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劫 > 第十二章:花随风去

第十二章:花随风去


  如果说,之前的岛中之城让他感慨,那么此刻他已然惊叹。只见一片丛山峻岭在夜色中巍峨矗立,一坐坐阁楼宫殿,延绵山间,将冰冷的青山和夜色,装饰得有如天宫。
  “这就是海神宗,这就是海神宗!”即便展石对这个宗门不待见,依旧被眼前镇住,这是连睡梦中都不曾出现的壮丽,让他心神澎湃!
  片刻之后,展石压下心里的惊叹,他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也很理性的明白,眼前的天宫,对自己来说不啻于地狱,稍不留神,就可能死的连渣都不剩。
  “可是,这里的大楼多得像天上的星星,阿花会在哪里?”展石心里琢磨,抬头看了看天色,月亮已经隐藏在云层里,星星更稀,他知道晨曦就要到来。
  忽然,他看到正前方一座最高的山峰下,坐落着一片美轮美奂的大殿,灯火璀璨,最是通明,如同群星中的明月。
  “那少宗虽然可恶,却对阿花不错,那片宫殿既然被四面簇拥,那么极有可能是少宗的行宫,所以阿花也最有可能出现在那里!”
  展石打定主意,再次动身,掠进宫殿群山。可是这次却步履维艰,四面都是巡逻的队伍,他不得不走最黑暗,最偏僻的山路。
  即便如此,他还是遇到不少行色匆忙的修士,纷纷朝中央宫殿的后面赶去,夜色中的海神宗,隐隐有着风雨欲来的气息。
  “应该是那海王口中的天罡宗余孽,吸引了海神宗大部分修士的注意,否则我还真未必能走得这么顺利!”展石心忖,不由得对天罡宗产生种淡淡的好感。
  经历了好些次风险,展石才出现在中央宫殿的外围,停在一片飞檐后面,屏住气息。直到一队修士走过,他才蹑手蹑脚闪出来,窜到对面一座楼牌背面。
  小心翼翼,一连又掠过了七重宫殿,才停在了一座屋脊后面。“这里已经是最靠近中心的区域,前面那座大殿四面都有守卫,根本不能再靠近了!”
  展石有些着急,一路留意,都没有发现阿花的踪影,现在唯一剩下的可能,就是前方那座大殿,也就是最中心的区域。
  “怎么办?怎样才能进去?天已经快亮了!”展石很清楚,天亮之后,就算自己有九条命也出不去。
  “必须在天亮前找到阿花!”展石下定决心,刚要准备趁对面那个卫士转过头的一刹,掠进宫殿,却忽然又生生止住。
  “宝贝你放心,他绝不会有事!”一个温柔的声音从里面传出,随即两道身影从大殿里面结伴而出。
  展石目光登时一缩,强行忍住要呼喊的冲动,把自身隐藏得更深,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大意,一定要找准时机,等等,再等等!展石内心不停自我告诫!
  原来从大殿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少宗本人,他身旁一个紫裙拽地的美少女,不是阿花是谁?
  “拜见风凌少宗,拜见辰花姑娘!”两人一出来,四面卫士立即齐齐躬身参拜。
  风凌微微点头,辰花却心不在焉,面带忧郁的看着少宗风凌,说:“你真的确定那食火岛逃走的人是石头哥哥?你到底有没有仔细搜寻过食火岛?”
  展石听到这里,真恨不得立刻就喊出来,告诉阿花自己就在这里,但他非但不敢出声,甚至不敢动弹。他早非三个月前的毛头少年,此刻的他更懂得隐忍,更明白把握时机!
  “宝贝,你真的不用担心,通过塔山那人传来的信息,我已派了人去查探,水灵岛和食火岛,都被一神秘高手抢劫一空,两岛都有人乘乱逃离,你那石头哥哥想是其中之一!”
  风凌看着如同一朵紫花般夺目的辰花,眼神中闪着宠溺,又接着说:“即便折损了两岛药果,我仍禁止宗内高手前去搜捕,为的就是放你那石头哥哥一条生路。”
  展石听到这里,又好气又好笑,什么叫趁乱逃跑?那高手就是我好么!但最生气的,是凌风一口一个宝贝,你这个恶霸有什么资格这么叫!
  辰花忧郁的脸色缓了缓,凌风继续说:“同样逃跑的还有你的同乡大牛,至于那个叫虎子的少年,因为是被上官师叔看中,所以我还要花点时间才能把他带出来。”
  “假惺惺!”展石气得火冒三丈,当初这厮击伤自己时,可是半点没有手软,现在充当什么大善人!
  好像为了印证他的话,凌风又开口说:“我知道你还在担心你石头哥哥的伤势,当初我是下手重了点,但随后我就派人送去金创丹,现在他的身体一定比当初还强壮!”
  展石忽然握紧拳头,眼神中射出犀利的光,他忽然发现这厮不仅可恶,还很无耻。当初如果不是机缘之下遇见师尊,自己早已连骨头都不剩,哪里有什么狗屁金创丹!
  “谢谢你。”辰花勉强笑了笑,“我知道你为了阻止他们搜捕,多次和海神宗的长老们闹矛盾,为了我的修炼,到处搜罗各种突破的丹药,为此甚至和宗主吵过。。。”
  “为了你,”风凌忽然转身,握住辰花的小手柔情的说:“为了你,这些都不算什么,你有修炼的天赋,迟早会大放异彩,我会让所有人认同你。”
  “放开你的脏手!”展石几乎要怒喝,打小宠着阿花,绝不允许个恶霸欺负她。“我忍着,只要你走出这重大殿,一定要你好看!”
  但是辰花居然没有反抗,任由风凌拉着,俏皮可爱的面容,总算露出一丝笑意,说:“等天罡宗的人走了,我要回一趟青石岛!我要看到石头哥哥还有大牛虎子他们都没事,还要看到那个岛主受罚,我才答应你的要求!”
  “要求?”展石听到这里,微微皱眉,这恶霸少宗也不知许下了怎样的花言巧语,但只要自己救出了阿花,一切都可以不攻自破。
  “你放心,这方圆千海里,都是我海神宗的势力范围,我要谁没事,谁就没事,我要谁倒霉,谁就倒霉!”风凌的话透着强大的自信。
  “我还要你教石头哥哥神术,还有大牛虎子他们,这样他们才能不受别人欺负!”辰花扑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风凌说。
  “这个。。。”一向有求必应的风凌,此刻居然有些迟疑起来。
  “哼!我就知道你一直在骗我,你根本不在乎我的请求!”辰花一双大眼睛立刻弥漫雾水,小嘴也嘟起老高。
  风凌的心立刻就软了,连忙哄着说:“好好好,我答应你。但是,修炼神术需要灵根,你那石头哥哥,却恰恰没有,否则在上官师叔的冥眼之下,不可能支撑不住,要不是他的同伴搀扶住,那天只怕也。。。”
  眼看辰花又要哭出来,风凌立刻止住话题,转而又说:“但你放心,只要我海神宗在一日,必会保你石头哥哥一生荣华富贵。”
  “好一个巧舌如簧的恶霸!”展石心里大恨,此人没皮没脸,对付女孩子可真有一套。“但你可知道阿花根本就是麻痹你,你个恶霸还不知道吧,嘿嘿。。。啊?”
  展石一念还未转完,忽然整个人傻在那里,阿花的话,就像一根根针,刺进了他的心脏。
  “只要你能做到你说的事情,让我的朋友和亲人不受欺负,我可以答应你,永远和你在一起。”辰花眼中闪着些许依恋,继续说:“这三个月,我感受到你的真心,我第一次有种被保护的感觉。”
  躲在屋脊后面的展石彻底傻了,浑身冰冷,整个世界,仿佛一瞬间变得陌生而遥远。
  他并不是看不出两人始终靠的很近,并不是看不到阿花被握住的手始终没有抽出来,并不是感觉不到她眼中闪过的依赖,他以为,一切不过是对方委曲求全的敷衍罢了。
  现在,冰冷的现实如同当头棒喝,嘲笑他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可怜,他不得不承认,从小爱护着的阿花,已经离自己远去,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吱!”极轻微的声音,是展石心神失守时,脚尖在琉璃瓦上滑了一下发出来的。
  这声音几乎融入夜色里,但风凌却瞬间警觉,“什么人!”他发出低喝,突然掠起,下一刻已经出现在数丈高的屋脊之上。
  屋顶并没有人,但风凌却皱起眉头,凝视远处,只见十几丈之外,一个白色身影兔起鹘落,消失在黑暗里。
  “会是谁呢?”辰花居然也出现在旁边,看着那道身影没入夜色。
  “可能是天罡宗的余孽,也可能是浑水摸鱼的散修,但是不管是谁,今天也注定逃不出去!”凌风目中射出冷光。
  这是四面已经出现十几道身影,不用凌风吩咐,纷纷冲进夜色,朝远处身影追去。
  “这身影好熟悉。。。”辰花看着黑夜,心里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