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遮天变成女妖的那些年 > 第三十章 人间炼狱

第三十章 人间炼狱


  十天后,
  “终于到北域了…”
  琥小橘一蹦跳出玄玉台,一脸无语望苍天。
  以前虎妈带着她们从南域横渡到北域时,只用了一刻钟,压根没有那么费劲的…
  “主要还是修为不够,连开启域门都需要‘源’的帮助,化龙修士都有能独自开启域门能力。”亓官婉儿感叹。
  “而且我的‘道纹’上的造诣也不够,凰玥姨娘之所以能让你们那么短的时间从南域跨越到北越,那是因为妖庭的域门,清雪前辈亲手刻画的,她可是这一方面的宗师。”
  亓官婉儿解释道,语言中不禁有些无奈。
  她们为了横渡到北域,都已经弄废了好几座玄玉台,五千斤源也用的一干二净了。
  琥凝心没有说话,而是开始打量起了目前所在地。
  现在她们正站在一个荒凉的小山包上。
  放眼望去,
  大地一片荒凉,赤色的土壤,红褐色的岩石,一片萧索与枯寂。无垠的大地,极度空旷,没有一点生命迹象,只有一些光秃秃的石山零星的点缀地平线上。
  这是一片不毛之地,没有一点生机,看不到人烟,一派死气沉沉。
  北域,源矿遍布,天下闻名。
  相对于广袤的土地来说,这里称得上人口稀少,千里不见人烟,大多数地方都一片荒芜。
  成也源矿,败也源矿,
  源这种神秘的物质凝聚生命精华,似乎将整片北域的灵气都吸干了。
  “赶紧找个绿洲吧,我要去大吃一顿。”琥小橘拍了拍自己得小肚子感觉自己这几天都瘦了。
  “源已经花完了,玄玉台也已经废了五台,做玄玉台的材料也用光了。”亓官婉儿轻声道。
  “话说,你们瑶池不就在北域嘛,你对这儿熟悉不?”琥凝心问道。
  亓官婉儿摇了摇头,道:
  “北域太大了,而且我一直随师尊修行,对北域不怎么熟悉。”
  “倒是师尊说过,北域盛产源,但也正是因为源经常发生死斗,民风彪悍,为争夺源矿经常大打出手。源之珍贵对于修士来说,就如同金币对之凡人,导致这里盗寇横行。”
  “为了争夺源矿,血流成河,这是最常见的。总的来说,北域是一片混乱之地、血腥之地。”
  闻言,
  琥凝心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随后沉吟道:
  “盗寇横行吗?既然如此,咱们就别一边走,一边看看能不能碰到几个倒霉蛋,来个黑吃黑,不对,应该是劫富济贫、行侠仗义、惩奸除恶,俗称-剿匪!”
  “剿匪,任何时候都要剿啊…”琥凝心意味深长的道。
  “那还等什么?走啊!剿匪!”
  琥小橘撸起袖子,兴致勃勃的随便挑了个方向,就向远方奔去,看起来兴致很高。
  “你慢点,别碰到硬茬子了,找软柿子捏,别踢到铁板上了!”琥凝心无奈扶额。
  据她所知,北域那些匪贼的实力还算不错,万一撞上一两个化龙级别的,那可就尴尬了。
  “知道了。”
  琥小橘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
  “唉…”
  琥凝心和亓官婉儿对视了一眼,无奈的跟了上去。
  ………
  琥凝心她们一路顺北而行,在走了两百多里地时,终于在满是红褐色土壤和赤岩的荒芜大地上看见了一片绿洲。
  绿洲不是很大,
  也就方圆千丈左右,相对于满是褐红色土壤、石山零星点缀的平线上,这‘小绿块’确实不值一提。
  “前面好像有一个村子!”琥小橘欢呼雀跃,脚下的速度更快了。
  亓官婉儿也是一声轻笑,跟了上去。
  只有琥凝心的眉头微微蹙了蹙。此时正是下午,按理来说应该是最热闹的时候,但她没听到任何村子里该有的声音!
  再不济,也应该是做午饭的时间了,可琥凝心连一丝炊烟都没见着…
  连牲畜的吟叫声也无!
  而且迎面而来的风里,还夹杂着丝丝血腥味…
  顿时,
  琥凝心的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们两个,回来!”琥凝心叫住了她们。
  “怎么了?”
  亓官婉儿转头疑惑的看着她,琥小橘也停住了。
  “跟紧我,别散开。”
  琥凝心摇了摇头,眉心缓缓飞出一柄白金色的三寸方天画戟,随后这三寸白金画戟便静静的悬挂在了她的头顶上。
  见此,
  亓官婉儿和琥小橘也知道了事情的不对劲,纷纷祭出来了自己的道兵,悬挂在自己头顶上。
  在琥小橘心里,这无良姐姐虽然总爱欺负自己,但还算很靠谱,而且很少有认真的时候,一旦认真,那说明事情绝对不简单。
  琥凝心带头,缓缓向前方的那个村子走去。
  可越往村里走,她的心中就越发的愤怒!
  她看到了什么?
  地上到处都是尸体,男的女的,老的幼的都有,而且这些尸体全部都是被一刀砍头,脑袋掉在一边,周围到处都是鲜血。
  “这…”
  亓官婉儿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拼命的捂着嘴,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琥小橘也不禁沉默。
  琥凝心一边强忍着怒火,一边寻找着村子里还有没有活着的人,只是可惜的是当她将整个村子查看一遍后,除了那五百六十多具无头的尸体外,没有任何活物,就连鸡鸭这些牲畜都没放过!
  到最后琥凝心甚至还看到,
  村后的一颗大树上,挂着几个刚出生的婴儿,被人用铁丝连穿着太阳穴,挂在了大树上!
  这一次,
  琥凝心本来心中就有一团怒火在疯狂的燃烧,看到这一幕后,再也压制不住了!
  “畜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