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劫 > 第一章:命不由己

第一章:命不由己


  烈日当空。
  展石用力的抬了抬手腕,伴随着链条的碰撞声,胳膊上传来一阵酸痛。
  “嘶!”展石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抬头看了眼前面和他一样,被铁链束缚着朝前走的一排人影,不由得悲从心来。
  他今年十四岁,是这青石岛上最普通的居民。幼年时,父亲出海捕鱼葬身海底,五年前,母亲被毒鳗咬伤,终身无法行走。
  不得已,母亲靠着给人编制竹具勉强度日,而他每天除了给母亲帮忙之余,还要进山砍伐竹子。
  本以为今天和往日没什么不同,却不料回家途中,正好碰上岛主的护卫队。
  岛主亲自带队,押解着数十名居民,看到他后,只冷冷说了句:“正好还差几个,加上你们也勉强够了!”
  于是不管他多么不愿意,也不得不加入了眼前的队伍。
  “石头哥,你还好吧?”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声音里带着担忧。
  展石勉强笑了笑,看着身边一个十来岁,正关心的扯着他衣角的俏丽小女孩,说:“阿花,都怪我不好,害得你们跟着我一起受罪!”
  他的目光从小女孩身上移开,带着内疚,看向身旁和自己一样脏兮兮的三个小伙伴。
  这是三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手里都绑着沉重的铁链,吃力的行走,满脸的泥汗。
  这是岛上和他关系最好的几个小伙伴,每天都会来给他帮忙收集竹子,今天也不例外,却不料一起成为了阶下囚。
  其中一个满头疤藓的魁梧少年大牛笑了笑,说:“石头,你不要内疚,反正我无父无母,到哪都是一样,但是小虎和木头他们。。。”
  小虎家里有父母,还有个姐姐。木头家里有个老父亲。
  “我们是朋友!”小虎勉强笑了笑,他的嘴角有个疤痕,是小时候在船梆子上磕的,一笑起来就像哭一样。
  木头却真的哭了,眼里擎满了泪水,他晒得最黑,眼角被泪水画出两条弯弯的渍迹,一哭反而像是在笑。
  “我。。。我们也是朋友!”木头一边流着泪,一边结结巴巴的说,他虽然不怪展石,却害怕再也见不到年事已高的父亲。
  “还有我,我们也是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小女孩笑嘻嘻的扯着展石的衣角说,她是唯一没有被捆着链条的。
  “都他妈给我闭嘴!”一条皮鞭不知从哪里飞来,落在了木头的背脊上。
  啪的一声,木头踉跄扑倒,背上一条血痕清晰可见。
  “哇。。。”木头大声的哭了出来。
  一个身穿铠甲的护卫队从后方走过来,用鞭子指着木头冷冷道:“再哭?再哭把你扔下海喂鱼!”
  展石要把木头扶起来,木头却哭得更伤心,嚷嚷着要回家,在地上滚来滚去。
  “你。。。”护卫怒气冲冲,正要再来几鞭子,却忽然听到前面的岛主说:“算了,让他走!”
  护卫一愣,但也只好解开铁链。“滚吧,今天是你小子的运气!”
  木头也愣住了,随即大喜,连忙从地上跳起来,拔腿就跑,一边跑还不忘了回头说:“石头虎子,你们等着,我会让我爹来救你们的!”
  展石几个人呆呆的看着木头越跑越远,他心里虽然并不认同木头老迈的父亲,能从岛主护卫队手里救下他们,但还是觉得很安慰。
  可就在他内心的内疚稍微减轻的时候,忽然觉得眼前黑光一闪,随即远处一声惨叫。
  展石侧眼看去,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只见一只黑色的铁爪,正钉在木头的背心,铁爪上一条极细的铁链,连接在岛主手里。
  惨叫戈然而止,呼的一声,铁爪倒飞回来,落在岛主手里,爪里居然是一颗跳动的心脏。
  “铁奎,你练的铁甲功,需要新鲜的心头血,这个赏给你!”
  岛主把心脏扔给旁边一个高大的秃顶巨汉,这巨汉咧嘴一笑,两排大白牙一张,居然把这颗人的心脏三下两下生吞了下去。
  所有人禁若寒蝉,这些人只是普通渔民,哪里见过这种血腥,一个个都腿脚发软,有的甚至忍不住呕吐。
  大牛和小虎面色苍白,几乎快吓傻了,阿花紧紧揪着展石的衣服,躲在他背后,忍着大哭的冲动正在啜泣。
  展石勉强用手护着阿花的眼睛,不让她看这残忍的一幕,自己却忍不住看向远处木头的尸体。
  瘦弱的身体还在抽搐,每抽搐一下,背后的血窟窿里就会汩汩的冒血,展石知道,他的好朋友木头,已经没有心脏了!
  他第一次体会到世界的残酷,一股寒意,从他脚心直接窜上头顶。
  队伍继续前行,不多时,前面海涛拍岸声,伴随着海风传来,到海边了。
  一艘大船停泊在远处海面上,展石本以为岛上赵家的渔船够大了,但这艘船比赵家的还要大三倍,船帆上绣着巨大的铁爪,让展石想起岛主袖子里的爪子。
  上了大船,所有渔民包括展石他们都被塞进黑漆漆的底仓,只有少女阿花被单独带走。
  “石头,阿花怎么被带走了?”大牛问道。
  “我看到她被带到了上面的房间,应该不会有事吧!”小虎说。
  “木头真可怜,他的老父亲以后怎么办?”大牛唉声叹气。
  “唉,我们也好不了多少,不知道要被带去哪?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小虎丧气的说。
  黑漆漆的仓底,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其他人也在低声交谈。
  仓底在晃动,开船了。展石没有说话,木头的死犹在心里,阿花此刻也不知道怎么样。他想起了母亲,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展石只知道自己昏昏沉沉的睡了三次,忽然,吱的一声,一道强烈的亮光从上面照下来,晃得展石睁不开眼。
  “都给我出来,你们的造化来了!”上面有人在大喊,展石适应了一会,才看到底仓的门开了,有护卫兵拿着钢刀在门口说话。
  “没死的都给我滚出来,等老子进来的时候,没死也让你喂鱼!”护卫兵不耐烦的说着,所有人都一窝蜂往外涌。
  外面的大海一望无际,海风吹来,闷了不知道多久的众人顿觉清醒了许多,仿佛重见天日。
  展石看到,船头前方是一片码头,来往船只很多,岛上远远可以看见栋栋楼影,宫殿巨塔,十分华丽。远不是他的家乡所能比拟。
  码头上已经摩肩接踵,看起来最少也有一两百人,闹闹哄哄,目光带着惊恐,显然都是被抓来的渔民。
  展石拼命寻找阿花的身影,直到所有人下船,都一无所获,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放心吧,阿花她必定多福多寿,不会有事的!”大牛拍了拍展石的肩膀,尽管他自己也不信自己的话。
  众人被护卫队带到岛上,不多时来到一片阁楼前,这里有片广场,此时居然也聚集了好几百人,看衣着打扮也都是渔民。
  护卫队的头目,那个吃了木头心脏的铁奎,来到阁楼外,抱拳低声说道:“启禀上仙,最后的一批下人已经送到!”
  半响之后,门才打开,走出几个人,当先是个黑衣中年人,他冷冷的目光轻轻扫了眼全场,所有人顿时觉得如坠冰窖,不少人甚至摊倒在地,仿佛这黑衣人能看透他们的灵魂。
  展石也被他的目光看透,只觉得这人眼里就像藏着两把冰刺,刺进他脑海里。他腿一软,就要晕倒在地。
  幸好后面的大牛和虎子扶住他,这两个伙伴也都面色苍白,显然也不好受。
  “哼,你们青石岛都是一群废物吗?本座的冥眼第一重都抵抗不了,居然倒下了三十二个人,黄岩岛和绿沙岛也好不了多少,分别倒下了二十个和十四个!”
  这黑衣中年人眼神冷,声音更冷。铁奎早就被这人的神通震住了,当即吓得扑通一声跪倒,旁边快步走出一人,正是展石所在青石岛的岛主。
  他一出来就对中年人一揖到底,恭敬的说道:“上仙大人息怒,是上仙神通了得,区区凡人难以承受,恳请上仙再给小老儿一点时间,我一定找来更多的下人!”
  “罢了!”中年人淡淡的说道:“但这些倒下的人太弱,不配为我海神宗效力,留着也是浪费,你们自己解决吧!”
  青石岛的岛主给铁奎使了使眼色,铁奎会意,大步来到广场上,毫不犹豫将一个倒下的渔民掏穿了心脏,其余倒下的人也都遭此厄运,无一幸免。
  整个广场充斥着汩汩的流血声,更萦绕着浓烈的血腥气。中年人闭上了眼,深吸一口气,近似十分享受这种血腥。
  展石冷汗涔涔,后怕不已,方才如果不是大牛和虎子扶住了他,此刻他的心脏已不知去向。
  忽然一个声音从阁楼的上层传出来,“上官师叔,早点把这些下人分配到十三药岛上去,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何必弄得这么血腥,若是吓到我的小宝贝,岂不是因小失大?”
  这声音听起来还很年轻,却充满傲气,竟似连这中年人都不怎么在乎。
  那位上官师叔一听,居然不生气,对着阁楼点了点头,这才转身来,还没开口,只听一个俏生生的声音从二层阁楼传出来:“大哥哥,你答应要帮我找到石头哥的,怎么还不去找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