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斩碎诸天 > 第四十九章 闷声发财才是正办!

第四十九章 闷声发财才是正办!

    “铮哥!你看啊,我这皇位你指定是看不上对不对?”朱厚照开始讲自己的心理历程。
  
  
      这话怎么搭茬:“我应该怎么回答,才能让你觉得没有冒犯呢?”
  
      “无所谓了,以前觉得皇位不保,还真有点不塌实。现在被皇妹训过,我是真想通了。我其实也不想做这个破皇帝,太烦!不过好歹是父皇传下来的,你又不愿意接手,那怎么办?只好我自己辛苦一点喽……咱们是兄弟,兄弟现在有难处,你不拉兄弟一把?”
  
  
      孙铮很无奈,这孩子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帝王术进步没有说不准,这不要脸的劲确实又突破了一个境界!
  
      “这就是你解决问题的办法?把难题扔给兄弟?”
  
  
      “这不是没别的辙嘛!”朱厚照抛开节操,彻底放飞自我:“反正问过满朝文武,没人愿意出来扛这个事。你想啊,他们辛辛苦苦招来的河工,你老人家这儿散财童子一样银元开道,几天功夫又给掏空了。他们不是又得被流放海外?
  
      “可是运河又不能不管,就算不靠它运粮食,那也得防着它溢堤涨水。现在几处关隘都是锦衣卫派员在值守,兵部不敢派人,户部更是吓的不敢接话,你这边不给个实底,派多少人去也是白饶!
  
  
      “想来想去,现在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只有铮哥你自己了!你要真觉得国师不过瘾,想做皇帝也没问题啊,你给我封个大将军,我要做水师提督……”
  
      “美不死你!”孙铮没好气道:“好好去做皇帝这份前途光明的工作去吧!”
  
  
      “那你给我留支船队,我要做水师提督!长这么大,还没看过海呢。”
  
      孙铮又想起那个梗:“中南海不也是海?”
  
  
      噗嗤!两人同时破功大笑,胸口块垒尽消。两人之间唯一的隔阂,就是那张皇椅,现在证实那玩意根本不是问题,一切问题自然消失。
  
      朱厚照成功将包袱扔给孙铮,志得意满摆驾回宫。
  
  
      正德七年正月**朝会,第一件事就是议论运河事务。
  
      运河现状就摆在那里。吏部官员不敢接这烫手山芋;户部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工部推说运河事务早单开了衙门,和他们无关;兵部装孙子,假装那丢了的几万漕兵和他们没关系;礼部、刑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一群人扯来扯去没个章程,互相之间的火药味却越烧越浓,渐渐从质疑对方动机,到怀疑对方人品,指天划地,引经据典,互相喷的一脸唾沫,偏偏一句正事没有。
  
      朱厚照见内阁几位一言不发,也懒的玩那些花活。直接抛出自己的方案,将运河及两岸五里范围,尽数划拔给国师府负责。
  
  
      从今往后,运河大小事务,尽数归国师府负责。漕运也由国师府来完成,各地仓储只要把粮食转交就行。
  
      河两岸五里有土地、房产等物的官员人等,可持地契到当地锦衣卫衙门换取钱粮补偿。
  
  
      难免不少代表士绅利益的官员跳出来想捞好处,朱厚照根本不接招,扔下一句,这事涉及运河安危,谁要是因小失大,误了国师工期,就送他一家去运河上守堤!
  
      这话一出,全场熄火。
  
  
      能进大朝会的官员,都是历经多少磨难才熬上来的。辛辛苦苦几十年,挤破头才奋斗到今天的地位,是为了享福的,可不是为了守运河看河堤。
  
      以前百万河工守着,年年都要淹死人,现在鬼都没一只,几个当官的去能干啥?全家捆一块都不一定够填个小窟窿的。
  
  
      圣旨下达,火速被内阁通过,用玺后送往京城国师府,用不着费劲巴拉出海传旨,送到这里效果一样。
  
      大员国师府,维基将运河实况图投影显示,孙铮琢磨着怎么将利益最大化。
  
  
      “先生!以目前大明的实际情况来分析,休整运河,用机动船通航远比修官道或者铁路划算!”
  
      维基很快抛出一系列以京杭大运河为核心,联通整个大明境内的水运交通网络。
  
  
      孙铮想了想:“暂时不要扩大,先把运河拿下!不能让那些官老爷觉得我们是威胁,闷声发财才是正办!”
  
      “好的,先生!根据目前运河的水文情况和养护状态,我们需要至少九万台大小机械和相关物资……”
  
  
      维基投屏提出要求,孙铮看过一琢磨,既然要做,那也用不着扭捏,反正沿河驻守的都是锦衣卫,也不怕吓着谁,再跑一趟送货上门。
  
      从杭州湾入海口溯流而上,一路走一路投放,沿途每个比较重要的河堤、隘口、码头,都给放一座临时仓库。
  
  
      四个人工智能联手上阵,分段包干,多线操作,同时开工。
  
      智能机械昼夜不停,以神迹般的速度修建码头、仓库。当然,更主要的是沿途维护河堤,淘浚河道,要确保在春汛来临之前,让运河焕然一新。
  
  
      全程两千多里的运河,在农业时代,那就是需要数十万人搞好些年的大工程。可是在人工智能控制下的全自动机械工程队手里,根本就不叫事。
  
      四个人工智能全面配合,他们不需要什么复杂的争吵,几乎在孙铮刚提出要求的瞬间,就能得出最佳施工方案。
  
  
      有孙铮沿途一路提供的工具和材料,根据维基运算,在工具和材料到位的条件下,最多一个月,就能完成整个运河的翻新。
  
      没什么一期二期工程,所有工程,一条过!
  
  
      孙铮现在大把数值点在手,根本不必像以前那样精打细算,空间堆的那么多材料也是时候派上用场了。
  
      海量的建筑材料、施工机械,不限量保障供应。一路北上,光是沿途安放材料,就花了半个月。
  
  
      孙铮还没到京城,维基就汇报,下游从杭州到杨州七百里河堤已经完工,正在扩建沿途码头和配套的道路、仓储等建筑。
  
      孙铮在京城呆了几天,四海另一支海运船队再次入京,送来大量大员特产。
  
  
      海盐腌制的各种海带、咸鱼、干贝等海产,以极其低廉的亲民价格,迅速引发京城抢购热潮。
  
      而精美的玻璃瓶装白糖、水果罐头、甘蔗酒等比较高档的口味货,也使那些中产、富户趋之若鹜。
  
  
      至于精美的海外刀具、精美包包、香水、首饰等高档奢侈品,就只有那些豪门旺族,官宦人家才敢问价。
  
      由于大量南海特产全面铺货,被夹杂在其中摆上货架的西洋货物,被打入中下层消费群体,大家只当个稀罕瞧,真心卖不上高价。
  
  
      正德七年二月底,京杭大运河彻底改头换面,两岸大堤悄无声息的变成水泥大坝,沿途无数机械蚯蚓日夜不停的沿河巡检,逐步推进疏浚工程。
  
      根据盈余材料情况,维基又设计了二期配套工程。
  
  
      除与大小江、河交汇的关隘,要扩建各种闸坝工程;沿河两岸各修筑一条三十米宽,以三七灰土为主的夯土官道,整个工程预计耗时半年,完成后,整个大明从北京到杭州,水陆两途将再无障碍,可以大大缩减路程所需时间。
  
      这时代水泥路并不实用,不光车轮扛不住,就车子本身车况的减震状况,几十里硬面路走下来,不散架也得趴窝。更别提主要劳力都是牲口,这牛屎马粪的落在地上,三合土多少有个缓冲,要是水泥路面,那种酸爽……
  
  
      根据维基的设计,沿京杭大运河一路这两千多里,还有大小两百余座跨河桥梁,以及与各处两岸的绿化工程,沿途供人休息的服务站等配套工程。
  
      孙铮批准了计划,并将渲染好的最终效果图,以及相关经营计划,打包交给牟斌。
  
  
      除了运河本身的运输和维护由维基掌管,两岸的大官道和沿途数百处服务站,全部交给锦衣卫打理。算是给自家人搞一点小福利,家属、亲戚什么的,在服务站里做点营生,也能多个收入。
  
      牟斌是老实人,他不敢私吞,直接带着材料进宫面圣,把前因后果一起向朱厚照汇报。
  
  
      朱厚照正在和几位阁老商议没了漕运,南北货物周转的问题。
  
      听说事关运河,小朱没回避,直接让牟斌挂起渲染图,详细做个说明。
  
  
      来自现代写实风格的精美渲染效果图,一亮相就震的几位阁老不要不要的。这还是那条脏兮兮的运河?
  
      牟斌把孙铮交待他的话原原本本转述:“……国师说,最迟到今年中秋节前,沿途这两条官道和六百三十处服务站就可以完工。让微臣尽快招募人手,提前做好安排,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杨廷和对孙铮一直保持警惕,此刻也觉得不可思议:“他没说管辖权的事?”
  
      牟斌看皇帝,得到允许才开口:“国师说,因为运河本身的维护需求,他不放心交给别人。别的,他都懒的管。南海会安排一支内河船队,负责运河送客载货,但具体的政务管辖,还是由锦衣卫负责比较好。国师还说……”
  
  
      朱厚照也不管几位阁老在场,大手一挥:“你照实了说!”
  
      “臣遵旨!国师还说,这个哑巴亏他吃了,以后再有这种事,可就要收费了!”
  
  
      朱厚照哈哈大笑:“他想的美呀!要钱没有,要命……我还舍不得!”
  
      几个阁老一脸黑线,听听,这像个皇帝应该说的话吗?
  
  
      朱厚照收笑问道:“他那船队什么时候能来?粮食是不缺了,其它的货物也还是要运的呀。”
  
      牟斌赶紧回话:“国师说,从三月初十开始,沿途各码头,每天最少发一班船,来往客商可以购票乘船。”
  
  
      朱厚照又笑:“几位阁老放心了?那就这么定下,散了吧!”
  
      沟通大明南北的大运河,就此完全落入孙铮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