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眼镜王蛇不一样 > 55.蛇医上门

55.蛇医上门


  元旦比之前冷空气袭来的时候更加的寒冷,顾盼预计室外的最低温度已经接近零度,对于生存在贵区的变温动物们,这将是最难熬的一个冬季。
  就算是室内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去。
  1.5匹的空调绵软无力,顾盼的锻炼时间大幅度缩减,而芋头也挺难活蹦乱跳。
  西瓜亦是如此。
  堪比自律达人的顾盼差不多得在窝里晒一个多小时出去锻炼半个小时,而西瓜和芋头干脆就直接躺在了有加热垫、加热灯的玻璃缸不出来。
  安雨这段时间忙着店里爬宠们冬化的中后阶段,再过十多天经过冬化的长虫们就能开始繁殖,所以老鼠洞到了现在也没时间去补。
  期间跑进来最少有十只老鼠,其中有八只是芋头解决,剩下两只是西瓜怀揣着紧张不安的心情去解决,总算让这个大小姐挽回了一丝天性。
  不过,没能改变太多。
  她还是不太喜欢对除了芋头以外的生物使用暴力。
  顾盼第一次体验到了冬季的可怕之处,而自己身处的地方还不是长江流域。那儿一般是自己能去的极限位置,可贵区的冷空气与冬季就足以让他身体机能迅速下降,到了长江流域,会不会更严重他并不知道。
  只是危险、未知并不能促使顾盼放弃。
  元旦的三天休假,安雨提前和两只猫打过招呼,得一个大早出发,很晚才回来。
  因此顾盼与他们就能在家里肆无忌惮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西瓜和芋头就待在顾盼的老巢里享受着加热垫与加热垫带来的温暖,而顾盼让电视机播放猫片不至于让两个家伙无聊,跑出去锻炼半个小时以后再回到老窝取暖。
  几乎没有休息时间的空调使劲的吹打热风,试图将室内的温度提高到人宠皆舒适的程度。
  已经怠惰好几天的西瓜终于认为自己不能再这么懒下去,抖了抖毛从玻璃缸走出来,开始了慢走、慢跑、快跑的日常运动。
  本以为这样的毫无波澜的日常不会被打破,却没想到大中午时间段屋门被打开,走进来了一个男人。
  他见到了猫爬架上高难度仰卧体质的顾盼,也见到了从快跑一个刹车挺住脚步的西瓜。
  下个瞬间,许南风把门关上,并转过身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
  表面上正儿八经的猫狗医生,实则是个小圈子里特别有名的蛇医。
  冬季的时候,野生蛇都滚去冬眠,宠物蛇不好带着去找他,所以这些日子许南风都受邀去各个爬宠家里。
  元旦是休息三天,他甚至可以给自己放个七天大满贯,但受安雨的邀约,还是跑了一趟荒郊野外。
  喊过来并不是来给宠物蛇看病,而是帮忙联系师傅补老鼠洞。
  ‘我许南风堂堂蛇医,跑过来给你家补老鼠洞?’
  他才不会干这么掉身价的事情。
  不过想到那条风靡全网的KC貌似还在安雨家里呆着,出于一个医生的良心,也没见安雨带过来复诊,就想着过来看看情况。
  毕竟,活体的野外KC少,拉过来看病的就更少。
  干蛇医也算有七八年的时间,许南风接诊过的野生蛇屈指可数。
  城市里的救助站每年能有四五条野生蛇就得烧高香了!
  大众对蛇的偏见比想象的要可怕多,见到半死不活的蛇,放着不管是绝大多数人的想法,部分人会上去补刀或是带回家煲汤,仅有一小部分长虫爱好者会尝试救助。
  而这些爱好者对蛇了解充分,救助过来的多是无毒蛇,剧毒蛇从许南风在这个城市呆着到今天,仅仅安雨带过来的这一条眼镜王蛇。
  怀揣着这样的心情,开着破破烂烂的奥拓来到了安雨的居所。
  倒是先去老鼠洞的位置看了眼,许南风啧啧称赞:“硕鼠,可以啊!”
  然后才去内门,插进钥匙打开的一瞬间,铺面而来的热风顿时扫清了在院子里呆了几分钟就缠满全身的寒风。
  ‘卧槽,这么有钱,给两只猫开空调?’
  暗叹一句不愧是能购入四条价值上万的加州王蛇的准富婆,自己半年不吃不喝的工资才这点。
  弄得许南风都想辞职,也去做繁育者了。
  但推开门进入的一瞬间,他就傻了眼。
  作为常年与蛇打交道的蛇医,反应能力自然也很快。
  二话不说退出去,然后关上内门,掏出电话打给了安雨。
  “喂?到了?水泥在冰柜附近,产子在院子里。”
  接到电话,安雨就知道许南风已经到了自己家。该给他准备的家伙事,肯定不会少了。
  “先不急提这件事。”
  为了确认,许南风小心翼翼的再次打开内门。
  “咋了?我家遭贼了?”
  空调停止运作,电视机停止运作,挂在猫爬架的眼镜王蛇消失。
  走进去,仔细一看。
  顾盼安安静静的待在玻璃缸,两只猫蹲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没......”
  许南风又一次揉了下眼睛。
  怀疑第一次进门是最近视频刷太多导致眼花缭乱,产生了幻觉。
  “呃......问你个事。”
  许南风表情格外严肃,“你对这条KC的养法,是散养?”
  “怎么可能!”
  电话那天传来了近乎震天的咆哮。
  “要是散养,几个月前你就能过来吃席了!”
  “也对,应该是我有问题。”
  敢散养剧毒蛇的人,走的都比较早,且一点也不安详。
  确认是自己产生了幻觉,许南风又多嘴的说了句:“没想到你平日里扣扣索索,照顾宠物这方面可一点也不含糊。”
  上次帮着她给顾盼清理伤口,做手术取皮下寄生虫,忙活了两个多小时,五百块钱的超低价硬生生被砍到了一百,说好了请吃一顿饭,结果还是S县大饭店。
  许南风怨念了好几天。
  现在过来一看,给猫开空调不带停,照顾眼王的加热垫和加热灯都安排上,电表转的速度可不比某些作坊慢。
  算上她门店的电费,那可是许南风每月接近三分之一的工资。
  “猫娇贵,你又不是不知道。”
  “也是,空调这点电费算不得什么。”
  “......”
  心想着不愧是把宠物看的比自己还重的安雨,许南风准备把电话挂断,却不料一声比刚才还可怕的咆哮传递而来,差点没把他耳朵喊聋了。
  “什么?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