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劫 > 第十章:花随风去

第十章:花随风去


  毅然转身,踏上征程,也许此一别就是永恒,但为了朋友,不得不孤身犯险,有些事情,再危险也要去面对!
  “用你们最快的速度,朝海神宗本岛前进!”展石朝掌舵的三霸说道。
  “什。。。什么,去海神宗本岛??”三霸老大仿佛不肯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人,您。。。您不去继续攻占药岛,然后躲起来占岛为王啊?”老二也不可置信的问。
  “我早就说了,跟海神宗作对咱没有好果子吃的!”老三低着头小声说。
  “啪!啪!”身怕惹怒展石的老大老二,一人一巴掌,把老三拍翻在了甲板上。
  知道了三人小心思,展石又好气又好笑,忽然面孔一板,恶狠狠道:“既然上了我的船,就要听我的命令,现在反悔也来不及,否则。。。”
  三人哭丧着脸,拼命驾驭大船赶路,展石的威胁仍在耳畔。但一想到要去直捣海神宗老巢,三人就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展石早已盘坐回船尾,一面运功疗伤,试图彻底恢复伤势,并且将自己的状态调到最佳,一面开始检阅面前一溜摆开的瓷瓶,和许多杂乱物品。
  “总共有十三枚金创丹,一枚回灵丹,食火丹居然也有十枚,水灵丹最多,有五十二枚,咦!这是。。。”
  展石一震,随即大喜,杂物堆中,居然躺着三块普通的石头,黯淡无光,要不是展石曾见过类似的东西,几乎就要忽略!
  “灵石,他们居然有这玩意儿!”从瘦子的百科全书里,展石知道了自己赖以突飞猛进的石头,正是修仙界少见的灵石,眼前这三块虽然更加暗淡,却无疑是同类物品!
  “哈哈!”展石大笑,一把抓起一块,水灵决全速运转,可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他露出失望之色,展开五指,灵石粉碎!
  “唉,怎么会这么不经吸!”展石轻叹,想起师尊洞府的那十几块灵石,每一块都可让自己突飞一大截。
  “书上说,灵石分为极品,上品,中品和下品四个层次,师尊留下的灵石历经万载依然蕴含强大的灵力,想必曾传说中的极品灵石!而眼下。。。”
  瞅着一堆粉末和另外两块灵石,展石叹道:“这三块想必就是传说中的下品灵石了,灵石表面呈现黑黄,则必定是传说中的二手灵石了!”
  不过倒也不太失望,几个人位四五重天的修士手里能出现灵石已是惊喜,何况在这块灵石最后推动下,展石肩头的掌伤彻底恢复!
  “这又是什么!”展石并没有急于吸纳其余灵石,目光流动,盯住了一堆兵器中,一块从独眼龙那里缴获的圆形兽骨。
  这骨头和别的兵器不同,有淡淡的光华流转,仿若活物。“好生奇怪!”展石一把抓过,观察片刻,忽然尝试灌输灵力。
  “翁!”这块巴掌大的骨头,居然迎风见涨,一下子就变得磨盘大小,流光溢彩,上下沉浮。
  展石眼睛一亮,脱口而出:“好东西!”打量片刻之后,抬手射出一条水柱,击打在圆骨上。
  圆骨光华猛的一盛,歪歪扭扭倒飞了一尺远,随即稳在空中,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方才那一道水柱,虽然不是我的全力,但绝对能击伤人位五重天的修士,可这骨头却轻易挡住,连道裂缝都没有,似能承受更强的攻击!!”
  展石感受到这块骨头的防御,心里渐渐明朗,也愈发欢喜,有了这块圆骨作防护,此行的机会更大了些。
  收回灵力,圆骨光华内敛,落回展石手里,又爱不释手把玩了一会,才收回一个誊空的空间皮袋里。
  展石的目光继续带着希冀搜寻,试图找到更多宝贝,却再也一无所获,反倒是两块拳头大的黑石,引起他的注意!
  这石头凹凸不平,黝黑无光,展石可以断定绝不是灵石,就算三手的灵石,也不可能捂成黑炭一样。
  “那些修士不会放两块没用的岩石在空间皮袋里吧?”抱着有可能是蒙尘宝贝的心里,展石拿起了其中一块黑石。
  就在他触碰到黑石的瞬间,忽然面色大变,整个人立时衣发飞扬,浑身泛红,肌肤不受控制颤栗。
  “该死!”就在展石以为自己受到某种恐怖的攻击时,忽然愣住,因为这些不可控的出现,居然是因为自己体内某种功法的自行运转!
  “九转神魔决之魔体术!”展石大惊,这套仙术,他只修炼了其中的神魂术,魔体术却一直不得其门而入,“想不到这黑石头,居然可以引动魔体术!”
  来不及仔细琢磨,浑身的痛苦正在快速放大,展石毫不犹豫运行魔体术口决,以期能减轻痛苦,但随着主动运行神体术,这种痛苦毫不客气的陡然再大一倍。
  “你大爷!”展石忍不住大骂,只觉周身上下,从内到外,没有一处不疼,没有一寸不痛,每一寸筋皮骨骼,都仿若在油锅上煎烤。
  他怀疑自己说不定就忽然爆体而亡,却又不愿停下来,他想知道这门师尊都推崇备至,天海界绝无仅有的仙术,究竟能把自己煎熬成什么模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痛苦陡然一轻,随即慢慢消散,满头大汗的展石睁开眼,浑身肌肉尤在出于本能的颤抖着。
  天上繁星点点,一轮圆月静静依偎的云层中间,借着星月,展石发现自己浑身粘稠,散发着腥臭。
  “这就是煎熬出来的杂质吗?”脱了衣服,展石运转水决,清水涤荡之下,浑身顿时一轻,“好多脏东西!”
  “嗯?”随着污垢涤清,原本排骨般的胸膛,居然开始呈现微微的弧形,展石站起来,舒展四肢,立即感觉到一股强悍的力量,充斥全身。
  “这种感觉,和当初师尊加于我身上的力量相仿,但那力量助我恢复伤势之后不久就消散,而这股力量却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如果有很多这种黑石的话。。。”
  展石开始琢磨起来,但一想到那种煎熬的苦痛,又有点纠结!“这九转神魔决真不是人练的,神魂术烧烤精神,魔体术煎烤肉体,这门仙术的创始者不会是吃油炸煎饼激发的灵感吧!”
  纠结归纠结,但一想到这门仙术带来的强大,只好叹息着说:“好吧,为了完成师尊的大愿,为了救出阿花和虎子,我也就勉为其难修炼你吧!”
  原本以为手里的黑石会像灵石一样碎裂成灰,低头一看,展石不由得轻咦了一声,黑石居然变成了白石。
  “好生奇怪!”看着手心半透明的白色石头,展石狐疑不已,但下一瞬间又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因为他感受到了灵气!
  “怎么会!”看着手里散发着和灵石气息几乎没有两样的白石,展石感觉被幸福包围了!
  “这可真是好东西,又能修炼九转神魔决,又能修炼五行变!只可惜变白了的石头蕴含的灵力,似乎跟那几块二手灵石差不多!”
  有海风吹来,夜空的星星更密,依偎在云层中的圆月,却已经偏向另一边。船头有个声音传来:“大人,大人,您睡着了吗?”
  展石从入定中睁开眼,手里第二块黑石化成的白石,忽然化为飞灰!“什么事?”展石淡淡的问,心里却想起塔山那一掌。
  “如果是现在的话,塔山的偷袭未必能伤我!”一念及此,展石目中不由得光芒大盛,这是自信的神采。“不知此刻的我,是否能战胜那少宗!”
  “大人,是这样,”三霸老大打断了展石的思绪,“前面五海里就到海神岛了,大人你真的决定要去吗?”
  三霸老大的话里带着惊俱,海神岛对于他们来说,如同禁忌般的存在!
  “加快速度!”展石的回答很简单,他并没有自信到可以独战海神宗,哪怕是如今想来,那上官老鬼依旧有些深不可测,何况海神宗这样的高手必定不止他一个!
  但他已不能等,他最好的伙伴还在忍受煎熬,哪怕此去依旧是死路一条,也不能不去。
  三霸却如丧考妣,一个个唉声叹气,觉得自己刚刚逃出了虎口,眼下又一头撞进了虎穴。
  “唉,早死不如晚死,我现在忽然好怀恋食火岛!”老三红着眼睛说。
  “唉,我现在好怀恋胖瘦双杰,从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觉得他们真是帅呆了!”老二叹息着说。
  “啪啪!!”俩人头上都挨了一记巴掌,老大瞪着他们低喝道:“出息!咱以前跟行尸走肉一样,一个行尸走肉的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他也叹了口气,说:“至少现在咱仨在冒险,冒险知道吗?咱仨从出生到现在,有过哪怕一次冒险吗?这次就算是死,也值了!”
  老二躲闪着老大的眼睛,嘟噜道:“咱以前做帮工的时候,偷看隔壁老王的女儿洗澡算冒险吗?”
  “啪!”随着老大的一巴掌,船也磕在了一道巨大的码头上,虽然后半夜,码头依旧熙熙攘攘,船挤着船,人挤着人,好不热闹。
  无数火把照耀下,码头有如白昼,展石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船头,凝视了片刻,见有一队海神宗弟子走过来,忽然转头对吓的战战兢兢的三霸说:“此翻如果能稳住那些人,你等就立刻离开吧!”
  说完忽然一挥手,三样卷轴模样的东西落在仓里,他自己一步踏出,踏上了码头。
  “什么人?”那队海神宗弟子已经靠近,为首一个白衣劲装,手捏长矛的弟子喝问。
  “在下海神宗外门弟子李星云,拜见大人!”展石拱手恭腰,一揖到底!
  为首弟子点了点头,目光投到船上,又皱了皱眉,问道:“既是外门弟子,为何独自乘坐宗船而来?”
  展石微微一笑,从容答道:“在下添在上官大人麾下童子,三个月前招收药奴后,小的随大人一道驻守海灵岛!”
  顿了顿,展石又接着说:“此番独自过来,也是上官大人的意思,少宗大人命令搜寻的宝贝,已经得到,因宝物特殊,是以才让小的匿迹而来!”
  这翻话说的比在水灵岛上时还从容不迫,巡检队长见他说的有理有据,本就不疑有它,恰恰最近三个月来,少宗大人多翻令人搜寻突破修为的宝物,心里更是对展石所说直接对号入座了。
  “既是上官师叔的所托,在下本不该怀疑,但是,”巡检队长歉意一笑,也拱了拱手说:“最近岛上不太安宁,上头也规定无论何人进岛,都必须出示通行令牌。。。”
  说到这里时,展石面色微变,巡检队长看在眼里,心里咯噔一下,倒不是起疑,而是担心自己因此触怒的号称九大海王之首的上官师叔。
  不待展石说话,他已经自己打圆场说:“不过上官师叔素来特立独行,此番又是秘密派遣,如果没有通行令牌,想来也是情有可原!”
  展石愣了愣,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矜持的笑了笑,显得有些尴尬的说:“不瞒大人,上官大人吩咐得急,确实忘了赐下令牌,但今日通融之恩,小的已然铭记,日后上官大人面前,必定少不了美言几句!”
  等的就是这句话,巡检队长哈哈一笑,说:“兄弟客气了,上官师叔的口令就是通行证,周空本就不敢阻拦,兄弟说笑了!”
  嘴里虽然故意推却,有意无意却把自己的名字给报了出来。展石笑了笑,倒也乐得顺水推舟!
  巡检队长周空又客气了几句,便在码头让出了一条路,可是展石还没迈步,忽然一个冷厉的声音传来,“没有令牌,我看谁敢踏入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