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劫 > 第二章:胖瘦双杰

第二章:胖瘦双杰


  这个声音刚刚说完,展石整个人蓦然绷紧,大牛和虎子两个人也都吃惊,这赫然正是阿花的声音。
  但是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那个傲气的声音已用带着温柔的口气说:“你的石头哥哥不在这里,我带你去别的地方找他!”
  “阿花!我在这里!”展石一听,急了,再也顾不得别的,扯开嗓子大喊一声。
  中年人陡然看向他,目光一凝,闪过一丝疑惑。青石岛的岛主狠狠瞪着展石,仿佛要把他吃掉。
  二层阁楼的窗户打开了,一个黑发披肩,目如冷电的俊逸青年,出现在那里。
  下方数百人,他却一眼就盯住了展石,但他看到展石之后,目光里居然也闪过一丝疑惑,随即冷笑道:“上官师叔,你有没有发现此人和另外一个人很像?”
  “嗯,此子脏兮兮,如果不是少宗提醒,我还真没有注意到,此子确实和那人神似,不过。。。”
  “不过那人已是死鬼,那人所在的宗门也已化为飞灰。”俊逸青年冷笑着说道,看向展石的目光却带着玩味。
  忽然,一个粉嘟嘟的少女也跑到窗边,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在人群里寻找,很快就看到了正朝他招手的展石。
  “石头哥哥,石头哥哥!”阿花欢快的叫着,在她心中,除了爷爷,最亲近的就是她的石头哥哥。
  “哦?他就是你的石头哥哥吗?”俊逸青年收回目光,看向少女时又转为柔和。
  “嗯,谢谢你帮我找到石头哥哥,现在我要下去和哥哥在一起!”阿花无比认真的说。
  “不急,宝贝我问你,你为什么这么在乎你的石头哥哥?”俊逸青年似笑非笑问。
  “因为石头哥哥从小就心疼我,我也心疼石头哥哥,不管遇到什么事,他都会保护我!”阿花依旧说的很认真。
  “哦?是吗?”俊逸青年淡淡的说,目光带着不屑,忽然看向下面的展石。
  “是的,”展石也盯着青年的眼睛,尽管心里已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他已失去一个兄弟,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失去阿花。
  “我会保护她,不管遇到。。。”
  他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忽然吐血翻飞,将后面的大牛虎子,还有七八个人都撞翻了,等他落地,已在四五丈之外,肩胛骨赫然一片焦糊。
  在展石原先站着的地方,俊逸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已出现在这里,正用满意的目光,看着自己发红的食指。不是血的红,而是如同燃碳般的通红。
  “恭喜少宗,龙焱掌已能控制到指节,想必达到了九大海王的实力!”黑衣中年人笑着恭维道。
  看着手指渐渐褪去通红,他没有回答黑衣中年人的话,反而柔和的看着阿花,轻笑着说:“宝贝你看,你的石头哥哥连我的一个手指头,都承受不住,如何保护你呢?现在他已是废人,能真正保护你的人,是我!”
  “你是坏人,你伤害石头哥哥,我恨你!!”阿花呜呜的哭,无助而悲伤。
  “阿花不哭,我没事!”展石虚弱的说,只觉头晕目全,肩胛上居然出现个焦糊的透亮窟窿。
  俊逸青年却再也不看他,只是对中年人说道:“这个废物不要杀了,分配到第八荒岛去!”
  说完他纵身一掠,以普通人难以看清的速度,掠上了阁楼,他看着阿花,轻声说:“不管你现在如何恨我,迟早你会明白,在这中天海,只有强者才是你的靠山!而弱者和废物,永远只能被踩在脚下!”
  说完,不顾阿花哭得伤心,带着她就要离开。
  “我恨你,我不要走,我要石头哥哥,石头哥哥!”阿花大声的呼喊,声嘶力竭。
  展石眼睁睁看着泪流满面的阿花,消失在窗边,他的眼睛变得通红,牙齿咬得咯咯响。
  他恨自己的无力,也恨那青年的狠毒。他心里忽然回荡起那句冷漠的话:废物和弱者只能被踩在脚下!
  惨笑一声,他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火辣辣的阳光正炽烤着大地,而他正躺在滚烫的地上。
  “呵,这小子居然还没死!”一个怪里怪气声音传进他的耳朵。
  “少宗若要他死,此刻已经尸骨无存。但他竟敢和少宗抢女人,死了是便宜了他,注定生不如死!”
  当另一个声音传到展石的耳里,他才免力睁开有些发肿的眼皮,在明晃晃的日光下,看见一胖一瘦两个人影。
  “哎喂,小子,别他妈装死了,给老子起来!”胖子怡然自得的吩咐。
  展石勉强动了动,只觉肩甲疼痛难当,如有火烧。半响,才歪着身子,慢慢站起。
  “走两步?听话,走两步,走得好,给你糖吃!”瘦子笑嘻嘻说道。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哪里?”展石却没走,只是虚弱的问。
  瘦子一瞪眼,喝道:“什么时候轮到你个下人来问话?”手里白光一闪,一柄带着锯齿的骨刀,已经架在展石的脖子上,锋利的锯齿在他脖颈扎出十几个小洞,只要再轻轻一带,他的脑袋就要和肩膀分离。
  “哎!老二你何必跟废物置气!”胖子把锯齿格开,一张烙饼大的脸凑到展石跟前,说:“小子,本胖爷就不妨告诉你,咱兄弟俩,是海神宗鼎鼎大名的胖瘦双杰!我是胖爷,他是瘦爷!”
  “好了,胖爷先告诉你在这座食火岛上应该做什么!”这位胖爷三言两语,把展石的任务布置了一番,随即在衣服里掏了出一个小瓶子。
  刚要扔给展石,却被瘦子给拦住,他冷笑着从瓶子里倒出了七八颗泥丸般的丹药,然后才把瓶子递给展石。
  “记住,每十天,到这里上交你的收获,多了有赏,少了挨罚,要是妄图躲藏或者逃跑,只有死路一条!”
  胖子最后的话在展石脑里回荡,他揣着那瓶丹药,走向远处火辣辣的地平线,他才十四岁,不禁想起家母亲,想起自己的伙伴,想起阿花最后的绝望,他自己也快要绝望了。
  就这样漫无目的,他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赫赫的骄阳褪去了它的火热,展石才口干舌燥的看见一片光秃秃的陵谷。
  他挣扎着走近,忽然看到不远处的石丘下,有片很深的阴影,近了才发现是一处山洞。山洞里居然有一小片水洼,闪着晶莹的光。
  展石如见了救星,挣扎着快步走过去,把嘴凑上去喝了半天,才疲惫的瘫软在地上。
  “这里是食火岛,岛上长了一种叫做食火药的植物,我要摘取一定量的果实,然后每十天,送到胖瘦双杰那里。”
  休息了半天,展石琢磨着自己在这座岛屿上的任务,不由得心里发苦,自己现在走路都艰难无比。
  又取出那个小瓷瓶,打开瓶塞,一股淡淡的腥味冒出来。
  “听那胖子说,这药丸吃一粒,可以半天不用吃东西,一天两粒就够了。想不到这世界还有如此神奇的东西,可恨那瘦子,居然白白倒掉了七八粒,不知道还能不能支撑十天!”
  展石肚子咕噜直叫,有心要吃上一粒,但又舍不得,天色渐渐暗淡,四面有冷风吹来,展石抬了抬左手,几乎难以动弹。肩胛的伤口因为焦糊而一直难以愈合。
  “得想办法才行,不然迟早要死在这里!那什么少宗真是可恶,只要我能活着出去,我一定。。。”展石心里恨恨的想,却又想不出自己能拿什么去报仇,不由得悲从中来。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一声怪笑,一个黑影快速扑了过来,一把抢走他手里的瓷瓶。
  “你。。。你们是什么人?干嘛抢我的东西?”展石大吃一惊,艰难的爬起来,看着出现在洞口的三个身影。
  这三人都精瘦,皮肤黝黑,面孔狰狞,一身破烂的衣服,腰带上都系着个鼓鼓囊囊的布口袋。
  “嘎嘎,咱兄弟非但要抢你的辟谷丹,还要抢你的这座山洞!”左边那人怪笑着说。
  “赶紧给老子滚,慢了半步,兄弟们非但要留下你的东西,还要留下你的脑袋。”中间的人也呵斥。
  “以后见到我们药岛三霸,都要留下你一半的食火药果,否则就留下你的命!瞪什么瞪,还不滚?”第三个人下结论道。
  展石不敢反抗,因为最后那人居然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把两尺来长骨头棒。
  他抖抖索索的离开山洞,身后还听到有人呵斥,“滚远点,这片地儿是兄弟们的地盘!”
  “嘿,真想不到这里还有这么好一处山洞,居然还有存水,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么好的地方!”
  展石就好像被世界遗弃的孤儿,到哪都要碰壁。他更是没有想到,接下来他竟被多次驱赶,连上衣都被人给拔了。
  这座岛上的采药人虽然都是被海神宗圈禁的奴隶,但互相之间却形成一股股势力,并且都有自己的地盘。
  展石迫不得已,光着身子,走过了第三处陵谷。此刻月上中天,星光点点,而他已经冻得浑身发抖。
  天上有夜鹰在盘旋,远处隐约有狼叫。展石甚至怀疑自己下一刻,就要被这里的野兽吃掉。
  终于,他看到远处有一片连绵的黑影,没有石陵的峥嵘,更像是一片低矮的土坡。
  他走过去,看到这片连绵的土丘上,居然遍布着不少的深沉的黑影,经验告诉他,这些通常都是洞窟。
  他心里大喜,咬牙快速靠近,只要随便躲在一个土洞里,洞里的温暖就能让他支撑到明天。
  可是他刚刚靠近一处土洞,就看到这座黑呼呼的洞里,忽然出现了两颗碧幽幽光点。
  他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眼睛的余光瞥处,其余的土洞里居然也都出现了碧幽幽的光点,抬头望去,连绵的土坡上,不知什么时候竟被这些光点布满。
  展石一瞬间,甚至以为自己站在了星空之上,就在这时,一声悠远的嘶吼,彻响夜空,展石才蓦然醒悟:“这是。。。夜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