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劫 > 第八章:水灵诸修

第八章:水灵诸修


  远处的黑影愈发清晰,一座不大的岛屿呈现眼前。展石收回心绪,负手来到船头甲板,目光凝视前方。
  此刻他穿着从胖瘦双杰那里缴获的衣服,头发也刻意梳理一番,还挽了个道士簪,海风吹拂下,颇有几分仙道修士的气派。
  船梢的三霸看在眼里,惊在心里,个个觉得展石深不可测,同时也笃定这次出来没有跟错人。
  “你三人听着,”展石眼看船已经逼近海岛码头,回头嘱咐:“届时我上岛,若是最先回到码头的是海神宗修士,你们立即驶舵离开。这期间,船上食物茶水,你们可随意享用,但不能饮酒!”
  “大人必定能凯旋归来!”三霸老大倒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兴奋得大声附和。
  老二也拍着胸脯说:“大人非但能取回他们的水灵药,必定还能取下他们的脑袋!”
  老三最怕拍马屁,一听又轮到自己了,不由得紧张的说,“大人英明神武,如花。。。”
  “行了,”展石身怕他把下半句说出来,赶忙打断。举目望时,船体忽然一震,靠岸了。
  偌大的码头,空无一人,一条青石路,延伸至远处树林间的一片屋宇,更远处,隐隐有丛林和秃山。
  “胖子应该没有骗我,”掠上码头的展石,观察了一下环境,忖道:“这座岛并不大,一半丛林险谷,一半秃石荒山,环境恶劣,只比食火岛多了水而已!”
  “码头如此荒凉,是少有人来往。岛上的雨林中生长一种水灵草,便是药奴的目标。只是不知道,是否如胖子所说只有两个人位四重天的修士镇守!”
  展石没有选择完全相信别人的话,但他看起来也丝毫不紧张,背着手,踱着方步,一步一步踩着青石,拾级而上。
  这一切看在三霸眼里,顿时又敬佩了七八分,只觉展石的王霸之气,直冲云霄。
  慢慢来到树林下,又绕道屋子门前,屋里吆五喝六的猜拳声,令展石眉头愈来愈紧,刚要敲门,里面忽然传出警惕的喝声!“谁!”
  展石轻咳了一声,还未开口,屋门啪的打开,一阵酒气扑面而出,一个魁梧的大汉,敞着黑乎乎胸膛出现在门口。
  门开的一瞬间,展石的眉头就展开,此时忽然一揖到底,恭敬道:“弟子拜见塔山大人!”
  “嗯?”大汉一愣,随即吐着酒气,口舌不清的问道:“你是何人?”
  展石再次一躬,笑嘻嘻道:“塔山大人想是喝醉了,小的乃是海神宗的外门弟子啊!”
  “唔,”塔山打了个酒嗝,晃晃悠悠的打量半响,忽然哈哈一笑,拍了拍展石肩头,说:“原来是你,进来喝酒!”
  他并没有认出眼前的少年,但至少认识少年的衣服。既然是同门,最后的一点警觉也烟消云散。
  展石暗暗抹了把汗,塔山这个名字,当然也是从胖子口中问出来的,但并不能十分确定就是那醉汗,幸好他的运气还算不错。
  跟着塔山进屋,立刻就看到一屋子的香艳,美人群里,四个衣衫不整的海神宗弟子齐齐朝他看来。
  展石暗道胖子那人真真奸诈之极,在死亡的威胁下,居然还把自己骗得死死的。虽然自己并不太相信胖子说的只有两个弟子,却也万万没有想到会是五个!
  实际上,胖子虽然骗了他,但镇守水灵岛的修士实际只有三个,另外两个是其他药岛的镇守弟子,只因闲的蛋疼过来找塔山三人喝花酒,却被展石撞个正着!
  “可恶!”心里咒骂,嘴里却主动说:“外门弟子展迟,拜见四位大人!”
  “展迟?”其中一个精瘦的汉子,脸上醉意最浅,狐疑问道:“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展石愣了愣,刚要把准备好的说辞讲出来,不料那人摆手道:“你来这里何事?”
  在他作为内门弟子看来,海神宗的外门弟子足足上千,往往都是人位境一到三重的小杂鱼,其中不少负责传讯打杂的工作,眼前人即便陌生,也懒得追究!
  “是这样,最近食火岛有一伙药奴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偷偷造筏子弃岛逃离,虽然八成要喂了海鱼,上官大人还是派了小的过来提醒各位大人,一旦发现,务必捉拿严惩!”
  展石不疾不徐的说出来意,事先在心里腹稿了很多遍,而且还是真假各半,倒也说的正义凛然!
  这话一出,另外几人的狐疑也都消除,其中有个矮子吐着酒气冷笑道:“那胖瘦双傻一直自以为了不起,想不到也有今天!”
  另一个独眼龙也晃着酒瓶子落井下石,“逃了几个奴才是小,但既然被上官大人知道了,少不得要扣他们仨月的丹药供给!嘿嘿!”
  塔山醉气熏熏的过来,搂着展石肩头来到酒桌边,抄起一瓶酒,说:“既然是上官大人身边的人,那就是咱的兄弟,来,喝!”
  展石微微一笑,忽然面色一变,指着门外说道:“你们看。。。”
  所有人情不自禁扭头看去,就在这时,展石暗道一声得罪,翻手一按,早已凝聚锥形水柱的手掌狠狠印在塔山胸膛。
  轰,塔山铁塔般的身躯倒飞,将身后的几张桌子都撞翻,才远远落下。
  “啊!”塔山愤怒的大吼,却喷出一大口献血,直接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展石另外一只手上的水柱已然成型,轰向那个醉意最浅的精瘦汉子。他最先对这两人,只因他们给他的感觉最危险。
  哪知精瘦汉子猝不及防之下,居然闪避不慢,身子灵蛇般一拧,上半身生生移开了三寸。
  但毕竟躲的十分仓促,他依旧被强劲的水柱擦中,在腹部留下一片血雾。
  水柱去势仍急,呼啸着将旁边那个呆住的修士撞飞,吐血晕迷。
  矮子修士这才在突发情况中反应过来,急忙退开,亮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银勾。
  倒是那独眼龙,还有些不明所以,大声喝问:“这位兄弟,你这是干什么?”
  捂着伤口,面色发白的精瘦汉子冷斥道:“你还没酒醒吗?他根本不是我海神宗的人!”
  对展石抱了抱拳,精瘦汉子不解的问道:“兄弟面生得很,不知为何。。。”
  一句话说到这里,他忽然动了,如灵蛇般窜出,快如闪电。手心更是拍出一片黑雾,奔涌而去。
  在他动手的同时,展石居然也发起攻击,屈指一弹,连续两团火球爆射。
  “老狐狸!”
  “小狐狸!”
  两人几乎同时在心里发出一声咒骂!
  “还愣着干什么!”精瘦汉子看突袭失效,一面闪开被黑雾腐蚀得小了一半的火球,一面朝同伴呵斥!
  矮子修士最先反应,怪叫一声,原本矮小身躯,居然再度收缩了一号,双脚一蹬,就窜上了墙壁。
  他就像个大蜘蛛,手脚并用,居然一下子就爬上房粱,手里寒光一闪,银勾脱手而出。
  那独眼龙已经绕道黑雾旁边,打算拦截展石,随着他的奔跑,身躯勃然膨胀,等他已经和展石照面的时候,整个人如同放大了一号。
  “这小子双法同修,也算是个天才,咱一起将他缉拿,必是头功。。。”
  闪在一边的精瘦汉子眼看大势已成,不由自得的说道,可话未说完,却忽然面色大变。
  只见魁梧吓人的独眼龙,才刚刚和展石照面,就被一条臂儿粗的水柱缠了七八遍,粽子般掼向空中。
  “噗嗤!”横扫而来的银勾,一下子就勾住他的大腿根处。矮子修士大吃一惊,正要收回银勾。
  “别动!”独眼龙涨红了脸色喝道,唯一能活动的左手,死死挽住银勾尾端一条蛛丝般的丝线,“死矮子,你想断我的命根子吗!”
  展石面色发白,以水柱缚人消耗极大,虽然空中的独眼龙,也有小部分的重量被银勾拉住,但时间一长,他也会灵力枯竭。
  眼看对方处于僵持中,精瘦汉子目光一动,正要乘机出击,独眼龙杀猪般大喊:“别动!大哥,你就别给我添乱啦!”
  随即他可怜兮兮的看着展石,泪眼婆娑的说:“这位小兄弟,咱打个商量呗。。。”
  展石眼看对方大腿根处血流如柱,心中不忍,本打算收手,却正是此刻,精瘦汉子忽然暴起,“去死!”
  一片大雾自他掌心爆炸,浓烈的腐气急速扩散。展石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压力,顿时心中一冷,大吼一声:“镇压!”
  出手再也不顾其他,水柱一紧,带着独眼龙快速回防,轰然砸下!
  “哇!!!”
  “呀!!!”
  “啊!!!”
  第一声自然是我们的独眼龙不甘而又惊恐的叫声。第二声则是被大力连人带兵器给从房梁上拽下来的矮子修士的惊诧声音。
  而第三声居然是精瘦汉子的叫声,原来他正好被两人砸个正着,伤口彻底撕裂,鲜血趟了一地。
  咬着牙就地一滚,精瘦汉子取出一枚乳白丹药吞下,只见腹部伤口竟迅速止血,并且肉眼愈合。
  再也管不得同伴,他急掠而起,迅速朝大门冲去。但还没跑到门口,已经听到身后有声音传出:“五行火决,攻!”随即背后热浪滚滚。
  骇然转身时,一道火舌已舔上衣角,登时他化为一个火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展石喘着粗气,乘着刚刚服用的食火丹还未耗尽,已经盯住了正要逃脱的矮子修士。
  矮子修士看到对方已经酝酿出火球,又早已见识精瘦汉子的惨状,吓得呆住,苦着脸道:“大人息怒,不劳您浪费灵力!”
  说罢反手一掌,印在胸口,喷了一口老血,倒地晕阙。
  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地上传来,“兄弟,我。。。我怎么样?”是独眼龙的声音。
  展石瞧了片刻,一阵恶心,勉强说道:“还好还好,那一钩子有点偏了!”
  独眼龙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璇即也晕迷过去。展石看着满屋子鲜血狼藉,虽然经历过好几次鲜血横流的场景,尤自心里发寒。
  “唉,师尊说的没错,这条路不会平凡,注定一波三折!”展石叹息,忽然,一阵强烈的危险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