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巫裔世界之武巫 > 第十一 章 往事满怀

第十一 章 往事满怀


  郎兵听了不由反问道:“刀乃兵器之霸,枪乃兵器之王,难道你想称霸称王?”
  金召阳又是大笑,道:“少年无志枉来世,如今江湖武林动荡不已,称霸称王不敢想,我只想让长风镖局可以开遍全中国,好让这江湖武林可以安定下来。”
  郎兵听得脸色微变,金召阳虽没有说称霸称王,但若真的可以开遍全中国,那与称霸称王又有何异。
  当下也不由笑道:“那个少年没有志向,我现在可以对你说,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击败你的枪。”
  金召阳微笑道:“你的志向难道就只有这么一点?”
  郎兵也笑了,道:“难道还要加点什么吗?”
  金召阳道:“我已决定,两年后我就要出局押镖,到时候我想请你做我帮手,你可愿意吗?”
  郎兵想也没想,就道:“好,两年后我来找你。”
  他答得很干脆,至今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在当时他答应得那么快,也许是为了金召阳的爽豪,也许是为了金召阳品剑的那句话,也许是他自己心里的冲动。
  那个少年的心里没有梦,一个天下梦,也许在金召阳说出要把长风镖局开遍全中国的话后,他的心里已经动了。练剑的寂寞太长太无聊了,那个少年的心不是热的?那个少年的感情不是冲动的?
  但现在金召阳却躺在了床上,他的道路刚起,他的理想刚刚开始,出行的时候,金召阳对他说,现在南方安定了,他可以趁这个机会在北方的京城开个长风镖局。
  理想刚开始,他就倒下了,现在金召阳到了京城,却好像只能在床上等死,现在只能等颜金裔了,看颜金裔能不能把叶开欢带来。
  想着他不由站起了身,他又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颜金裔的时候。
  见到颜金裔的时候是在井冈山下的一个小县城,那个县城叫永新县。
  永新城地处禾水河畔,禾水成月牙形状绕城东南而过,在空中望下去就像是一弯半月上的明珠般,很是好看。
  相传是三国时周瑜带兵到这里平定山贼时建的一个小城,城建成后取名永新,喻意是永远是新的,这个名字一直沿用到现在。
  井冈山连绵八百里,自古以来都有山贼在里面出没,永新城也是历朝官兵剿匪的据住点。
  那一年是他跟金召阳的第二年,他们要押一趟镖去湖南,而永新城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他们到永新的时候也是艳阳高照,正是多事之秋,收获劳动果实的时节。
  他们进城之后,发现许多人不去田里忙活,反而聚在街中议论着什么,见到他们镖车进城,有几个好心人上前来劝他们这几日不要出城,因为在井冈山山中的那些山贼这几天在路上抢了好几批人,不管什么东西,见到了就抢,有些看似知情人还说过几天那些山贼可能还会进城来抢夺。
  金召阳听了不觉笑了出来,道:“那些山贼的胆子难道可以包天了,城中不是有官兵吗?他们还敢来?”
  那人哎了声,道:“哎,你不知道,我们城里的官兵才几十个而已,那些山贼有几百个呀,看来我们都要关在家里不要出去了,可怜我外面的粮食呀,就要被那些山贼抢了呀。”
  说完话,那人还苦了一下脸。
  郎兵不由道:“既然这样,你们怎么不去报官呀,叫他们增兵来护理呀。”
  那人听到又诉苦了,道:“早就报了,只不过他们每次来都要十天半个月,到那个时候那些山贼早抢够回山了。”
  金召阳皱眉问道:“那你们聚在这里做什么?”
  那人道:“我们指望不上官兵的到来,就自主组建一个抗贼队,我们正在商议怎么抵御那些山贼呢,我可告诉你们,这几天你们最好不要出城,免得出去被那些山贼抢了,到那个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金召阳听到哭笑不得,他们保镖的人什么没见过,还会怕那些山贼?但看着那好心人诚恳的面孔,只好笑着说多谢他提醒。
  等那人离去后,金召阳对郎兵道:“这里既有山贼,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郎兵笑了,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金召阳说道:“那些山贼的目的是这里百姓的粮食,我们走镖的好像不应该理会,但这条路是我们行镖湖南的必经之路,若现在坐视不理,以后只怕那些山贼会打上我们镖车的主意。”
  郎兵沉吟道:“你的意思是要除了那些山贼?”
  金召阳笑道:“我们以前遇见的过不少各种的江湖高手,也碰到许多的险境,我想那些山贼是聚众乌合之徒,要想除去他们也不是难事吧。”
  郎兵道:“井冈山连绵八百里,我们对此地的地形一点都不熟悉,也不知道山贼的巢穴在那里,如何除去他们?”
  金召阳不由笑了,道:“我们不必去找他们,只要我们的镖车让他们看见,他们定会来抢,我们只要杀了那些带头的,剩下的就不足为虑,只要我们痛击得当,他们必会对我们镖局畏惧,以后我们的镖车从这里过,他们自然不敢再来犯了。”
  郎兵点头,道:“你这招敲山震虎的确管用,若我们击溃那些山贼,也算为这里的百姓做了一件好事吧。”
  金召阳哈哈笑了,笑道:“那我们去和他们说说吧。”
  说完,两人撇了镖车向那群还在街中商议的人们走去。渐渐走近,只听得人群中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你们老是说要怎么防御那些山贼进城来抢,我们的城两边环水,只要守住西北两门,别说他们几百个,就算有千来个只怕也进不了城。我们应该主动出击,只要杀了他们带头的,他们自然会惊惧而回,不敢再来,到时我们在外面的东西也可以保住的。”
  这个计划听上去很直接,很有效,但也有点理想化,因为这个计划并没有说要怎么出击才能成功,一句话就是这是个没有步骤的计划。
  这个计划说出后,人群轰然又是一片吵闹议论响起,年轻人纷纷赞成,他们都认为这个法子很有效,可以达到一劳永逸的效果。他们的血都是热的,他们不想憋屈,更不愿意看着那些山贼就这样拿走了他们辛苦种下的东西。
  年长的考虑更多,他们摇头说道:“贼众势大,我们城里虽然有几千人,但能战斗的人其实并不多,更兼那些山贼平日无事只在山中操练武艺,我们那是他们的对手,若是正面对抗岂能打过,万万不行,万万不行。”
  少壮派和老年派正在争论,那清亮的声音又起:“假如我们不战,一意只在守住城里的粮食,那些山贼明年必定又会来抢,如此年复一年,我们何时才能到头。”
  郎兵看向那清亮声音处,发现是个和他差不多的年轻人,粗布长衫,腰间随便系了根布条腰带,衣着虽然老旧,但精神却是抖擞。
  这个人就是颜金裔,这是郎兵第一次见到他,看到颜金裔的第一眼,郎兵的感觉就是一支箭。
  颜金裔的长相并不出众,唯一让人留目的也许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很亮,亮得就像是夜空上的朗星。
  如果说他的人像一支箭那般平凡沉默,那他的眼睛就是那箭的箭镞,充满灵光散发着夺人的光芒。
  吸引郎兵眼光的还有颜金裔当时身上竟然挂着七八张弓,郎兵不由对金召阳道:“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他指的这个人就是颜金裔,金召阳笑道:“我也早注意他了,我看他身上挂着七八张弓,但那些弓的材料看去极是普通,想必是他力气太大,容易拉折弓弦,所以才会带那么多弓应用。”
  郎兵不由问道:“你是从何处断定他是这样的?”
  金召阳道:“我观他双臂奇长,眼里的光彩异已常人,整个人看去就像是一支箭的魂力,那种普通的弓怎么可能经得住他的拉力,我猜他以后就算做不了远古的后羿,也会成为春秋时第一神射手养由基那样的人。”
  金召阳的眼光锐利,看人一向很准,但郎兵还是疑惑问道:“我看他身着落魄,定不是出自名师之家,他能成为那样的传奇人物?”
  金召阳笑了,道:“他现在虽然不可以,但等他进了我们镖局一定可以的。”
  郎兵鄂然,金召阳才见颜金裔一眼,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就决定要招他进镖局,而后来颜金裔的表现证实了金召阳的眼光,在颜金裔只进镖局一年后,他就被众人称为小养由基。
  金召阳走近了人群,高声道:“各位乡亲,能否听我说句话吗?”
  人群刹那静了下来,看着金召阳,眼里满是疑问,不知道他要说什么话。
  金召阳笑道:“各位乡亲,我觉得那个兄弟说得很对,若现在没有决心去面对那些山贼,到以后那些山贼更猖狂的时候,只怕这个城也会保不住了。”
  他顿了顿,又说道:“我有个办法,可以让那些山贼退回山里不敢再出来,不知道各位想不想听?”
  众人看着这个外来的押镖人,虽然有点不信,但听到有办法,于是就连连点头,想要听听金召阳的办法。
  金召阳道:“我的办法就是刚刚那个兄弟说的,斩死他们的头领,这样他们群贼无首,自然就会散了。”
  众人听了,齐都向他翻白眼,这是什么办法?这不是拿他们开心吗?若这个办法可以,他们何必要在这里争论,有几个年轻人甚至撸袖准备上来揍金召阳。
  金召阳笑道:“我说的虽然是个老办法,但去的是我们。”
  众人听到不由怔住,看了看金召阳和郎兵,又看了看立在镖车旁的八刀八盾,不信道:“就你们不到二十个的人就要去杀那些贼头?你们虽然也是练武的人,但人这么少怎么可能杀得了。”
  金召阳笑道:“兵贵在精不在多,那些贼兵都是乌合聚众之人,所依靠的就是人多,那里及得上我们专业训练,不然我们怎敢天下行镖呢。”
  他这话说得众人都心动了,颜金裔道:“族长,你就让我们跟他们去杀贼吧,若成功自是好了,若不成功也能挫挫贼人的锐气,令他们不可以肆无忌惮的抢夺。”
  一个身材不高,看似精瘦的老者,想必就是族长,他沉吟了会,道:“好吧,既然有人愿意去,我也不好反对,但不知道小兄弟的酬金要多少?”
  这次轮到金召阳怔住了,随即笑道:“老人家误会了,我们不是所谓的江湖游侠,要拿钱办事,我们是镖局,这些山贼也关系到我们以后的生意,所以请老人家不要客气,只要老人家能派人相助,我就感谢了。”
  那族长看着金召阳的笑,不再勉强了,道:“小兄弟你要多少人,你说吧。”
  金召阳一指颜金裔道:“我就要他一个。”
  颜金裔怔住,众人也都怔住了,族长不相信问道:“你只要他一个?”
  金召阳点头,道:“这个主意本是他想出来的,所以我想请他帮我们带路。”
  族长听得急道:“你就带他一个那里行?你再多选几个,等下就算不能成功也可以退回来啊。”
  他实在不相信金召阳的话,他甚至有点后悔刚刚答应这件事,但说出去的话已收不回来,他现在只希望这些年轻人能活着回来就是好的。
  金召阳看到那族长的神情,知道不好拒绝,只得在人群随便点了十来个人,他怕点少了你族长又会叫起来。
  当下金召阳将镖车寄放在城里的一个地方,领着自己的镖队和城里的十几个人出城而去。
  永新城依傍井冈山,山多平地少,加之在南方的马价要比北方贵得多,所以在这个山城之地,马没有几匹,金召阳也不好骑马,跟着他们步行在路上,走在前面的正是颜金裔。
  行了一个多时辰,走出了二十里地左右,前面远远看见一起簇拥的朦胧人群。
  颜金裔警惕道:“大家注意,山贼来了。”
  金召阳展眼看去,却是看不清楚人影,不由问:“你能看清他们?”
  旁边有人答道:“颜金裔可是我们永新的神射手,他的眼睛最特别,能看清一里之外的任何事物。”
  金召阳哦了一声,看着颜金裔道:“想不到颜兄弟竟有这种异能啊。”
  他们正在说着话,前面的人群已经快速奔来,但见他们个个手里提刀挟棒,有几个手中也拿着弓箭。
  果然是山贼,人数大概有四五十个,领头的两人竟然还骑着马,他们跑到金召阳他们前面一箭之地后站住。
  一个骑马叫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这里过,留下买路钱。牙缝里若蹦出个不字,我的刀是管杀不管埋。”
  这个竟然说出了江湖上常用的劫道口语,看来倒真像个强盗。
  金召阳不由笑了,问颜金裔:“你们不是说山贼有好几百个吗?怎么现在只有这么些个?”
  颜金裔道:“这些山贼有八个头领,他们只是其中的两个,看样子他们是分开拦道啊。”
  那喊话的头领见他们低头私语,以为他们在商量逃跑,不由哈哈大笑,道:“你们是不是还想跑呀,此番却是休想了,只要你们把身上的东西都放下来,我就可以放你们走。”
  他的手一举,金召阳的队伍后面传来一阵响声,一群山贼提刀从山后转出,挡住了他们的退路,看人数竟也有四五十人。
  这些山贼看来对于劫道很是在行,竟会知道前后堵截,他们所站在之地正在一个山道间,两边都是陡坡,看来他们是真的跑不了了。
  跟随而来的十多个山城的人见到这种模样,个个的脸色露出了惊慌,金召阳看着还很镇定的颜金裔问道:“他们说你是神射手,若要你现在射那喊话的人,你可以射杀他吗?”
  颜金裔看了看距离,平静道:“可以。”
  金召阳拍手道:“好,那你先把他射下来,其余的我们来对付。”
  又叫跟来的八刀八盾,吩咐他们分成两组立在队伍的前后,又对郎兵说:“后面的那些山贼就交给你了。”
  郎兵点头带着四刀四盾去后面了。
  颜金裔张弓拉箭,对准刚刚那喊话的头领,才刚发力,“啪”的一响,他手里的弓折了,对面的山贼看到个个不禁大笑起来,有的还叫喊着:“乡巴佬,就凭你这样子,还想射箭吗?”
  颜金裔面无表情,扔了手中的断弓,在身上又取下一个弓,这次他缓缓拉开,弓形慢慢呈满月,扣箭的三指一放。
  “嗖”的响起,箭矢如流光飞出,“哧”的穿入了刚刚那喊话的头领喉咙,那头领“嗷”的叫声刚起就栽下马来。
  刚刚还在大笑的山贼刹那止住了口,看着倒在地上的头领,愣愣的模样似未回过神来,显然还在不相信颜金裔真的能一箭穿喉。
  只是愣了一下,另外一个头领反应过来,他往后退去,口里叫道:“弓手,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点射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