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巫裔世界之武巫 > 第六章 计划

第六章 计划


  巨力道长的拳头突的握紧,他的眼睛射出一道光芒,枯瘦的脸也仿佛带着种光彩,他紧问道:“这人在我武当山拿了什么东西?”
  慕星剑目光也在闪动。道:“我知道道长为何下山。武当派的深藏之宝玄武心法丢了,所以才要道长下山寻找,玄武心法乃武林瑰宝,为了避免此事引起江湖的****,所以你们的掌门才做出不喜你的样子赶你下山,而你踏遍了全国各处也没有找出玄武心法的下落。”
  众人听到慕星剑的话,心里又是一阵大惊,听慕星剑的话武当派已丢了玄武心法,而偷那玄武心法的人正是慕星剑说的故人。难怪巨力道长一下武当山就在全国各处扫荡,原来是在找那玄武心法之书。
  今夜出人意料的事太多了,先是长生丹,后来孤叶剑谱,现在又有玄武心法,这三样只要有一样让江湖其他人知道必会掀起腥风血雨。而现在这三样都出自慕星剑口中说出。
  众人心里虽然大惊,但也有奇怪之处,长生丹虽然可以延寿十年,也可以助慕星剑达到武学的巅峰,但真正的瑰宝还是玄武心法,因为若是练成玄武神功,那岂不是成仙得道,比那长生丹不知高出了许多。
  巨力道长也在厉声问道:“听你的意思,我派的心法之书在你这里了,像这种瑰宝之书你又怎么会轻易的交还给我?”
  慕星剑叹道:“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要想修炼玄武心法必要先习会武当的基础功法,不然就算你再聪明再天才也是修炼不了的。可笑我那故人虽然偷盗之术厉害,但却不明就里偷得了你们的深藏之书,等他拿到手后,才知道这江湖瑰宝之书在他手里竟如别的废书一般毫无用处。”
  他又接道:“他本想还给你们武当派,但你们却已惊觉,整个山已封锁得严严实实,他根本就进不去了,想当面交还,又怕你们责怪杀了他,他只好携书逃了,想避个三五年再说,想不到道长下山后四处扫荡追踪,他已无处躲藏了才跑到我这里来。”
  众人这才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由得吁了口气,想想也是,各门各派的练功心法都不一样,别的门派武功再是厉害,自己得到了他们的招式,但没有他们的修炼心法自己也是万万练不来的。慕星剑没有武当派的基础功法他自然也是练不了。
  巨力道长双目尽赤,仰面长啸一声道:“三年来我四处闯荡,到处追寻,想不到在这里圆了心思,慕帮主你快快将书还给我。”
  慕星剑等他长啸声完,也大笑道:“哈哈,道长这书定会还你的,只等你帮我做完事后,就算要我亲自送到武当山我也心甘情愿。”
  巨力道长瞪目道:“你一定要我和你去劫镖?”
  慕星剑笑道:“少了道长的神力,我只怕我们做不了干净呀。”
  巨力道长霍然站起,盯着慕星剑道:“好,要我去也不难,只要你可以接我三招,我立刻就会随你去。”
  话落声中,他已抄起了放在门边的大铁锥,身子一跃,已落在了院中。
  夜色凄冷,更映得灯火迷蒙,巨力道长站在迷蒙灯光下,手中大铁锥发出的幽光就像是可以摄人魂魄的鬼火,他的人也散发出强大的气息。
  此刻在众人的眼里,他那里还是个矮小枯瘦的人,层层压迫的气势冒起,当真有如天神般。
  众人见到巨力道长如此发怒,以为是被慕星剑激起的,只有张进心里想着:这巨力道长也是个精细之人啊,他那三招必是他最得意的三招,若他击倒了慕星剑,玄武心法自然就可取回,若他不能取胜,也就只能和慕星剑去劫镖局了。
  慕星剑只是淡然一笑,道:“好,我就接道长三招。”
  衣袍一撩,反手抽出金背滚鳞刀,刀长四尺,宽五寸三分,这是把重刀,可单手,也可双手,也是重兵器的一种。
  左脚前抬,右脚一跨,人已到巨力道长的面前。
  巨力道长也不废话,慕星剑一到,大铁锥就已抡起砸下。他的人虽小,铁锥却很大,正是砸向慕星剑的胸膛。
  慕星剑胸膛紧缩,用手按住金背滚鳞刀向下一压,想借助身体的优势要压住巨力道长的铁锥。
  巨力道长口里喊了声:好。脚步穿出,已到慕星剑背后,他身材矮小,移动速度自然要快点,正是武当派的七星步法。
  人到慕星剑背后,他的铁锥自刀下抽出,慕星剑反手一刀劈出,气势凌厉至极,口里也喊了声:“你接我一刀试试。”
  巨力道长豪气顿生,道:“妙极。”也不躲闪,举起铁锥迎向金背滚鳞刀,“唴”的金戈声响,火光星溅,两个人影分开,脸色各自都很凝重。
  铁锥虽然沉重,但金背滚鳞刀也是厚重武器,两人的手臂都各自有些发麻。
  巨力道长大笑道:“痛快,好久没有这样打过了,想不到慕帮主的力量也是那么的强,难怪会成为西北第一大帮,你可愿意接我一锥吗?”
  慕星剑一时兴起,横刀笑道:“你只管使来,何惧之有。”
  巨力道长双臂一震,身上的道袍鼓起,显然已经运足了他的内家劲气,双手平举铁锥,只是一招最普通的推锥,但所含的却是他全部的力道,
  铁锥缓缓向慕星剑推去,空气都被压缩得丝丝作响。
  慕星剑凝气闭息,马步稳站,双手托刀横在胸前迎着那击来的铁锥,脸色凝重,那敢丝毫放松。
  “破”的一声闷响,两件重兵器撞在一起竟没有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听来像是两股空气对碰。
  两人的脚下起了一圈尘土烟灰,四散飘荡,那是被两人散出的劲气冲起的。
  慕星剑似乎抵挡不住巨力道长的力道,身子摇晃一下,向后退了一步。
  巨力道长紧跟一步,两件兵器粘在一起,看来他们是要比拼内力,慕星剑笑了一下,道:“道长的神力果然无人能及。”
  众人见得以为他要败了,谁知他突然放手,手中刀直掉地面,退后的左脚不是踩地,而是脚尖点地,晃至左边的身体已借势冲起,右臂弯曲成肘,撞击巨力道长的右胸。
  两件兵器相击之时,巨力道长以为要比拼内力,正待全力而出,慕星剑的刀突然放下了,他发出的力道碰了个空,就像一个正待开门走出的人,突然发现前面是个悬崖,身子不由得前栽。
  而此刻慕星剑的肘击已至,众人看去巨力道长就像是自己撞向他的手肘,“碰”的暴响,巨力道长的身子被慕星剑肘击飞落在地上。
  灯火迷离中,巨力道长仰面跌倒的地方腾起了一团灰圈,他的脸色已变得苍白,慕星剑的力道虽不太重却也不轻。
  他压抑着胸中被撞击翻起的血气,勉力抬手擦了擦嘴边流出的血迹,苦声道:“慕帮主果然武功非凡,我认输了。”
  认输就是承认要跟慕星剑走了。
  慕星剑笑着拉起巨力道长,道:“道长武功本不在我之下,神力我更不能及,我只是取巧了。”
  巨力道长大声道:“败了就是败了,何必要用取巧掩盖。”
  众人听到不由都佩服巨力道长的心胸,说实话,慕星剑的确是取巧取胜,一开始巨力道长就叫他接锥,谁知慕星剑在卸了巨力道长大半的力道后丢刀用手肘出其不意撞击对方的胸膛,这明显违反了一开始的约战方法。
  但慕星剑那一肘也是用得妙到巅峰,不然巨力道长怎肯轻易认输,若换了个武功比巨力道长差的人,就算有慕星剑的取巧之心,只怕在他丢刀之际就被铁锥砸在身上了。
  慕星剑哈哈笑道:“好,那我们就可以布置一下怎么行事了。”
  酒菜撤下,桌子擦试干净了,慕星剑把一张地图铺在了桌面,手指着地图的线路,道:“根据我的探报,长风镖局的镖车现在已经出了江西,进入了湖北和湖南的交界处。”
  张进问道:“那我们要在什么地方动手?”
  慕星剑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小黑点,说道:“就在这里。”那小黑点早已用一个朱笔画了个圈圈起,显然他早就已经计划好了。
  张进又问:“这个是什么地方?”
  慕星剑笑道:“这个名叫石家集,是一个小集会街。附属石门府,离石门府有二百七十八里,乃去京城必经之路。”
  唐俊在旁忍不住问道:“我们为何不在偏僻险恶之处设点突击,这样既可以躲过人们的耳目,又可以让镖局的人无处逃串,你在一个集会之地就算全歼他们,若以后长风镖局的人在那里追查,也可从那里的人查出我们的线索。”
  慕星剑道:“你说的这个方案我思虑了许久,一个有名的镖师他必定是个熟悉地理,深谙行镖路线的人,他在出镖之前一定会计划好在各个险要的地势里,因势排出相应的队伍来应付可能发生的突变,这样一来,我们可以想到的地方他们早已有了应付的方法,我们成功的几率岂不是少了很多。”
  唐俊咋舌道:“听你这样说来,他们走镖的人难道还会像那些军队一样会行军布阵?”
  慕星剑正色道:“军队作战,大多是正面战斗,只要一方的战斗力强,一般来说都会取胜。而他们走镖的对方却是江湖中的强盗,他们应付的是诡计,陷阱,一个不小心就会阴沟里翻船,江湖上那些有名的镖师毁在一些小九流人物的手里也不是什么奇事。”
  唐俊不由的笑了,道:“那这样说来,走镖比军队打仗还要困难?”
  张进在旁说道:“慕帮主所说的确有道理,我劫镖多年,深知其中之理,那些镖师越是在凶险地方越是会保持警惕,反而在宽敞空阔之地他们会放松警惕,因为他们想不到在这种地方有人敢劫他们的镖。我也正是利用了他们这个心理才会多次得手。”
  唐俊说不出话了,若论劫镖的行当,在场众人自然都比不过张进,白马独纵横,青衣风沙行。这句话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张进突然问慕星剑:“慕帮主,我虽知其中之理,但现在我也不明白你为何要把点设在一个集会上,要知道上集会的人肯定很多,我们一动手必定会引起纷乱,到时候敌我不分又如何杀敌呢?”
  慕星剑神秘一笑,道:“要分清敌我其实一点不难。”
  张进不解,又问道:“你有什么好方法?”
  慕星剑笑道:“最好的方法就是这个集会上所有的人都是我们的人,再在身上佩带一个标识,这个标识可以让我们一看到就知道是自己人,而长风镖局一进来就好像是一粒老鼠屎混进了一堆白米中,我们可以把他看到清清楚楚,他们却看不清我们。”
  张进听到眼睛亮了,拍手道:“你这法子真是秒极,我们若看见身上没有标识的,尽可以痛下杀手,而他们并不知道集会上都是我们的人,他们的下手自然就畏手畏脚了,此消彼长,他们想不留下都难了。”
  突然他似乎又想到了一点,道:“慕帮主,你这法子虽好,但也好像疏忽了一点。”
  慕星剑哦了一声,道:“那一点?”
  张进道:“那石家集的人在那里住了几十年,怎么会突然全部平白消失,换成了我们的人呢?”
  慕星剑又笑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足够的钱给他们,请他们避个三五天我想他们应该愿意的,何况到时请他们离开的是官府的人,他们就算再不愿意也只能离开了。”
  众人听到这里才完全明白了慕星剑的方法,这方法的确是妙得很,他先打通那里的官府,让那里官府的人出面给钱,叫石家集的人都出去避个几天,只说要在这里办个事情,那石家集的人见到官府自然会相信,也不敢反抗。
  等石家集的人走后,慕星剑就叫赤火帮中的人扮成石家集的人,而这些长风镖局的人自然不会知道,等他们进了石家集,就好像一条鱼进了一张罗网,想逃都逃不了了。
  这法子实在高至极,就连黑白双剑和巨力道长都暗暗点头,他们的眼前似乎看到了长风镖局人的尸体。
  唐俊年纪最小,性子却最急,他叫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慕星剑并不急忙,他说道:“长风镖局还没到安徽境地,他们以押镖车为幌子,行走的速度并不快,等他们到石家集最少也要二十天,而我们从这里到石家集最多是十天,因此时间是足够的,我们先商议下怎么动手。”
  唐俊道:“这还用商议什么?我们这么多人,不说底下的人,就我们六个只怕就足够了吧。”
  慕星剑苦笑道:“唐公子的身手我自然知道厉害,但那金召阳的确是个武学奇才,十五岁就三招击败了岭南第一棍,那岭南第一棍的武功再差也不会差到那里去吧,可想而知现在二十四岁的他武功定是深不可测了。”
  他接着又道:“何况随他前行的还有他亲自训练的八刀八盾。”
  唐俊不由问:“何谓八刀八盾?”
  张进道:“八刀八盾我也听道上的人说过,八盾是在受到攻击时结成的一个抵御盾阵,保护镖车,而八刀就在阵中,只是有人接近八刀就会从盾阵中击出,速度之快平常人是躲不及的,传闻金召阳能四年不失一镖,靠的不光是他武功高绝,还有这八刀八盾的功劳。”
  唐俊也不由苦笑道:“你们说得太恐怖了吧,难道那金召阳是个怪物?他真有那么厉害?”
  慕星剑叹道:“不管你信不信,这是曲天华给我的资料,他叮嘱我要万分小心,不光那八刀八盾,还有一个颜金裔。”
  唐俊摇头叹气,道:“听你这么说来说去,难道我们还是不要去的好?”
  他说这话当然是气话,慕星剑花费许多心力掌握他们各自的弱点,又辛苦把他们弄来,岂有放手之理。
  慕星剑又摊开一卷白纸,白纸上面画着一条小街的图形,他手抚白纸道:“这是石家集的建筑图样。”
  众人看去,发现上面画的的确是一个小街的建筑房屋,小街并不长,两边的房屋也不高,唯一的两层楼房上面竟还写着四个小字:石家酒楼。
  慕星剑为了这个计划真是呕心沥血,他指着那图上的石家酒馆道:“我的计划就在这里,等长风镖局到了这里,只要曲天华拿了颜金裔的弓箭,就是我们动手的时候。”
  还是唐俊在问:“为何要等他拿了弓箭?”
  慕星剑淡然道:“还是那句话,这是曲天华给的资料,他说只要颜金裔手中有弓,别人是万万靠近不了镖车,因为他的箭天下间无人能躲过。”
  这次唐俊没有问了,他拍了一下手,叫道:“好,我们听慕帮主的,你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做。”
  夜寂黑深,夜空中无一星光,门外的八大金刚依然站立在那里,阴冷的长街就像他们此刻的心。他们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帮主在里面商议着什么事,但也知道必是个重大的事情,所以他们更是眼睛眨也不眨看着前方,惕听着周围的声音。
  只不过若让他们知道了这个计划,只怕连他们都不敢想象,这个计划实在是疯狂又可怕。那在远方的长风镖局呢?他们此刻在那里?若他们知道了这里有张死亡的网在等着他们,他们还会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