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封神:从抱女娲娘娘金大腿开始 > 第39章 惨胜

第39章 惨胜


  袁洪神识罩住所有十三名巫族,一一排查那十名混血巫族,寻找哪个是巫族烛九阴部的后裔。
  巫族是有名的战斗种族,虽然不复之前的光辉,却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一个时光倒流神通,将自己之前好不容易营造的优势扫荡一空。
  找了半天,没有找到目标。
  袁洪心中一动,蚩尤墓边的幻阵内,金大升脖颈后面的黄色牛毛中,忽然飘出一根白色毛发。
  白色毛发飞到空中,变成一个身高一尺左右的小猴,轻飘飘地落到金大升左侧肩膀上。
  小猴与金大升耳语一阵,又跳到杨显肩膀上交代一番,重新变成白色牛毛,飞回到金大升的脖子上。
  布置好战术,袁洪摸出金箍棒拎在手里,对远方的巫族说道:
  “尔等巫族,谁敢与我一战?”
  帝由冷笑道:“妖道,我等都要与你一战。”
  随着话音,帝由的身躯迅速虚化,直至消失在原地。
  袁洪目光闪烁,一言不发,只是默默施法,变为三头六臂模样。
  三个脑袋各管一方,防备帝由偷袭。
  “帝由,你好歹也是大巫,总喜欢这么躲在暗处偷袭人吗?”
  袁洪戒备上下八方,还不忘施展激将法激怒帝由。
  然而周围平静如常,没有任何异动。
  “马元,不要猖狂,我来做你的对手。”
  祝完大吼一声化为鳞甲巨人,双足踏蛇冲天而起,手持火焰长刀,带着满身火光冲向袁洪。
  祝完才起身,另一位大巫同时腾空而起飞到祝完手中,身体闪耀出耀眼的白光,随后扭曲变形,变成一面白色盾牌。
  盾牌上印着一个狰狞的虎头,虎头双耳下面挂着白蛇。
  虎头与白蛇看起来都是栩栩如生,似乎随时都会冲出盾牌,择人而噬。
  八百里距离看似很远,在祝完面前却是不值一提。
  祝完只是纵身一跃,便跳到袁洪面前,手里的火焰长刀带着炽热的火焰,当头劈向袁洪。
  袁洪没有接战,身体倒飞出去,拉开与祝完的距离。
  不等祝完追上来,袁洪肩膀上的戴礼纵身跳下来,变成人身狗头模样,手拿双刀,施展法天象地神通变成巨人,拦住祝完的去路。
  戴礼与祝完都是用火高手,战场上登时火光大作,热浪翻腾,积雪被熔化,地面被烤焦。
  袁洪拉开与祝完距离,六条手臂分出两条手臂摸出乾坤弓与震天箭,弯弓搭箭瞄向战斗中的祝完,摆出一副要放冷箭的架势。
  就在此时,袁洪看到眼前的景象倏地变得异常起来。
  空中现出大片水纹状的波动,戴礼与祝完交战发出的兵器撞击声,嘴里发出的呼喝声,与周身火焰带出的气浪呼啸声,统统消失的干干净净。
  袁洪感觉所有声音都消失在自己耳中,自己如同一个观众,透过前面一层水纹状的隔膜,在观看另一个世界里,祝完与戴礼主演的一幕哑剧。
  袁洪无心观赏哑剧,心中狂喜。
  就是现在,机会就在眼前。
  袁洪知道眼前的水纹状波动是帝由搞出来的,自己被帝由施法隔绝到另一层空间,才听不到现实空间发出的任何声音。
  帝由果然上当,他知道自己有乾坤弓与震天箭这种杀器在手,不会看着自己箭射祝完,看到自己摆出一副要放冷箭的架势,到底还是忍不住出手阻拦。
  帝由施法阻拦自己放箭,却也因为法力波动暴露出大概位置。
  袁洪三个头颅上,右后脖颈处新长出的头颅双眼中闪耀出一道精光,施展出天罡三十六神通之隔垣洞见。
  神通生效。
  袁洪看到原本空荡荡的右下方空间中,忽然现出一道模糊的人影。
  这人影似乎由透明的液体组成,于夜幕中向自己流淌过来,眨眼间便到了身边右侧大约二十丈开外,抬起右手凌空对自己做出一个下劈动作。
  随着帝由的动作,原本已然不平静的空间再生波动,空间泛起一道水纹,水纹传来,落到袁洪手拿弓箭的双臂上。
  袁洪故作不知,任凭诡异的水纹落到自己双臂的肘部。
  “啊······”
  袁洪发出一声痛呼,拿着乾坤弓震天箭的双臂肘部,被扭曲的空间硬生生撕裂断掉,一双前臂握着乾坤弓震天箭,一起掉落向下方地面。
  袁洪看到帝由化成的人影,依旧是流水般流淌过来,直奔自己身体下方坠落的弓箭而去。
  原来是要抢我的乾坤弓与震天箭。
  你想多了。
  袁洪剩余的四条手臂,一双手臂紧握金箍棒,另一双空着的手臂对着下方帝由的身影凌空虚抓,施展出天赋神通。
  拿千山,缩日月,乾坤摩弄。
  帝由的身影后背两侧,忽然凭空出现一对长着白色毛发的巨大猴爪。
  猴爪无视被帝由分隔开的空间,双爪合拢向帝由抓去,双手间越缩越小的空隙形成一个土黄色半透明圆球,将帝由包裹在中间。
  帝由猝不及防,被袁洪施法拿住。
  你已经死了。
  袁洪施展神通,反手将帝由向地面按去。
  就听一声巨响,一对小山大小的白色猴爪,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帝由拍到地面。
  轰鸣声中,白色猴爪下现出一个身高近三千丈的巨大身躯,这个身躯蟒头猪身,后背生有土黄色羽翼。
  袁洪一击得手,不等帝由身躯反应过来,飞身向下,追上下落中的乾坤弓震天箭,打碎握在上面的断臂,将弓箭抓在手中,弯弓搭箭,瞄向地面的帝由,就要射出震天箭。
  就在此时,一股异常细微的法力波动传来,袁洪再次感觉到身体失控,手中的乾坤弓与震天箭便射不出去。
  眼角余光中,袁洪看到祝完保持着左手举盾护在头顶,挡住戴礼劈下的右手刀的姿势,静静地站在原地不动。
  戴礼也是保持着劈砍姿势,两个对手都是一动不动。
  耳边的所有声音再一次消失。
  这一次,声音不是被空间法术隔绝。
  是时间被人施法停止流动,所有的运动伴随着时间的停止而停止。
  时间静止,似乎只是一瞬间。
  袁洪发现自己身体只是一瞬间失控,旋即恢复自如,毫不犹豫地抬手射出手中的震天箭。
  然而震天箭才一出手,夜空中便飞来一只长矛。
  长矛上电光缭绕,刺破夜空,精准地撞到震天箭箭尖上。
  长矛与震天箭相撞,瞬间被震天箭上拥有的强大波动击飞出去,凌空碎裂。
  震天箭虽未碎裂,却是被撞飞出去,失去准头。
  与此同时,地面上刮起一阵黑风,黑风卷起帝由庞大的身躯向蚩尤墓西北方向飞去,只留下大地上被帝由砸出来的巨坑。
  就在此时,平地响起一声雷鸣。
  “隆······”
  袁洪不为所动,只是晃晃脑袋,飞身上去,追上被长矛弹开的震天箭握在手里。
  另一侧,戴礼却是另一番景象,他先是被时间静止定住身形,才一恢复自由,便被雷声惊动。
  雷者,八卦之中属于震卦,乃是一股纯正的少阳之力,天生对妖物有着强大的克制作用。
  袁洪修炼八九玄功,元神强大,又有轮回紫玉莲台护卫元神,不惧雷法。
  戴礼却是没有袁洪的本事,被突如其来的雷法震的遍体痉挛,被祝完抓住机会,挥舞长刀横扫,将他双腿齐膝斩断,跟着被一脚踢翻在地。
  祝完将刀架到戴礼脖子上,却没有吓死手,只因为袁洪手中的乾坤弓正对准他。
  祝完左手白光闪动,盾牌变成白色巨虎,右爪按到戴礼脑袋上。
  白色巨虎说道:“马元道长,我不信你一箭能同时射死我们两个。你要是敢放箭,你这个同伴必死。”
  袁洪说道:“我一箭射不死你们两个,两箭如何?”
  祝完与白色巨虎闻言都是眉头紧皱。
  双方都是投鼠忌器,谁也不敢先动手,战局进入相持阶段。
  遥远的蚩尤坟旁,金大升与杨显躲在幻阵与八卦阵中,密切关注局势变化。
  原本是有十名混血巫族都是站立在百丈开外,包围轩辕坟,前一刻忽然分出去三名。
  杨显对金大升说道:“二哥,走的那三个应该是巫族风部、雷部与电部的后裔。剩下的七个里面,西北方向那个长着红脸的矮个子,八成就是大哥让咱们找的人。”
  金大升道:“你说能操控时间的人是他?把握吗?”
  “我刚才说了,有八成把握。”
  “那就动手吧,咱们联手做掉他,我先来。”
  金大升说完,身躯急剧放大到三十丈高下。
  金大升走到幻阵西北方向,杨显先是施法驾云,浮到距离地面十丈高的空中,随后对金大升点点头,随即撤掉幻阵,露出金大升高大威猛的身躯。
  金大升才一露面,抬起右腿狠狠一脚跺到地上,施展出天罡三十六神通之撼山震地。
  咚地一声闷响。
  以蚩尤坟为中心方圆十里左右,大地左右摇晃,地面皲裂。
  强大的波动自地面传出,包围蚩尤坟的七名巫族中有六名身体被弹飞到空中,嘴里狂喷鲜血。
  杨显早已蓄势待发,见状张嘴吐出一道白光,罩住西北方那个红脸膛矮个子巫族。
  那巫族被撼山震地神通震得头晕眼花,口吐鲜血,压根来不及防备,立刻被白光罩住,身体动弹不得。
  金大升张开大嘴吐出牛黄火。
  牛黄火是金大升肚子里一块牛黄练成,收发由心,快如电光,眨眼便轰到那个巫族胸口,立时将那巫族胸口打烂,火焰旋即沿着衣布烧遍那个巫族全身。
  白光与牛黄火飞回到杨显与金大升口中时,那个巫族已然遍体被烧成黑炭,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金大升与杨显一击得手,立刻重启幻阵,消失在剩余巫族的视线中。
  袁洪通过神识,将蚩尤坟附近发生的事情看的清清楚楚。
  一股黑风吹来,在祝完身边盘旋不停,风中传出低沉的话语声,祝完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白色巨虎对黑风说出几句巫语,黑风离去,没过多久,蚩尤坟旁剩余的巫族便尽数撤离到祝完身边。
  金大升与杨显见周围巫族全部撤离,便撤去阵法,飞到袁洪身边,一并与巫族对峙。
  祝完与白色巨虎商量一阵后,招来一名全身裹着黑袍,脸色也是黑如锅底的巫人。
  那个巫人低下头,亮出獠牙,一口咬到戴礼脖子上,随后站起身来对袁洪说道:“他已经中了我的尸毒,不出七日必死。”
  袁洪手中乾坤弓抖了抖。
  祝完接着说道:“马元道长,我把这只祸斗还给你,你保证不放箭如何?三日之后,你可以派人来蚩尤墓取解药。”
  “我凭什么相信你?”袁洪问道。
  “你有更好的选择吗?要是没有更好的选择就听我的。我祝完今日以祖巫祝融之名起誓,三日后必定将解药放到蚩尤墓碑旁,若是食言,叫我化为灰灰而死。”祝完反问道。
  袁洪放下乾坤弓说道:“就按你说的办。”
  祝完对戴礼中的毒很有信心,也不叫袁洪起誓,与白色巨虎闪身后退,带着一干巫族消失在夜幕中。
  袁洪飞落到戴礼身边,先是摸出白色瓷瓶,倒出两颗仙药给戴礼服下,又找到戴礼被斩断的两条狗腿接到断裂处,细心地抹上外伤药。
  一阵馨香飘过,药力生效,戴礼两条断腿便重新长到腿上。
  袁洪背起戴礼,转身驾云向东飞去,金大升与杨显手拿兵器,小心的跟在后面。
  飞出去有约三刻时间,眼看着天光放亮,前方地面现出一座冰雪覆盖的大山。
  山上雪树银花,白茫茫一片,袁洪飞到山南,落到山南山脚下一座轩辕庙前。
  袁洪背着戴礼闯入没有人烟的轩辕庙,来到大殿内。
  大殿内神坛上,供奉着三尊神像。
  正中间一尊塑像坐在龙椅上,身穿龙袍,左手托着一方大印。
  这尊塑像身后,立着两尊泥塑的鬼使塑像。
  袁洪对神坛上喊道:“高明兄弟,高觉兄弟,赶快现身来见,你们再不出来,就要死狗了。”
  袁洪话音刚落,神坛上两个鬼使便口吐人言。
  “呀,真的是要死了狗了,你们这是和谁打的架?”
  “还能是谁?巫族呗。”袁洪没好气地答道。
  这时,一对身影走进大殿,为首的一人脸色发蓝,满嘴獠牙,名叫高明。
  后面的一人脸色发青,下巴长满红色胡须,名叫高觉。
  高明蹲到戴礼身边,晃脑袋看着戴礼说道:“他这是中了奢比尸部后裔身上的尸毒,来,吃我一枚仙桃,毒就解了。”
  高明变戏法般凭空摸出一枚红黄相间,散发着清香的桃子递给袁洪。
  袁洪把桃子掰碎成小块,一块块塞到戴礼口中。
  吃下去大半个仙桃,戴礼便睁开双眼。
  一整个桃子吃下去,戴礼便跳起身来嚷嚷道:
  “巫族的人在哪呢?三爷我还能打呢,唔······”
  袁洪从嗉囊空间里吐出被黑山咬了一口的交梨,塞到戴礼口中,堵住了戴礼的嘴,转身对高明说道:“多谢高明兄弟救命之恩,我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前来,没想到你的仙桃真的管用,多谢。”
  高明呲着一口锋利的獠牙说道:“你欠我两次了。”
  “是,我欠你两次,我都记得。”袁洪说道。
  高觉说道;“袁老大,你这一来,还不知道会把多少巫族惹到棋盘山来,这场祸事恐怕不小。”
  金大升问道:“二位高家兄弟,要真有祸事上门,你们帮是不帮?”
  高觉直截了当说到:“你们欠下的两次人情还没还呢,还想着我们兄弟替你们挡雷?不帮。”
  袁洪也不废话,摸出三枚白色玉简放到高家兄弟面前。
  “这三枚玉简里装的是九息服气、起死回生与飞沙走石神通,两门神通还欠你们的人情,一门神通请你们帮忙,你们帮还是不帮?”
  高觉手一挥,三枚玉简便消失不见,随后大包大揽说道:
  “袁老大,这个忙我们兄弟帮定了,咱们堂堂妖族岂能让巫族骑在脖子上拉屎。你说吧,咱们什么时候去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