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平精英黄金杯 > 016要不一起睡个午觉?

016要不一起睡个午觉?


  还有七天春节,齐宇也终于熬到了医生说可以下床活动的日子,其实齐宇身体早就恢复了,但是在苏宁的要求下,齐宇只能躺在床上。
  在查了很多关于雪狼很多资料,却没找到任何线索。
  前几天见到一只绿色眸子的雪狼,凶猛异常,比老虎都猛,那是什么物种,变异了吗?齐宇检查用眼重新扫了几遍,发帖——
  咚咚咚——
  狼烟万里:比老虎还威武的狼?那你怎么逃出来的?
  唧唧复唧唧回复狼烟万里:楼主手眼通天,吹牛逼谁不会。
  手撕鬼子回复唧唧复唧唧:人在各种情绪下反应是不同的,我曾经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一拳打死过一头牛……
  鸡飞狗跳:老虎?我上去就是一个滑铲……
  面对网友的调侃齐宇无动于衷,继续滑动屏幕。
  真面人:碧眼?很多人不都是金发碧眼吗?
  齐宇停顿片刻,摇了摇头,自己看到的是整个眼球几乎都是绿色,况且自己似乎也从老爷子的眼中看到过……
  矿物质:宣化图书馆记得有一本叫《寻迷狂》的书,在哪里放着忘记了,楼主可以去找找看。
  宣化图书馆,齐宇打开手机地图看了看,宣化图书馆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一公里的街上。
  齐宇躺在床上抚弄着脑袋,深邃的记忆仿佛被施了枷锁。
  “憎熊这臭家伙绝对有东西瞒着我。”
  “难道我乃天命之子……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小宇醒了?早上好啊。”苏宁提着两盒盒饭开门说道。
  “嗯,这都十一点了,我又不是猪……”
  “嗯哼,怎么昨天玩的不开心?”苏宁坐在齐宇大腿旁一勺勺米饭送到齐宇嘴边。
  前天医生说如果感觉没什么大碍后天可以下床了,昨天就和杰西轩天王明耀三人去看了个电影,玩了一天,快过年,等过几天怕赶上高峰期回不去,三人就赶快订票回老家了,苏宁也一天没见齐宇。
  “感觉你不在身旁,总感觉少点什么……”
  齐宇暗笑,这明显就是小苏自己不开心了,这种简单的问题,自己怎么会答错……
  “那你怎么不找我来陪你……”苏宁舀了一勺汤问道。
  奖励一勺汤,看来刚刚回答的蛮满意的……
  苏宁小口吹着汤,满脸期待看着齐宇。
  “和兄弟打游戏,怎么能为了女朋友分神呢!能不能有点出息!”最后齐宇看着苏宁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宇!你自己吹吧,烫死你算了!”说完把汤强行送到齐宇嘴里。
  “开玩笑啦,开玩笑啦……”
  “还有啊,谁是你女朋友,我还没同意呢!”
  “切,你对我这么好,我还以为我有女朋友了,快过年了,要赶紧找个了,争取在新的一年脱单……”
  “待定!待定!我能不能做你女朋友还要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不过你可不能和其他女孩子聊天。”
  “嗯好,那要不来一起睡个午觉?反正也没人来。”齐宇调戏道。
  “这个不大好吧,这可是医院,这可是医院呢,肯定会被其他人误会的……”苏宁看了看四周,脸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
  看到苏宁的表现,齐宇也是愣了愣,这也太简单了吧。
  “我的腿好的差不多了,要不下午一起出去玩会?”齐宇终于还是下不去手。
  “真的好了吗?要不在休息一天吧,我就在这里陪你。”苏宁送了一口气,但齐宇从苏宁眼里看出满满的期待。
  “真的好了,我真的好了!”齐宇还下床蹦跶了几下给苏宁看。
  “那好吧,不过现在还去哪里玩啊,该有七天除夕,好多星级酒店都关门了……”苏宁托了托腮说道。
  “怎么第一个想着酒店,我想去图书馆看会书,但不知道图书馆关没关门。”
  “宣化图书馆?”
  “嗯。”
  “哪里几乎没什么人去,说是图书馆,但不如说是图书墓葬馆,这里的书有的已经几十年甚至有百年没有人翻开了。”苏宁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不过我倒是很喜欢哪里。”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不是第一次来吗?”齐宇也来过几次田角,但都没听说过有什么图书墓葬馆。
  “我有清晨看书的习惯,加上宣化图书馆距离你住的医院比较近,我就让郑叔帮忙打听了一下。”
  苏宁接着说道:“原本只是想去借住几天,看看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古书,但没想到人家直接给我把钥匙,回老家陪父母过年去了。”
  “日,果然有钱什么都好办,平常借个书都要按手印签字,你们开个几个亿的劳斯莱斯,人家直接把钥匙都甩给你们了……”
  苏宁摊了摊手说道:“有钱又不是我的错。”
  “确实不是你的错,你爸的错,额不!你二叔!三叔!你全家的错……”
  苏宁去办理出院手续,由于等待的时间太长,齐宇干脆自己下床收拾出院。
  齐宇路过一间房间,透过窗户看到位长了年纪面色苍白的病人,被一家三口逗“嘚嘚”笑。
  又看见一个小妇人跪在床前抱头大哭,还没等几秒三个医护人员小跑走了进去,把小妇人架到一旁,各种精密的仪器往病人身上放。
  齐宇摇了摇头低头叹息离开说道:“长得还不错……可惜三十岁的妇人是最守不住寡的……”
  虽然身处严冬,但道路上依然车水马龙,可能犹豫昨晚下雪的原因,地面上的雪还未清理干净,清洁工整理出一条能让三辆货车轿车行走的道路,但车辆依然小心翼翼,车速在二三十迈最右,谁也不希望再除夕之前出任何意外。
  苏宁和齐宇穿的款式一样的衣服一件白色羽绒服,一件蓝色羽绒服,情侣装,两人有说有笑的聊着,不一会儿穿过三个红绿灯十字路口,拐了两个弯,最后拐入一天说不上名字的街道。
  这里已经是田角市的边缘。
  一座古典的别墅,上面是用塑料牌挂着宣化读书四个大字和这座古典的别墅格格不入。
  苏宁掏出钥匙开门门,迎面而来的是死沉的书香气。
  简约风的书柜上放满了各式各样的书。
  齐宇走在地板上,有是“哒哒哒”的脚步声。
  齐宇默默记下,苏宁貌似很喜欢走在木地板的声音。
  进门左手边就是读书区,而右手边是借书登记处,墨色的桌子椅子和地板墙面很般配,可能是因为时代原因,纸质书籍慢慢被没落了吧……
  苏宁打开灯的开关,头顶一盏大灯亮起,悠闲的音乐从读书区那边响起,是二零一六年赵雷的单曲,成都~。
  可能由于线路老化问题,原可以照亮本每个书架上的亮灯都昏暗空余。
  “书架上的灯都坏了,左边后面的柜子里有梯子,提灯,你慢慢找吧,我先去看书了,这样的氛围,就想学习……”说完苏宁拿起一个垫子,垫在凳子上,认真翻动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