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劫 > 第十三章:我是少主

第十三章:我是少主


  “阿花,既然你已做了选择,我会祝福你!”展石任由冷冽的寒风刮向脸庞,将速度再次拔高。“凌风,你若敢三心二意,我必取你性命!”
  知道自己这一趟变得毫无意义,展石内心无比苦涩,少年的心思,忽然变得要强起来。“少宗?不就是个少宗吗?不就是有一个帮派支持吗?我就算是一个人单干,也未必就比你差!”
  心里的呐喊,化为寒风中冰冷的目光。他能感受到身后追逐而来的杀气,好在前面还没有修士阻拦,只要逃出这片宫殿,海神宗短时间将很难找到自己。
  “只要进入那座城中,隐身在其中一个房子里,然后就可以寻找时机冲到港口登船而走。无论如何,这次一定不能被捉到!”
  展石可万万不想阿花再为自己求一次情,打死也不。这是一个少年的倔强和尊严,为此他爆发出了最快速度。
  忽然,一声嘹亮的呜鸣从身后传来,让展石面色大变。“不好!”展石暗道一声。果然,不多时,四面逐渐出现更多身影,阻击展石。
  当先是两个劲装修士,原本是朝宫殿后面赶去,听到号角声后,立即集结过来,一眼就看到奔逃的展石。
  “道友请留步。。。”其中一人话到一半,展石已经大喝道:“挡我者死!”双手一分,两道水柱飞旋射出。
  “啊!”其中一人仓促下用手里的大刀格挡,却瞬间被自己的大刀拍飞,另一人闪的够快,却也吓出一声汗。再看时,对手已经越过自己两人,消失在远处。
  “哪个王八蛋!”没有受伤的修士心里暗骂,看到已经追来的海神宗卫士,忽然笑着抱拳道:“原来是痰盂队长,刚才位师弟范了什么事儿。。。”
  “狗屁师弟!”痰盂队长速度不停,呵斥道:“那人是奸细,还他妈不跟我去追!”
  “哦,哦。”这人愣了愣,才把自己同伴扶起来,俩人不快不慢掉在队伍后面,朝前追去。
  “滚开,挡我者死!”展石连连大吼,不一会儿已经抽飞了三四人,但如此一来,他彻底暴露了自己,而这时前面已经闻风赶来一个十几人的大队。
  展石面色难看,五行水决全力运转,“攻!”一条大腿粗的水柱在他头顶凝聚,前端形成蟒蛇头,发出一声嘶吼,朝前面冲去。
  “找死!”为首那个鹰鼻鹞眼的中年人怒吼,整个人气势一变,皮肤快速变成金色,拍出一掌,一条三尺长的金色短矛从掌心凝聚爆发,迎面撞上蟒蛇水柱!
  “翁!”空气挤压的声音,蟒蛇水柱顿了顿,忽然再次发出嘶吼,一举顶飞金色短矛,轰向中年人。
  “怎么可能!”中年人瞳孔一缩,仓促之下交叉双臂格挡,“嘭!”有如金石撞击,他衣袖化为飞灰,整个人也倒飞出去。
  一直退了七八丈远才停下,一双金色手臂颤抖得如同筛糠,他目中震惊未消,此刻已经看清了对手模样。
  “居然是你!”中年人惊呼,充满不可思议。展石凝目看来,原来这人正是码头遇到的海王阎信,此人倒也有些本事,在水决一段的威力下居然毫发无损。
  但他可不想停下来跟阎信叙旧,撇开了海王,闪身窜进左面的树林里,可就在这时,一声恢宏的笑声从树林里传来:“道友既然来了,何必又急着离开?”
  一个长袍加身,白须冉冉的老者从树林深处大步而出,明明才走了几步,却瞬间到了眼前,将受惊的展石逼了回来。
  “此人。。。此人好强!”没有交手,展石却感到心惊肉跳,这人的速度也令人生畏,太诡异可怕了。“不可力敌!”
  展石下了结论,立即撤身,毫不犹豫朝右边的一座阁楼掠去,打算利用地形周旋。可还没掠起,他却皱起眉头。
  因为他忽然警觉的发现,那座阁楼的屋顶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静静站在那里,要不是展石感应非凡,也许就要撞上去了。
  “可恶!”展石既惊且怒,如同一只被困在铁笼中的野兽。再看四面时,已经再无出路,几十号修士已经围上来,将所有退路封死!
  眼见大势已成,海王阎信才对长袍老者和屋顶那人恭敬的拜了拜,说:“多谢云师兄和上官师兄搭救!”
  老者微微点头,捋须不语,屋顶的身影则彻底不回应。阎信也不尴尬,掸了掸破碎的衣袖,蔑视着展石说:“你小子也算有福,能劳动三大海王同时出手,死了也值!”
  回应他的是一条咆哮的水蟒,这条水蟒气势更足,力量更大,头部的轮廓更为凝实,远远仿佛还能看见血盆大口里闪着光芒的獠牙。
  “不自量力!”阎信感受到这一击的威力,心里也犯怵,但一想到这边人数众多,立刻信心大增,呵斥道:“一起上,碾压他!”
  顿时包括他自己,数十道光芒兵器砸去,和咆哮水蟒凌空对轰,“嘭!”空气被撕扯,四面树林被搅碎,所有力量消散一空,展石一连退了十几仗才停下。
  而另一边,阎信等数十修士居然也都齐齐后退了两三步。“这小子好强!”阎信心里震撼,这一击的力量即便被分散成了几十份,依旧震得自己后退,如果独自承受那还不掉层皮!
  “这小子实力不俗,很有可能是天罡余孽,想趁那几个老鬼大闹后山禁地,对我宗图谋不轨,还请两位师兄出手降妖!”
  阎信可不愿高个儿从旁看热闹,自己矮个儿拼命往前顶,万一这小子拼死一击,自己保不齐还得搭上小命。
  可是他的话刚刚说完,对方的攻击再次爆发,这次是四条水柱分击而来,三条攻像四面修士,一条直奔自己。
  “日了狗了,怎么光对付我!”阎信心里暗骂,忽然一咬牙,拍出两掌,两支金色的短矛蓦然射出,和水柱对在一起。
  “嘭!”水柱化为强劲的千万水珠四射,和两道短矛一起同时崩溃。阎信心里一松,暗道:“你也就这点斤两!”
  可是一念未落,一道劲风扑面,定睛看时,一只手掌在眼前快速放大,直接印向自己面门。“好快!”阎信大急,抬臂格挡。
  可是他一抬起手臂,那道劲风立刻转向胸口,阎信郁闷之极,自己虽然把金刚术修炼到了第三重,但能不能硬挨这家伙一掌,他可实在没把握!
  但是意料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仔细一瞧时,一个人挡在了面前,仿佛一直就站在这里。
  展石面色发白,右手微微颤抖,死死盯着长袍老者。方才此人神出鬼没般突袭,不仅解了阎信之危,还和自己瞬间对了八招。
  “这老头好强,要不是我修炼了九转神魔之魔体术,身体强度远超当初,刚刚就得骨断经折!”展石暗忖,戒备的盯着老者。
  “小朋友,我相信你并不是天罡宗余孽,不如去老朽行宫谈谈如何?”老者瞧着展石模样,笑容可掬。
  “既然你知道我不是什么余孽,何不放我离去,他日定当携礼来拜!”展石咬咬牙,厚着脸皮说。
  “嘿嘿,你是猪吗?你今天要是走的了,老子把脑袋夹裤裆里去!”阎信坏笑着说,有云师兄这个人位九重天的海王之首在,他相信展石已经插翅难逃,何况还有上官极这个狠人压阵。
  “小朋友,乱闯别人宗门重地是不礼貌的,若不给个交代,以后本宗岂不是让人笑话?”长袍老者笑着说,颇有语重心长的意味。
  展石虽然心里恨得牙痒痒,偏偏又说不出一句反驳来。忽然他浑身一僵,一股寒气从脚心直冲到脑袋尖儿,他迅速回头,立刻就看到一个黑影出现在背后。
  “好快的速度!”展石看出此人正是屋顶的那个人,居然不知不觉就迫近了自己,心里危机感强到极点。
  “何必跟他废话,他功法特殊,直接拿下就行了!”那黑影冷冰冰的话语传出,言下根本没有把展石视为任何威胁。
  “可恶,原来想抢我的功法!”展石恨恨暗道,已经打定决心,这次就算是死也不让师尊的传承让这帮恶人得到。
  老者叹了口气,淡淡道:“留下他的性命!”黑影冷笑一声,忽然自原地消失,下一刻,蓦然出现在展石头顶。
  展石汗毛倒竖,却不肯束手就擒,快速翻掌,一道水柱逆袭而上。但他的攻击落空,反而觉得背心一凉,紧跟着一股大力袭来,他的身体像是断线的风筝般飞出去。
  “噗!”一口鲜血喷出,展石面色苍白落地,一时间居然难以动弹,那道凉意快速扩散四肢百骸,冰封了他的全身。
  他立即运转五行火决,体内寒气立时消减,但一抬头,黑影已经到了他鼻尖,一只黑色的手指,无声无息,按向他的眉心。
  “完了!”展石叹息,对手之强,自己根本没有一战之力,不禁又想起阿花靠在风凌怀里的一幕,悲伤的想道:“我这是何苦来哉?”
  恰在此刻,一声轰鸣传来,如同九天落雷,不少修士都忍不住捂住耳朵,黑影的攻击也顿了顿。
  随着轰鸣,一片光华从远处出现,照得夜空亮如白昼,也吓得所有修士脸色苍白如纸,因为这片光华如同一道霹雳般,所过之处,一片焦黑零碎,万物尽灭。
  “哈哈,好一个海神宗,你既然欺骗我等,那么今日即便我等折损在这里,也要拉你们所有子弟陪葬!”磅礴而愤怒的声音传来,震得所有人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毁灭之光从天而降。
  只有长袍老者和那黑衣人,第一时间警觉,前者再也顾不得风度,毫不犹豫的最先逃走,随即黑衣人也果断舍弃展石,逃窜而去。两人速度之快,展石居然根本看不清。
  刚刚解开了冰封之力的展石,立即又被一道莫名的力量束缚,动弹不得。而那道毁灭之光已经到了众人头顶,再近一点,所有人都会化为飞灰。
  “老天你玩儿我吗?”刚刚从死亡边缘走了一遭的展石,下一刻又掉进了地狱,不禁悲从心升。
  可那毁灭之光居然没有落下来,反而停顿在了半空,忽然,光华消散,化为三道流光落在展石面前,显出三个满脸激动的老者。
  “少主!”
  “少主,是你吗!”
  “哈哈,少主你真的在这里!”
  三人扑通跪倒,眼里闪着泪花,朝展石纳头便拜。
  “老天,你。。。真的在玩儿我吗?”展石愣在那里,被眼前诡异的情况吓得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