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眼镜王蛇不一样 > 34.老阴比的战斗方式就是咬了就跑

34.老阴比的战斗方式就是咬了就跑


  三人里唯一看清攻击者的是亨利。
  “不能追!不能追!”
  他连忙大喊着,“你中毒了,中毒了!”
  然而根本无法传递给戈斯,反倒是身旁的汉克紧皱着眉。
  “你说什么?”
  “是眼镜王蛇!”
  亨利指着刚才戈斯被咬时候所处的位置,并着急的比划着眼王的长度。
  “世界上体型最大的剧毒蛇,而且分布在这里的眼王有着远超过其他地区的毒性。强大的混合神经毒,最快三十分钟,最慢一个小时,他就要呼吸衰竭,甚至是呼吸停止!”
  说的完全不夸张,然而汉克并没看见顾盼的身影。
  作为偷猎者是行家,一度活跃在非洲大草原上,自然也了解毒虫。
  “眼镜王蛇,我见过。”
  汉克毫不在乎说道:“这种生物具备领地意识,游动速度并不快。而且对人类根本不感兴趣,只要你不去接近与惹怒他。它们珍惜自己的毒液,神经没有非洲那些伏击者们那么敏感,绝不会主动袭击人类。”
  这是你对眼镜王蛇深入了解以后会形成的常识,刨除顾盼以外的任何一条眼镜王蛇都是按照他所说的生存,能不把毒液交给人类绝不会这么做,因为会导致自己没有足够的毒液捕猎。
  只可惜,袭击戈斯的是顾盼,而不是普通的眼镜王蛇。
  顾盼以往的攻击,即是咬中——注入毒液——回身,只需要0.2秒。
  这次攻击戈斯,只花费了0.16秒。
  基本上抵达了人类视觉捕捉的极限,仅有少部分天赋异禀的人能看得清楚。
  亨利的视觉就属于少部分人的范畴。
  坚持之下,汉克有些动摇。
  也不是没可能。
  戈斯这个家伙太靠近眼镜王蛇,从而让对方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导致其没有做出任何警告行为直接上来一口。
  “真的?”汉克盯着亨利。
  “是......”
  面对着汉克,亨利刚想着要对上帝发誓,却陡然发现顾盼已经发动了进攻——身体如老树盘根一般缠在树干上,前半身以人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咬中了汉克的脖子,并注入了超过150毫克的毒液。
  完成以后迅速缩回身子,拼了命的往大树上方游动。
  而亨利的手指才刚刚抵达顾盼所在的位置。
  刺痛感比什么都快,汉克在亨利抬手指向的同时转身对着树杈上仅有的一个尾巴开枪射击。
  “砰——!”
  霰弹喷射出去,顿时撞断七八根树杈,扫空顾盼赖以躲藏的树叶。
  第二枪来的不慢,但顾盼跑的更快。
  弹丸似乎只能追着顾盼的影子,而无法彻底命中他。
  恼火至极的汉克开始打提前量,然而视野里这条即将去往高处的眼镜王蛇似乎对危险有极其敏锐的嗅觉,开枪的一瞬间前夕他陡然挺住身子。
  霰弹砸在顾盼的前方,距离最近的散弹离他的头部仅仅2公分。
  冒着烟的漆黑弹孔散发出来的高温刺痛着顾盼。
  没被击中,但前路被霰弹打穿,高温一时半会下不来,游过去必定满身伤痕。
  “好算计!”
  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动物们面对这样的人,天生就是被宰杀的命运。
  不过,顾盼为了自保,学会了很多技能。
  强而有力的尾巴不再是用来倒挂树杈,而是已经能作为发射器使用。
  所以,脖子上血流不止,却仍旧在装弹的汉克见到了他死前最难忘的许幕。
  弹射起飞的顾盼飞向了三四米外的另一棵树,过程中还见到这条蛇转过头对自己吐了吐信子。
  似是嘲弄、似是玩弄。
  怒火攻心的汉克立马追了上去,但已经马力全开处在急速状态下的顾盼就像是穿梭在密林间的高速箭矢,从这棵树来到那棵树,从那棵树来到这棵树。
  速度快的已经无法被人类的视觉捕捉到。
  霰弹枪不停的发射,不停的打提前量,可就是不见其速度有所下降。
  由此判定那条惊天地泣鬼神的眼镜王蛇根本没有受伤。
  事实上有一颗散弹擦着顾盼的头皮而过,带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痛的顾盼差点无法控制住身体。
  蛇是没有肾上腺素的,这也是人类最为恐怖的地方。
  拥有如同BUG一般的肾上腺素,人类受伤以后会在短时间里无视伤痛,并具备更加凶猛的战斗能力。
  好在顾盼的意志力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他不能就此停下,决不能轻言放弃。
  上辈子的遗憾实在太多,说好了要补偿自己,岂能还没开一个头就倒下。
  “停下!停下,你要没命了!”
  直接偷袭人类,咬中脖子的眼镜王蛇,亨利从未听说过。换做是任何一个对眼镜王蛇有深入研究的学者都不信亨利亲眼所见。
  多年来的调查都现实为数不多保留些许智商的眼镜王蛇,就算领地遭遇人类入侵,也多半不会在没有彻底恼怒的情况下咬伤人类。
  许多扑击动作都是为了驱赶,而不是真正的攻击。但往往有人觉得眼王真不咬,就是不躲眼王的扑击,堪称人类作死行为大赏。
  亨利觉得出现在眼前的眼镜王蛇完全不正常,就像是别的狡猾物种披着眼王外皮。
  用身体牢牢盘踞在树干上,趁其不意攻其不备。
  难不成这个唯一于世的古老文明国度里的生物,就是与众不同?难不成是无师自通了从古老时代流传下来的各种战术兵法?
  亨利想研究、想思考、想论证,却因为现在的情况不得不让他放弃。
  顾盼逃走了。
  汉克疯狂的发泄被剧毒蛇咬伤后的怒火,自然没忘记留那么一颗子弹,因为他还不想死。
  冒着烟的枪口指着亨利,捂着血流不止伤口的汉克感受到了极度的疼痛,但强咬着牙说道:“把毒液给我吸出来。”
  听到这话,亨利的瞳仁猛然收缩。
  “你是傻逼吗!?”
  愚蠢至极!
  亨利好歹也是个正牌教授,虽然专攻的是哺乳类动物,但也算了解过其他物种,长虫更是带着团队去深山前必不可少的知识储备。
  剧毒蛇咬伤事件里,最不理智的做法就是用嘴去排毒。
  因为没用不说,还容易让排毒者间接中毒。
  若是口腔里没有伤口,翻车几率还是不高的,若是有......那么全村能吃两顿饭了。
  “你没有否定的权力,我专门给你留了一颗。”
  “你根本不知道这样做毫无意义,只有去医院注射血清才能拯救你的生命!”
  亨利已经拼尽全力解释,然而汉克根本不鸟,逼着他赶紧用嘴把毒液弄出去。
  好巧不巧在生死关头,亨利不小心咬到了舌头。
  感觉到口腔里出现的锈腥味,顿时陷入了绝望中的绝望。
  “我咬伤了舌头。”
  “这么做,救不了你。我也会死,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为你们的组织立过多少功劳,我要见你们的上司,见你们的领导!”
  窒息感席卷而来,汉克长大的嘴,使劲的去呼吸,却无法让更多的空气进入肺部。
  “3!”
  “2!”
  真的会开枪,这群人什么都做得出来。
  亨利怒火滔天,骂道:“你给我去死吧!”
  然后拔腿就跑,完全不给汉克倒数到1的机会。
  但跑的实在不快,如何与子弹比拼速度,数不尽的弹丸穿透亨利的身体,将其打成了马蜂窝。
  而这个时候的汉克已经呼吸衰竭,距离无法呼吸也只剩下了几分钟的事情。
  身体无法动弹,只能背靠着大树等待死亡。
  视野模糊的时候出现了两个涂着迷彩身上穿着用枯叶做伪装的人。
  李昊走过来,上去就是一脚踩在汉克的脸上,“妈了个逼的,眼王要是有半点事情,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他已经没救了。”
  带着防止留下指纹的手套,李雄将汉克携带的装备拿走里面近年来很难搞到的麻醉枪,示意骂骂咧咧的亲弟弟继续前进。
  他们在远处用望远镜目睹了顾盼阴掉两个黑鬼的全过程,除去震惊以外更多的是心惊肉跳。
  幸亏有人挡了两枪,否则自己和弟弟都要交待在这里。
  下山,然后开车沿着公路去大医院,少说要三个小时。
  这时间,尸体都凉透了。
  “耗子,走吧。”
  李雄脱掉伪装,大步向前,“那条眼王邪门归邪门,但霰弹枪的攻击范围那么大,没受伤我是不信的。已经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我们必须把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