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劫 > 第九章:再别离

第九章:再别离


  每日修炼九转神魔决之神魂术的展石,早已有种超越同类修士的敏锐,这种危机感刚刚冒出,他便快速从原地闪开。
  可惜还是慢了半步,肩头被一股大力击中,横飞出去。落地时他咬着牙一个翻滚,快速倒退,同时已经看清的突袭对手。
  “轰!”火舌窜起,卷向对方。可是对手比精瘦汉子还狡猾,一击而退,翻窗而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那道火舌将窗棂瞬间舔成黑炭,却也还是没有碰到那人衣角!
  展石翻窗追出去,试图阻止对方踏船逃跑,但那人身影几个起落,消失在远处雨林深处。
  “可恶!想不到这塔山一直在装!”原来逃走的正是最先晕迷的塔山。
  “此人起初必定是真的晕迷,中途却苏醒,一直忍耐到了最佳时刻,才一击而逃!”
  展石心里再次感受到修士的险恶,暗暗吸取教训。感受着肩头的剧痛,展石皱眉,觉得自己肉体太脆弱。
  回到房间,颇为熟练的将几人空间皮袋全部收走,被烧得气息奄奄的精瘦汉子,展石还刻意补了一拳!
  至于屋里那些美人,也早已四散而逃。展石浑不在意,盘坐疗伤,水决对恢复有奇效,片刻已是疼痛大减,随即来到屋前大钟下,敲响大钟。
  随着浑厚的声音阵阵传开,陆陆续续有瘦得皮包骨的药奴过来,大多数人都很惊恐,今天钟响,比预期提早了一半,大多人还没有采到足够的果实。
  等了半响,展石忽然露出惊喜之色,只见远处夕阳下,一个破衣烂裳的魁梧少年正慢慢走来。
  展石三两步追上去,一把搂住少年的脖子,喜滋滋道:“大牛,终于找到你了!”
  “你。。。你是石头?”大牛有些愣住,看着冲上来搂着自己,一身洁白衣袍,挽着发冠的展石,上下打量了许久!
  “说来话长,稍后我再跟你细说,”展石看着大牛灰头土脸的模样,知道他在这里受了怎样的委屈,不由内疚更深,“大牛,虎子呢?”
  大牛眼中仍闪着震撼,一面瞥着不远处一团狼藉的屋子,一面心不在焉的说:“虎子被分在了海灵岛!”
  “海灵岛?”展石皱起眉头,从胖子那里,他知道海灵岛处于海神宗山门大岛的另一侧,和自己这边隔了一个宗门。
  “不错,而且是那姓上官的亲自带队前去!”大牛此刻才有些从震撼中反应过来,继续说:“据说海灵岛是十三药岛中最大的岛屿,除了上官老鬼亲自坐镇,还有好些上仙也在那里!”
  “有些棘手!”展石喃喃自语。随即对大牛说:“你先等一下,我处理完这里的事,再好好叙旧!”
  很快,展石跟众人宣告了水灵岛的瓦解,并且告诉所有人可以立即乘船离开。顿时全岛轰动,早就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药奴,几乎是蜂拥上码头。
  码头除了展石的那艘大船,还有同样规模的两艘。分别是镇守水灵岛修士和来喝花酒修士的乘船。
  除了展石自己的船禁止别人上去,其余两艘任人登陆,而他则带着大牛,躲在一边的树林里观察。
  直到所有人都挤上了船,并且由原本是渔民出身的药奴们缓缓驾船离开,他才有些失望的走出。
  “好谨慎的塔山,居然没有混在人群里逃走!他如果报信回宗门,后面的行动就麻烦了!”展石心里想道。
  但也不再逗留,塔山不逃走,偌大的岛屿他根本无法追击。带着大牛,踏上三霸的大船,命令朝最近的任何岛屿加速前进。
  “怎么样,现在有空跟我说说了吧!”船房中,已经吃的肚子圆鼓鼓的大牛,瞪着一双激动的大眼,催促着展石。
  展石微微一笑,“事情是这样,当日我醒来之后,已到了鸟不拉屎的食火岛。。。”前前后后,把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只是关于逍遥舜帝的情节,刻意隐瞒,只说机缘巧合得到了造化,修炼了一门前辈高人留下的神术。
  “原本我以为咱哥仨属你最倒霉,结果你反而混的最好,”了解事情始末的大牛苦笑说道,“亏我还为你伤心了三个月!”
  虽然这么说,语气里满真诚的高兴,同时还有些羡慕,他现在还忘不了那几个趾高气昂的上仙,被展石揍的鼻青脸肿的模样!
  “你看这是什么?”展石看出大牛的心思,忽然变戏法般,拿出两张陈旧的卷轴!
  “这是?”大牛眼睛一亮,隐隐有了猜测,愈发激动。
  “这是我从那几个修士身上收获的神术,你口中的上仙,无非是修炼了这些神术罢了!”
  不待展石说完,大牛激动得一把抢过卷轴,展开一看,却不由得大皱其眉,红着脸问:“石头,写的啥玩意儿?”
  展石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才解释说:“这两套神术,一个是倍化诀,一个是疾风之刃。虽然修炼贵专,但我琢磨之后,前者应该能和后者配合修炼。”
  看着大牛愈发兴奋的眼神,展石笑着继续道:“前者为辅,后者为主,假以时日,像水灵岛上那些喽啰,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太好了!”大牛抚掌大笑,像一个捡到宝的土财主,:“石头,咱这就一起去救阿花和虎子,什么上仙,什么岛主,一掌拍翻他!”
  他还没有拍到别人,已经被展石一掌拍翻了。“救什么救?就你现在这样儿,随便碰上个岛主的凡人护卫,就有你受的!”
  随即他面色一正,沉声道:“所以呆会一有机会,你就必须离开,记住,上了岛,一定要低调,尤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有两门神术在手!”
  “可是你。。。”大牛的话被展石打断,“我知道一个人去救阿花和虎子很危险,但不得不去,正如我救你一样!”
  “你此翻上岛,先要识字,然后修炼神术,接下来这片海域应该不会太平,你先不要急着回青石岛,过一段时间再说!”
  展石交代完,忽然叹了口气,想起了母亲,不知道没有他照料,这三个月是如果生活?
  大牛的兴奋劲被一盆冷水浇灭,看到展石不仅孤身犯险,还为自己考虑后路,顿时眼泪汪汪。
  忽然外面传来三霸老大的声音:“前面不远,就是一座普通的岛屿,看样子上面应该有渔民居住!上仙大人可要靠岸?”
  “靠岸!”展石回应一声,把一个空间皮袋交给大牛,说:“记得我说的话吗?”
  “嗯!”大牛重重点头,眼泪也随之滴落。展石心里不忍,勉强笑了笑,带着大牛出了房门。
  不多时,船靠岸。几乎是一靠即分,看着码头上不停朝自己挥手的大牛,展石坚毅了数个月的脸庞,也终于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