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遮天变成女妖的那些年 > 第九章 上课

第九章 上课


  血月王城。
  这是一片悬浮的天空之城,云蒸霞蔚,一座座大山与宫殿,全都漂浮在天空中。
  漂浮着很多大山,巍峨而不失秀丽,称得上壮美。
  每一座大山,都气势磅礴,有的缭绕着魔云,有的环绕着彩雾,仿佛自开天辟地时就存在了,透着冥古的气息。
  大山周围到处都是优美的莲池与花木,云雾缭绕脚下,如在天界一般,大片的殿宇如一座座天宫,矗立在天边。
  此时,
  一个粉雕玉琢的女童,正慵懒的横卧在一座宫殿的房顶上。
  女童雪发银瞳,眉心一朵银色的火焰印记,头顶长着两只色毛茸茸的猫耳朵。
  只见此时的她一手撑着下巴,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后腰露出一截雪白色猫咪尾巴,用尾巴十分无聊的在房顶上扫来扫去。
  距离回到妖庭,经过去了三天,琥凝心把自己眉心那朵银色印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告诉了虎妈。
  同时琥小橘也把《血月弑湮经》复制给了虎妈。
  琥凝心倒也想把《白虎庚金经》复制给虎妈,但这经文好像认主一般,竟无法传授于人!最终也只能专属琥凝心一个人。
  虎妈听完之后,沉吟许久,最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便起身离开了妖庭,至于去干嘛就不得而知了…
  临走之前,顺便把琥凝心两姐妹的修为通通给废掉了,让她俩重修,并且封印了一部分她们的本源。
  理由是:
  修行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来。不经历过太多的历练,也只是空有修为,而无道心,无平常心。若心性与修为不匹配,无能驾驭,最终也难以成道。
  显然,对于女儿的修为和天资的培养,虎妈其实更在意的是一颗坚韧、不可摧折的道心…
  历史上有太多太多的天才了,但只要是天才,大多都或多或少有一点毛病。
  如:骄躁,自大、目空一切、嚣张跋扈、不可一世、或者稍微经历点挫折就从此一振不厥者…
  虎妈可不想让自己的两个女儿沾上那些坏毛病。
  对此,
  琥凝心也没什么异议,就连琥小橘也知道自己的修炼速度太快了,缺少一些对修行的感悟。
  不过说来也怪,自从她回来之后,‘印记’就一点反应都没有了,任由她如何呼唤,都没有丝毫反应。
  …
  这时,一头顶着红色猫耳、生的粉雕玉琢的小女童也爬上了琥凝心所在的房顶,脆生生的道:
  “姐,你怎么还在这里晒太阳啊,马上小青阿姨就要给我们上课了。”
  “哦,知道了…”
  琥凝心懒洋洋的应了一声,随即打了个哈气,翻了身,又道:“这不是还有一刻钟吗,急什么…”
  琥小橘无语翻了个白眼,这无良姐姐自从血月界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变得那啥了,用她自己的话说,现在就像一条‘咸鱼’!
  见她没有一点想动身的意思,琥小橘直接上前抓住自家姐姐的尾巴,二话不说便将其拖走…
  琥凝心撇了撇嘴,呈‘大’字形躺在地上,任由妹妹拖着自己的尾巴走,竟是连动都懒得动!
  不得不说,血月妖庭还是挺大的,这一座天空之城,悬浮在一片片大山之上,要啥有啥,方圆足足几千里!
  下界山峰秀丽,灵气逼人,远远望去,一道道千米长的大瀑布正从一座高山垂落而下,白色匹练如银河倒挂,隆隆声响如万马奔腾,壮观而又瑰丽。
  琥小橘直接拖着琥凝心跨过重重宫殿,来到一条小路上,直径走了进去。
  曲径通幽,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经过瀑布,蜿蜒进秀丽的仙山深处。路上,古木参天,枝杈苍劲如虬龙,可以看到不少殿宇,掩映在草木间,非常和谐与自然。
  古路两旁,有人工开辟出的药田,里面人参粗如儿臂,灵芝高挂九叶,更有许多不知名的药草晶莹闪闪,内蕴点点光华,药香飘溢,沁人心脾。
  路上,化作人形的妖见到琥小橘拖着姐姐走,虽然感觉奇怪,但也并未多说什么,皆是不敢怠慢,纷纷向琥凝心她们施礼。
  琥小橘亦是一一点头回礼,并无倨傲之色。
  当俩人来到一处方圆几十里的碧波湖时,小青已经坐在湖中心阁亭中的蒲团上等候多时了。
  小青一袭青衣,端坐在蒲团之上,淡然从容的煮着茶,动作娴熟优雅,此刻,她仿佛不是纵横一方的大妖。倒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身处世外桃源的谪仙一般。
  不过,当她瞟见琥凝心是被琥小橘拖着走过来时,她的眼角不自觉的微微抽搐了一下。
  “青姨,我们来了。”
  琥小橘拖着自己那不靠谱的老姐从架桥上走到湖中心的阁亭中,随意的将琥凝心扔到一个蒲团上。自己也找了一个蒲团坐下。
  “嗯…先喝杯茶吧。”
  小青先是给她们沏了两杯清茶,之后便开口问道:“你们看这天空洁净吗?”
  琥小橘搞不懂她为什么这样问,疑惑的抬头望了望天,随后歪着小脑袋道:“万里无云,碧空如洗,很洁净。”
  “错,尘埃无尽。”
  小青瑶了摇头,又道:“就是在这空气的方寸间也有无尽粉尘。你觉得这些无尽尘埃是什么?”
  “那能是什么,自然就是尘埃呗。”琥小橘撅了撅嫩嘟嘟的小嘴。
  “是尘埃,但亦不是尘埃。”小青平静的说道。
  “是尘埃我明白,不是尘埃又是什么?”琥小橘有些迷糊了。
  “是世界,那都是一方浩瀚的世界。”小青云淡风轻,说话时很自然,也很平静。
  这下,连琥凝心也不禁竖起耳朵,开始认真听‘课’了。
  “那个,青姨…能说的直白一些吗,虽然我知道‘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之类的句子,但却一直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有种似懂非懂的感觉。”琥凝心摸着下巴道。
  小青坐在那里,淡淡的笑了笑,道:“你说的那个,是佛教的一套理论,是佛教古之圣贤把心中的理解表达出来的句子,你不用太刻意去纠结句子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每个人的感悟都各不相同。”
  “将来你们看的多了,见得多了,经历的多了,到时候自然会有自己的一番见解。”
  “我们今天谈这些,主要是给你们一些。”
  小青拿起茶杯小抿了一口,接着又轻声道:“天地间有无尽尘埃,而每一粒尘都是一个世界。同样,我们的身体亦如此,看不到什么,但却包含无尽的‘门’,犹如天地间的尘埃那么多。”
  “看似简单的躯体,却蕴有数不清的‘门’,不断打开这些门,然后无止境的发现‘真我’,这就是修行。”
  “现在,你们明白什么是修行了吗?”
  “似乎……有些明白了。”琥凝心和琥小橘面面相觑。
  老实说,虎妈给她们的修行之法,她们也只是自己摸索,然后瞎练而已,从来没有人给她们讲解过这些…
  “你们啊,虽然在短短半年之内便四极,但却只知道修行方法,对一些感悟和常识一巧不通…”小青摇了摇头,接着又道:
  “难怪女王要斩你们的修为,初期的知识基础最为重要啊…”
  “也罢,以后慢慢去理解吧。现在,我对你们讲一讲什么是生命之轮,世间法门无数,但莫不从此开启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