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巫裔世界之武巫 > 第四章 客栈风云

第四章 客栈风云


  一个人随着他的话落飘在了他面前,笑道:“慕帮主果然是第一帮主,还没有见到我就知道是我来了。”
  只见得这人青帕包头,身着青布箭衣,腰间却是系着一条血红的腰带,就像是一座青山上烧着的一团火。
  红色的腰带上插着一柄雪亮的刀,这柄刀没有刀鞘,这是一把快刀,一看就知道是一柄杀人很快的刀。
  慕星剑盯着这柄刀,赞道:“好刀,我听人说快马张进不但马快,刀更快,曾经一日之内连抢了七家镖车,今日见到果然名不虚传。”
  张进大笑道:“我只不过是个独来独往的马贼,怎比得上西北第一帮的慕帮主。”
  笑完他又问道:“慕帮主来信说有个大买卖找我合伙做,却不知是什么样的买卖?”
  慕星剑抬手道:“张兄莫急,这桩生意实在太大,我还请了另外几个朋友来,等他们来了我们再详聊。”
  张进奇道:“是什么样的生意?连我们两个都动不了?”
  慕星剑微笑道:“这桩生意若不是困难非常,我怎么会请你们来呢,我们且先喝点酒,慢慢等别人来了再说。”
  回头对边上的张堂主道:“朋友已到,可以上酒菜了。”
  张堂主立刻向里面的厨房走去,和掌柜的一起把已经准备好的酒菜端上来。
  掌柜的上完了酒菜就往厨房缩去,能开酒馆客栈的人一般都是聪明的人,他自然知道这些人是要在这里议事,所以他远远避开免得惹祸上身。
  其实慕星剑早已了解这掌柜的,知道他的全部身家在这里,也知道他是个怕事的人,不然又怎么会选他这个地方呢。
  张进的心里虽然充满了疑惑,但看着慕星剑笑容,也不由得按下了心中的疑问坐了下来。
  外面的马嘶声已经停下,想必张进的快马已被那八个大汉安顿好了,客栈里面虽然灯火通明,外面的夜仍然漆黑一片。
  静寂的夜,风吹起来总是有股凉意,时已近月底,天上无月。八个大汉在夜风的吹拂下,趟开的衣襟处竟升起了一丝凉意。
  黑暗的大街处走出两个人来,前面的是个白衣人,一身白衣在黑夜中极是显眼,后面的一人只看瞧见他那发光的眼睛,想必他的衣服全是黑色,所以在夜里是看不出来。
  两人徐步走来,看似气定神闲,但三步两步就已来到大汉们前面。他们的腰下都挂着柄剑,白衣人的是白剑,黑衣人的是黑剑。
  他们的剑虽没有出鞘,但他们的人却像是剑般散出尖锐、凌厉是气势,他们的眼睛更像剑尖般发出针芒的寒意。
  八个大汉在这两双眼睛下连心底都冒出了阵阵寒意,他们的手都不觉握紧了刀把,刚刚被快马张进丢入地上的刀他们都早已拔出。
  有刀的时候总比没刀的时候胆壮许多,一个大汉暴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报上名来,这里已被我们赤火帮圈下来了,闲人不得进入。”
  这个大汉是个聪明人,他要那两人报出名字,若听到的名字是帮主请的朋友自然不必阻拦,若不是他已说出赤火帮,想必这两人也会忌惮走开。
  谁想那白衣人听了只是一笑,问道:“你说话的声音那么大,是不是天生下来就是如此?”
  大汉听他这么一问,不由怔了怔,他实在想不到对方竟然会这么问他,看了看身边的其他七个大汉,他挺了挺胸,又大声道:“是又怎么样?”
  白衣人摇了摇头,叹道:“一个人的声音那么大竟还能活到现在,奇怪,奇怪。”
  大汉听得气结,想发火,但接触到对方凌厉的气势心里不由矮了半截,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白衣人又轻声说道:“此刻你本来已经死了,但看在你们帮主的面上,我就让你以后说不了话来就好了。”
  他说的话好像很随意,听来却好像是判官可以判人生死。
  大汉终于忍不住,舞刀冲出就要劈向那白衣人,他们八个在赤火帮被称为八大金刚,身手武功虽没有其他几个堂主那么厉害,但他们的刀在江湖上也是叫得出号的。
  西北多名刀,他们的刀虽不是名刀,但也不同凡响,这个大汉的刀恰好是八大金刚里面最好的。
  他刚跨出两步,刀势刚起,黑暗中闪出了一点电光,电光一现而逝,大汉的身形突然顿住,就像被这电光电住了般。
  “当”,他手中的刀掉在石板上,头忍不住仰起,在四个灯笼的照明下,他的喉咙突喷出了一丝血箭。
  他嘶嘶的叫着,用手捂住喉咙,眼睛凸出,怒视着白衣人,但无论他怎么叫就是叫不出声来。
  白衣人冷冷道:“你放心,你死不了,我只刺断你喉咙的声带,你以后只是说不了话而已。”
  其他七个大汉听得手心冒汗,刀几乎就要滑落,他们这才明白刚刚的电光是白衣人的剑,他们都没有看见白衣人是怎么拔剑出剑,又怎么回剑的。
  那白衣人站在那里好像从没有动过,他腰中的剑也像没有出鞘过。
  一直没有说话的黑衣人此刻说道:“我们是九华山黑白双剑,正是你们帮主请来的客人。”
  说完和白衣人飘身而入,留下八大金刚兀自立在那里,任夜风吹着流下的冷汗。
  九华剑派引风疾,黑白双剑无觅处。这句话说的就是九华剑派的黑白双剑,在江湖武林的剑派中九华剑派的剑法是最快的,当年大风堂的赵无忌就是凭着习得的九华剑派的剑法,一人破了当时江湖最为强大的唐家堡。
  黑白双剑是现在九华剑派中剑法最高最快的,但他们行事毒辣,为人极是倨傲,门派中人人都排斥他们,最后掌门无法只好把他们逐出师门,他们流入江湖更像是如鱼得水,没过多久就成了黑白两道闻名色变的大盗。
  八大金刚立在门前,他们身上的冷汗虽然干了,但心里却又干又苦,第一个来的快马张进只不过是夺了他们的刀,第二来的黑白双剑却让一人变成了哑巴,帮主请的人不只是这三个,还有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若后面来的几个都像前面三个那样,他们的命是不是还能保住都很难说。
  黑白双剑一走进客栈,快马张进就盯住了他们的剑,问道:“黑白双剑?”
  慕星剑笑道:“张兄好眼力,他们正是公孙平,公孙静兄弟。”
  张进也笑道:“也不是我眼力好,若别人见到他们的剑也会猜到他们的。”
  白衣人公孙静道:“你错了,刚刚门外就有八个人见到我们的剑就不知道我们是谁。”
  张进哦了声,问道:“是那八个守门的金刚?”
  公孙静淡淡道:“他们若是金刚,那我就是大圣了。”
  张进怔了怔,突然明白过来,天上的四大金刚在见到孙悟空的时候岂不是好像老鼠见到猫,他不由笑了一下,道:“难道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公孙静平静道:“也没有做什么,就是我嫌一人的声音太大,就把他变成了哑巴。”
  他的名字中有个静字,说话的声音也真的很平静,但他的话说出后却让别人无法平静了。
  张进固然吓了一跳,慕星剑的脸色也变了一变。
  张进是个独行的马贼,向来独来独往所以没见过黑白双剑,他的马快他的刀快,但他只有在没钱的时候去抢一把,绝没有在嫌别人的声音大时就把人家刺成哑巴,若是瞧见个长得丑的难道就要去砍了人家的脑袋不成。
  慕星剑脸色变后又恢复正常,他笑道:“黑白双剑的名头早已在江湖中传开,他们见到竟还不识,只能怪他们有眼无珠。我们且不理他们,快快入座。”
  他看似威猛粗犷,但心思却是极细致,不然也不会成为一帮之主,张进听到心里不由暗暗佩服慕星剑的心胸开阔。
  黑衣人公孙平坐下看着张进问道:“阁下可是快马张进?”
  张进抱了抱拳,表示正是。
  公孙平淡淡道:“我总听人说白马独纵横,青衣风沙行,想来是个很狂的人,现在见到也不过如此。”
  张进听到鄂然,他虽是个洒脱的人,听到公孙平的话也不由火起,若不是在此时此地,他恐怕就要跳起来了。
  他却不知这公孙兄弟正是性格极其倨傲,看不起任何人才会在九华山遭到众人的排挤呆不了,而他们下山后性格更是乖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那会顾及别人的感受。
  慕星剑早知道公孙兄弟的性格,见到张进愤然,忙举杯笑道:“我邀大家前来只为了一桩大买卖,现在虽然还有几人未到,我们也可以且饮且等。”
  张进听到慕星剑的话,也不由得压心火,举杯问道:“不知道慕帮主请了那些人,还望早点告之。”
  他故意不去看公孙兄弟,那黑白双剑也没有看他,正在举杯欲往嘴里倒酒。
  就在这时,院外的一颗树上传来一个声音:“既要饮酒怎么可以不等我呢?”
  声音清亮而悦耳,一个人影从树梢上掠了下来,空中一翻身,已翻入了饭厅,落地之后大家已看清了这个人。
  只见得这人面容俊秀,看起来二十五岁左右,也是身着白色长袍,只不过他的腰间挂的是个黑皮革囊,他的脸上带着笑容,看起来很是开心,但他一双细长的眼睛让人看起来不免产生轻挑的感觉。
  慕星剑拍手笑道:“风流唐公子,怎么每次见你感觉都要俊俏几分,果然是风流倜傥,英俊不凡呀。”
  原来这人是唐门中最英俊的唐俊,江湖中人都称他为风流唐公子,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子为他迷倒。
  唐俊不但人长得俊,他的暗器手法在唐门也是出类拔萃的。
  唐俊笑道:“慕帮主来信相邀,我怎么敢不来呢。”边说着边坐了下来。
  黑白双剑本来举起的酒杯此刻不觉放了下来,他们在盯着唐俊的手,这是一双白皙细长的手,但这双手若掏出暗器来,只怕也是令天下人见之胆寒的手。
  唐俊朗笑道:“公孙前辈的九华剑法之快,在下早有耳闻,我们唐门所会的只有暗器打法,对于下毒却不是强项,所以请公孙前辈放心喝酒。”
  黑白双剑哼了一声,各种饮了一杯酒,唐门暗器的盛名在江湖中几百年不衰,他们本是好奇瞧瞧唐俊的手有什么魔力,能发出那让人胆丧的暗器,但听到唐俊这么说,心里也不由觉得无趣。
  慕星剑笑道:“我本来是请了五个朋友来的,现在来了四个,就差一个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可以倒。”
  他这话才说完,门外传来一阵呼喊声,哎哟之声不断,呼叫中八大金刚有四个飞了进来摔在院中地上,一时间竟爬不起来。
  随着四个金刚摔在地上,有个巨大东西连着飞进落他们当中,“碰”的巨响,这个东西竟将铺着青砖的地面砸出个大窟窿,在灯光在照射下一时尘烟冒起。
  众人看去,原来这个东西是个大铁锥,看样子少说也有二百斤重,众人心里不由猜测这个使锥的人必定是个孔武有力,高大威猛的人。
  但走进来的一个人让他们大跌眼镜,诧异不已。
  这竟是个矮小瘦削的人,而且还是身披道衣,他的头发随随便便的挽了结,面容也枯瘦,只是一双眼睛精光直冒,显见他内家功力已至化诣
  张进见得叫道:“巨力道长。”
  你矮小的道人哈哈笑道:“想不到西北之地也有人让得我呀。”
  慕星剑含笑道:“正是巨力道长梁赛羽。”
  张进以手拍桌道:“我刚刚见到那大铁锥就应该猜到是他了。”
  慕星剑道:“巨力道长本姓梁,因为天生神力,西楚霸王当年用的铁枪重一百八十三斤,而巨力道长的铁锥却整整有二百斤,所以他才自称梁赛羽。”
  张进道:“传闻巨力道长出自武当山,武当剑法以轻灵为名,巨力道长天生神力,加上修炼了武当的内家心法,力量更是天下无敌,于是弃剑自练锥法,惹得掌门不喜才忿然离开武当山。”
  巨力道长这时已提起了地上的大铁锥,他身形瘦小,偏偏却提着个和他身体差不多大的铁锥,看起来既滑稽又不可思议。
  巨力道长笑道:“你说错了一件事,我虽然离开了武当山,但我还是一个武当弟子,我只是感叹我使不好武当的剑法,心里觉得有愧才下山的。”
  他一步跨近了饭桌,看着张进问道:“快马张进?”
  张进举手笑道:“想不到道长竟认识我。”
  巨力道长道:“我看见门外的白马,又见你这青衣,还会想不到吗?”
  想不到这个巨力道长也是个心细之人,张进不觉笑了笑。
  巨力道长又看了看黑白双剑腰中的剑,道:“九华黑白双剑。”
  黑白双剑看着他的大铁锥只是点了点头。
  巨力道长看向唐俊的黑皮革囊,又看了看他的脸,道:“风流唐公子。”
  唐俊嘻嘻一笑,道:“正是在下,道长提着个大铁锥我怎么才能够敬道长一杯酒呢。”
  巨力道长哈哈大笑,道:“喝酒之时自然空手的好。”随手把大铁锥扔在门边,在唐俊身边坐下。
  慕星剑站起身来,哈哈一笑道:“请的朋友都已到了,且让我们先同饮一杯酒。”
  巨力道长喝了杯酒环视了一圈,问道:“慕帮主,你来信说有个大买卖做,我还以为只是叫我一个呢,想不到竟来了这么多高手,这到底是什么生意?你现在可否说清楚了?”
  他这句话正是大家所想问的,在场的人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有来自江南,有来自漠北,有来自西南,也有西北的,不要说现在集齐六个,只要三个联手就足可以纵横天下,所向无敌了。
  慕星剑盯着众人道:“各位可知道江西龙虎山的天师府也种丹药叫长生丹,它虽然不像仙丹那般可以长生不老,但平常人吃了却可以延寿十年,我们练武的人吃了更是可以增强功力。”
  他又缓缓道:“实不瞒各位,我现在的武学修为已到了瓶颈,却怎么也突破不了,所以想得到一颗这样的长生丹来助我突破瓶颈到达武学的另一种境界。”
  巨力道人不由道:“慕帮主,你可知道龙虎山天师府的那些道人都是修仙之人,他们虽然只是降妖伏魔不问世事,但我们别说去拿长生丹,只怕连山都进不了。”
  唐俊也忍不住道:“他们这些修仙之人不来世间走动就是我们的造化了,我们若是去惹他们岂不是自讨苦吃。”
  他摇头叹息,接道:“慕帮主,只怕我们要辜负你的好意了。”
  慕星剑摇手道:“不,不,我不是要你们去龙虎山,我只请你们同我一起去劫个镖。”
  唐俊瞪眼道:“劫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