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年家变 > 第四十七章:贵人

第四十七章:贵人


  不出半年,狗儿的话得到了应验,全国彻底解放了,老蒋被赶到了台湾。
  刚一解放,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就开始了。
  让邵家河的人想不到的是,世道在一夜之间反了阴阳,每个人都象在做白日梦,只不过是有人做的是天上掉馅饼的好梦,有人做的是倒了大霉的恶梦。昨日曾经拥有良田百亩的大地主,今天一下子变成了穷光蛋,还成了阶级敌人。昨天的穷光蛋,今天变成了引以为荣的无产阶级,并从富人那里分到一些东西!这种一夜之间就让历史倒过来的急剧转变,让富人灰心,穷人开心,好吃懒做者幸灾乐祸,勤扒苦做者不知所措。
  邵草民家既不是富人,又算不上穷光蛋,因此,这个家既没有拿东西出去分,又没能从富人那里分到东西。
  接下来的运动更让人始料不及,地主不仅被分光了家产,还要被枪毙。穷人幸运,富人倒霉,这种现状让不少人一下子产生了得过且过的思想,只希望过一种平安的日子就行了。
  邵草民本来就不是那种想发大财大富大贵的人,经历了这一场政治运动后,他那吃百家饭过一天算一天的游民思想就上来了,对于未来的日子,他没有一个明确的打算,也深知往下的日子是由不得每个人自己,而是由政府安排。只有谢春香,想到她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累,呕了那么多的气,甚至在日子最艰难的时候,跑到兰溪去讨米要饭,才好不容易把一个小茶馆撑下来,把日子过下去。为了做生意,她不仅总是哭脸且把笑脸迎,还不知承受了多少委屈。眼看着茶馆的生意越来越好,天下也不打仗了,歹运就要过去,日子越来越好,世道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一时心里还真有点接受不了,且不甘心。虽然她不懂政治,但却有一种直觉,这世道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这天晚上,睡在邵草民身边的谢春香,突然向邵草民提出了一个她寻思已久的疑问:“邵草民!你说,这世道还会变吗?”
  “不知道。”懒得费脑子的邵草民来了睡意,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说不定有一天会变回来的?”谢春香道出了内心深处的疑问。
  “莫瞎说啊!”毕竟读了书的邵草民吓了一跳,赶紧提示,“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到了,就算不毙了你,也会送你去坐大牢!”
  谢春香这才意识到自己内心的这一句疑问,原来是一个祸端,她赶紧收拾回去,问当家的男人:“那你说,往下的日子,我们该怎么过?”
  “听天由命吧!”邵草民说,“听说要搞大集体,社会主义,所有田地归公,估计要吃大锅饭了。”
  谢春香默不吱声,看来她想世道回过来的事,是错想了。
  “吃大锅饭好!”邵草民说,“吃大锅饭懒得操心!我只求菩萨保护,让我继续做我的裁缝,别让我下田下地,那可会要了我的命!”
  “你做梦吧!”谢春香说,“真要吃大锅饭,搞大集体,你也跑不了。”
  两个人就此打住了这道话题,渐渐地睡着了。刚刚睡去的谢春香,梦见邵家河下起了****,河水猛涨,淹进了他的家,邵草民睡在另一间小房里,她大声叫喊,邵草民也没醒,河水快漫到她的胸部了,邵草民还在死睡不醒,她一气之下,用头猛撞邵草民的房门。
  邵草民被吵声惊醒过后,拍醒谢春香,问她怎么回事。
  谢春香便将梦中之事对邵草民说了。
  二人虽不再言语,却已有了心照不宣的恐惧。这种家被洪水淹没的恶梦,肯定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第二天早晨,二人起床之后,心里一直吊吊的,总感觉到会有什么事。
  一家人正吃早饭时,邵二带个黑脸生人走了进来。这个邵二,在邵家河是个最穷最穷,穷得真是上无片瓦,下无寸土,身无分文,靠打些短工度日,动不动就没饭吃的人,如今却因为穷的资本,成了运动的红人,被选上了贫协主任。
  邵草民与谢春香赶紧站起,正要招待,邵二用手打住,并趁机介绍:“这是工作组的熊组长,他就安排在你们的家里吃,后面油坊里住宿,办公,开会。”
  邵草民一时呆着,不知所措,因为他不大喜欢和这些政府人打交道。倒是谢春香,赶紧笑脸相迎,并起身招待了来人。放下饭碗,她就吩咐邵草民收拾油坊。油坊里正好有一间小空屋,打油季节用来守夜用的。
  熊组长进了油坊的小屋后,邵草民和谢春香不约而同地对望了一眼,然后谢春香就问邵草民:“看来我昨夜的梦还真灵验,只怕那梦是个反梦,这熊组长,指不定就是个大贵人?”
  “天晓得。”邵草民说。
  不管邵草民怎么想,谢春香就在心里认定这熊组长,肯定是命运中的一个大贵人,得罪不得,只能好好供着。于是一日三餐,谢春香极尽所能甚至是挖空心里地给他弄些可口好吃的,并帮他浆衣洗被,端茶倒水,甚至连洗脚水都叫孩子们送到熊组长面前。熊组长本来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住了几天之后,就有一种比家里还要舒服的感觉,脸上也就有了些笑容。在邵草民家里,这个大贵人的脸色,就是一张活睛雨表,他要是板着面孔,邵家就觉得压抑,三个儿子也得看邵草民的脸色行事,他要是笑了,邵家就觉得开朗,三个儿子也活泼起来。时间长了,熊组长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多,并开始与邵家的三个孩子调笑逗弄,很是融洽。
  活泼融洽的气氛,让邵草民渐渐地解除了对政府人员的回避心理,更让谢春香觉得有了这颗大树,将后的日子会有一种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