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璃殇繁华曲 > 第二章 初到南域

第二章 初到南域


  越过山脉便是迷雾森林,这里鲜少为人知更别说足迹,远望而去就连一丝生命迹象都没有。
  犹如迷宫般的迷雾森林,只看见枫子陌走在其中。
  森林密布,出其的可怕,很难想象行走在这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走了很久,枫子陌没有遇到危险,穿过了迷雾森林,纵观前方,山峰起伏连绵不绝。
  其实迷雾森林没有什么危险,只是大雾浓浓,森林密布而已,若说危险那也就是勇气。
  不知不觉一晃天色已是暗暗淡了下来,枫子陌加快了步伐,想要找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度过今晚。
  轰隆隆~
  这时地面震动,枫子陌停下来仔细探听震动的来源,冷漠的看向前方。
  “有妖兽在战斗,竟然还是四阶巅峰的妖兽?”
  四阶妖兽相当于天极境的武道修炼者,而前方战斗的妖兽无暇接近灵极境。
  隐藏自己的气息后来到一处隐蔽之地观战,在他的眼前两只四阶巅峰妖兽正在交战,浑身是血迹淋漓。
  “这是斑白虎和火云狮?”
  吼~
  狮虎交战,也不知打了多久,此时双方怒目相视。枫子陌在远处一一打量着,这个时候正是它们最虚弱的时候,却也是最致命的时候。
  吼~
  斑白虎怒吼一声后朝火云狮扑去,火云狮见状怒吼回应,继而转身跑了,没有迎上斑白虎。
  火云狮感受到自己已经很难再战下去所以就跑路了,不过很巧的是,它跑的方向正是枫子陌所在的地方。
  它专注着跑路没有注意前方,枫子陌见状右手唤出璃殇剑想要偷袭一击必杀。
  快了,火云狮毫无提防状态的跑来,枫子陌一跃而出现身,以雷霆迅速之势斩去,与火云狮相擦而过,只看见剑光一闪而逝,枫子陌再一跃落在了火云狮的后方。
  扑,火云狮倒地尸首各异,已然死去。
  就在这时枫子陌听到脚步声,随即没入隐蔽之处。
  刷刷刷~
  三影子跃山而出,来到火云狮的身体旁。
  “大师兄,这是师父的坐骑火云狮的尸体。”然后脸色凝重,不可思议的惊道:“这……”
  “唔?”-察觉到身旁青年脸色不对劲,被称为大师兄的青年男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到火云狮脖子上的伤口沉声道:“好厉害的法宝利器,看来有人插手在其中。”
  “二位师弟,此事事关重大,你们先行回去禀报师尊,这事也只有师尊那个级别的强者才行,我继续探查追踪沿途会留下标记。”
  两人听后相视一眼后同声道:“好,师兄保重。”
  “嗯。”
  两人不在迟疑纵身离去,留下的那青年男子分辨了一下方向,做了几道标记,朝斑白虎离去的方向追去。
  他们的目的就是追踪斑白虎,本来已经相遇,火云狮与斑白虎大战时他们亲自出手不料被耍的团团转,最后被他们跑掉了,而现在火云狮也死了,会不会被他的师尊打死还是一个未知。
  枫子陌看着他们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本以为天色已晚,弄点狮肉当夜宵,没想到会牵扯到麻烦之中,看那三个人大雾装饰应该是某个宗门的弟子。
  三人都走后,没有带走火云狮的尸体,见状枫子陌也正好饿了一天了。
  唤出璃殇剑,把火云狮的尸体弄进了剑中,剑中内有一世,包罗万象,万物乾坤。
  收拾好了后收起剑,跟上了那个追斑白虎的人,沿途销毁了他所作的标记。他的修为黄极五重的样子,以现在枫子陌的实力还是有的一拼的,毕竟璃殇剑可不是什么凡物。
  以枫子陌的感知力,自然也是能分辨出来的,毕竟没有人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悄然跟着,很快两人一前一后相差一座山峰样子,保持着这个距离前行,毕竟不是谁都是傻子。
  不多久后夜已深,月已现,在这群山之中已经无法辨别方向,甚至一点线索动静都找不到。
  青年男子怒喝了一声后,转身没入了黑夜之中,枫子陌见状迟疑了一下后现身跟了上去,竟找不到了他的踪迹。
  “我就纳闷了,为什么一直感觉后面有人在跟着,没想到还真有人。”
  身后不远处响起青年男子的声音,枫子陌闻言没有一丝慌乱,转身看向青年男子,道“如果我说,我是迷路了,你信吗?”
  “骗鬼呢,你以为这种把戏我会相信?你太小看我了。”
  枫子陌暗中唤出璃殇剑趁他说话不备之际以闪电般的速度朝他杀去,道“说的没错,我骗的就是鬼,而且还是孤魂野鬼。”
  青年男子见到枫子陌朝他冲来,来不及思考祭出一道宝器抵挡。
  碰,
  青年男子本以为他的宝器足以抵挡枫子陌,正准备出手反击时,只见下一刻枫子陌的剑已经落在了他的脖子上,轻微划过,枫子陌一脚把他踹开了好远。
  青年男子飞了好远,落在了地上生机全无,只看见脖子上细微的伤痕,这正是一剑封喉。
  枫子陌过去在他的身上搜出了一枚令牌,上面刻有“天青”二字,枫子陌猜测应该是某个宗门的令牌,当即收了起来,毕竟实力低微或许以后会有用。
  再搜出了几枚丹药,便不再理会,起身离去。
  在一座山峰之上,火堆光亮,上面还烤着些许狮肉,旁边枫子陌坐着孤芳赏月,月下独酌,一时间箫声而起。
  虽然修为才黄极境三重,不过其灵魂之力却是无比的强大,甚至可以说没有收到一丝的损失,在岁月之中完全超脱了出来。
  翻手就布置出了一座剑阵隐藏在四周,这就是底气,不然这样的行为只是更快的死去罢了。
  “今晚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轰隆隆~
  枫子陌好像能感受到什么,脸色一凝,看向不远处的山峰边缘。
  纵山观望,只见几个人在大战,余威波及到了四周,造成不小的震动。
  “这气息,至少王境以上的修士。”
  分析了之后,枫子陌决定不再理会,以他现在的实力去了也是送死的料,虽说能翻手布置出大阵,不过也需要很多的因素,毕竟修为太低,他所布置的这个大阵都是他这几年所积累的,若不是今晚有点不太平,他也不会布置出来,毕竟这是一次性的。
  “天青宗,你们未免太放肆了吧?”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的模样,此时长发杂乱,衣物上满是鲜血淋漓,怒目对视着眼前之人。
  而在旁边躺着几个人,已经失去了生机。
  “放肆?何以见得,自古以来强者为尊,弱者为食,这还需要我告诉你吗?罗伽长老。”
  “李峰,你天青宗就不怕我倚天宗的怒火吗?”
  “看来你还没有认清现在自己的处境,杀了我天青宗那么多人,想必灵力已经快要枯竭了吧,不知道你的实力还能有几分?看招。”
  李峰露出一丝邪笑,冲向罗伽,狂暴的力量汇聚,势要一招灭掉罗伽。
  “爆~”
  罗伽见状没有丝毫的畏惧,冷笑一声后,手中祭出一道宝器灵力注入,一剑斩去迎上李峰。
  见到罗伽手中的宝器,李峰顿时一惊暗道:“倚天剑?”
  迟疑了一下,罗伽已经斩去他所打出的力量,剑就要到他的眼前时,祭出了一道宝器抵挡。
  碰~
  宝器相碰,余威震飞了两人,倚天剑也是脱离朝枫子陌的方向落去,而李峰所祭出的宝器显然也不是什么地摊货,此时也是不知散落在了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