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9779章
照着之前毁天灭地的画风,真要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林逸那肯定是往死里打才对,总不可能是因为怕了城主府,所以才不敢下重手吧。
  
  人家连秦人杰和死神小队都给埋了,还会在乎再多一个天王牧神?
  
  牧神一张脸彻底黑成了锅底。
  
  他的心眼是可以洞察周围人的想法的,如果这帮人只是正常分析一下胜负,甚至在心里奚落嘲笑他都无所谓,以他的格局根本不会在意一群弱鸡的态度。
  
  可恰恰是这种自以为是的脑补,让他这个当事人看了都觉得格外羞耻!
  
  输了就是输了,下次找回来就行,他堂堂的天王牧神是那种输不起的人吗?
  
  牧神忍不住就想大吼一声,把这帮蠢货给震成失忆,主动承认是自己输了以正视听!
  
  不过回头一想那样实在有点傻,牧神最终还是强行憋住了,只是如此一来怒气暴涨,他周身气势变得愈发强大可怖。
  
  结果众人心惊胆战之余,更加坚定了刚才这番脑补。
  
  看吧,真是要输了的话这种时候早就没有余力了,怎么可能还有这般气冲霄汉的威势!
  
  果然就是吸星大法!
  
  “……”
  
  牧神真是一头撞死的心都有。
  
  这时李沐阳一脸阴沉的走了过来:“牧叔,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拿下林逸?”
  
  牧神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都被人踩在脚下了,你还觉得我能拿下林逸?”
  
  “到了您这个层次,别说被人踩一脚,就是被人肢解了恐怕也都不会伤筋动骨吧?”
  
  李沐阳的反应跟那群脑补众如出一辙,甚至脑补得还更加专业:“父亲说过,您掌握的强力规则就是近身无敌,连他都没把握贴身赢过您,区区一个林逸难道还能比我父亲更强?”
  
  这种可能性根本就不存在。
  
  林逸现在实力变得很强了,这一点无可否认,可要说已经夸张到能够跟他父亲李诵章相提并论的程度了,那绝对是痴人说梦!
  
  刚才这一场战斗看下来,他唯一的理解就是,牧神留手了。
  
  没错,在他看来不是林逸放过了牧神,而是牧神放过了林逸!
  
  牧神此刻心里真是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老子输了就是输了,你们特么的都脑子有泡是吧,怎么一个个的非得不相信呢?
  
  “林逸是不是比城主更强我不知道,但我告诉你,我打不过他,至少现在的我打不过他,懂了吗?”
  
  牧神说完根本不再搭理他,直接一脸晦气的迈步离开。
  
  李沐阳看着他的背影,脸色忽明忽暗:“打不过?你是我城主府的二号人物,连我父亲都要忌惮三分的存在,打不过林逸?
  
  呵呵,打不过是假,恐怕不想打得过才是真吧。”
  
  他一直都知道,自家老爹对于这位天王是心有忌惮的,虽然贵为城主府二号人物,实力也强大得无法以常理计,但一直以来并没有真正归心。
  
  一个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他没有交出天王小队的掌控权!
  
  秦人杰的死神小队是城主府一手培养出来,对于城主府自然是绝对忠诚。
  
  可天王小队不一样,这是牧神自己带起来的班底,名义上虽然也算是城主府的编制,甚至还是城主府最强力的底牌。
  
  但实质上,天王小队所有成员唯一的效忠对象就是牧神本人,至于李诵章和城主府,在他们眼里与其说是需要效忠的上级,倒不如说是一个纯粹的雇主。
  
  拿钱,办事。
  
  这就是天王小队的全体态度。
  
  虽然名义上与死神小队齐名,同为城主府的两大王牌,但城主府高层都知道,天王小队的真实战力远在死神小队之上!
  
  牧神对秦人杰是全方位的碾压,天王小队对死神小队同样是全方位的碾压!
  
  李沐阳深知自家老爹一直对天王小队垂涎三尺,一直都在想方设法,想要将天王小队真正收归自己帐下,为此当初甚至主动提出,让他这个唯一的儿子以普通身份加入天王小队。
  
  李沐阳是何等身份!
  
  在旁人眼里别说加入天王小队,就是直接接管天王小队,那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李诵章的这番苦心大家都看得出来,同时他还给牧神和天王小队让渡了大量的珍贵资源,其中包括一个最高品级的独立秘境,为的就是让牧神和天王小队真正归心。
  
  然而,牧神拒绝了。
  
  理由就一个,李沐阳实力太差,没资格加入天王小队。
  
  当时他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场面整整僵持了一刻钟,气氛僵硬得让众人一度以为李诵章要跟他大打出手。
  
  不过最终,李诵章还是一笑了之,把这件事揭过不提了。
  
  只是面上是那样,心里疙瘩却肯定是留下来了,哪怕彼此双方都没有再提,但那道裂痕却已是若隐若现。
  
  尤其在这些年天王小队出勤次数越来越少,跟城主府关系越来越疏远之后,所有人心里都隐隐有一种预感,这道裂痕迟早彻底裂开,将会对整个城主府的势力格局造成巨大冲击!
  
  而现在,裂痕之上又多了一道裂痕。
  
  “不抓林逸,这就是在给我父亲示威啊,言下之意就是我城主府离了你牧神,离了你的天王小队,就连区区一个林逸都摆不平是吗?”
  
  李沐阳恨恨的看着牧神背影。
  
  殊不知,他这点心思被牧神的心眼洞悉得一清二楚。
  
  只是以牧神的傲气,这种事情已经说过一次,就绝对不会再解释第二次,别说李沐阳没这个资格,就是李诵章本人站在面前,他也懒得搭理。
  
  至于那点莫须有的阴私心思,他更是不屑一顾。
  
  远远的看了林逸一眼,见林逸似有感应的朝自己看过来,李沐阳顿时吓了一跳,连忙扭头就走,生怕稍微慢一点就连走都走不掉。
  
  别的不说,他现在绝不是林逸的对手,这一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林逸真要是不讲武德,趁牧神不管,直接出手拿下他去威胁城主府,对他老爹李诵章绝对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麻烦!
  
  好在,林逸并没有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