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巫裔世界之武巫 > 第二章 议事

第二章 议事


  每个朝代都有兴起和衰落,大唐的起源来自李渊的太原起兵,经过秦王李世民的东征西讨,完成了大唐的版图和基业,建立了大唐的盛世和威名,一时间四方拜服,万国来朝,汉唐之风席卷天下。
  太宗李世民驾崩后,经过几个皇帝到唐中宗李显时,朝廷的权势已经被武后武则天完全掌控了。
  光宅元年,公元六百八十四年,李显被废为庐陵王,勒令立刻迁往江西庐陵。
  李显在走出皇城后,转身看着那高大的城池,心里不由暗暗发下誓言: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回来,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他做皇帝还不到两个月,就被武则天找个借口给废了,只因武则天不准他插手政事,而他偏偏却又想树立自己的势力,一个人从最高处突然跌下来,这种心情实在无法描绘。
  在他出城的时候,阳光依旧灿烂,照满他的全身,可却照不见他心里的悲伤,在他掉头而行,落下了落寞的身影时,他还是明显感觉到在那高大的皇城里,有一双锐利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他,这双眼睛犹如芒刺在背,令他倍受煎熬,寝食难安。
  他该如何避过武则天的怀疑?又该如何才能夺回属于他的一切?他唯有隐忍,唯有韬光,但他在私下里也悄无声息的准备着,他在等待着机会,一有机会他就会发出那致命一击,夺回他的一切。
  公元六百九十年,这是一个很不寻常的一年,因为在这一年中将会发生许多出人意料的事,而在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女皇帝就是在这一年登基的。
  这一年的气氛注定是不寻常的,李显身在庐陵王的王府中,明显的感到浑身的不自在,仿佛有什么祸事就要来临。
  南方的天气温热,三月的桃花更是香艳迷人,在往年,在这个桃花盛开的季节,他的心情都是舒畅惬意的,而现在他却好像是在寒冬中,只觉得冷得要命。
  “嗵,嗵,嗵”,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来,有三个人绕过圆门,经过曲廊,来到了他的身边。
  李显就站在一株桃花树下,桃花的香气也驱散不了他心中的忧寒,看见这三人进来,他苍白的脸起了一丝血色。
  他忙迎上问道:“你们探到什么消息没?”
  走出了桃花,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令他的身子起了一层温度,他多么希望这三人能为他带来好消息。
  这三人是他的心腹幕僚,也是他派往皇城洛阳探听消息的。
  三人中一个躬身行礼道:“王爷,我们探听到了一个消息。”
  李显立问:“什么消息?”
  那人迟疑下,还是答道:“是个坏消息。”
  李显的脸色又变成了白色,咬牙道:“不管是什么消息,你都赶快说出来。”
  那人低头道:“根据可靠的消息,老妖婆已经计划在下半年废除李旦,她要自己做皇帝。”
  他说的老妖婆就是武则天,李显以前虽然在武则天面前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但心里却恨极了她,暗地里一直叫唤她老妖婆,只想着她能立刻死掉才好。
  听到武则天想要自己做皇帝,李显不由握紧了拳头,恨声道:“这老妖婆的算盘,自她将我赶下位后,我就已经猜测到了会有今天,想不到她却那么快,我才出宫五六年,她就要行动了。”
  一人道:“王爷,若那老妖婆做了皇帝,局面就已定了,以后王爷若想回京坐位只怕更是难上加难了。”
  李显握紧的拳头击在桃树上,手上传来的疼痛也浑然不知,他忿然道:“大唐江山是我李姓的祖宗打下来的,她一个武姓女人竟想据为己有,我怎么还能忍得下去。”
  霍然转头,盯着那三个人道:“我决定了,我要调集所有的兵力,立刻攻向洛阳,我绝不会让我李姓的天下就这样被那老妖婆夺去。”
  一人在旁急道:“王爷且慢,我们这么做太草率仓促了,现在天下的兵力都在老妖婆手上,只怕我们还未走出江西,就会被她安排的四周兵马围住,到时她就有借口杀王爷了。”
  李显听得脸色阵青阵白,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叹了口气道:“这却如何是好,我被困在这里,眼看着那人夺我家业,我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心有不甘,真乃心有不甘呀。”
  说到最后,他更是恨声连连,跌手顿足。
  这人劝道:“王爷,小不忍则乱大谋,既然我们忍了那么久,何不再忍下去,等到机会来了后,自可一击而成。”
  李显听得烦闷,道:“忍,忍,忍,我都忍了这么多年了,还是毫无起色,再过些时候,只怕那老妖婆还未死,我就已被憋死了。”
  这人道:“王爷,现在朝堂之上,那些大臣几乎被老妖婆都换了个遍,以前忠心李家的已经没几个了,虽说老妖婆坐定天下局面已定,但我们还有一个优势是她怎么也比不了的。”
  李显听得振奋,问道:“哦,是什么优势?”
  这人道:“时间,我们的优势就是时间。”
  李显不懂,不由问道:“什么时间?”
  这人解释道:“我说的时间是年龄,那老妖婆现在六十好几,就算她现在做了皇位,她也没有几年好活了,而王爷现在才三十多,有的是时间等待,只等那老妖婆的寿命将尽,那时王爷全力一击,定可一锤定天下。”
  李显听得不由满脸通红,激动的拍手道:“是呀,你说不错,我怎么没有想到这点,我就算什么都不做,只要耗着,也能将这老妖婆耗赢。”
  突然,他想到一点,变色道:“不对,若那老妖婆在临死时,将她的位置传给她武姓的后人,我这时间岂不是白费了。”
  这人微微一笑,显得胸有成竹,道:“他们武姓的后人个个是庸人,只有一个武三思还算是个人物,可他骄横跋扈,人人对他虽然笑脸相迎,可心里却都在骂他,像这种人又怎么可能能继位?”
  这人停了停,接着道:“以前的忠于李姓的老臣虽然被老妖婆贬退,但他们的府上都各自养着府兵,只要那老妖婆将死,王爷那时振臂一挥,那些老臣必会相应,而朝堂之上,那些老妖婆换上的大臣多数是谄媚奉承之徒,只要王爷兵起,他们那敢相拒。”
  李显听得兴奋异常,不由拍着这人的肩膀,笑道:“甚好,甚好,君真乃我子房也,我们就继续静观其变,若以后大业真成,必不会亏待你。”
  这人伏身谢道:“多谢王爷夸奖,我们虽然计议已定,但还是要再做一件事,才可打消那老妖婆的疑心。”
  李显皱眉道:“嗯,还要做什么事?”
  这人道:“我们探听这个消息的时候,所费的气力并不太大,我猜测这个消息可能是她故意放出来,试探王爷有什么反应。”
  另外一人接道:“是的,我们接到这个消息后,经过了各处的分析,这极有可能是老妖婆故意放出来的,只要王爷稍有不对,她可能就会下狠手。”
  想着武则天的种种心狠手辣,李显不由打了个寒噤,忙问道:“那我们要怎样做才是合适的。”
  刚刚分析劝说的人道:“我们大可故作不知,另外再送个礼物给她,以安她的疑心。”
  李显忧虑道:“礼物,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奇珍异宝,若是寻常之物,又如何能送出手?”
  这人笑道:“宝贝之物那些谄媚奉承的大臣必定送了不少给她,我们不如送个这世上买不到的东西给她,她见了自会欣喜异常,打消对王爷的疑心。”
  李显听了,诧然道:“这世上还要买不到的东西?那是什么?”
  这人道:“王爷怎么忘了,在这江西的地方,有个道家的圣地,龙虎山天师府,在他们的道府里,炼有一种长生丹。”
  他接着道:“这长生丹听说服了后可以延长寿命,而那老妖婆为了长命,不知道叫那些和尚炼了多少药,我们只要将此丹药送给她,她必定会疑心尽失,我们在这里才好慢慢部署。”
  李显道:“龙虎山天师府乃是仙家之地,他们的丹药岂能轻易给我们?”
  这人道:“王爷现在虽然只是庐陵王,但在当年也是皇位在身,只要王爷明述被贬的经过,再细描现在的困境,请求天师府赐药相救,我想他们悲天怜人,定会给药的。”
  李显想了想,道:“好,我这就细书一封,由你带去求药,希望你不负我所望。”
  这人跪地拜伏,道:“王爷放心,属下就算粉身碎骨,也会将那丹药取回。”
  龙虎山,位于现在江西省鹰潭市,创始人张道陵曾在此炼丹,传说丹成而龙虎现,山因得名,其中天门山最高。
  天师府建在龙虎山脚下。北靠西华山,门临沪溪河,面对琵琶山,依山带水,气势雄伟。占地极广,接近三万多平方米,建筑辉宏,全部雕花镂刻,米红细漆,古色古香,一派仙气。
  天师府乃是待客接官的府邸,天师们真正修炼的地方是在天门山上的上清宫,那里千峰竞秀,万壑争流,瀑布斜飞,藤萝倒挂,正是修炼的福天洞地。
  现在刚近四月,春意正浓,百花开放,天师府在这花草中看来更像是人间仙境。
  一骑快马急弛而至,马上的人翻身跃下,直奔天师府。
  但见那写着“天师府”的雕牌正立在上方,两边立柱漆画着一副对联:“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这幅对联既显示了历代天师的道法高深,又表明了天师一门最主要的是养德厚重。
  府门前的两名道童欲要问话,那人自怀里翻出一面金牌,金牌上有个大大的李字,叫道:“庐陵王驾下孟玉堂,有事相求天师,烦请仙童劳驾带路。”
  天师府虽然名望很深,但说来也是在庐陵王的管辖之地,两个道童眼看那孟玉堂风尘仆仆,手里拿的李字金牌更是庐陵王的信用之物。
  当下不敢怠慢,由一个道童先去通报,一个道童在后面领着孟玉堂进入天师府。
  进的大门院内,只见得院内中央有个极大的圆形万法宗坛,坛离地高三尺,上面刻布着八卦太极图,彰显着天师府乃是道家正统。
  绕过万法宗坛,进入二门,里面也有个大院,院中栽有不少树木,大院中央有条宽阔的走道,走道的西、东两侧建有钟楼和鼓楼。
  那钟楼上的钟长一丈,中圈一丈八尺,唇厚三寸九分,重九千九百九十九斤,在当时来说,可算是口巨大的钟了。
  过了钟、鼓楼,迎面而来的是三清殿,殿上供奉的是道家的三清祖师,一般的烧香信徒到了这里就该停步了,跪下烧香许愿,然后退回别处去。
  但一些贵族达官却可以再进入三门,三门乃是天师府的私第,三门上方悬挂着面黑金牌匾,匾上有三个金色大字“天师殿”,进门的院墙左右是“南国无双地,西江第一家”的对联,显示出天师府主领江南道教的地位。
  天师殿还有个名字叫作三省堂,由前中后三厅组成,前为过厅,中为会客厅,后为天师内宅。
  过厅前部有块圆的翠绿色盘石,名“迎送石”,是历代天师迎送客人到此留步的地方,虽已过了数百年而色泽如新,也算奇事一桩,正厅中央供奉着三尊神像,在刀剑斧戟和龙虎旌旗拥护下,仗剑危坐的是祖天师张道陵,身旁悬有颂他道尊德贵的对联一副:“有仪可象焉,管教妖魔丧胆;无门不入也,谁知道法通天。”侍立两边的是他的两位高徒王长和赵升。
  后厅是个画室,里面挂着的都是历代宗主天师的画像,天师府是张道陵创建的,他教徒许多,成为天师的人不少,但要想做宗主天师,就必须是他的张姓后人,直到现在天师府的宗主还是张姓,可谓是单姓遗传的最久长一家了。
  后厅有金光、紫气两门,过了这两门就是后院了,里面是些住房,均为江南院落式建筑,小巧别致,幽远宁静。
  孟玉堂随着道童穿过了三清殿,来到了天师殿,早有一个天师在迎送石旁等待。
  见到他进来,忙抚手行礼道:“贫道宣慧,不知贵客来临,迎接迟了,还望贵客不要责怪。”
  孟玉堂自进了天师府,只觉得有股无形的气势在压着他,他那敢怠慢,忙也抱拳行礼道:“天师多礼了,只因我家王爷现在遇上天大的麻烦,所以才令属下来此向宗主天师求救,还请天师能请宗主出来一述才好。”
  宣慧天师笑道:“我们且先进里面坐下,有什么事再慢慢说。”
  当下引着孟玉堂进了中厅,招待了一番,当听到孟玉堂来这里是为了求长生丹后,宣慧天师不由皱眉不语。
  孟玉堂不禁急问道:“怎么了?天师,难道你们就这样看着我家王爷不顾吗?”
  宣慧叹道:“长生丹乃是我天师府的藏药,没有宗主的话,我是不能拿出来的。”
  孟玉堂道:“那劳烦天师通报下宗主,属下定当要求得丹药,才能回去向王爷交差。”
  宣慧为难道:“宗主不在这里,现在正在上清宫修炼,不好去打扰他。”
  孟玉堂脸色一变,但随即站起,右膝弯曲,半跪在宣慧面前,大声道:“属下来的时候,在王爷面前发过誓,若不能求得丹药,只得在天师府中自刎,望天师能成全属下。”
  宣慧听得脸色也不由变了下,沉吟了会,说道:“你且先起来,我去上清宫问问宗主,看他如何决定。”
  孟玉堂不由喜道:“多谢天师。”
  宣慧看着孟玉堂,眼睛里有一种深意,道:“庐陵王有你这样的属下,以后的大事必然会成功的。”
  孟玉堂的眼光闪动,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住口不语。
  宣慧道:“你在这里等待,清砚道童自会招待你,我这就上上清宫,回来后定会给你个答复。”
  说完,走出厅房,自乾坤袋里掏出一柄飞剑,抛在空中,一纵身,跃落在飞剑之上,看去大袖飘飘,衣袂扬起,当真是付仙家的气派。
  飞剑上升飞行,速度极快,只一下,就已远离天师府,飞剑上的宣慧只剩下一个影子了。
  孟玉堂在下面瞧得痴了,喃喃道:“果然是仙家风范,我若也能修仙就好了。”
  旁边的清砚道童笑道:“大人,不是有那句话吗?只羡鸳鸯不羡仙,做人不见得比做仙差啊。”
  孟玉堂不由得笑道:“对极,想不到小仙童也有如此好的才学。”
  宣慧踏着飞剑,很快就来到了天门山,天门山瀑布成群,峡谷密长,首先是三叠姊妹瀑,每叠落差约4米,宽亦4米,分别为紫胭瀑、紫芸瀑、紫英瀑。
  宣慧飞过姊妹瀑,来到峡谷中就见到青云瀑,上面的石涧泉水直冲而下,形成20余米高的瀑布,看去犹如一条宽大的银带,让人在美丽中又感到飘逸。
  穿过峡谷,就是天门山的上方,上清宫就在那里。
  【注明:笔者为了写文的需要,将龙虎山的景点有的调换了位置,请读者不要用以上的文字对照现在龙虎山的景区地理位置。】
  上清宫建立在天门山顶的斜飞处,对面一个水帘洞,洞外瀑布飞泻,状若珠帘,传说当年张道陵就是用此水炼成九天神丹的。
  水帘洞旁峭石壁立,上面有个炼丹岩,炼丹岩上还有个丹炉,那就是当年张道陵的炼丹之炉,现在的宗主天师都不敢用此炉炼丹,因为他们一来怕自己法力不够,炼不成丹,二来也是怕毁了先人的遗物。
  此刻在水帘洞的对面石台上,有个羽服道师在打坐静修,宣慧飞到此地,立刻收剑落下,飘在那石台前面。
  那羽服道师的眼睛慢慢睁开,里面神光泛绕,修为至少在真仙之上,他正是这一代的宗主天师张继恒。
  只见他缓缓开口道:“宣慧师弟,你怎么上来这里了?可是下面有事发生?”
  宣慧行礼道:“宗主,的确有件事,我作不了主,所以来此问问宗主的意思。”
  张继恒道:“是什么事?”
  宣慧就将孟玉堂的事情说了一遍,张继恒听完不由微笑道:“这孟玉堂还真是个人物,庐陵王有他相助,大事必然会成功。”
  宣慧点头道:“正是,那孟玉堂说若求不得长生丹,他就要自刎在天师府中,我颇感为难,所以才上来请示宗主。”
  张继恒看着他笑道:“不尽然吧,以师弟的修行,就是孟玉堂有此心,你也能让他做不到的,何必要上来问我,你的心里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宣慧尴尬的笑了笑,道:“还是逃不过宗主师兄的法眼,我只是觉得李姓的大唐就这样被窃取,实在可惜,所以想要帮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