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眼镜王蛇不一样 > 8.喧嚣城市,遇见小青

8.喧嚣城市,遇见小青


  夜幕降临,霓虹灯光让道路变得朦胧,空气仿佛都在此刻凝结成满是烟火的颜色。
  城市里嘈杂的声音逐渐增加,自进入20年以后,夜宵文化已经深入了近乎每一个祖国人民心中。
  除非是什么太偏僻的地方,只要与城市接轨,总少不了那些市井烟火。
  靠近城市,顾盼觉得自己对气味的敏感程度上升了许多,以往靠气味只能分辨出食物与非食物,现在却能分辨出多少米意外的烧烤摊正在给顾客提供什么串。
  “啧,这味......谁点的羊腰子?”
  顾盼作为眼镜王蛇处在幼体的时候也是能吃耗子、鸡肉之类,但说实在相较于蛇的美味,前两者差的太多。
  以蛇作为主要食物,这是顾盼的生物本能,很难以抗拒,亦或者说是很难去克服。
  烧烤摊的香味并不能勾起顾盼的口水,倒是勾起了不少的往事。
  酒局饭桌上的“山珍海味”有时候真的不如两串腰子一瓶雪花来的痛快,若是有朋友相聚聊会妹子,扯一会儿国外的那些阴间事,总会觉得一天的劳累就此消失。
  可也不是每天都能这样,多数时候还得面对工作、面对应酬,难受了就抱着马桶吐,完事了想洗个澡都没力气,第二天还要匆忙挤地铁去上班。
  这样的人生里,别说是找个女朋友,谈一场她满意自己也开心的恋爱,就光觉得要考虑的不只是自己都会莫名产生一种恐惧。
  不过,顾盼已经远离了那个人生。
  盼天盼地,希望拥有的快乐不曾在那个人生里获得过,反倒是换了个蛇生,只为了看看千山万水而去行动,慢路走来获得的快乐已经远超从前。
  午夜到来,噪声缓缓消退。
  此刻的城市已经不是人类占据,各种各样的生物出现在了人类意想不到的地方。
  或是觅食、或是求爱,遵循着生物本能。
  顾盼也该离开躲避的草丛前往城乡结合部美餐一顿。
  根据白天的“侦查”,有一条山道蜿蜒曲折向下直通城市。
  这条路白天的时候车辆不算多也不算少,到了晚上稀稀疏疏也就几十辆车路过。
  车牌很杂,顾盼知道山路能通往别的城市,所以无法确认哪一辆是本地车牌。
  自然不敢大摇大摆在公路中间走,呼啸而过的汽车可不会对顾盼这样的生物留情,所以就在靠山一边的排水渠上游动。
  总不能大晚上还有公子哥要来山道上飙车吧?
  要是来,算顾盼运气差,但总不能想玩排水渠过弯吧?
  午夜时候的车辆不多,但总是有那么一些。
  发动机的轰鸣与轮胎的噪声,人类听起来倒还好,作为一条与众不同的眼镜王蛇,顾盼可就受大罪了!
  如果你有幸听过战斗机群低空飞过,就能知道人类耳中微弱的发动机噪音对顾盼而言是怎样的降维打击。
  如果你有幸见过主战坦克狂飙突进对大地产生的压迫与震荡影响到了你的心神,就能知道胎噪的声与产生的地面震动足以让顾盼觉得心神俱碎。
  每有一辆车从他身旁呼啸而过,都会让顾盼紧紧的匍匐在排水沟上。
  其实每辆车的速度都不快,最多也就40KM/小时,但对于弱小的眼镜王蛇而言,不亚于人类面对360KM/小时咆哮而过的高铁。
  那种震慑心神的触感,顾盼是第一次体验到,来源于无法掌控自己生命所带来的恐惧难以言喻。
  好在一直到下山,路过的车并不是很多,熬过去以后悬挂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抵达的地方是城乡结合部的末端,柏油公路由长长绿化带隔离出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贴着后者有较为宽敞的人行道,不远处还看到了解决人类最后一公里的小单车。
  顾盼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小黄车的押金没退回来。
  干!
  这辈子又多了一件无法去弥补的......来自上辈子的遗憾。
  蛋疼!
  算了,不去想这些倒霉事,还是着眼当下。
  吐了吐信子,开始寻找食物的气息。
  抛开那些烧烤残余的气味、垃圾桶的气味,顾盼非常清晰的摸索到了三四种食物的气味。
  看样子这里有不少逮耗子的蛇活动。
  除此之外还有老鼠的气味,以及人类灭绝也不会灭绝的蟑螂气味,以及很多昆虫的气味。
  顾盼无法分清楚具体的昆虫种类以及蛇的种类,但只要照着气味寻过去,用肉眼去看就能分辨出眼前的猎物对自己是否有威胁。
  现在还不是饿急了眼的情况,没必要去招惹反抗力度强大,亦或者是更加凶狠的猎物。
  游行到了一个红绿灯,根据气味的捕捉,锁定的一个猎物就在正前方的大型绿化带里头。
  见到红灯,顾盼几乎是下意识的停在斑马线这边。
  这个习惯,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好。
  因为没什么车流量的路口,闯红灯一直是很频繁的行为,而且又是大半夜的,喝酒开车的人并不在少数。
  这帮人在酒精的麻痹与刺激下,别说是碾死一条蛇,撞个人都很难反应的过来。
  等跳了绿灯,顾盼仔细张望过以后迅速游动着身体向猎物前进。
  扑进绿化带的一瞬间,立刻瘪脖子立起身体做好防备与攻击姿势。
  前面的捕猎,少数是守株待兔,赌猎物要进过自己的攻击范围,多数都是主动出击。
  最后一个守株待兔的猎物刚好还碰上了人,别提多倒霉。
  “嘶嘶嘶~”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翠青色的蛇,纤细的身躯与小小的脑袋很容易被人误认为是竹叶青这种剧毒蛇,实际上眼前的这条体长不超过35公分的蛇叫做翠青蛇。
  是一种性格极其温顺,且极为惧怕人类,并且对环境有着极高要求的无毒蛇。
  爬宠圈里有名的暴毙王。
  养不好的原因大多是环境塑造的不对,无法让其适应环境从而拒食,然后活活饿死。
  讲道理,翠青蛇是夜伏昼出,晚上都趴在树杈上睡觉,白天才出来觅食。
  只有饿极了才会不分昼夜的寻找食物,可很不巧眼前这条翠青遇到了作为眼镜王蛇的顾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