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遮天变成女妖的那些年 > 第二十章 仙露琼浆楼

第二十章 仙露琼浆楼


  听完西王母的诉说,
  虎妈和妖舒黎皆是一阵沉默,这真的有些未免太过天方
  一门三位帝级啊人物啊,
  这是何等的震撼…
  荒古至今百万年的岁月,古之大帝,数都数都过来,而这一家三口简直逆天了!
  “大帝啊…遥不可及的存在,你们瑶池居然能有三位…”妖舒黎唏嘘道。
  “啧,什么时候我们一家三口也能”
  一时间,
  三位在这片大陆上上呼风唤雨的‘主宰者’都是沉默不语…
  许久之后,
  一道女童声打破了平静。
  “老妈,你们烤什么呢?”
  琥小橘老远就闻着烤肉香味,头顶着两个小包和一个青眼圈,蹦蹦跳跳的从远处走来,一脸的‘乖巧’看着虎妈。
  其实这货的眼神一直往烤架那边瞟,就差没留口水了…
  在她身后还跟着亓官婉儿。
  琥凝心则是一脸古怪的看着虎妈她们面前那只已经被烤得肉香四溢的水晶鹿。
  好家伙,
  难怪小青说后山的水晶鹿总是时不时的少两只,感情是被虎妈和西王母她用来做夜宵了…
  “烤什么?明知故问!”
  虎妈从西皇一家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先是对着琥小橘笑骂一声,随后看着她头顶上被弹出来的包,不由得轻笑一声,道:
  “你们俩小丫头,刚进辟谷完就醉了三个月,真是没谁了。”
  “嘁~原来才醉了三个月,还以为真能醉上三年。”琥小橘叉腰,觉得‘千日醉今宵’不过如此。
  “那是因为你只喝了一小口。”琥凝心无情打击道。
  “那‘千日醉金今宵’四极境修士喝了,醉上千日最常见不过了,你们不过道宫境而已,却只用了短短三个月便醒来,也算不错。”
  虎妈微笑着说完,接着便用小刀在烤架切下几块烤肉分别装玉盘递给了三只小萝莉。
  “那‘仙露琼浆楼’虽然只做酒楼生意,不怎么插手修行界,但每隔百年推出来的新酒,都让人欲不能罢…”妖舒黎拿起精美的酒壶,看着上面那如仙楼般的图案,不由笑叹道。
  “话说回来,仙露琼浆楼,过不了多久就又要开百年一次的‘琼浆盛会’了吧?”虎妈轻抿小一口仙楼出产的佳酿,之后饶有兴趣道。
  西王母无奈的看着她们,她这俩好姐妹,都十分好酒,只有她对酒不怎么干冒,最多也就是浅尝一番。
  琥凝心闻言,也是连头顶上的白色猫耳高高竖了起来,可能是因为遗传了虎妈的基因,原本上辈子对酒不感冒的她,也开始好酒了。
  没办法,
  这修行界的灵酒是真的香!
  让你喝了之后欲不能罢,越喝越想喝,十分容易上瘾,比以前喝的任何饮料都好喝!琥凝心也被酒给征服了。
  同时,琥凝心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修行界会有那么多喜欢随身带着一个酒壶的修士…
  这仙露琼浆楼出品的酒更是让所有人拍完叫绝。
  仙露琼浆楼以酒闻名天下!
  而且自身实力也不差…
  每过百年都会开启一次‘琼浆盛会’,宴请各方势力的大佬,来借此推广自家新出的佳酿。
  “不过,按照以往的习惯,请帖应该会提前送到吧,为何我现在还没收到…”妖舒黎黛眉一蹙。
  “我也没收到。”
  虎妈说完,转头看向了西王母。
  可西王母也是摇了摇头。
  “都没收到?”
  虎妈挑了挑黛眉,有些诧异。
  要是她和妖舒黎没有收到请帖还算正常,毕竟,她俩和仙露琼浆楼的楼主有点过节。
  但西王母不同,她和那仙露琼浆楼的楼主,关系很亲密,俩人还是从小在一个落后的村庄长大的。
  年幼时,
  一人拜入了瑶池,一人拜入了仙露琼浆楼。
  长大后,
  一人成了万人敬仰的西王母,一人成了一方大势力的楼主!
  俩人的经历称得上是修行界的一桩美谈。
  不过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小妖侍女恭敬的捧着一个玉牒来到众人身前,分别对所有人行了一礼,之后便对虎妈恭敬的开口道:
  “女王,仙露琼浆楼送来的请帖。”
  “这请帖,怎么来的这么晚?”虎妈接过紫玉白纹的请帖,看了一眼之便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
  “那个送帖的使者说,他们今年备的新品酒种类有点繁多,酿出来的酒也比往年更佳,所以耗时了一些,也就推迟了一会。”侍女低声垂首道。
  “哦?”
  闻言,虎妈眼睛一亮,对此次宴会又多了几分期待。
  “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侍女又微微行了一礼,便恭敬的退下了。
  侍女离开后,虎妈和妖舒黎相视笑了笑,也就没有再纠结为什么请帖来的这么晚了。
  “还以为出什么意外了呢…”
  虎妈笑着说完,便把手往餐盘旁边摸了摸,准备弄块烤肉吃,谁知这一摸,竟然什么也没摸到!
  虎妈笑脸一僵,心中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扭头看去,
  正好发现琥凝心和琥小橘狼吞虎咽的吃着最后一块烤鹿肉…
  “吧唧~”
  琥凝心咽下最后的烤肉,快速的擦了擦嘴角,眨巴着萌萌的大眼,头顶上两只毛茸茸白猫耳晃了晃,一脸无辜模样看着的虎妈。
  虎妈:“……”
  这让虎妈一阵无言,这才一眨眼功夫呢,烤肉就这么瞬间消失了!
  她突然有点后悔让亓官婉儿把这俩货叫过来了…
  “你们啊,这辟谷算是白辟了,看来还得多辟一段时间。”虎妈看了一眼那堆吃剩下的骨架,淡淡的道。
  “别啊,下次再也不敢了!”x2
  琥凝心和琥小橘面色一苦,齐声哀嚎,五年来不知肉滋味的痛苦,她们是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亓官婉儿在一旁看着她们那一副忧愁的样子,也不禁捂嘴一笑。
  “好了,不就是吃完了吗,再烤一头不就是了,吓唬她们干嘛。”西王母无奈的笑道。
  闻言,
  琥凝心和琥小橘连忙感激的看了西王母一眼,这是个好人呐!
  而虎妈则是斜瞟了西王母一眼,心道:这吃的又不是你家的水晶鹿,你当然不心疼…但你是不知道这两家伙有多能吃!
  不过,这些话她也只敢在心里说,毕竟还欠着钱…
  没办法,
  虎妈只能再拘一头水晶鹿过来开烤。
  只是令虎妈疑惑的是,
  小青和清雪不知道跑哪里浪去了,大晚上的吃夜宵也不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