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巫裔世界之武巫 > 第五章 长风四秀

第五章 长风四秀


  慕星剑点点头,慢慢道:“江西的庐陵王因为佣兵太多。当今的皇上对他已有猜忌,庐陵王为了打消皇帝的猜忌就去龙虎山求了颗长生丹准备送给皇帝。”
  他为众人的杯子倒满了酒,又道:“为了避嫌,庐陵王请了一家镖局带上长生丹献给皇帝。”
  张进喝完了杯中酒,正放下酒杯,问道:“却不知是那家的镖局?”
  慕星剑一字一字说道:“长风镖局。”
  听到这四个字,张进不说话了。
  一向冷傲的黑白双剑也不由脸色变了变,公孙静问道:“可是庐陵的长风镖局?”
  慕星剑点头。
  公孙平问道:“他们派的押镖之人是谁?”
  慕星剑说了四个名字:“金召阳,颜金裔,郎兵,曲天华。”
  黑白双剑听了也不说话了。
  巨力道长猛喝了口酒,道:“原来是长风四秀,这倒真有些棘手。”
  这一向在江湖中以勇猛著称的巨力道长都说棘手,唐俊不由好奇问道:“这长风四秀是何许人?”
  唐俊身在西南,又喜欢留恋花场,对南方的人和事不是很清楚,而巨力道长的武当山就在江南,他自然知道长风镖局的事。
  巨力道长道:“这长风四秀是长风镖局近年来新出的四个年轻人,他们的武功虽不同,但实力却都已是绝顶高手了。”
  唐俊侧目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
  巨力道长道:“那郎兵用的是剑,他的剑法多变,也不知道他师承何处,不仅多变,还很快,有人评价说他的剑法之快不在九华剑法之下。”
  看了看木无表情的黑白双剑,巨力道长接道:“曲天华用的是匕首,所谓一寸短一寸险,他能用那种短兵刃,可见他的身手胆识就不是一般了,有人评价说他凶险异常,深不可测。还有那颜金裔用的却是弓箭,这在江湖中恐怕是绝无仅有的,就算有人用只怕也在江湖上混不了多久,虽然弓箭的射程远,但在张弓拉箭的时间里往往就被高手所杀,所以在江湖中那些带着弓箭的豪客只能在黑暗里偷袭。”
  巨力道长叹了口气道:“这颜金裔不光可以一箭五发,而且可以连射七箭,不可思议的是他可以在任何角度发箭,扣箭之快让人瞠目结舌。再加上他的轻身功法,别人还未靠近他,可能就被他群箭射穿了。在南方的江湖武林中别人都叫他长风养由基,有人评价说再过十年他定会成为第二个小李飞刀。”
  唐俊动容道:“他真的有那么厉害?还有那个金召阳他又是怎样一个人?”
  巨力道长脸色凝重,缓缓道:“这个金召阳是长风镖局总镖头金玉飞的第三子,别人都叫他金三少。”
  唐俊笑了,道:“金三少,原来也是个纨绔子弟呀。”
  巨力道长正色道:“你想错了,他虽然是少主身份,但他注定了这一生是个传奇人物,就算现在还不是,过不了几年肯定是的。”
  唐俊听得心里有一丝不服,道:“听你这么说我倒现在就想见到他了。”
  巨力道长叹道:“这金召阳是个武学天才,十岁就已学会了镖局所有师傅的绝艺,十五岁的时候有着岭南第一棍之称的邓康安找上镖局,却被他三招击败,让人惊叹的是他每学一种武艺都能举一反三,十八般武器在他的手中好像都是他的绝艺。他最厉害的是枪,枪中带刀,江湖几百年来只有他练成了枪中带刀的境界。他二十一岁开始押镖,至今三年从没有丢过一次镖。有人评价他不出五年他定会成为整个天下镖局的传奇,也可能会成为天下江湖中最传奇的一个人。”
  唐俊听得再也说不出话来,就算他心里再有不服,在见了巨力道长的神情后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张进这时在旁说道:“长风四秀的名头我也听过不少,我们倒不是惧怕他们不敢去劫他们的镖,怕的是他们背后的长风镖局,四年前长风镖局联合了南方的十八家大小镖局组成联盟,实力在江湖中已是无出其右了。”
  说完他看着慕星剑,道:“若想劫他们的镖先不说成败,如果让他们知道了就算天涯海角只怕也没有我们的藏身之处了。”
  黑白双剑不言不语,一向冷漠的脸此刻更是如一汪死水。
  慕星剑淡淡一笑,他知道此刻自己该要说点什么了,他笑着说:“各位都是老江湖了,在江湖混什么事都可以发生,什么事都可以遇见,今天你和他是仇人,明天可能就是朋友了,但有一件事我想大家都知道,都明白。”
  他笑着又道:“那就是保镖的和抢镖的是天生的对头永远是没有和解之日,我们若想着平平安安的过生活,那还不如去做回老百姓的好,若想过上金钱美女,名马佳酒的生活只能抢他们的了,因为若抢那些大户人家或者钱庄定会被官府通缉,就算有钱也过不了逍遥的日子。”
  张进道:“你说的这些好像是废话,是个江湖人都知道,抢镖局只是我们江湖中的事,官府从来不会来管的,关键现在我们的对象是长风镖局,你能保证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吗?”
  慕星剑的脸突然露出森森寒光,他的目光也似乎变得如刀刃,刀刃如寒似冰。
  他就用这种如刀的目光在每个人的眼睛里扫光,冷声道:“若我们把他们都杀了,再悄声而回,天下又有谁会知道呢?”
  他这话说出,众人都呆住了,也是震住了,这个想法在他们的心中可是连想都不敢想,这真是个疯狂的想法。
  一刹时,整个饭厅的空气凝结,时间也似静止,一股无形的寒意在每人的心底冒起。
  唐俊一向稳健的手此刻似乎也变得有些微微颤抖起来,唐家的高手都是注重手掌的把握,他们的手应该比任何人的手都要稳定的,但现在他的手为何起了变化。
  唐俊咳嗽了一声,他这声咳嗽似乎打破了某种诅咒,众人的目光齐都看向了他。
  唐俊用手掩了下嘴,轻声道:“慕帮主,你有把握能把他们都杀了?刚刚巨力道长说他们那般了得,他们中只要有一个走脱,只怕就是我们的灭顶之灾了。”
  张进看着唐俊,心里不由的问自己:他为何这样问?难道他同意了慕星剑,还是他刚刚听了巨力道长的话,心里只想着要去斗斗长风四秀?
  慕星剑本来寒冷的脸突然变得诡异起来,他用一种诡笑道:“巨力道长刚刚说的长风四秀其实只有三秀。”
  巨力道长又怔住了,他实在不明白慕星剑这话是什么意思,所以他不由问:“难道他们四个其实只有来了三个?”
  慕星剑笑了笑,不答反问道:“长生丹何其宝贵,若让江湖中人知道,只怕我们不去抢,别人也会想去的,像这种事他们镖局应该会守口如瓶,我应该不会知道才对。”
  他这么一说,众人才觉得奇怪,是啊,慕星剑他怎么知道,保镖的行情他们虽然没有做过,但也知道他们的做法,只有不大贵重的东西他们才会大张旗鼓的走镖,若接到稀有的贵重物品,他们都会掩盖或者走暗镖,别人决计是不会知道的。
  慕星剑知道众人心中的疑问,笑道:“因为长风镖局这趟镖在还没有走之前,就有个人告诉了我,所以我才会请大家来。”
  听了这话,每个人的心里突然一亮,张进道:“莫非这个人就是四秀中的一个?因为像这种事也只有他们押镖的知道,一般的人自然是不知道押的是什么东西。”
  慕星剑又笑道:“正是如此,你可猜得到是谁吗?”
  张进摇头道:“我猜不到,我只知道绝不会是金召阳,因为他是少主。”
  公孙平突然道:“我猜一定是曲天华。”
  慕星剑不由奇道:“你怎么这么肯定?”
  公孙静在旁道:“因为他的性格,大凡用短兵刃的人都有冒险的心理,他们这种人一般不愿寄于人下的,若有机会他们都会冒险进取的,刚刚巨力道长说有人评价他深不可测,我想那人评价他的应该是他的心机吧。”
  慕星剑呆了呆,叹道:“想不到公孙兄不但剑法了得,这识人的本领也厉害呀。你说的不错,但还有一点其实他是我一个表弟。”
  他慢慢又说道:“长风镖局联盟十八家镖局,虽然在表面上实力无人能及,但他们的内部却也有许多的裂缝,我那表弟正是要借这个机会除掉其他三秀,他以后才能在镖局中立于头位。”
  公孙静冷道:“只靠他一个我想他还是不敢这么做的,他的背后肯定还有别的人在支持他吧。”
  他好像十分的厌恶曲天华这种人,说完之后他的面上竟有种鄙夷之色。
  慕星剑好似没有看到,笑道:“他们当中的勾当我们且不去管他,我只是关心我们的买卖,各位,我该要说的都已经说了,大家是否愿意入伙呢?”
  一阵沉默后,还是唐俊先开口,他沉吟道:“长风四秀再厉害现在也只剩三秀,而我们就算除掉曲天华也有六个,以六敌三我想应该可以把他们留下,但不知慕帮主给我们什么价格呢?”
  看来他已经真的动心了,慕星剑笑了,道:“唐家的暗器几百年以来都是令人胆寒,笑绝江湖的,但随着人们对你们唐门暗器的熟悉,对你们唐门暗器上的毒药配方齐全,你们唐门的江湖地位现在已经下降了不少,我知道你们唐门现在正在寻找一种新的毒药来淬炼暗器,而在这西北之地我恰好知道一种极毒极猛的药,只要唐公子将这毒药带回唐门,我想你肯定能角逐宗主之位。”
  唐俊身子一震。问道:“这毒药叫什么名字?”
  慕星剑说了五个字:“乌头钩吻草。”
  钩吻草就是断肠草,断肠草本是三步倒之类的毒草,再加上长有乌头,那毒性岂不是更厉害。
  唐俊听了低下了头,他在沉思,一会,他抬起了头,盯着慕星剑道:“你若真有这个药,我就跟你去。”
  慕星剑大声叫道:“好。”
  他没有对唐俊再说什么,而是看着快马张进,说道:“张兄,那一趟镖中不只是只有长生丹,还有十二颗玉彩夜明珠,若张兄肯去,那十二颗玉彩夜明珠就全是张兄的了。”
  张进脸色变了变,一颗上乘的夜明珠价值千金,而玉彩夜明珠可是极品,十二颗玉彩夜明珠少说也有好几万金,他一向独来独往,也很少失手,但所进钱财也是有限,现在突然听到有这么多,你叫他怎么能不心动。
  他喘息了几下,脸色一变再变,终于沉声道:“好,我随你去。”
  黑白双剑兄弟自始至终好像都是冷漠淡定的脸,就连现在慕星剑看向他们,他们也好像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慕星剑看着黑白双剑,缓缓道:“我知道公孙兄对名利,金钱毫不在意,但我近日却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一本剑谱,不幸的是我是练刀的,这本剑谱在我手上却是毫无用处。”
  公孙静平静问道:“这是什么剑谱?”
  慕星剑不动声色道:“一百多年前,剑神西门宇与白云山孤叶子在鸿山之上比剑,此战惊动天下,可谓是江湖武林空前绝后的一战。”
  他竟在此刻说起了往事,别人也不知道他说这话的含意。
  公孙静脸色还是很平静,练剑的人,心总要比别的人静很多,他叹了口气道:“此战天下闻名,至今还是盛传不绝,只恨我辈剑法浅薄无法到达前人的境界,实乃我心中所憾呀。”
  慕星剑笑道:“公孙兄若真想达到前人的境界,我想也非难事的。”
  公孙静就算再平静此刻也忍不住了,他双眼一睁,射出一道光芒,就像是一道匹练剑芒,他问道:“慕帮主此话何意?”
  慕星剑笑道:“我得到的那本剑谱名字叫孤叶剑谱,不知道公孙兄有没有兴趣要?”
  他这话说完,别说黑白双剑兄弟,就是另外的人听了也是耸然失色,孤叶剑谱正是孤叶子的剑法,西门宇唯一的一败就是败给孤叶子,若得到孤叶子的剑谱,那以后不就是天下无敌了。
  黑白双剑兄弟就算再怎么冷,再怎么淡定,此刻也不由脸显红晕,瞳孔放大,睁眼问道:“你真有那剑谱?”
  慕星剑向他们举杯笑道:“千真万确,只要此事一了,我必会双手奉上。”
  公孙静慢慢点头,道:“好,我相信慕帮主的为人。”
  说完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厅中现在只剩下巨力道长还没有说话,慕星剑看着他又笑道:“道长,若我猜得不错,你下武当山已经快三年了吧。”
  巨力道长点头道:“想不到慕帮主对我这些事也清楚呀。”
  慕星剑托着酒杯,道:“只因为道长实在威风,这三年里竟走遍了大江南北黄河两岸,连破了十个山寨,八个山庄,还击毙好几个江湖中诡异莫测的飞行大盗,我想不注意都难啊。”
  他这话说来像是极奉承巨力道长,但巨力道长听到却没有一丝喜色,他只是问道:“你给他们的价格实在是很到位,却不知你给我的是什么价格?”
  慕星剑放下酒杯没有回答,他另外又说起了一件事,道:“武当山本来叫太和山,据太和山志记载上有一句话,说非真武不能当之,由此可见你们武当山是玄天真武大帝所创的,你们奉供的也是真武大帝神位。”
  他在这个时候突然说起武当派的创史,别人虽不知道他为何这么说,但还是想听下去,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慕星剑又道:“真武大帝在武当山修炼成功后,在世间伏魔诛妖驱鬼,使得三界的逆魔邪首不敢再出来残害生灵了,所以人们都叫他荡魔天尊。玉皇大帝感于他对世人的恩德,就敕封他为四圣之一,号真武大帝,封位镇领北方。从此以后武当山也成了道家的圣地之一了。”
  他笑了笑又道:“真武大帝走了后,留下了一本玄武心法,但武当后人从此之后却无一人练成他的心法,,这玄武心法也就被放在了观心阁,只待你们派中能出个奇才练成此心法。”
  他对武当山的事竟了如指掌,仿佛置身其中。巨力道长脸色慢慢凝重起来,这慕星剑实在是个人物,他竟仿佛对每个人,每个门派都很了解。
  慕星剑笑道:“道长不必疑虑,我知道这些只不过是有个故人在前些时候来我这里告诉了我。”
  巨力道长目光一闪,问道:“你这故人是谁?”
  慕星剑道:“我这故人对别人来说无关紧要,但对道长来说却有些联系。”
  巨力道长沉声问道:“为何?”
  慕星剑笑道:“我这故人来我这里的时候神色有些憔悴,说他在武当山拿了一样东西,他现在无处可去,想在我这里避些时日,我就把他留在了这里,又叫来了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