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劫 > 第四章:五行变

第四章:五行变


  白老头逍遥舜帝的身影,随着他的话一起消散,仿佛从未存在。
  与此同时,展石眼前一花,再看时,原先的苍白变成了暗黄,四面不知何时,变为黑黝黝的石壁,石壁上嵌着十几颗石头。
  淡黄微弱的光,正是从这些石头上发出来。“好奇怪,这又是哪里?”
  展石低头,就看到自己手心躺着一枚古朴的戒指,戒指上雕刻着繁奥的纹络。
  “难道这就是师傅说的星戒?方才我和师傅就是在这枚戒指里面?”展石心里大感新奇,但一想到师傅,立即又神色暗淡。
  他站起身,对着虚空一拜,诚恳的说:“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徒儿必定不负所望,师傅传的功法,必定练至巅峰,打我的人,也必定打回去!”
  随即他观察了一下四面环境,是个不小的石洞,凹凸的石壁上,嵌着十几枚闪着淡光的石头,中心有块巨石削成的石圃团,除此别无他物。
  暗淡的光芒,空寂的石窟,孤零的石圃团。展石不敢想象,师傅晚年经历着怎样的孤寂。现在,这里少了师傅,多了展石。
  盘坐在石圃团上,展石舒展四肢,脑海思绪却高度集中起来。片刻,他额头渗出汗珠,眉头紧皱。
  一个时辰之后,他才虚脱般睁开眼,长吁了一口气,喃喃道:“总算把师傅的五行变梳理了一遍,可惜那九转神魔决,却仍然需要时间!”
  “想不到五行变这么神异,以自身感悟天地五行,诞生属于自己的五行大道,从此自己便是五行,自己就是天地。”
  “五行变,金木水火土,每感悟一行,可成就一变,五变之后,即达天尊境,五变合一,自身五行,就是天位圆满大高手。”
  “可是,星道是什么?天位是什么?”展石梳理这门功法,却遇到不少难题,须知他片刻前还是普通人.
  “不管了,先练了再说,日后出去,总有机会弄明白这些修仙界的玩意儿!”
  想不明白就不要去想,这是展石学会的窍门。略一思索,他决定从五行中的水这一行着手。
  原因无他,因为直到此刻,他还光着膀子,而石窟里的气温并不高,想来外面还是夜晚。
  这门五行变,高深繁奥,绝不是一朝一夕能有所成就。展石全心按照五行心法,抱元守一,吐呐感应,整个人陷入空明。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蓦然睁眼,抬起左手,只见指尖慢慢汇聚出一道水汽,更是感觉到,大地有一道道极微弱的能量,融入自身。
  “凝!”展石沉喝,水汽簌然汇聚,可刚要凝气化珠,却忽然“嘭”的一声,水汽四散。
  展石眼睛发光,想不到第一次就能汇聚水气出来,虽然凝气化珠失败,但他一点也不失望。
  接下来,他一次次尝试,也不知道试了多少次,终于在指尖形成一颗豆大水珠。
  “攻!”展石再次轻喝,只见这粒小水珠骤然射出,撞击在十几米外的石壁上,摔出万道水光。
  “成了!”展石兴奋,知道他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渔民,此刻起已然走上了修仙的路。
  忽然,肚子一阵咕噜咕噜叫,展石摸了摸快要贴到后背的肚子,明白已有很久没有招待过它。
  土丘连绵,夜色依旧,当展石从一个狼洞里冒出头来时,仿佛一切又回到了最初。
  但他来不及感叹,就目光一紧,因为他立刻就看到,四面夜色中游荡着无数的幽芒,而他发现夜狼的同时,对方也发现了他,幽芒齐齐朝他瞪来。
  “点背!”展石一声哀叹,想要迅速撤回洞府,却又打住了。因为这些夜狼居然没有朝他进攻,反而缓缓退后。
  愣了愣,展石若有所思,壮着胆子缓缓挪出来一点,果然,夜狼们仿佛受到惊吓,继续后退。
  展石彻底走出狼洞时,夜狼早已一哄而散,不见了踪影。“奇怪,这些扁毛畜生居然怕我,莫非。。”
  仍旧想不出个所以然,他只能把这种异相归功于师傅最后替他疗伤散发的星光所致。
  咕噜咕噜,肚子继续造反,展石有意捉一只夜狼来烤,却又担心它们反扑。最重要是他不认为自己此刻有实力对付哪怕一只夜狼。
  记住了师尊洞府入口的位置之后,展石开始朝外边走去。夜色依旧冰寒刺骨,冻得人浑身发抖。
  展石默默运行五行心法,只见夜色中,一道道看不见的能量从四面而来,融入身体,顿时寒意大减,展石精神一震,加快脚步。
  不知走了多久,前面吹来一震带着咸意的冷风,岛上长大的展石知道,海岸不远了。果然,再行片刻,入耳已有涛浪声。
  展石灵机一动,忽然想起以前听老人说过关于一种夜晚捕鱼方法,不由停住脚步,四下寻找起来。
  这座食火岛几乎没有绿色植被,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些枯枝干草,以及几条不知是人还是兽的骨头。
  抱着这些收获,展石下了一片低缓石坡,来到海边沙滩上。
  放好枯枝,将几条比较长的骨头,在齐膝盖的海水中支起来,做成一个支架,将枯枝干草摆在骨头支架上。
  做完这一切,展石花了数倍的功夫,用钻木取火的方式将枯草点燃,他甚至怀疑自己应该先修行五行火术。
  看着海面上的一堆篝火,展石把剩余的木料在岸边点燃,心说时间差不多了。
  拿起留下的一条尖锐骨棒,缓缓涉水来到篝火边,低头一瞧,呵,好家伙,十几尾大头青正在水下摇头摆尾。
  展石抄起尖锐骨棒,便对着一条尺来长的大头青刺去。
  不多时,他已经收获了两条大青头,来到岸边,用骨头棒串着鱼温烤,片刻清香四溢,展石正待大快朵颐,却忽然听到夜色中传来怪笑声。
  “我当是谁?赶巧了,这不正是送山洞给咱们的小兄弟吗?嘿嘿!”
  “咱兄弟可算走了一回运,昨天被熊老大抢了大半食火果,今天就碰上这小子。。。”
  “看什么看?赶紧留下你全部食火果。。。还有这两条鱼,滚吧!”
  展石深吸一口气,站起来,看着黑暗中走出的食火三霸,面色阴沉。
  “哟嚯!你再不走,非但要留下食火果,还要留下你的脑袋!”
  “妈的,咱三霸也该立立威了,不然别人以为咱兄弟连个小娃娃都镇不住!”
  看到展石并没有被吓走,其中一个身材最高大的人,狞笑一声,抽出一根大兽骨,当头就朝展是砸将过去。
  展石早已趁他们说话的功夫,在指尖凝聚出了一颗小水珠,此刻忽然一指点出,水珠簌悠一闪,一下子轰在了那人眼睛里。
  “啊!”这人一声惊叫,不由自主仰面倒退。展石哪肯错过机会,快速逼近,一拳击在他小肚子上。
  趁着这股冲劲,展石又靠近了另外两人,一拳击翻其中一个,只有最后那个干瘦汉子,惊吓过度般退出了十几米。
  展石经过天地间神秘能量卒练过的身体,力量早已超过他想象。看着两个被他揍翻在地,满地打滚的汉子,展石自己也有些吃惊。
  不去理会第三个人,展石拿起那个骨头棒子,抵在第一人的脑袋上,冷冷道:“三霸?”
  那人早已吓得魂不附体,最主要是对展石一指之下,眼睛剧痛的神秘能力惊惧不已,此刻一下子跪倒,红肿着眼睛道:“三小弟,三小弟!”
  同时还对远处躲躲闪闪的第三人吼道:“老三,还不他妈滚过来,想害死老子吗?”
  看着面前磕头如捣蒜的三人,展石心里有种前所未有的奇异感觉,生平第一次体会到强大,虽然只是面对三个小混混。
  “你们是想要脑袋,还是想要你们的收获?”展石用三霸之前的口气问。
  “要脑袋,要脑袋!”没有谁想死,三人不得不把身上所有的食火果和辟谷丹奉上。
  看到辟谷丹,展石眼睛一亮,心道有了此丹,就不用天天出来寻找食物了。
  “那个。。。大人,明天就是十天一次的上缴日期,能不能。。。能不能给小的们留一点点。。。”最魁梧的人可怜兮兮说道。
  展石一愣,心下奇怪,问:“你是说,今天距离之前我们相遇,已经有九天?”
  “正是,大人,您看。。。”第二个人嚅嗫着说。
  展石心里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在石窟修炼,居然不知不觉就过了十天,而自己居然没有饿死,大感新奇。
  看了眼三霸的三个口袋,虽然被别人抢了一半,依然还有不少,足够胖瘦双侠规定的四人数量,可见这三霸平素作恶不在少数。
  但一想到大家都无异海神宗圈养的奴隶,展石并不愿将他们逼上绝路,把其中两个袋子扔给他们,“滚吧!”
  三人抄起口袋,如蒙大赦。但还未跑出几步,就听到展石冷冷道:“以后每次上缴的前一晚,将足够的食火果送来此地,否则待我亲自去寻,打的你们连亲妈的不认识!”
  他这么做,目的自然是节省时间修炼,他可不愿在寻找食火果上浪费精力,他已决定,一旦实力足够,就去挑了那胖瘦双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