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寻墓源记 > 47

  这时,隔壁嘤嘤哭泣声传了过来。
  “这家人怎么哭了?”白苓问着,修长而白皙的小手一指白生生的墙壁。
  吴忌停止从纸碗中捞面条,抬头看着白苓,眼睛中深邃的目光仿佛能穿透人心:白苓我告诉你了,隔壁老婆婆死了五六天,今天和前两天,我见着她了,你还不得被吓哭了?
  白苓见吴忌不说话,撅着嘴继续说:
  “吴大经理,可是你在这里住得久了,与邻居有了感情,这才感伤了?”
  “怎么不说话?”
  “不是,”吴忌又低下头,边吃面,边说,“他家老人死了,子女吵闹的厉害,是要分老人的家产呢,到了现在我耳朵里都嗡嗡的直响。”
  白苓没再问,吴忌也没再说,吴忌默默的吃完饭,白苓主动收拾碗筷,到了最后天色渐晚,白苓就回家了。
  吴忌一个人在浴室冲了凉,然后穿着睡衣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隔壁嘤嘤哭泣声,断断续续传来。
  躺着躺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了,吴忌还是睡着了,渐渐进入梦乡。
  又像是先前做过的梦:在梦里头那个叫吴奎的孩子,和施丽,刀疤脸三人并排的走在城中的街道之上。
  街道两边,穿着长袍叫嚷着的商贩,似乎早就看惯了街道上来往穿行的乞儿,只在他们面孔上冷漠地看上一眼,就注目在来往的行人身上。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这始终吴忌心中的疑问,在这城市里竟是一些奇装异服的人,偶尔会有身着汉服的行人在人流中穿行,大多数人像是身穿阿凡提式样服饰在街道上行走。
  在吴奎,施丽,刀疤脸身前,那个苟贵卑微得就像是用两条腿走路的狗,哈着腰,每接近一个行人,都会对这人鞠躬,然后说先生施舍点儿。
  每每到了这时,那个眼睛有残疾的斜眼儿半大孩子,就会凑上前去,同苟贵一同伸出脏兮兮的手乞讨。
  有的行人好一些,对于穿梭在人群中乞讨的苟贵,斜眼儿抱有怜悯的态度,但是有的人心肠却是很硬,便将苟贵一把推开,然后瞪一眼斜眼儿,这才快走了几步,绕开他们。
  一到了这时,这苟贵就像是疯了一般,往往对在自己身边年纪稍小一些的乞儿,不是拳打就脚踢的了。
  于是乎,这些年纪稍小一些的乞儿,就像是躲避瘟神一样,躲得远远的,以至于快了城门口,苟贵和斜眼儿身边,只剩下几个半大的孩子跟随。
  到了这时,城门上的景象才出现在吴忌梦里,那沙土和着白灰垒砌的城门洞上,赫然写着两个红色大字:南门。
  城门口两边,两个手持着长枪的士兵,像是两杆标枪在城门口两边站着。
  苟贵,斜眼儿,还有几个半大的孩子,屁颠屁颠就跑到城门守卫跟前,他们连哈腰,带说什么,又从破烂衣服中掏出几个铜板,先在自己嘴里咬了一下,然后将铜板递到士兵眼前。
  一双双脏兮兮的手上,拿着十多铜板,每一个铜板在清晨和煦的阳光中,都闪耀着熠熠生辉的光芒呢。
  两个士兵一一从这几个乞儿手中拿了铜板揣回兜里,然后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这几个半大的乞儿就像是令人作呕的蟑螂一样在城门两边聚集。
  陆陆续续走来的小乞儿,像是分流的蚁群,分成两道人流,汇聚在斜眼儿和苟贵带领的乞儿当中。
  这次做梦,吴忌的心里坦然了不少,却不像以前连抽搐带在床滚动,而是平静地躺在床上,沉沉地睡着。
  这时,夜色已经深沉,对面楼房住家的灯,一个个的熄灭,唯有一家顶楼的,房屋灯还没有被熄灭呢。
  就是借着这灯光,吴忌小屋里才没有黑透,但是那在电脑桌上放着的绣花鞋上的金色菊花却在熠熠生辉。
  在梦境中,几个骑在双峰骆驼上的达官显贵,从城门口,缓慢向城中而来,城门右侧边上的斜眼儿回头瞪了一眼自己身后几个年纪很小的乞儿,有几个乞儿立马就起身向达官显贵跑去。
  吴奎,施丽,刀疤脸互相对视了一眼,就迁延了一些时间,这半大的斜眼儿就站起身,双手一掐腰间,仿佛要吃了他们,瞪着眼睛扫视三个孩子。
  施丽一手拽着刀疤脸,一手拽着吴奎,就站起身,然后边往城门口走,边低声说,“快走,不然斜眼儿要打人了。”说着就加快了脚步。
  三个孩子尾随着先前往城门口跑的乞儿,很快就奔跑到了城门口前。
  一下,城门口前,就聚集了一帮子的乞儿,他们像是乱哄哄的臭老鼠,将几个骑在双峰骆驼上的达官显贵围得水泄不通。
  其中一个眼珠子鼓冒,胡须犹如钢针,身着胡服的汉子,一瞪眼睛后随手从兜中掏出几枚的铜板出来,在手里掂量掂量,然后像是抓捕老鼠的猎人,扫视着四周的乞儿说:
  “你们谁想要?”
  一个个乞儿,像是饿极了的老鼠,蹦着高儿,伸出一个个脏兮兮的小手说:
  “我想要。”
  “我要。”
  “您给我吧。”
  ……
  这身着胡服,眼睛鼓冒的汉子将手中的铜板,放入眼前几个乞儿脏兮兮手中数枚,然后突然挥起手中的鞭子,就向着眼前的乞儿抽打去。
  “你们这些脏兮兮的东西,就是和城市里的老鼠一样,令人讨厌。”
  当时几个乞儿就被鞭子抽翻在地上,痛苦地在沙地上边打滚边哀嚎。
  眼睛鼓冒的汉子似乎觉得犹未不足,然后一挥手中的皮鞭,打在双峰骆驼身上。骆驼受了刺激,像是疯了一样,向乞儿们冲去。
  大多数乞儿,像是受到了惊吓的麻雀,呼啦一下散开,而唯独一些年纪较小,行动稍微迟缓些的乞儿,却没有及时躲避开这疯了的双峰骆驼。
  这眼睛鼓冒,骑在奔驰骆驼上的汉子,连续挥舞手中皮鞭,又抽翻了几个年纪较小的乞儿。然后双峰骆驼就奔跑到吴奎,施丽,刀疤脸身前。
  施丽一手拉住刀疤脸,一手拉住吴忌就要往一边跑,可这时吴奎却晃荡了几下身形,便要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