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劫 > 第五章:五行之水

第五章:五行之水


  回到夜狼地下的洞府,展石内心蓦然一动。三两步回到石圃团盘坐,展开五行心法,片刻之后他睁开眼,嘀咕道:“洞内的天地能量果然比外面浓郁很多!”
  当他走出洞府的时候,已有感应,此刻得到印证,不由得再次四下打量,很快就盯住了石壁上的十几枚发光石。“看来,这些石头没那么简单啊!”
  他摘下了距离地面最近的一颗石头,触手微凉,一股更浓的天地能量散发,令展石浑身舒泰。
  “果然,师尊留下的东西,即便是一块石头,也这般不凡!”他并不知道,这石头乃是整个世界最为珍贵灵石,而且是珍品中的珍品,极品灵石。
  但他总算明白这种石头的可贵,慎之又慎的握在手心,暗运口诀,轰,一道堪称恐怖的天地能量,勃然引动,顺着手心,融汇周身。
  几乎一瞬间,展石就感到水行力量大涨,“好宝贝,好宝贝!”展石眼冒金星,一面疯狂的吸收灵石,一面财迷般盯着其余的石头。
  “可惜可惜,只有十几块,要是有成百上千,岂非。。。”展石不敢想象,一颗小心脏却越跳越快!
  东方破晓,翻起了鱼肚白,洞府内的展石突然睁眼,抬起左手,半条左臂盘旋起一道水流,在指尖形成锥形。
  “攻!”锥形水流利箭般射出去,在十几米外的石壁上轰然碎裂,却有几颗小碎石,也随着水珠跌落。
  “好!”展石大喜过望,如今他已能化珠成流,而且能水流碎石,相信再遇到那三霸,只需要一道水流,就能让他们皮开肉绽!
  “可惜,”展石松开手心,那块石头彻底暗淡,裂纹丛生,一动之下就化为飞灰。
  “如果现在遇到那个海神宗少宗又如何?”展石暗自琢磨,心里永远忘不了他那鬼魅般的一指,更忘不了阿花,正是被这可恶的少宗掳走!
  “不行,这样还不够!”他不仅想到海神宗少宗,更有那个上官师叔,哪种恐怖的眼神,甚至比少宗更可怕。
  “要练就要练最强,总有一天,你们会成为我脚下的弱者!”展石目露冷光,再次盘坐,运转心法。
  但这次修炼的不是五行之水的功法,而是五行之火。半响之后,展石脸色苍白的终止运行,目中带着不甘!
  “我太急于求成,现在我已经修炼了水决,再修炼火决的话,心神不够,强行修炼下去,恐怕会走火入魔!”
  想到师尊说过,修炼之道,在于专一。如今单单一门五行变,已然如此浩瀚磅礴,可见这门功法之恐怖,远胜于别的法门。
  “五行变已是如此,师尊说那九转神魔决更要厉害许多,而且是界外仙法,我纵然难以多法同修,横竖要看看这仙法有什么了不起!”
  一念之下,展石决定将这套功法,也从脑海中梳理出来。有了五行变的基础,这次要轻易很多。
  随着九转神魔决一点点展现在脑海,展石眼睛渐渐瞪起,到最后更是兴奋得大吼一声。
  原来这套法决竟包含了魔体锻造术,和神魂锻造术两类。分别各有九个层次,也就是九转。每一转之后,都将是质的提升。
  而展石所以兴奋,正是其中神魂锻造之法。“只要我的神魂更加强大,就能同时修习水决和火决,甚至五行同修,届时即便面对少宗和那上官老鬼,也能一战!”
  “虽然师傅说最好只修其中一法,但为了更快练习五行变,为了更快变强,救出阿花还有大牛小虎,说不得要两法同修了!”
  展石暗自嘀咕,如果逍遥舜帝知道他修炼九转神魔决,只是为了辅助练习五行变的话,只怕要死而复生把他吊起来打一顿!
  说做就做,展石调整好状态,静息宁意,一门心思投入魔体术之中。但就在他心思进入的瞬间,整个人剧烈颤抖,浑身汗珠滚滚,好似体内有一锅沸水!
  坚持了三个呼吸,展石就喘息着睁眼,不得不停止运行,刚刚三息的感觉,好像在地狱走了一遭。
  “好险,整个灵魂好像着了火,差点就要被烧死!这哪里是仙法,分明就是地狱法?”展石心有余悸。
  “不过,这么一折腾,我感觉精神反而更加充足了一些,莫非。。。”这般琢磨,忽然外面隐隐有钟声传来。
  展石停止思考,想起今天已到了交货的日子。“也不知道,现在我能不能把胖瘦双杰暴揍一顿!倒是昨晚,忘了找三霸拔一件衣服来穿!”
  说罢起身,走出洞府。外面骄阳似火,展石不由得眯起眼,无形之中,四周涌来无数水汽,水汽化珠,变为一道小水流滑进嘴里。
  饱饮一顿无根水后,展石信心满满,光着膀子,大步流星而去。
  一路上,可以看到有不少人正顶着烈日,三三两两而行,目测之下,这座食火岛,至少有好几百人。
  “这食火药也不知道究竟何有用处,居然出动这么多人采摘。十三药岛?海神宗得祸害多少渔民?”
  心里嘀咕,忽然展石一愣,看到了不远处出现的食火三霸,咧嘴一笑,加快脚步追上去。
  那三人也发现了展石,齐齐心里道声不好,正待避开,展石的声音已经传来。“三霸,还敢跑!”
  三人面色发苦,真是冤家路窄,老大连忙停住,讨好道:“是三小弟,三小弟!”
  “唔,”展石点头,装出一副老气横秋,说道:“还算识趣,不过,你们做小弟的,难道看不出本小爷缺了点什么吗?”
  三霸看了看负着手,腆着一副大好的排骨架子,傲然站在面前的展石,都很纠结。
  忽然,老大咬咬牙,支吾着说,“大人骨骼惊奇,面堂发亮,真乃人中俊杰也!”
  老二不甘示弱,忙不迭抢道:“大人头顶仙光,眼冒金星,真乃仙人再世啊!”
  老三最是纠结,搜肠刮肚,才犹犹豫豫道:“大人腿大脖粗,头戴绿帽,真乃。。。乃。。。”
  “乃你大爷!”展石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飞了老三,才恶狠狠瞪着老大,说:“少废话,把衣服脱掉!”
  “大人。。。”老大哭丧着脸,“小的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话还没说完呢,就被展石一把扯了腰带,拔了衣服,扬长而去。走时还说了句:“不就是借件衣服穿嘛,至于这样吗?”
  不多时,前面出现一座不大的阁楼,阁楼前方,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一个个面黄肌瘦,皮肤黝黑的采药人,正陆续的把手中布袋给一胖一瘦两人检查。
  这两人正是胖瘦双杰!
  吆五喝六的俩人十分不耐烦,在他们看来,宗门派他们做这行当,真是大材小用,大感英雄无用武之地!
  很快,就轮到展石。瘦子看到他了之后,呆了一呆,有些吃惊道:“你这小子,重伤之躯,居然还没被夜狼吃掉!”
  胖子也大觉奇怪,忽然用骨刀的刀尖,挑起了展石肩头的破衣,看到肩胛完好无损,目光一凝,皱起眉头。
  展石暗叫不好,心想之前怎么没有注意这茬!已听到瘦子大惊小怪说:“哎呦喂,你小子,莫不是在这荒岛得了什么际遇?”
  一边说,一边冷笑着抓起展石衣襟,将他直接提了起来。
  “两位上仙息怒,小的是因为数日前在海边捕食了一条怪鱼,不料此鱼之肉,竟有疗伤奇效,是以。。。”
  展石一面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解释,一面已经运转五行心法,心里决定,找准时机,将两人一击必杀!
  瘦子心里其实有了七八分相信,毕竟这荒岛守了好几年,除了白天热得要死,晚上冷得要死,哪有什么狗屁奇遇!
  但既然是少宗讨厌的角色,他也不很待见,即便如展石所说,也少不得要教训教训!
  “有如此神异之鱼,居然不前来献给我胖瘦双杰,还擅自独吞,你是活腻歪了吗?”
  瘦子冷笑,正打算给他几巴掌,忽然,一阵尖锐的呼鸣响彻天宇,众人抬头,就看到远空四道长虹破空而来。
  这四道长虹划破苍穹,如同陨石过境,将天空白云冲击的四散而开,同时一阵强烈的威压,弥漫而下,令在场的众人战战兢兢,仿佛世界末日。
  胖子面色大变,颤声道:“是天罡宗的遗老,该死的,他们怎么还没死,而且居然来到这里!”
  说罢,他原本就硕大无朋的大肚子,此刻居然神奇的再涨一倍,口微张,嘴里隐隐有绿芒一闪,面色凝重。
  再看瘦子,早一把扔了展石,如临大敌般架起骨刀,刀身竟有火焰微绕。
  但令他们惊惧的四道飞虹,并未落下,掠过荒岛,横空而去。展石目露神采,心里忖道:“天罡宗?好气派的修士,这才是真正的修士,日后,我也一定。。。”
  他一念还未转完,忽然目光一紧,远处居然再度出现一片惊虹,人数更多,威压更大,朝着前面四人呼啸而去。
  “天罡宗余孽,留下圣台古令,或可饶你们不死,冥顽不化,休怪黑杀刀下无情!”
  后面的飞虹中,传出冷漠的声音,飞虹光芒大盛,速度居然再度飙升一倍。
  “阁老,你们先走!我拖住他们!”前面一道光华蓦然停下,显出一个面色沉重的中年人。
  只见他双手凌空一抓,虚空颤动,一头咆哮的天龙,瞬间出现,张牙舞爪朝追来的长虹扑去。
  “哼!雕虫小技,留你不得!”追来的长虹中传出天雷滚滚的冷哼,一道微不可见的短刀虚影,竟不知何时出现在中年人背后,瞬间就洞穿他的后脑勺。
  中年人面上尤带着震惊,只吐出“核气”两字,就被冲来的长虹碾压而过,海面飘飘洒洒出现一阵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