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破:开局成为美杜莎的守护灵 > 第四百九十七章 苦逼的小炎子,冰尊者被气爆怒追杀萧炎!

第四百九十七章 苦逼的小炎子,冰尊者被气爆怒追杀萧炎!

第497章苦逼的小炎子,冰尊者被气爆怒追杀萧炎!
  
  骑着老龟的老者在见到萧炎离去后,暗自点头道:
  
  嗯!这小子资质其实也还不错,不过就是命苦了点!
  
  想来他并没有骗老夫,毕竟那位阁主前脚刚走,他就来了,肯定是早就发现他了。
  
  或是就是听命而来的!
  
  当萧炎踏在丹界陆地上的瞬间,内心不禁一痛,脸色非常之苦:
  
  阁主天恩浩荡,留我在炼药阁打扫厕所的卫生,每日与……臭臭作伴!
  
  七品、八品我的确是作伴了,不过也就只能在看看,不能靠近!
  
  一靠近那些丹药都嫌弃我……
  
  吴天那个家伙,说我以后还对他有大用,还用个粑粑!
  
  我是他的工具么?
  
  说用就用,还特么的把老子的头发给剃了,点了足足八个高僧戒疤,俗称:八戒!
  
  呜呜呜呜~
  
  我现在终于知道,他是我老乡了,只是……我不知道应该高兴呢!还是该哭!
  
  说高兴吧!
  
  这一路走来那是一个苦,异火都他抢走了!
  
  说苦吧……现在我的实力也是属于斗气大陆上层的了,才二十多岁就成斗尊强者了!
  
  这是其他人一辈子根本就达不到的实力,这或许也是一种很享受的幸福。
  
  在彩鳞阁,斗尊强者还有看门的,而我打扫茅厕,也很是匹配的呢!
  
  并且他还这么照顾我,让我只打扫炼药阁的茅厕,活少,臭臭可积少成多,还能学习别人炼药~
  
  药材还能随便用,自己也可以炼药……
  
  在努力下,他的炼药术也是飞速的提升。
  
  现在我顶多就是没有老婆,没有异火,被他赠了一堆地阶斗技,可功法他妈就只是黄阶罢了!
  
  没有一种异火,焚决功法自然是不能提升等级,甚至在之前提升的因为异火的消失,直接就倒退回去了……
  
  黄阶功法的意思就是说,我虽是斗尊强者,可和别人干架,顶多就是打两招就虚了……
  
  用穿越之前的话来说,就是:
  
  一出手,不是把敌人打死,就是被敌人把我打死!
  
  实力虽然在斗尊强者中是最垫底的,不过炼药却还行,毕竟这炼药经验不会消失的。
  
  这也是萧炎欣慰的地方,因为他现在还是一名不知七品,现六品高级炼药师,灵魂力比他人强点。
  
  本以为以后都要在彩鳞阁负责打扫茅厕度日,却突然接到这吴天的命令,让我来参加这什么狗屁丹会……
  
  说是让我见见世面,可这确定不是让我来送死的么?
  
  其他人不知这位老乡的实力,他可是明明白白的,并且魂殿的那些家伙这次也会来。
  
  他与魂殿也是有着血海深仇,那个便宜老爹被抓了,虽然与他没什么关系。
  
  可魂殿的人可不这么认为,魂殿的人一直都认为那陀舍古帝玉正在他身上呢!
  
  这尼玛就是个坑爹的事情,若不是在老乡的保护下,我早就没了。
  
  这也是萧炎感谢吴天的原因,他是对吴天又恨又感激,不过在这里能有这么一个带他飞的老乡,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呢!
  
  不再多想,萧炎看向周围这所谓的丹界之中,这里是一片荒凉的平原。
  
  大地上全是黄土之色,偶尔有着些许的绿荫点缀着,释放着那么一点点的生机与活力。
  
  还好,还好这里的火属性能量比较高,要不然……以他的实力,要是在这里遇到其他斗尊实力的强者,那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捏碎空间石了!
  
  在平原之上,偶尔还会有一些小型的魔兽出没,这些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是小垃圾了。
  
  他虽是斗尊,虽然很虚,可那也是斗尊,普通的斗宗实力强者根本就不够看。
  
  当然,要是天才就不一样了!
  
  荒凉的平原寂静无声,萧炎仰望天空长叹了一口气:
  
  “苦逼的生活还得继续,身具超级功法却没有异火吸收,提升不了等级!”
  
  “身具十几种地阶斗技,就算学会了,却不能使用两次!”
  
  “身居三千雷动,却没使用几次,就成斗尊了!”
  
  “身具高阶秘法天火三玄变,全力能够提升五六星斗尊实力,却因没有异火提升实力,没有办法支持太长时间。”
  
  “身具玄重尺,却也只能当普通武器瞎几把乱舞,还有比我还惨的斗尊么?”
  
  “身具灵境灵魂,却没有机会炼制七品丹药,还有比我还要苦的人么?”
  
  “遇到古族大小姐却没有缘分,遇到花宗未来宗主与少宗主却被他人先一步遇到。”
  
  “遇到厄难毒体的小仙女,却被她玩弄看了一堆汉语拼音,唉~我真的苦啊!”
  
  “卧槽~你小子他妈的谁啊!老夫特么进丹界听你装逼来了?”
  
  突然,一道很是愤怒的声音从萧炎的身边响起,这让萧炎为之一怔。
  
  咦?
  
  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个人?
  
  还是个白发老头?
  
  “呃……前辈,我只是叹下自己的苦,没有别的意思,你别误会!”
  
  萧炎抹了一把眼中的泪花,对着面前的老者拱了拱手道。
  
  “我去你妈的,你特么这叫苦?你到底是哪来的少爷?远古八族的嘛?”
  
  “就你刚刚叹的苦,老夫他们花一辈子的时间,都得不到!老夫到现在还没见过古族的大小姐呢!”
  
  “老夫找寻一辈子厄难毒体,你特么竟然还遇到过!”
  
  “你他妈有风雷阁的三千雷动就算了,就连焚炎谷的天火三玄变都有,还身居超级功法,超级功法又他吗的是啥?”
  
  “地阶功法一堆,你这是要气死老夫么?”
  
  那白发老者对着萧炎就是一阵痛骂,吐沫星子到处乱飞。
  
  这让萧炎的脸色很是难看,我这么苦,这老头竟然说得我很牛逼的样子!
  
  我现在无形中还能装逼了?
  
  一想这么多年,自己被人玩弄于手掌之中,如木偶一般的生活,萧炎感觉自己就是生不如死,这哪里还能装逼?
  
  这简直没有比自己还苦逼的了,这就像是被圈养的小怪兽一样,到了时间就放出来给奥特曼宰杀!
  
  简直……光都变暗了!
  
  面对老者的痛骂,萧炎很是不服的说道:
  
  “这位老者,请勿爆粗口,我是真的很苦,你不知我之苦,怎能如此对我之痛感同身受呢?如此暴躁满口脏话,与你之身份不符啊!”
  
  “我去你……逼的!”
  
  老者一听萧炎还在凡尔赛,顿时大怒不已,手中纳戒一闪就掏出了一把寒冰长剑:
  
  “老夫身为冰河谷谷主,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小子,你这小子简直欺人太甚!受死吧!”
  
  “卧槽~妈妈啊!冰河谷,冰尊者!”
  
  萧炎顿时大惊失色,吓得顿时向远处跳跃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