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女配只爱钱 > 第五章

  这几日,祝初一激情产出的狗血大作更新了。
  
  一股作气,万字更。
  
  推开键盘抻了个懒腰,下楼。
  
  管家给她端上来刚熬好的燕窝,她最近补得多,皮肤越来越好,嫩得都快要生出婴儿肌,以前见那些名媛千金皮肤好得羡慕,这样吃这样补,能不好吗。
  
  昨天她睡的很晚,没听到贺时午回来,今天也没见到人。
  
  以前没怎么见他常常半夜不回家,也许这两天他都没回来,果然白月光回来,他夜不归宿了,白月光送的表,还特意刻的贺字,要说没情义,她都不信。
  
  回到楼上,读者对于她的狗血大作还是很热情的,评价,呃,也非常热情。
  
  1楼:【辣眼的文笔,无法直视,溜了溜了……】
  
  2楼:【大大,星际之渊还画吗?等更中……我不要看这个】
  
  3楼:【真特么狗血,作者你是汇聚所有辣眼文学,上来就这么劲爆,下药,开车,车呢,你的翻云覆雨四个字代表什么自己心里没数吗】
  
  4楼:【漫画大手江郎才尽,改写古早垃圾狗血文,这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5楼:【别说,这特么的狗血太好骂了,女配啥时候die】
  
  6楼:【女配智商为负数吧,这点伎俩男主一眼看出来,要不是恶毒婆婆,女配活不过下一章】
  
  手机嗡了一下,靠,是大魔王的电话。
  
  她不能接,这期的漫画还没画出来,她不想画,没灵感,想破头。
  
  手机嗡了十几声,自动挂断,然后是微信提示音,她都能想到大魔王的咆哮声,果然,点开语音信息:【祝初一,你脑子有坑,给你定位高大上的漫画大手,你特么的写垃圾狗血文,降智啊你,快点给我接电话】
  
  她的漫画风格高逼格,读者也跟了她多年,可她现在没灵感,逼也没用。
  
  乐乐说她是不缺钱了,所以不上进,她哪有不上进,明明很努力,日码万字文思泉涌。也不能怪她文笔垃圾,她没写过,一直是输出漫画,此次是灵感迸发,毕竟就地取材的机会不多,狗血也来源于生活,她的生活就是一盆狗血,鲜鲜的。
  
  激情产出,次日依旧万字更,读者在下面喷得她体无完肤,文笔辣眼是好听的了,但她莫名的觉得很爽。
  
  也有读者让她把精力放在正途上,虫洞的另一边到底是什么,这个迷还没解,读者望眼欲穿。
  
  读者嘴上骂,只要她更新还是过来看,看的目的一个是催漫,另一个,骂女配。
  
  有人还会给意见,怎么狗血怎么写,什么整个帝国,白月光的名字是禁忌,霸总娶了替身却日夜在曾经白月光住过的房子里,如痴如狂想到发疯,每日通红的眼,漆黑的脸,冰冷的气息,那样的冰冷,下一刻直接进裹尸袋……
  
  看看,狗血的不只她一个,这么装逼的霸总,她带上了贺时午的脸,顿时,笑到不能自已。
  
  贺家别墅一直很安静,佣人们做事小心谨慎不会多有响动,这是从进门第一天就要有的规矩。
  
  贺时午回来,路过二楼,隐约听到笑声,他看向祝初一的房间。
  
  祝初一的笑声不绝于耳,即使她的笑声很悦耳,还是会让他不舒服,太吵。
  
  他走过去,刚要抬手扣门,听到祝初一说话,安逸,人生需要安逸,我的一生只想安逸。
  
  贺时午停下手上动作,看在她还算有觉悟的份上。
  
  ……
  
  这日,贺夫人打电话给她,让她去进口车展看看车,有喜欢便送她一辆。
  
  她嘴上说着家里那么多车,不用再破费,心里乐得跟傻子似的,送她的就是她的,离婚也是她的个人所有物,老公是假的,婆婆是亲的。
  
  祝初一约了的闺蜜严乐乐,就是群里的萌到自然醒,俩人大学室友,又在一间漫画工作室工作,见天被大魔王剥削,日常一起吐槽大魔王的惨无人道,有这样一个志趣相投,脾气相投的闺蜜,人生乐趣,不过如此。
  
  严乐乐背着包,T恤短裤,俏丽的短发戴着一顶鸭舌帽,风风火火从远处跑来,冲她吼道,“热死老娘了,我要吃冷饮。”
  
  “车展有免费的。”
  
  严乐乐斜眼睨她,“咱能别这么抠门吗,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可是坐拥上千万的富婆。”
  
  祝初一想了想,对朋友不能太抠门,“好吧,哈根达斯,俩球。”
  
  “不行,我要仨,还要一杯冰美式。”
  
  “还是车展里免费的吧。”这是贪心不足的代价。
  
  严乐乐:“……祝初一你钻钱眼里了。”
  
  “钻钱眼也好过钻牛角尖,小心变成牛角包的哦。”
  
  “我要抹茶泡芙,不要牛角包。”
  
  “抹茶,我看你是绿茶。”
  
  “你才绿茶,祝初一你给我站住。”
  
  俩人斗着嘴说说笑笑进了车展中心
  
  有人过来接待她们,两个小女孩儿,也看不出是否真的来买车还是来玩,毕竟刚一进来,开口就要冰淇淋,也是没谁了。
  
  一人一盒冰淇淋,围着偌大的展厅转,她们不介意接待的不耐烦,也不怪这些人势力眼,毕竟都是要恰饭的,至于车,她喜欢大的,比如进口的陆虎,奔驰越野,又高又大在路上横行无忌,这才爽。
  
  突然,她停下脚步,“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咋?”
  
  “我看到霸总和白月光了。”祝初一觉得这人要是点寸,吃冰淇淋都能冰到牙齿,她挖得有点多,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严乐乐见过一次贺时午,那冰雕似的冰冷气息,百米开外都结冰,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她可不喜欢,她就喜欢温柔小哥哥。
  
  她顺着祝初一的目光看过去,贺大boss与一位气质出挑的美人站在一起,“霸总要送车博美人欢心?”
  
  送车博美人欢心,说明贺时午脑子没秀逗,“这俩人一个高冷一个矜持,端个寂寞,谈恋爱都像他们这样,不分手那才见鬼。自从白月光回来,贺时午看我的眼神都恨不得我立马滚出贺家大门,这货又不提离婚,他要提,我立马给他们腾地,各自安好,我这么通情达理善良小可爱。”
  
  离婚只有他可以提,合约白纸黑字,合约终止,给她五千万,如果她违反合约要同价位赔偿。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各自安好,互不干扰,她认为合同还是合理的。现在只有他提离婚,她才可以得到五千万分手费呀。
  
  严乐乐:“别怂,上上上。”
  
  祝初一:“屁,安意昨晚的舞台好炸,A断腿,他在,我就上。”
  
  “小心你老公吃醋。”
  
  “口区,你老公才吃醋呢,我有个假老公,真婆婆,还要给我买车,婆婆好好哦。”
  
  “见过秀恩爱的,没见过见天秀婆婆的。”
  
  严乐乐拽着她躲在离他们不远的木质雕花隔断旁边,这样看得更清楚一些,她也很好奇云子矜长什么样子,百闻不如一见,“漂亮,绝色美人。”
  
  祝初一挑了挑眉,一副很是得意的样子,严乐乐瞥她,“再得意,要上天了。”
  
  俩人同时注意到云子矜的耳饰,像白玉做的三个水滴状,还挺漂亮,“她戴的耳环是什么,三叉戟吗?”
  
  祝初一咬牙,真想敲爆她狗头,“憨批,明明是玛莎拉蒂。”
  
  get的点角度十分刁钻,嘻嘻笑成一团。
  
  贺时午眉锋紧蹙,祝初一怎么来了,这段时日她有些反常,先是跟母亲诉苦,又搞小动作,现在又来跟踪他?
  
  他的警告她当耳旁风。
  
  “时午,你觉得这辆怎么样?”云子矜偏过头看向贺时午,见他沉着面孔,“时午,怎么了,如果你有事,就不麻烦你来陪我了。”
  
  “你看吧,我先走了。”贺时午说完,转身离开。
  
  云子矜:“……”
  
  祝初一和严乐乐发现贺时午跟云子矜分开了,看样子要走,不对,不是要走,而是向她这边走来,门的方向不在这儿,药丸,被发现鸟。
  
  “我先撤,你自己应付。”严乐乐扭头就跑,祝初一压低声音咬牙切齿,“你个没义气的家伙。”
  
  “你男人太冷了,我怕被冻成冰渣,自求多福,告辞。”她跑了两步,“你还欠我三个哈根达斯和一杯冰美式,记得买给我,如果没时间,我不介意你转帐……”
  
  “严乐乐,你……”
  
  祝初一话音还含在嘴里,贺时午已走到她旁边,男人面若沉冰,“你怎么在这儿?”
  
  祝初一抽搐着嘴角,“那,那个,我说巧合你信吗?”
  
  “你以为的偶遇都是巧合?世上的巧合百分之八十都是精心算计,祝初一,收起你的小心思,别让我再三警告你,你如果再不安分……”
  
  祝初一目光盯着远处一个瘦瘦高高的帅气男生,呆若木鸡。
  
  她看到安意了,不是在做梦吧,她刚刚还跟严乐乐提起,这是巧合,不是算计,真的是巧合,她居然看到安意了,啊啊啊啊……
  
  “祝初一,我在跟你说话。”
  
  “啊……什么,等等,”她拿起手机发语音,掩饰不住的兴奋,温柔体贴乖巧听话什么的,早不见踪影,“乐乐,安意来了安意真的来了。”
  
  贺时午顺着祝初一的目光看过去,一个长相帅气的男生,安意,他那天听她嘴里念安逸,原来此安逸非彼安意,他还以为她提高了觉悟,贺时午腾起怒气,“祝初一,你给我端正态度。”
  
  祝初一见他真怒了,倒不是是怕,毕竟长期饭票,这粗大腿还是得抱,直到一年终止,这还有大半年呢,该装还得装,她挤出一脸温柔笑,“刚刚有点过于激动了。”
  
  贺时午深吸一口气,“我警告过你别再搞小动作,你却跟踪我。”
  
  天大冤屈,“贺夫人说让我来看车的,我不知道你们也在,”她说完,看向云子矜方向,“我没打扰你们吧。”
  
  贺时午眉头锁得更深了,“走。”
  
  “好,再见。”
  再他妈的见!
  
  她走出车展,贺时午也出来了,“你往哪走?”
  
  “我,回家。”她说。
  
  “上车。”贺时午已经吩咐司机开车过来,就停在他面前。
  
  “啊?不,不好吧,把,”她指向里面,“扔下子矜姐姐,不绅士的。”
  
  “我让你上车。”贺时午已经不耐烦了,祝初一恋恋不舍的上了车,目光还往车展里面瞧,这个狗男人,耽误她看安意,她的安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