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末天师 > 第222章 喊冤

第222章 喊冤


  戴雄现在心急如焚,就想着赶紧救出他的妾侍,当然他也不敢怪罪王浩,他想了直接说道,“王大师,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只要你帮我救了我的小妾,我就给你一百两如何?”
  “一百两不够,里面这只鬼可不是一般的鬼,对付起来可是凶险万分。加一倍吧,两百两。我保证还给你一个完好无缺的女人,当然,你要是不愿意就去找别人吧。”王浩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个刚下山没见过世面的小孩,他知道这些人有钱,而且这些无良的钱不用力宰还等宰什么人。
  “成交,只要你帮我将事情解决,我就给你两百两。”戴雄当即拍板决定,对他而言,两百两还是可接受的范围。
  “那我们就说定了,你准备好钱等我出来,当然银票也是可以的。”王浩说完就往大宅院走去。
  “王浩,你小心一点。”赵青琦刚才急着让王浩去救人,可是看到王浩真的去了,心里却又有些担心王浩的安全。
  “你就放心吧,一个小鬼还伤不了我。”王浩淡淡地笑了笑,就走了进去。
  王浩大摇大摆地走进去,穿过了长廊,一脚就踢开了大门。果然看到一个女人坐在一个老旧藤椅上,此女浑身煞气弥漫,透过阴阳眼,王浩一下子就看出有个男鬼附在她的身上。
  吕月蓉冷静地坐在椅子上冷冷地看着王浩走进去,一丝骇然的森寒缓缓在她的双眼中凝聚,“我警告了你们很多次,不准再进入我的屋里,你们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不会大开杀戒。”
  王浩向前跨过一步,满脸严肃地说道,“阴有阴路,阳有阳规。非是有缘,不得相见。你一个阴魂不好好在地府等着投胎重新做人,竟敢在阳间霸占人的身体,你就不怕天规戒律惩罚你吗?你小心会被抓进十八层地狱永受地狱刑罚之苦。”
  “狗屁的天规戒律,你们来霸占我的房子就有理了吗?我只是想守住我的家宅,我有什么错?”吕月蓉猛然站了起来,满脸狰狞地向着他嘶吼起来。
  “你当然是做错了,还是大错特错。”王浩毫不畏惧地瞪着她说道,“人死百事消,你既已身归黄泉,生前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和你无关了。你还留恋生前的这些东西又有什么用?你肯定的带不走的。要是所有的鬼都像你这样,死了不肯到阴司报道,一直待在生前所住的房子里不肯定走,那阴阳两界的秩序不就大乱了。你现在要是从这女人的身上退去,去阴司报道,我可以饶你一命,要不然就别怪我出手无情。”
  “我不管什么阴规阳规,反正你们不能抢我的宅子,谁要是敢踏进我的宅子我就杀了他。”吕月蓉似若癫狂地吼叫起来,一双眼睛隐隐有不知名的火星涌动,“你马上滚出去,要不然我就杀了你。”
  虽然附身在吕月蓉身上的鬼气势很凶,但是却没有立即动手,因为她感受到王浩给他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这让他忌惮不已。
  王浩冷哼一声,“我再跟你说一次,你马上从这个女人的身上滚出来,要不然我就将你打得魂飞魄散。”
  “那你就去死吧。”吕月蓉猛然向着王浩飞扑而去,手掌弥漫着浓郁的黑色煞气就抓向王浩的喉咙。感受到王浩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他也不敢托大,想要对王浩一击击杀。
  “确实是有点本事,怪不得这么嚣张。”王浩一眼就看出这个阴鬼身手的煞气惊人,已经达到恶鬼境界。在王浩所见到的阴鬼当中也算是实力比较强横,王浩不慌不忙运气到手掌上,一道刺眼的白光从他的手中泛起,一掌就拍在吕月蓉的手上。
  吕月蓉发出了一声惨叫,就被王浩打得后退了几步,她的手掌变得红通通的一片,她惊讶地看着王浩说道,“这难道是五雷掌,你究竟是什么人?”
  “你竟然知道五雷掌,看来你生前应该是术士吧,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王浩略带惊讶地打量着他,五雷掌虽然在道家各个分支都有流传,但是真正见识的人却不是很多,因为经历了太长时间很多传承都已经失传,只是流传下来一个名字。
  “哼,如果是别的鬼魂的话可能还会忌惮你几分,可惜我也不是平常的鬼魂,小小一个五雷掌还不至于让我害怕。”吕月蓉的身上飘出无数道浓郁的黑色煞气,满屋子顿时就像是陷入黑夜之中。
  “那我倒是要见识一下你能有什么本事扛得住五雷掌的威力。”王浩当然不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觉得五雷掌没用,五雷掌至阳至刚天生就是阴鬼的克星,他不认为这个鬼能够抗得住五雷掌的攻击。
  吕月蓉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叫,“啊···”尖锐的声音就像是声波武器一样向众人的耳膜穿去。屋里的玻璃承受不住音波的袭击一块块全部破碎,门外的那些人在这尖锐的声音的刺激下不禁捂住自己的耳朵。
  “你以为声音大就能够吓到我啊。”王浩双手捏了个不动印,凝重地吐出一个字“临”。一股无形的气劲从王浩的嘴中冒了出来,这股无形的气体向着吕月蓉压制而去,就像是一堵墙将吕月蓉的声音挡住。
  九字真言又名奥义九字,分别为: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字。每个真言相对应一个手印,而且每种手印的功能都不一样。而不动印的作用就是结合天地灵气,临事不动容,保持不动不惑的意志,坚强的体魄,从而起到稳定身心的效果。正好镇压住阴鬼的音波攻击。
  吕月蓉见到她的叫声无效,恨恨地瞪了王浩一眼,身体一闪就隐身进入黑雾之中消失不见了,恍然间已经出现在王浩的身后,一爪就向王浩的身后抓去。
  王浩心中警兆突现,感觉到身后微风吹动,他连忙急速向前一步,恰好躲开了吕月蓉抓来的手。紧随着他翻身一转,又是一道亮光闪过,一道五雷掌就向着吕月蓉拍去。
  “砰砰砰·”
  在电光石火的迅速光景中,两人硬拼了三招。
  吕月蓉身上的阴魂始终抵挡不住五雷掌的威力,被王浩打得后退了几步。
  “你果然不是一般的鬼魂,竟然能够硬挡了我几记五雷掌,不过可惜你附身在活人的身体里,活人的阳气本来就和你们阴魂的阴气相克,恐怕发挥不出你全部的能力吧?”王浩轻轻笑了起来,嘴角带着一丝嘲讽。
  吕月蓉微微一愣,带着邪气的黑眸中的微光一闪,“你少跟我玩这心眼,你不就是想要我退出这个女人的身体吗?老夫不是那种头脑简单的鬼。你哄骗不了我。”
  确实五雷掌的威力太过巨大,它伤的不止是鬼魂,还会伤害人的身体。找这个鬼魂的实力,如果用五雷掌将附身在吕月蓉身上的鬼魂打出来,那么吕月蓉肯定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力。
  “玩心眼?”王浩眼瞳微微一缩,却依旧嘴角含笑地看着她,“就凭你这一个小鬼,我还用对你使心眼。你以为你不出来,我就没有办法了吗?老子直接将你打出来。”
  王浩快速地向前冲了过去,快速地向着吕月蓉冲了过去。他知道这个鬼魂不是一般的鬼魂,必须要先下手为强。在他冲过去的时候,他的手中已经抓住了一张镇鬼符。
  吕月蓉身上的鬼魂自知他不是王浩的对手,也不敢和王浩硬碰硬,马上就要向着外面逃去。
  “想逃,哪有这么容易。”王浩一声冷笑,他手中的镇鬼符就打出去。刹时,镇鬼符中爆发出一道浩然金光如流星般向着吕月荣飞射而去。虽然同样是镇鬼符,但是王浩和魏尚明的功力可是相差几十倍。所以催发出来的符力自然也不一样。
  这道符光打在吕月蓉的背后,直接将他打得脚步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上。王浩身体一转就闪到她的面前,又是一道镇鬼符射在吕月蓉的额头上。
  “啊·”的一声尖锐的叫声从吕月蓉的嘴里发出,她就像是被电击过一样,全身激烈地颤抖起来,被符贴住的地方冒一股乌黑的黑烟。
  终于附身在吕月蓉身上的鬼魂承受不住符光的冲击,一个黑影就从吕月蓉的身上冲了出来。而吕月蓉顿时就晕倒在地上。
  王浩手中光芒大涨,就往那个鬼影拍了过去。这个阴鬼附在人的身上做恶,王浩就没打算放过他。
  鬼影立即跪了下去,凄声哀求道,“天师,我冤枉啊,我不是不愿意去投胎,只是我被人陷害了,不能去投胎。”
  王浩的身形急速停止,如果这个鬼出声慢一点的话,王浩的手掌肯定拍在他的身上。这个鬼魂大约三十多岁,相貌端正,身穿一套灰白色的道服,颇有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只过因为是恶鬼的关系,浑身散发出来的煞气还是让人觉得有些阴寒。
  “你说说是怎么一回事?你是怎么被人陷害的?”王浩也知道这只鬼肯定生前遇到什么事,要不然怨气不可能这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