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遮天变成女妖的那些年 > 第二十一章 酒会

第二十一章 酒会


  一个月后,
  距离上次在妖庭后山的小聚夜宵结束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月。
  那天过后,西王母也在疯狂的查找一些关于西皇的旧事,企图寻找一些遗失的传承,顺带也在查找一些关于无始大帝的事件,主要还是想知道他是否留下了帝兵…
  这天,
  仙露琼浆楼百年一度的盛会也开始了,琥凝心和琥小橘在虎妈的带领下一同去赴宴。
  同行的还有小青和清雪…
  琥凝心敏锐的发现,小青和清雪,自从她酒醒来的明天起,这俩家伙最近变得越来越腻歪。
  虽然她俩自以为掩藏的很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琥凝心的错觉,她感觉清雪的脸色好像越来越红润了,就好像受到春水浇灌的花儿一般娇艳。
  …………
  仙露琼浆楼,
  自然不是只是一栋楼。
  之所以叫‘楼’,只不过是因为它旗下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所有酒楼都叫仙露琼浆楼罢了。
  仙露琼浆楼设宴的地方广袤,各种地形都有,穿过丘陵区域,她们来到了一片风景秀丽的湖泊群畔。
  湖泊诸多,如一面面镜子,晶亮闪耀,反射柔光,每一个小湖都清澈透亮,水中有各种奇鱼与瑞兽。湖边风景如画,垂柳如烟,神树晶莹,鲜花烂漫,花瓣如雨,清香阵阵。
  此时,
  净土中一片热闹,八方雄主来访,天下强者云聚,各路奇人隐士纷纷现身。
  “真的跟仙人盛会一样!”
  琥凝心叹道。
  随后,她跟着虎妈飞来到一片悬浮的琼楼玉宇,周围到处都是莲池与花木,云雾缭绕脚下,如在天界一般。
  不断有人驾云而来,全都是大有来头的人物,真如仙人在赴会一样。
  “血月妖庭-血月妖王驾到!”
  “瑶池-西王母驾到!”
  “天妖宫宫主到!”
  “妖族大能-孔雀王到。”
  “姜家圣主到。”
  “中州古华皇叔至。”
  “北极冰宫宫主驾到。”
  “西漠渡厄神僧来访。”
  “南岭战神殿战王驾临。”
  “青蛟王到。”
  ……
  大人物们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各种神辇霞光烁烁,碾压过高空,如众神的座驾。一眼望去,皆是蛟龙兽拉牟,凰鸟后育飞翔,每一头异兽都无比强大,各个非凡。
  仙乐齐鸣,各种安禽瑞兽呈现。
  白云上,殿宇成片,奇花盛开,瑶草铺地,仙雾涌动,却不过膝高,许多仙鹤与鸾鸟飞舞,寿猿端桃倒酒。
  “看到没有,那个光头脑后笼罩着一层层神环,修为吓人啊。”有修士指点。
  “小声点,这是来自西漠的神僧,修为可真是恐怖,估计早已是什么罗汉(半步大能),甚至是什么尊者(大能)了吧”
  “北极神宫不是北原极尽冰原上的古老圣地吗,相隔这么远,他们的宫主来了,仙露琼浆楼的面子可真大。”
  “南岭战神殿,据说那里面有成神的秘密,他们的战王居然也来了。”
  “是啊,那妖庭女王,当之无愧的妖族巨擎!威望堪称第一!”
  “血月妖庭啊,只要他们的女王还在,就永远是东荒妖族的第一圣地!血月妖王真称得上是盖代无双,东荒无敌呀!”
  “无敌?不一定,你别忘了东荒北域十三大寇还有一个老不死。”
  “老不死常年闭关,而且活的够久了,指不定哪天就嗝屁了,而血月妖王正值巅峰,说是无敌也不为过呀。”其中一大妖不服气的跟人争论道。
  “害,你们俩别吵了,你们看,妖王旁边跟着的那两个小女孩,是不是妖王的孩子?”
  “应该是了,传闻,血月妖王曾经得到过一种秘法,可以不需要行周公之礼,便可生育。”
  “无量那个天尊,贫道掐指一算,那两位妖庭小公主,命格非凡,是妖中龙凤,乃经天纬地之才,气吞山河之势,有大帝之资!”
  一胖道士摇头晃脑道。
  众修士:“……”
  其他人不由得脸色古怪的看着他,心道:这人可真会拍马屁。
  “道长果然慧眼识炬,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敢问道长尊姓大名啊?”
  “嘿嘿,贫道段德。”
  …………
  片刻之后,嘈杂声消失,众多贵宾都皆归位。
  这座宫殿中的人,大多都是一方雄主,主掌这片大地,或者是异人奇士,身份超然。
  遍观大殿,大多数人莫不岁以千计,大多白发垂肩,眼眸沧桑。
  随便几个人的年龄加在一起,就可接近一万岁,可以说这里每一个人都来头吓人,最差者也是千国间第一修士!
  片刻之后,仙乐响起,
  有丽人翩翩起舞,衣袂飘动,一个个如仙子凌波,脚下白色云雾缭绕,如在广寒宫阙中。
  宫阙外,鸾鸟飞翔,亮丽如虹,灵禽衔芝,瑞气垂落,寿猿献桃,芳香四溢。
  在玉殿前,芝兰遍地,奇葩喷薄烟彩,莲池中鱼龙腾跃,云蒸霞蔚,流金溢霞。
  虎妈带着琥凝心她们走进宴宫中,坐在最右方的玉案后,自己先饮了一杯酒水。
  有侍女踩云翩然飞舞,送来各种珍肴与佳酿。
  在虎妈旁边坐的便是妖舒黎和西王母。
  琥小橘和亓官婉儿也坐在旁边,满眼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只有琥凝心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玉桌上的美酒。
  “别看了,待会有你喝的。”
  虎妈轻笑一声,伸手轻弹了一下她的小脑门。
  宫殿中,
  白雾缭绕地面上,玉案上面摆满了果品、点心与仙酿。
  琥小橘好奇的四处张望,看了一会大殿的人之后,便顿感无趣。接着她便埋头对着桌案上的甜品苦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