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掌谋 > 第0018章 大礼包

第0018章 大礼包


  大致猜测着老者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刘琋面上不显,反而说道:“老先生辛苦来此一趟,何不挑明了说呢?”
  被这么一噎,老者却是不恼,反倒是无奈地笑了笑,说道:“你这小娃娃,倒真是无趣得很啊。”
  轻咳了咳,老者认真地说道:“好吧,那老夫就直说了,老夫乃是王元。”
  听到王元这个名字,刘琋心中大惊。
  王元老祖啊,这可是神仙般的存在了。
  可是这等世外高人,来他这里作何?
  心下翻腾,但刘琋面上不显,装着懵懵懂懂地问道:“这与我又有何干系?”
  得到这样的回答,王元显然不爽了。
  哼哼了两声,王元佯作恼怒:“你这小娃娃,真是不实诚,不好玩!我是何人,你心中清楚得很。至于我来此处,你也该是有些谱吧?”
  说完了,王元还不满地瞥了瞥刘琋,丝毫没有刚才还端着的高人模样。
  见状,刘琋额头有黑线滑过。
  这就是装帅挨不了三秒吗?
  他倒是对这个王元老祖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了。
  这人,就是个老顽童。
  不过相对而言,王元也算是好相处。
  两人互相对视着,都保持着沉默。
  没过一会儿,王元算是先败下阵来了。
  不满地撇了一下嘴角,王元才开口道:“哎,小娃娃,你就偷着乐吧。老夫此来,是要收你为关门弟子的。”
  突然被这么一个馅饼砸中,刘琋一时有些懵圈。
  收徒?收他为徒?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不单王元的本事神秘莫测,就是他的那些关系网,也足够刘琋好好地用上一用了。
  他正愁人手不足,这王元就自动送上门来,真是爆了一份大礼包啊。
  心下美滋滋的,但刘琋表面仍然是懵懵懂懂的样子。
  他如今不过九岁,一个垂髫小子而已,装无辜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了。
  就连王元,都险些被刘琋骗到。
  若不是他早已了解过,深知此子非比寻常,不可小觑,又有星象为佐证,他都要被刘琋的样子给迷惑到了。
  不由瞪了刘琋一眼,王元不满地说道:“小娃娃,这于你而言,可是大好事。你啊,也别再端着了,就你那眼角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了。”
  知道王元说的是虚话,刘琋直接给了他个白眼。
  他的表情一向控制得好,怎会露出这样的破绽来?
  不过,这确实是好事,刘琋并未想拒绝。
  想了一下,刘琋直接问道:“王老先生,你为何要特地跑这一趟,还要收我为徒?莫不是一时兴起闹着玩的?”
  好事是好事,但刘琋也有自知之明,并不觉得以他如今的名声,就能够将这等世外高人给引来。
  至于其他方面,他并未曾在外人跟前表现出来,就连府中的那些护卫都未曾知晓,这人又是如何得知的?
  对于刘琋的问题,王元捋了捋短须,才故作高深莫测地说道:“老夫途经云梦山,夜观星象,掐指一算,得知你与老夫乃是天定的师徒缘分。”
  这一套,刘琋并未完全否认。
  他得以重新来过,那些奇门遁甲,星象卜算之事,他还是有些相信的。
  皱了下眉头,刘琋疑惑地问道:“就为这缘由?”
  瞪大双眼,王元稀奇地反问刘琋:“那还需要什么?”
  摇摇头,王元感慨地说道:“你莫要不信。这些,乃是时也,运也。”
  一直在边上听着两人言语的韩烈,直到这时,才微微回过神来。
  这老者竟然就是王元老祖,着实让韩烈震惊不已。
  好在他没有不自量力地去挑衅,才没有惹恼这样的高人。
  不过,王元老祖对他家王子没有恶意,反而是眼巴巴地来收徒的,这才是让韩烈最为惊诧的。
  看着刘琋略显瘦弱的样子,平日里也不是很健壮,却能够被王元老祖看中,真是太出人意外了。
  而且,据王元老祖所说,他家王子是有功夫在身的。
  隐藏得这般深,连他们都未察觉出,当真是厉害。
  想到了刘琋所面临的状况,韩烈也能理解,却也更心疼。
  今后,他定要好好练功,将本事再度提升上去,不让王子轻易涉险,暴露这些底牌。
  可见刘琋还未答应王元老祖的收徒要求,韩烈不禁有些着急。
  只不过,他知道刘琋心中自有沟壑,他也不敢贸然去干扰,免得坏了刘琋的好事。
  默默地走到院中,韩烈警惕着四周围的动静,以防有什么不速之客到来,撞破了刘琋的好事。
  见状,刘琋与王元都很是满意。
  为了让刘琋答应,王元又抛出一个诱饵:“伯义的本事不错,但还有待提升。你若拜老夫为师了,老夫自会帮你训练一番,让你与伯义,都能有更好的本事自保,也让你在今后显露本事之时,能有个好来头。”
  只是,王元越是急着要收徒,刘琋反倒越是冷静下来,不急着答应了。
  看向了王元,刘琋也不再隐瞒,放开了自身的气势,直接笑道:“王老先生既是知道我的本事,那我又为何非得拜你为师呢?”
  留意到韩烈为他释放的气势而震惊,却没有任何忌惮惊吓,以为鬼怪,而是带着自豪之感继续守卫戒备,刘琋微微一松,对韩烈也更是信任。
  面对着刘琋展现出来的这一切,王元并未有什么惊讶。
  饶有兴味地捋了捋胡子,王元点点头,认真回道:“不错,老夫初见你之时,就知你这小娃娃很不简单。如今再看来,老夫还是低估了你。”
  顿了一下,王元又继续说道:“不过,你这小娃娃,突然清醒,却又有不凡的本事,过慧易招祸,你也是知晓的。若是有老夫帮你,你自是能稳妥些。”
  对于这一点,也是刘琋一直纠结顾忌的地方。
  若有了王元相助,确实是会稳妥不少。
  单是韩烈,本事就能有质的提升,将来会有大用。
  衡量了许久,刘琋也不再扭捏盘算,直接跪下,行了个大礼:“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而王元,总算是完成了心愿,乐得直接勾起了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