日无头,边关事关我人族安危,不可出现任何岔子。”
  “铁兰山”虞七又道了句。
  “下属在”铁兰山不情不愿的一步上前,对着上方虞七行了一礼。
  “泾水河畔,出了一条半步真龙。此次讨伐琉璃关,那妖龙作乱,差点毁了我大商三十万大军。本真人命你前往泾水,将那蛟龙缉拿归案!”虞七看向铁兰山,故意给对方穿小鞋。
  蛟龙上能腾飞九天化身千丈,下能入沼泽泥潭,化作寻常鱼类、泥鳅,想要寻找何其难也?
  就算是虞七都找不到那蛟龙真身,更何况是铁兰山这半吊子?
  但他就是想要为难对方,给对方找一个根本就完不成的任务,到时候狠狠的责罚对方。
  果然,听了虞七的命令,铁兰山顿时面色难看下来,一双眼睛不着痕迹的看了上方虞七一眼,然后低声道:“大真人,下属奉诏,还要继续追查龙脉之事,为我大商真龙续命,只怕大真人的法令,小人不能遵从了。”
  “哦?”
  虞七闻言眼神中露出一抹怪异:“你已经查了几十年,却依旧没有龙脉的信息,此事我看你根本就办不妥,你根本就没有那份能力。不如将这差事交给雷震子,你去泾水河找寻到那蛟龙。那可是半步真龙,蜕化真龙不过是时间问题,若能将其降服,待其蜕变为真龙,我大商何须寻找别的龙脉?”
  “雷震子,这差事你能办吗?”虞七看向雷震子:“你若办不了,就代替铁兰山去泾河寻找那泥鳅吧。”
  听了虞七的话,雷震子一个哆嗦,泾水河浩荡千里,想要寻找到区区一只泥鳅谈何容易?亦或者说,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虞七就是故意恶心对方,将其赶出朝歌,叫其去吃苦头,将其权利架空。
  死道友不死贫道,朝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在这里呆着多舒服,谁愿意去泾水河受罪,天天与鱼虾为伴?
  若能找到那真龙倒也还好,若是找不到,只怕事情大条了。虞七趁机发难,等候自己的是什么下场,不必多说了。
  所有人都知道,虞七这是要开刀了。
  将大刀对准了朝堂。
  “回禀大法师,小人能办!”雷震子话语斩钉截铁,还对着铁兰山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
  “铁大人,这回呢?”虞七静静的看着铁兰山。
  铁兰山能说什么?
  对方掌握着大权,终有无数办法将自己给踢出朝堂,既然如此倒不如趁机识相的溜走,等到日后大王回归,自然有计较的时候。
  “下官愿意前往泾水河,为我大商寻找龙脉”铁兰山一口牙齿都差点咬碎了。
  “今日之事,已经处理完毕,诸位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虞七扫过场中文武。
  众位大臣俱都是低下头,一言不发默然不语。
  虞七笑了,然后站起身,走出了文德殿:“就这样吧,众位大人都处理政务吧。”
  虞七是一个知道进退的人,兵家变法大势已经尘埃落定,接下来便是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将九边重新收归朝廷手中。
  这过程,想来是没有个三五年难以做到。
  三五年后,重阳宫的种子已经开花结果,到那时又是一次变法的大业。
  他一定要将所有门阀世家尽数荡平!
  世家不灭,天下之人永无出头之日。
  而重阳宫下那近乎于亿万的人口,就是他未来变法的希望所在。
  兵家的变革浩浩荡荡,虞七与天下门阀世家第一次斗法,以虞七胜利而告终,更是将虞七的声望推到了一个顶点。
  黑水河畔
  启静静的端坐在一叶扁舟上,手中拿着钓竿,在湖水中钓鱼。
  忽然船下水波荡漾起一层涟漪,启的眼神里露出一抹神光:“大王,你果然没有看错人,九边的事情稳了,大商对于九边又重新恢复了控制权。”
  此言落下,水面波浪变动,化作了一个字体,然后字体崩碎,消散在了黑水河中。
  武家府邸
  王长琴身披轻纱,静静的站在床前,看着气息奄奄的武靖,眼神里露出一抹诧异:“好强大的人神血脉。据说武家的血脉,乃弓长氏,是先天箭神的血脉。”
  王长琴一双眼睛看着武靖:“最后的一缕人神血脉,才是武靖体内的精华所在。我绝不能就这般眼睁睁的看着机缘溜走。”
  王长琴背后一根黑色的尾巴伸出来,那修长幽邃的蝎子精尾巴,闪烁出森然之光,猛然刺在了武靖的脊椎处。
  只见那尾巴上黑光流转,刹那间划过武靖的下三元,一股奇异的气机灌入了武靖体内。
  接着,只见武靖体内有一道气血蒸腾,本来气息奄奄的身躯,竟然开始泛起一丝丝潮红,整个人体内有一道磅礴气血流淌,下半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撑起了一个帐篷。
  王长琴轻轻一笑,然后缓缓伸出一根手指,武靖裤子瞬间被割破,冲天之物漏了出来。
  王长琴褪去轻纱,嘴角露出一抹得意之色:“我既然已经找好下家,你的作用也就没那么大了。看我将你体内的人神之力吞噬,相助我完成一次进化。”
  话语落下,已经轻轻的坐了下去。
  雷公洞天
  十娘盘膝而坐,忽然眼前虚空朦胧,一道人影出现在了其眼前:
  “十娘,为夫遭受厄难,先走一步,你日后务必自己保重身体。”
  十娘猛然睁开眼,背后雌雄宝剑急速震动。
  “不好!靖哥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