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巫裔世界之武巫 > 第八章 生活死二十秒

第八章 生活死二十秒


  一旁押边的四个探魂二十秒马见到蜂拥而上的赤火帮好手上来,立马射出了手中的弓箭,“嗖嗖”四响,一片红衣中倒下了四个,他们的弓箭虽比不上颜金裔,但也是百发百中,赤火帮的冲势一下缓了下来。
  他们正准备射第二箭的时候,街中马蹄声响起,如骤雨似雷鸣,一匹白马闪电而至,在他们中间一穿而过,马上人青帕青衣,正是快马张进。
  张进在穿过四个探马时,有道刀光横过,左边的两个探马倒了下去,他们的胸口被划出了一道刀痕,鲜血迸出。右边两个的马被闪电而过的白马惊得倒立而起,两个探马不及之下,翻落在地。
  白马去势不停,竟越过拦在前面的两辆镖车,飞落在唐俊站立的屋檐下,前蹄抬起,后蹄着力,人立之下仰首吁的长嘶一声,如龙吟一般,正是马中的极品玉雪滚龙马。
  金召阳这时的心在滴血,这一切的事情说来虽然长,但发生的时间只在霎那间,他的八刀八盾就只剩四盾两刀了,还有两个掉下马的探马。
  慕星剑的计划实在很绝,他先让唐俊打乱他们的队伍,再叫巨力道长冲散,然后他和张进斩杀,他深知一个道理,若要杀掉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先杀了他身边的人,等他孤立后想什么时候杀就什么时候杀。
  金召阳万万想不到有人为劫他们的镖会清了一个集镇的人,所以他并没有叫那四个探马进来这里探查消息,他现在为他的失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而让他感到心痛滴血的是曲天华,战友的牺牲虽然让人痛苦,但更让人感到心痛的是朋友兄弟的出卖,曲天华现在出卖了他们。
  金召阳双目赤红,握枪的手青筋跳动。若换成别人此刻只怕就要不顾一切冲上去拼个死活了。
  他突然大喝道:“郎兵,你去帮颜金裔取弓,我数二十下,若不成功你就快速逃离。”
  逃离就是逃跑,二十下就是二十秒,他说的话还是沉稳有力,还是让人无法抗拒。
  郎兵和颜金裔的脸色变了变,逃这个字在金召阳口里从没有出现过,他们知道金召阳的意思。
  如果颜金裔他们能在二十秒内夺回弓,他们就还可一战,若夺不回,金召阳就会拖住慕星剑几人,要他们尽快逃跑。
  他们正待说什么,金召阳口里已经开始数了:“一”。
  他的一字刚起,人已从马上飞起,落在了赤火帮的好手当中。那些赤火帮正在围住了剩余的两刀四盾。
  金召阳落入圈中,“二”字开口,铁枪一扫,前面一丈长的半圆倒下了四个赤火帮的人,他们的胸膛都被金召阳的枪尖划破,四道血迹溅起,他的枪又一挑,一人被他挑起,飞过了人群落在街角边,再也不能动弹了。
  金召阳一到,赤火帮立刻被杀了五个,四盾二刀的斗志也随即升起,而赤火帮剩余的几人不由倒退数步,一时不敢上前了。
  “好个金召阳,可敢接我一锥吗?”声到锥到,一个大铁锥呜的作响撞向金召阳。
  金召阳的口里还在数数:“三”,他手里的枪一抖,一杆枪变成了三节棍,双手一兜,三节棍化为一个圆圈,兜住了撞来大铁锥,顺势一带,正是江湖上最平凡的四两带千斤。
  巨力道长被这一带,一下站不住脚,人也跟着向前冲去差点就要摔倒在地。
  这时金召阳口中的三字才落,“四”字刚出口,一道匹练的刀光已至,刀势凌厉,刀光庞大,直似要将他绞成肉酱,刀是金背滚鳞刀。
  金召阳手腕一拉,三节棍变回了铁枪,铁枪迎着那庞大的刀光刺去,“叮”的金戈交响,铁枪的枪尖正好钉在了那刀尖上。
  好快的枪,好准的枪,本来天地间充满的刀芒一下就消失。金召阳手腕旋动,枪尖抖出了七个枪花,直刺慕星剑胸口的七处大穴,正是枪招中的梅花弄影。
  慕星剑大惊,想不到金召阳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刺枪,情急之下向后仰首、弯腰,双脚提动,一个鹞子翻身,倒翻而出。
  金召阳口中的数到了五,“五”字喊出,他右手的枪没有收回,而是左手一抽,抽出了腰间的刀,刀随人至,已贴近了慕星剑。
  迎风劈下,刀芒射目,这刀芒没有慕星剑的金背滚鳞刀那么强盛,庞大,但却迅急,耀眼,速度绝不在他刀法之下。
  慕星剑双脚刚站稳,那里能避得开,他不由得闭上了眼,心里叹道:好快的刀,好个枪中带刀。
  金召阳的刀没有劈在他身上,而是被一个大铁锥抵住,“唴”的一响,火星四溅,金召阳抽刀而回。
  他的刀势已没,只得挺枪作势,刀已回入了他腰间的刀鞘,这时他的口里缓缓吐出了“六”的数字。
  救慕星剑的是巨力道长,他刚刚站稳脚步就见到慕星剑的危情,于是挺锥来救。
  原本立在屋顶上的唐俊此刻不由飞身而近,快马张进也勒马作势,随时可以发出闪电一击。
  慕星剑在巨力道长身后缓缓吐出了口气,道:“好个金召阳,不愧是南方武林的第一人。”
  刚刚金召阳只是数了六个数,只用了六秒就带脱巨力道长,几乎劈了慕星剑,这份气势令远处的唐俊和张进看到也不由心惊。
  他们本来的计划是唐俊打乱了镖车的队伍后就去对付颜金裔,但现在看到金召阳如此凌厉、霸道,心里不由都起了必须先杀了他才行的念头。
  金召阳挺枪而立,他知道要对付眼前的四人,手下剩下的四盾二刀绝计帮不上忙的,他刚刚一气呵成使出的枪中带刀正是他武学的巅峰,施展这种巅峰的武功耗去了他不少的体力。
  他本想在一击之下劈到慕星剑,这样就可以摧毁其他人的心理,可惜他失败了,他心里不由暗道了声:可惜。
  看着眼前的四人,他不仅没有畏惧,反而起了种豪情,只要拖住这四人,颜金裔他们就算夺不回弓,也可以逃离这里的。
  但颜金裔他们真的可以夺回吗?他们若不成功真的可以逃离吗
  郎兵和颜金裔在他喊出一的时候就没有犹豫,他们和金召阳不知道一起战斗过多少次,对他的性格了如指掌,只要是他决定的一件事,那是不会再更改的。
  郎兵和颜金裔跃起,射入石家酒楼二楼,因为曲天华的位置就在里面,他们的口里也在数数,多年的默契让他们无缝的连上金召阳的节奏,他们必须要跟上金召阳的节奏,掌握那致命的二十秒。
  “二”字开口,他们已射入楼内。迎接他们的是两柄剑,一黑一白,黑白双剑。
  剑光吞吐,黑白交辉,如龙舌如蛇信,两人滑身避过,剑光如毒蛇紧随身形。
  正是黑白双剑兄弟,他们的剑法之快就算不是天下第一,也可以排入前十。
  郎兵紫电凝霜剑振动十三下,化为一片剑网,欲要网住他们的剑蛇。
  但一张网能否网住蛇呢?何况现在还是两条毒蛇,郎兵口中数出了“三”字后,他的剑网已经破了。
  黑白双剑的剑不光像蛇那般毒、快,还像龙那般迅猛、傲然。剑行如蛇,剑游如龙。
  他们的剑穿破郎兵的剑网,剑势又起,两人的剑如万花齐放,朵朵光彩,剑尖的寒光犹如寒梅吐蕊,泌人心脾。正是九华剑派的剑招万花缤纷。
  在这江湖中能躲过他们兄弟两人联手一击的没有几个,郎兵也躲不过,他只得迎剑而上,剑网化作七七四十九道剑光,正是梦引剑法的引剑诀。
  “叮,叮,叮。”剑鸣龙吟声不绝,郎兵倒退两步,“四”字声落下,他身上已多了五六个剑伤,伤口虽不深,但衣裳上已有多处的血迹。
  他咬牙吐出个五字,梦引剑法的锐剑诀发动,紫电凝霜剑上光芒闪动,如紫色电光,耀人眼目。如叶上寒霜,悽人心魄。
  黑白双剑只觉得一股锐气直逼眉宇,他们的眉心都觉得一凉,直透心底,使得他们都打了个哆嗦。
  剑意。郎兵剑上发出的锐气虽没有达到杀人的剑意,却也初具雏形了。
  黑白双剑不由得心剑抱一,眼睛死死盯住郎兵,脸上显出从未有过的凝重,公孙静缓缓道:“长风四秀,果不虚传。”
  公孙静这话由衷而出,一百多年前剑神西门宇练成剑意,天下无人可匹,没有人在他剑下躲过一招,现在郎兵的剑意虽没成,但面对这样的练剑奇才他们那敢放松。
  任由颜金裔从他们身边穿过,他们盯着郎兵,手里的剑已在嗡嗡自响,他们的劲气已全部贯入剑中,剑身微微颤抖,剑尖吞吐着寸许的光芒就像蛇的信舌,伸缩不定。
  他们的剑随时可以发动,就像一条蛰伏的毒蛇随时可以发出致命的一击。
  颜金裔穿过黑白双剑,他看到了曲天华,他的弓正挂在曲天华的腰中,曲天华的双手握着匕首,盯着走来的颜金裔。
  颜金裔知道郎兵一个人对付黑白双剑有多危险,也知道郎兵是为了让他安心对付曲天华才硬拉黑白双剑两人,但颜金裔真的能从曲天华身上夺回弓吗?
  有弓在手的颜金裔也许可以射杀曲天华,但没有弓的颜金裔是否可以躲过曲天华的匕首呢?
  颜金裔的嘴里也在数着数字:“六”,他们上楼已过了六秒,他盯着曲天华,盯得很是专注,这个人不仅是出卖他们的人,也是一个危险的人。
  面对危险人们会产生什么感觉?颜金裔盯着曲天华,他只觉得自己的视觉在无限拉伸扩大,他竟仿佛忘了自己的身体,手和脚所有的动作都在意识之中自动调配。
  他突然进入了传说中的通明意念之境中,有一种人在危险或绝望的时候,会突然进入意念之境中,他们往往在意念中会做出不可思议的动作或起死回生的事情,等到事后他们却又会忘了怎么运用意念。这种人很少,但颜金裔正是这很少中的一个。练箭的人意念都要比别人强很多。
  颜金裔突然发现自己从没有像现在那般看清对面的人,曲天华在他的眼睛里已是清清澈澈,他发现曲天华的鼻孔右边的大点,左边的小点,右边大的鼻孔下长出了两根鼻毛。
  他的眼睛也是一只圆点,一只长点,眉毛右边的要密,左边的要疏,他竟然发觉曲天华白净的脸上长着不少的比小黑芝麻还小的小黑点,不用数就知道有十二颗,这些在平常他从没有注意到的事,此刻却看得清清楚楚。
  他也发现了曲天华握着匕首的手指动了下,动的是大拇指,只是轻微的按了下,他立刻就知道曲天华要攻击,而且知道他要攻击的部位。
  曲天华看着走来的颜金裔突然停下,以为他有什么动作,就凝神以对,却是只看到颜金裔呆呆的盯着他,眼神专注又闪着光。
  在这种眼光下,曲天华突然起了种****的感觉,他只觉得自己身体上的所有部位都暴露在颜金裔的眼睛里,这个感觉令他很不爽,本来出卖朋友的感觉就让他很心虚,再加上这种感觉让他再也压抑不了心里的冲动。
  他要杀了颜金裔,只有杀了他才会发泄心里的压抑。他的大拇指按住匕首的托把,这样的握法令他的匕首更准,更有力。
  疾云步跨出,双脚一个来回已经贴近了颜金裔。用匕首的高手身法都是敏捷,脚步都是灵活的,只要被他贴上的就算神仙鬼魅也休想摆脱。
  但颜金裔却似乎变得会迟钝,任由他的匕首插入两肋,颜金裔应该对他的杀法很熟悉呀,怎么会变得如此呆板?
  曲天华心里刚起了不妙的感觉,身体已被颜金裔抱住,他忙提膝撞在颜金裔的肚子上,“卟”的响声中,他的人借这撞力后翻回去,落地之后只觉身体一轻。
  再看颜金裔,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弓,正是他的龙蟒弓,原来颜金裔抱他只是为了取回他的弓。
  曲天华心里起了一阵寒意,颜金裔为了取弓竟冒着生命行险,让他战栗的是人们流传的那句话:若让颜金裔射出弓中的箭,天下间无人能躲。这句话他永远不会忘记,所以在这个计划行动的开始就要了他的弓。
  曲天华脚步飘渺移动,他的影弄步呈之字走动,他要让颜金裔无法锁定他。
  他清晰的听到颜金裔口里说出的数字“十”,现在过了十秒,十字声落,颜金裔射出了一箭。
  曲天华心里本能的一缩,身形一闪作出闪避的动作,但那箭不是射他,却是射向郎兵对面的黑白双剑。
  他的箭射出,腰间也起了两道血箭,曲天华刚刚插入他两肋的伤口现在才喷出血来,颜金裔取弓,搭箭,射出,竟比弹指的时间还要快一倍。
  “十一”读秒的数字中,黑白双剑中的公孙平颈脖被那一箭贯穿而过。
  黑白双剑本来已把郎兵逼向了楼外,在四秒之中他们已经向郎兵刺出了一百零八剑,这在江湖上已经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了。
  郎兵虽然初具剑意,也无法抵挡他们的剑气摧压,他的锐剑诀抵住了八十九剑,但还有十八剑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的衣裳已是破败不堪,满身是血。
  剑走偏锋,刀砍中路,若黑白双剑手中的是刀,郎兵只怕已是粉身碎骨,遍地血块了。
  郎兵正当抵不住黑白双剑的一百零九剑时,公孙平的颈脖上突被穿了根白羽乌箭,他的身体随着箭的冲力倒在一边,这时空气里才传出“咻”的箭撕响声,那箭的速度竟比声音还快。
  公孙平倒下,公孙静不由得顿住了剑,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兄弟怎么会突然就倒下了,恍惚中,郎兵的剑刺入了他的咽喉。他在倒下时也无法相信郎兵在受了他们二十多剑后还能刺出那种速度的剑。
  所以黑白双剑在倒下后,眼睛还是睁得大大的,他们实在死不瞑目。他们无法想象这两个年轻人的体内怎么有那么强的耐力,那么深的韧性,只因为他们一生中只看着自己手里的剑,忘了世上还有兄弟情,朋友血。
  郎兵喘着粗气,沉重道:“十二”他以剑柱地,强敌已去,虚弱立刻来临,他的脸变得比纸还要白,十二秒的时间,黑白双剑已死,颜金裔弓也取到,似乎他们成功了,但他忘了旁边还有个曲天华。
  颜金裔射出那箭后,身体摇摇欲坠,曲天华给他的伤害实在不轻,他射的那箭也似乎用尽了全力。
  曲天华在颜金裔射出那箭后,身子已经冲起,这种机会他那里会放过,他并没有因为颜金裔伤重而轻视他,射出第一箭后要想射第二箭都有个时间差,他要在这个时间差上彻底杀了颜金裔,不然他也许就没有机会了。
  他全力冲刺,手里的匕首刃尖寒光流动,用匕首的都是倒握而行,刃尖向后,匕首的杀法四诀是:削、划、挑、刺。刚刚他是刺颜金裔的两肋,现在却是划向他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