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掌谋 > 第0020章 异变

第0020章 异变


  看着院子里边正在指点韩烈的师父王元,刘琋心下一暖。
  师父待他,是真的有心。
  收回了视线,刘琋转而看向那三卷竹简。
  心底感谢师父的周到信任,刘琋拿起了那卷《玄梦心法秘术》,摩挲了一下,才缓缓打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刘琋心有所感,走到院子里边,看向了夜空。
  同样的,王元也是暂停了对韩烈的教导,抬头望天。
  忽然之间,夜空中一颗原本有些晦暗的星辰,猛地爆发出一阵亮光,旋即转暗,隐匿在了群星之中,仿似幻象一般。
  见状,刘琋很是诧异。
  但是心中那一抹莫名的感觉,却是让他清楚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而王元,更是震惊地看向了刘琋。
  原本,王元只是对刘琋满意,将现世的三卷竹简带来给刘琋,算是完成祖上的预言。
  可他没有想到,得了这三卷竹简,刘琋居然还会激发出这等异象来。
  这个时候,王元再看刘琋的目光中,不禁带上了深意。
  或许,他的命运也会随着收刘琋为徒而发生改变。
  他的那一道死劫,没准也会消散而去。
  以及,东平的命运,也会跟着产生变化。
  毕竟,星象异变,带来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
  同样震惊呆愣在原地的,还有韩烈。
  虽然他不太懂这到底是什么征兆,但肯定与刘琋有关。
  不过,韩烈却是有所担忧,不知这样的变故,会不会给刘琋带来更大的麻烦。
  这一变故,持续的时间虽然很短暂,却惊动了不少人,带来了不少的异变。
  北方,远至燕州阳狄郡,云松村中,那一棵挺拔昂扬的大雪松树,随着积雪渐多,忽的压掉不少大枝杈,气势随着变得萧条萎靡了几分。
  听到动静而出来查看的刘母,注视着这一变故,忽而有些担忧起来。
  她清晰记得,数年之前,有一位神秘的术士经过,曾指着雪松树断言,此家必出贵人!
  这术士所指之人,正是她的儿子,刘奕。
  因此,刘母暗暗地将此事记在了心中。
  这么多年来,雪松树一直好端端的,日渐旺盛,气势华贵,伴着刘奕也是诸事顺遂,初具名声,可为何会突然就出现这等变故的?
  看着萧瑟了许多的雪松树,不知为何,刘母心里忽然间有些慌张,似乎是有些事情的发生,会影响到她儿子刘奕的前程。
  一时想不明白,刘母在雪中伫立了许久。
  同样的,在榻上蒙头大睡的刘奕,也正经历着梦魇的折磨,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脱离他的掌控般。
  同一夜间,武州。
  于田间夜行归家的邓焕,看着那一闪而逝的异象,也是怔愣在原地。
  取出无意间捡到的那一把刀,邓焕注视良久,嘴角勾起一抹残忍与兴奋的弧度。
  若是他所猜不错的话,这把刀,可是霸王刀啊!
  他素来就喜欢上战场杀敌,也立下不少战功,此时却因故被免职,让他好生烦闷。
  今日机缘巧合之下得了霸王刀,莫非意味着他即将复任?
  一想到这种可能,邓焕瞬间来了精神。
  江南楚州,项氏祖坟也于这一夜间再发异象。
  只是这一次,并非是以前的连天五色云气,乃是一道黑云压下,转瞬即逝,似幻似真。
  如此景况,自是引起了项家人的注意。
  尤其是伴着异梦异象出生的项云,心下更是警觉。
  去年,他追杀海盗,名声大噪。
  在今年,他刚刚以郡司马的身份,招募勇士千余人,会同州郡官兵,讨伐击溃了作乱的叛贼,立下大功。
  他正值前程一片光明之时,为何祖坟会突然出现这般变故?且似不祥之兆?
  这着实让人费解。
  只不过,他乃是伴着异梦异象出生的,可不会这般被幻象吓退。
  该是他的东西,他还是会尽全力去争取。
  想着这一些,项云的眼神愈发地坚定起来。
  而这一夜,动静更大的,是在咸阳。
  长乐宫中,正在与美人徐依依饮酒作乐的刘钖,忽然心中一动,推开美人,走到了殿门口。
  留意到星象的变化,刘钖不禁皱着眉沉思了起来,连方才纵乐的兴致,都一消而散。
  那一日吴俅所占卜的卦象,给了他极大的希望。
  此时再发异象,又是为何呢?
  他只希望,这次也会是于东平,于他有利,真是天佑东平之兆。
  款款走到刘钖身边,徐依依也注意到了这一变化。
  想到了那日吴俅的话,徐依依软着腰身紧靠住刘钖,眼中带着眷恋之意:“陛下。”
  听到徐依依的声音,刘钖才回过神来,低头看向了徐依依。
  被她眼中的柔情蜜意所感,刘钖挑了挑眉,说道:“美人儿,无事。放心吧,朕还是希望由你来为朕诞下皇子的。”
  话刚说完,刘钖一把将徐依依打横抱起,进入了里边……
  李家,正在为李峥李峻两兄弟争权夺势头痛的李傅李仕,也注意到这变故,同时转头,看向了夜空。
  不知这是何意,两人脸色都很凝重,为着李家的未来而担忧。
  倘若李峥李峻两兄弟继续这般内耗的话,对李家着实不利。
  也不知道,该用何法,才能消弭两兄弟间的争锋相对。
  更何况,有传闻说陛下将会有皇子诞生,这与整体朝局而言,又会是新的变化,他们李家,也得在这个关键时刻选择好对策,不该浪费在内斗上。
  夏家,原本正无聊耍剑的夏荣,心中同样涌起一股失落,让他很是烦躁。
  他的父亲夏福,乃是大太监夏保的义子,借此得势。
  可即便夏家在咸阳城中的地位不低,却难耐有太监之后的名声,让他时常为人所轻看排斥。
  对此,夏荣也不得不想法子来改变这样的局势。
  而在马家,马家家主马继,也看到了星象异变,脸色很是凝重。
  最为关键的是,他居然无法从这等变化中算出个所以然来。
  他们马家隐忍低调了这么多年,也是该变变做法了,可不想因为星象的变化而产生什么不利的影响。
  看向了边上的从侄,马继不由得多嘱咐了几句,让他前往湘州之后,要多加小心,见机行事。
  待从侄告退之后,马继心里的担忧依然不减。
  只是,当他再次看向星空的时候,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全部都只是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