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民国长生到港综 > 第六十九章:不速之客 下

第六十九章:不速之客 下


  “呼……”
  听着四周嘈杂的人声,汪师傅深吸一口气,左脚向前迈出一步,两脚与肩同宽,两拳握于腰间,平视前方。
  两拳变掌,同时向身体异侧穿掌,双掌交叉,置于身前。
  “这位北方来的朋友,请指教!”
  金山找闻言,不屑的冷笑着:“呵呵…”
  “好好的罗汉拳,被你打的软绵绵的,跟个娘们儿似的!”
  他抬脚猛地一踏地面,“轰!”四周都能感受到轻微的震动。
  双拳有力,撕裂空气,打出一阵刺耳的破空声,一前一后摆在身前。
  “喝啊!”
  他眼睛瞪得滚圆,像是要凸出来一般,背部微微拱起,像头凶猛的野兽猛地朝汪师傅扑去,右拳放在腰间,“嘭!”的一声,像炮弹一样打出。
  这一拳,金山找从十三岁那年开始,每天都要练至少都要练三百多下,每一下都是全力以赴。
  十二年的苦练,如今这一拳迅猛有力,快如闪电,就算是一头猛虎挡在前面,恐怕也不一定受得住!
  “不可硬抗!”看着金山找这来势汹汹的一拳,汪师傅神色惊恐,感受着那股刮的脸庞生疼的拳风,几乎只是一瞬间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生死关头,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往后一个翻滚,便让他这一拳落了空。
  “哼!”
  “躲什么?你小子还是不是男人!”金山找不甘心的连连出手进攻,一拳一脚刚猛有力,让人毫不怀疑打到身上会让人重伤。
  金山找步步紧逼,汪师傅连连退让,很快,就退到了底,靠在一堵红砖砌成的墙上。
  眼看着金山找的拳头在瞳孔里越来越大,他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迅速往下一蹲。
  “嘭!”金山找的拳头擦过汪师傅的头皮,重重打在后面的红砖墙上,将其打出一个拳头大的洞。
  “这…!”
  屋主人就站在院里,见到这一幕,目瞪口呆,倒吸一口凉气,手中的一筐鸡蛋都没拿稳,掉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我赔!”
  金山找瞟了他一眼,伸手擦了擦鼻子,用粗犷的嗓音大喊道。
  屋主人愣了愣神,下意识后退几步,弱弱的点了点头。
  “喂!”金山找俯身,抓着汪师傅的衣领把他提起来,脸色难看。
  “你tmd到底还打不打了?”
  “要打的话,就别像只猴子样躲来躲去的!”
  汪师傅被吓的脸色发白,急忙将双手举过头顶,脑袋像拨浪鼓一样摇了起来:“不打了!不打了!”
  “你赢了!”
  金山找的拳头,墙都能轻松干碎,汪师傅实在是不敢相信他那一拳要是实实在在的打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样…
  面子是重要,但要是和命比起来,那算个屁?
  “这就不打了?”
  见汪师傅这么轻易就认输了,金山找脸色难看,很是不爽的样子。
  从刚开始一出手,一直到现在,他甚至都没能碰到汪师傅的衣领一下。
  好不容易抓住他了,结果这家伙竟然认输,不打了?
  金山找打的不过瘾,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泄。
  最后只能无奈的怒骂一声。
  “怂蛋!”
  随后就将汪师傅提了起来,狠狠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将他远远踢飞出去,像只脱线的风筝一般,狼狈不堪的趴在地上…
  “大哥厉害啊!”
  三个小弟见金山找这么轻易就解决了汪师傅,脸色敬佩。
  听到小弟的阿谀奉承,金山找的脸色有了几分缓和,摆了摆手:“走!咱们去下一家!”
  随后,就往不远处一家“威海”武馆走去。
  看着那一众脸色惶恐的弟子,缓缓开口道:“你们师傅呢?”
  一听这话,他们面面相觑,推出一个身材瘦小的弟子,脸色恐惧,支支吾吾的对金山找道:“师…师傅不在!”
  金山找闻言,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奈的伸手扶着脑袋。
  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个铁憨憨,但实际上他可一点也不笨,相反,他聪明的很!
  什么师傅不在?
  分明是见到刚才他打的汪师傅毫无还手之力,害怕了而已。
  金山找猜测,这家威海武馆的馆主,现在应该就在武馆里面,说不定还在偷偷看自己呢。
  不过,他不想打就算了,自己也没有必要逼他,反正这么偌大一个佛山,不知道有多少家武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总会有人敢接受自己的挑战的。
  这样想着,金山找对身后三个小弟招了招手。
  “走,下一家!”
  随后,就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只留不远处那堵红砖墙的主人在风中凌乱。
  “说好的你赔呢?”
  ……………
  叶府。
  叶问练完拳,从屋内走出,看着正在院子里石桌上画画的叶准和张永成,伸了个懒腰,缓缓开口道:“哎呀,最近佛山的天气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又冷又热的。”
  看到张永成在磨墨,谄媚的笑着,伸手就要拿过砚台:“哈哈,我来。”
  张永成瞟了他一眼,顺从的将砚台递给了他。
  叶问将砚台放在身前,面带笑意,边磨着墨,边开口道:“画的什么呀,阿准?”
  小叶准听到声音,不高兴的嘟着嘴,似乎是想起了之前自己找他玩的时候他都不搭理自己。
  将画移开,放到张永成面前,别过头去,不看叶问。
  张永成温柔的揉了揉叶准的小脑袋,白了叶问一眼:“你看看,阿准都不理你了。”
  “还是少练点拳,有空多陪陪他吧。”
  叶问讪讪一笑:“是…是…”
  就在这时,院子的铁栅栏外,一个身穿黑色长衫的男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对叶问招了招手。
  叶问心中莫名感觉有些不妙,笑容僵在了脸上:“武痴林,你怎么来了?”
  此话一出,张永成下意识的转头望去,一眼就看见了后方的武痴林,皱了皱眉头。
  武痴林,人如其名,是个对武功非常痴迷的人。
  基本上佛山大部分师傅他都拜过,并且还一直想拜在叶问门下。
  但可惜的是。无论怎么劝,叶问都不愿意收徒。
  所以,武痴林只能退而求次,选择了和他打好关系,成为朋友。
  而因为叶问性格比较随和,所以在他的刻意接近下,最后很轻松就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叶问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