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巫裔世界之武巫 > 第一章 序文

第一章 序文


  这是一个另一种世界,是一个武侠的世界,也是一个充满幻想,玄幻的世界。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花草遍地,树木郁绿,流水缠绕,烟雾香气弥漫四周,一副人间仙境的画面。
  一座木屋,一张矮桌。屋内的矮桌边对坐着两个人,一个老人,一个年轻人。
  老人已是满头白发,脸上更是布满了岁月的皱纹,那深深的皱纹就像是用一把刀刻出来的,但他的一双眼睛却还是清澈如月,充满了睿智,就像是黑夜里的悬月,能够照亮人的心灵。
  年轻人长相秀气,脸上虽然透出徐徐稚气,但一双发亮的眼睛却是热情如火,就像冉冉升起的晨阳,充满了勃勃的朝气。
  如果说老人的皱纹是岁月的沉淀,感叹着时间的无情流失,那年轻人的神情就是生活的开始,他在盼望着时间快快到来,好让他成长建立一个属于他的世界。
  桌上有杯,杯中有茶,杯面萦绕着一层朦胧的热气,茶香混合着屋外飘进来的花香,那味道让人闻着有种飘飘然的陶意。
  两人都没有喝茶,年轻人突然说道:“我想出去走走,想看看江湖有多大。”
  老人看着年轻人,问道:“你知道什么是江湖吗?”
  年轻人听了,眼睛放光道:“江湖是个武侠世界,是行侠仗义,路见不平就要拔刀相助。”
  老人摇头。
  年轻人又道:“江湖是快意恩仇,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老人又摇头。
  年轻人眼里的光彩变得朦胧,轻轻道:“江湖是奇幻诡异,是英雄的冢美人的窝,它可以让一个无名的人一夜间成为一个盖世英雄,也可以一瞬间让这个英雄成为坟中人。它可以让一个平凡的女子突然变成美艳天下的美女,也可以让这个美女刹那香消玉陨。”
  老人还是摇头。
  年轻人眼里一阵茫然,道:“难道江湖只能是强盗的世界,大碗吃肉大碗喝酒,劫财纵色,肆意而为?”
  老人还在摇头。
  年轻人不由问道:“那你老人家告诉我江湖到底是什么?”
  老人睿智的眼里充满了笑意,那种笑是对年轻人的慈爱,他缓缓道:“其实你刚才所说的都没有错,但你所说的只是江湖中的种种表面。”
  年轻人看着老人眼里的笑,他并不完全明白老人说话的意思,所以他没有言语,静静听着老人说下去。
  老人沧桑的面容浮现出一股异样光彩,似乎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他的眼睛挑起,眼光从木屋的小窗口投视出去,思绪似乎回到了以前,他是不是想起了年轻时的风采往事?
  半晌,他收回了眼光,深深的叹了口气,用三个手指拈起茶杯,杯面的水雾已经散去,但茶水未凉,握在手里温度刚刚好。
  老人深深的喝了口茶,他的眼睛里散出了一股和外面迷雾一样的朦胧,他慢慢道:“江湖只是一个说法,江湖其实是个欲望,只要你有了欲望你就有了一个江湖。”
  年轻人似懂非懂,道:“如果是这样,那每一个人都是江湖了?”
  老人笑了下,道:“一个人的欲望决定他是怎么样一个江湖,若他是个正义的人,那他过的就是侠义江湖,若他是个小心的人,那他过的就是险恶江湖,若他是个狡猾的人,那他过的就是奸诈江湖,若他是个公正的人,那他的江湖就是个明事理,辩是非,是个惩恶扬善的江湖,这种人大多是当官的,就像是狄仁杰和包公那样的。”
  年轻人似乎懂了,看着眼前的茶杯,喃喃道:“那我的江湖是什么样的呢?”
  老人又喝了口茶,眼睛回到深邃,道:“你的江湖就像我们门前的池塘一样,平静安宁,因为你还没有欲望。”
  年轻人的眼睛又放出了炽热亮光,道:“我有,我的欲望就是要成为天下最有名的人,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老人不由哈哈笑了起来,笑完后道:“人的欲望就像是湖池中的水,若有个缺口就会流出,也正有了这些水,才会万流归川,汇成大海,也正因为有了这许多欲望,世界才会越来越大,越来越美好,若没有这些欲望,这世界岂非还是以前的蛮荒世纪。”
  年轻人道:“我宁愿流入那大海,也不愿那么等着晒干,枯干。”
  老人道:“你就算流入了大海,最终也只能成为其中的一个波浪。”
  年轻人看着面前的茶杯,杯中的茶水澄黄幽香,他也拈起喝了一口,悠悠道:“就算是一个波浪,至少我也见识了大海的广阔和浩瀚,总要强过平凡的湖池之水吧。”
  老人清澈如月的目光落在年轻人的脸上,缓缓道:“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有许多的理想,而这理想就是欲望,你可知道外面除了所谓的江湖,还有另外一个世界?”
  年轻人问道:“还有什么世界?”
  老人道:“修行之界,天地之间,世界有千百个,而修行的世界就是其中一个。”
  年轻人道:“修行世界,修炼法术,操纵自然的五行元素之术,名谓法术,这个我知道的。”
  老人手指一弹一引,竟从茶杯中引出一滴茶水,水滴悬空转动,犹如一滴眼泪。
  老人手指虚空一划,那滴水珠突化为了一道流水,在半空中涓涓流动,流水的声音竟然也在耳边响起。
  老人的手又在流水上一抹,那道流水又化作了一道瀑布,汹涌的水流倒挂,落下的水头激起了千层的浪花,气势极是宏伟喷薄,那轰隆的声音就如真的是瀑布击落在下面的石头上所发出的。
  老人的手一招,那瀑布就不见了,又恢复了一滴水珠,老人手掌接处,水珠落下,在老人手掌中滚动,就如珍珠般熠熠发光。
  老人轻声道:“以法引动,以诀成形,是谓法诀,也是法术,法术虽没有实质,看不见力量,但那伤害却是一样的。”
  说完,手掌一倾,那滴水珠落下,落向桌面,“嘶”的一声,那水珠穿桌而过,桌面上留下一个小圆孔。
  年轻人拍手笑道:“水滴穿石,看来果然能如此,老人家这引水穿孔的法术果然厉害。”
  老人轻笑道:“所谓法术就是提取五行的元素之精,聚成金木水火土五种法术,我这水系之法看似玄妙,其实若要这桌上留个洞,就是一般的练武者都可以做到。”
  年轻人眨了眨眼睛,道:“老人家能不能和我说清楚。”
  老人道:“练武者修炼的是武艺和真气,若他们有足够的真气,只要手指在这桌上一点,就可留下一个洞来,只不过他们使出的力量别人可以看得见,所以别人见到,最多是惊奇他的力量,并没有别的想法。”
  他喝了口茶,接着道:“而我们修炼法术的,像我刚刚那水滴穿桌的手法,在别人看来就是信手拈来,行云流水,他们看不出我的法术力量的所在,自然觉得玄妙异常,高深莫测。”
  他又笑了笑,道:“同样的结果,不同的手法,在别人的感觉里,我们修炼法术的就比那些练武者不知高明了多少倍,你可知这是什么心理吗?”
  年轻人不由问:“是什么心理?”
  老人道:“人家对看得见的东西和事物,最多的是谈论和感到惊奇,但对看不见的东西和事物,就会充满想象和崇拜。”
  这是一句明理之言,世上的大多数人都会这样,不然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信鬼奉神的人呢。
  老人笑道:“说穿了,修炼法术的人多数是故弄玄虚,这样他们才可以收取人们的信仰和香火钱。”
  年轻人点点头,缓缓道:“我明白了。”
  老人突然好像来了兴致,笑道:“来,我们去外面走走,我给你露一手。”
  两人出了小屋,来到一个池湖边,湖旁有许多的石块,老人笑道:“你且我打碎这石块。”
  话音落下,一拳打去,直将那石块打得粉碎,老人拍了拍手,道:“你觉得我这一拳如何?”
  年轻人不由也笑道:“老人家力量想不到还这么强,不过,若要我来,我也可以一拳打碎它。”
  老人走到另一个石块边,这块石头和刚刚打碎差不多大下,老人笑道:“你且我现在怎样打碎这个石块。”
  手腕微动,掐起法诀,信手一扬,一道金色雷光飞出,击在石块上,直将那石块炸得粉碎。
  老人又问:“你看,我这一手如何?”
  年轻人不由拍手道:“老人家这手用得妙,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法术?”
  老人笑道:“我这个是金系法术,五行中金系是雷电。”
  说完又问道:“你觉得我刚刚打碎的石块,那个手法最厉害。”
  年轻人不加思考道:“自然是后面的金系雷击,你就这么信手一挥,那石块就粉碎了,当真是用的玄妙。”
  老人凝目含笑看着他,笑道:“你看,你和别的人们也是一样,我刚刚用的两个手法都是打碎了石块,而你现在却偏偏大赞了法术,这就是心理。”
  年轻人顿悟道:“是呀,果然如此,只因我看见了你的拳头击在石块上,倒也没觉得什么,而你的法术只是一个动作,我还挺留在想象中,想象着你会不会还有另外的手法和法术。”
  老人点头道:“你明白就好。”
  眼看着眼前的池湖,湖面平静而清澈,湖面上有许多绿油油的荷叶,现在还没到荷花开放的时候,但在这犹如镜面的湖水上,那绿色的荷叶看上去竟是分外的清丽。
  老人眼望湖水,问道:“你对修行界的事知道多少?”
  年轻人也在看荷叶,道:“我听说修行的人可以飞天遁地,移山倒海,大神通者更是可以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
  老人轻笑道:“若他们真的会与天地同寿,为何要收取或者骗取百姓的信仰呢?他们固然可以飞天遁地,只因他们借助风行之力,御风而行,但是在世间的练武者也可以飞行的。”
  年轻人问道:“世间有那些练武者可以飞行?”
  老人道:“蜀山的剑侠和龙虎山的天师,他们飞行依靠的是飞剑。”
  年轻人收回目光,轻声道:“飞剑?”
  老人点头道:“每一种器物,都有灵性和生命,他们锻造的飞剑都是寻找有飞行灵性的物体来打造,这种物体虽难找,但在这神州的天地间却也不少。”
  年轻人道:“他们虽然可以御剑飞行,但他们的神通想必比不了那修行界的修士,传说那些修士小的可以移山倒海,大的可以颠倒日月。”
  老人听得不由笑出了声:“你这么开口闭口就是传说,你可知许多的传说都是夸大的,其实在许多年前那些修行界的人却被一些武者打得不敢出行。”
  年轻人惊疑道:“这世上真有那样的武者?他们是谁?”
  老人的眼光从湖面上抬起,望向了远方,仿佛又回到以前,道:“他们又是另一个世界的人,现在的人叫他们巫族,巫者武也,巫字拆开就是天地之间的一个人群。”
  年轻人道:“巫人,这只是上古传说的一个世界,轩辕黄帝,大羿,禹王,这些我都是听传说知道的,他们现在还有后裔吗?”
  老人笑道:“每一个世界,每一个人群都会有自己的传承,他们虽然现在见不到,只不过是他们隐居起来,或者是封印在一个地方,现在的练武者就是他们的后裔,他们所学的武艺就是他们的传承,只要他们突破了武学最高的境界就是巫武了。”
  他接着又道:“那些修行界的人不敢随便在世间走动,就是怕激起这些武者的传承,若那些武者都觉醒巫武的传承,他们又如何能再收取人们的信仰?”
  年轻人问道:“巫族那么厉害,怎么会突然消失了?”
  老人道:“法术虽然有万千妙用,但也抵不了巫族的以力破法,当年黄帝和蚩尤争霸时,所有的修行者都莫敢沾身,远远回避,大羿射日诛九妖后,人人听到都感到胆战心惊,大禹王九州治水时,一些修行者聚集妖魔想要阻拦,却被大禹王率领九大巫族荡得几近灭亡,被大禹王所铸的九鼎镇住,现在的朗朗乾坤就是大禹王那时创造的。”
  老人叹了口气,道:“在封神大战后,巫族的血脉渐渐被封印在体内,而满天的神佛也安定下来,经过这么许多年来,才有了现在的凡尘俗世,繁华红尘。”
  他接着道:“现在的尘世世界虽然繁美如画,但却充满了各种欲望,有的人的欲望更是无休无止,尔虞我诈,为了自己的欲望不惜一切代价,让整个世界都混乱不堪,你是不是还要出去?”
  年轻人想了想,还是慢慢地点了点头。
  老人叹了口气,道:“年轻的人总是充满了各种想法,若没有经历那些事,倒也真是终生遗憾,若就这样在这深山幽境中度完平凡的一生,又有那个年轻人愿意接受。”
  他的目光仿佛又回到了久远,缓缓道:“在你出去之前,我给你讲几个故事,那也是几个年轻人的故事。”
  年轻人听得眼光闪动,问道:“那是什么样的故事?那几个年轻人是谁?”
  老人悠悠道:“那是在大唐的时候,这几个年轻人都是武者,后来在机缘下,他们觉醒了体内的巫族血脉,他们所经历的事情让我现在想来,都觉得有许多不可思议和荡气回肠。”
  年轻人急问道:“他们是谁?我有没有听过他们的名字?”
  老人的眼睛神彩晃动,眼光投出在池湖水上,眼睛里弥漫着浓浓的朦胧,就像水面上的水雾,他慢慢说着:“他们的名字叫作金召阳,颜金裔,郎兵,巫晨。。。”。
  他缓缓的说着,那朦胧的眼睛之中,黑白的眼眸渐渐清晰,那里面似乎出现了一个世界,一个充满了神秘,幻想的世界,那是不是他年少时经过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