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劫 > 第十四章:黑杀组织

第十四章:黑杀组织


  “你们这是。。。”展石只觉得一个头三个大,不明白这仨老头是让驴给踢了还是让门给挤了,居然把自己当成什么少主。
  “少主,此地不宜久留,咱先离开这里再说话!”为首那个白发盈颠的老头忽然急切的打断展石,不由分说扯起展石的胳膊。
  展石立刻感觉自己被一层红光包裹,低头看时,下面几十个惊愕的面孔愈来愈小,而自己已然到了半空。
  “傅之老鬼,今日岂能让你逃走!”一个冷厉的声音传来,展石就看见遥远处十几道五颜六色的光华如同天外陨石般包围过来。
  “哼!极光老鬼不在,凭你们还留不住我等!”为首白发老头冷哼,光芒中的几人速度再次提高。
  “道友在我宗肆意杀戮,今日不给个交代,老夫必定死追到底!”另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后面响起,带着强烈的杀气。
  “风亭小儿,你活了几百年,脸皮还真是越来越厚。以为有黑杀在,就能埋伏我等,获取圣台古令吗?告诉你,杀几个小辈是对你的警告,老夫真要大开杀戒,你那宝贝儿子哪里还有机会跟那小泵娘卿卿我我!”
  展石这边光幕传出揶揄的讽刺,不仅令后面的海神宗宗主风亭怒上加怒,也让展石自己愈发的悲哀。
  “你今日走不了!”风亭暴喝,“起阵!”随着他的喝声,天空忽然出现一片水波般的薄幕,水波每荡漾一次,范围就扩大无数倍,三次之后,整个海神宗山门尽在薄幕笼罩中。
  展石几人速度虽快,却依旧没能逃出去,不得不停下来。三个老头现身,目光都带着惊怒。
  “风亭小儿真肯下血本,这次为了阻止我等,居然敢开护山大阵!”一个消瘦的老头恨恨说道,眼中却带着杀机。
  “可惜他注定血本无归,他会为他的愚蠢后悔莫及!!”第二个胖老头冷笑着说。
  “事不宜迟,为了救出少主,少不得要牺牲那只四品噬阵鼠了!”为首的老头不假思索道,随即吩咐另外两人,“展开防护!”
  两人齐齐应喏一声,立即展动身影,一下子就出现在三百米之外,毫无畏惧的盯着迎面而来的十几道流光。
  这边,为首老头已经从腰间一个灰色口袋里,摸出一样灰不溜秋东西,在手心活蹦乱跳,居然是一只巴掌长的老鼠。
  “这老鼠快要成精了!”展石看的目瞪口呆,这明明是普通老鼠模样,一双眼睛却滴溜溜直转,精光四射,充满了灵动。
  为首老头抬起枯瘦的手指,点在老鼠额头上,一道赤烈的光芒冲进它身体里。“小九啊小九,今日为了救少主,你死了也算值!”
  说罢老头一抬手,那只老鼠便咻的一声,冲进地下,地面隆了几隆,便彻底平复,老鼠已不知去向。
  另一边,两个老头已经和对手照面,立即展开了天崩地裂的大对决,毁灭的流光肆意横扫,方圆百米尽化为白地。
  展石脸色苍白,能感受到强烈的死亡气息,要不是被身边老头护住,光是一道余波都可能让自己粉身碎骨。
  就在这时,四面的光幕忽然颤抖了一下,片刻之后,继续颤抖。所有人都发现了这种异动,为首老头露出微笑,交战中的一名白袍紫冠的老者,却面色大变。
  “好你个北堂傅之,我早知道你有所依仗,想不到竟是传说中的噬阵兽,今日护山大阵若毁,我海神宗必与你不死不休!”
  白袍老者刚刚吼完,四面光幕闪烁得愈发厉害,宛若一个风中泡沫,随时都会破裂。他面色更沉,咬牙道:“还请诸位黑杀同道全力出手,务必在大阵破灭前击杀此寮!”
  “轮不到你来教老夫怎么做!”另一个黑衣劲装,带着鬼哭面具的人哼道,下手却更加凌厉。
  “****的黑杀!”白袍老者风亭心里诅咒,将愤怒发泄在阻击他们的天罡宗修士身上。
  “噗!”一口鲜血喷出,在夜空洒成惨烈的梅花,那个胖子老头在空中显出身形,嘴角弥漫鲜血,咬着牙齿,再度冲进战场!
  “唉!”北堂傅之看得浑身颤抖,却只能化为一声叹息。他知道两位师弟在用生命阻止敌人,而即便如此,也挡不了多久。
  “这个。。。要不你去帮他们,我。。。我没事儿!”展石虽然一直有些莫名其妙,但也被这种壮烈感染,对护在他身边的老头说。
  “不行,我天罡宗已灭,少主你就是我宗香火,老朽绝不允许少主你独处险境!”北堂傅之说的毅然决然,没有半分转寰余地。
  展石长这么大,除了自家母亲,从来没有被人这么保护过,心里感动莫名。但一想到这三个白胡子老头,很可能会因为保错了对象,而战死在这里,又觉得内疚之极。
  “其实,我并不是。。。”展石决定说实话,他虽然不明白三人为什么认错了人,但绝对是认错了。
  “少主切莫再说,老朽三人今日即便战死,也不会抛弃少主。何况,他们未必能留下我等!”北堂傅之打断,冷笑道。展石叹息。
  “啊!”那个消瘦老头发出一声惨叫,在对手八人的合击下,终于支撑不住,喷血倒飞,一身破败,状若疯魔。
  胖子修士原本受伤,此刻也难以为继,连续被破碎了三件防御星宝,吐血倒飞。
  “师弟!”北堂傅之面色狰狞,大声呼唤,忽然抬手,手心一颗绿色光球诞生,吸纳夜色星光,不断膨胀。
  “九星盾!挡!”北堂傅之大喝,光球飞速扩大,很快就将消瘦老头和胖子老头笼罩,光幕上三颗星星互为犄角,形成阵中阵。
  “挡不了!”风亭冷笑,对同伴说道:“还请诸位合力一击,此人神通无论如何不及我护山大阵万一!”
  “我说过用不着你来教我怎么做!”带着鬼哭面具的黑杀冷冷回应。风亭被噎住,面色难看之极。
  矛盾归矛盾,十几人很快展开攻击,十几道恐怖的光束集中于一点,狂轰滥炸,三星闪耀的九星盾,在面临第八波攻击时,彻底崩溃。
  恰在这时,海神宗的护山大阵也急剧闪烁了几下,啵的一声,化为梦幻泡影。远处有海风吹来,却掩饰不住风亭的怒吼:“该死!我的护山大阵被毁!”
  忽然,一道黑光从地面冲起,如同醉酒般摇摇晃晃的飞行。风亭目光一缩,忽然伸手一抓,一只巨手凭空形成,将噬阵鼠抓了过来。
  “哼,毁了我的大阵,得到这只罕见的噬阵兽倒也不算亏!”风亭盯着吱吱叫唤老鼠,冷笑说道。
  但另一只手快如闪电的伸来,一把夺走了噬阵鼠。“你。。。”风亭盯着抢夺他战利品黑杀带队头领,眼里要冒出火来。
  “此兽还可进化,价值巨大,不是你区区海神宗能吞下的。”黑杀头领淡淡道:“但你放心,此翻剿灭天罡宗余孽,获取圣台古令,你也有功,我黑杀会送一座同级别大阵补偿你!”
  风亭几乎怒发冲冠,信誓旦旦,居然只赔一座大阵?那我海神宗死掉的弟子,毁掉的建筑,又怎么算?
  要不是眼下黑杀成员众多,且在整个东胜中天海内,黑杀都是数一数二的杀手组织,风亭真恨不得立刻就将眼前这人撕得粉碎。
  “但是,眼下天罡余孽已逃,阁下不去追击,却还在这里抢夺我的战利品,老夫实在不知道,我们现在凭什么杀光他们,凭什么获取圣台古令?”风亭面带嘲讽揶揄。
  “首先,这噬阵鼠不是你的战利品。”黑杀带队头领冷冰冰道,“其次,天罡余孽今天绝不可能逃出这座岛屿。最后。。。”
  黑杀头领转头看向风亭,一张鬼脸面具似乎也充满冷笑,“我早已说过,我该做什么,你个老头别给我指手画脚!”
  风亭面色大变,眼角的肌肉不停的抽搐,这是怒到极点的表现,他堂堂一宗之主,数百年何曾受过这鸟气!
  黑杀带队头领却混不在意,盯住了不停挣扎的小老鼠,喃喃道:“好宝贝啊,献给组织,杀王他老人家一定会赏。。。”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手里的噬阵鼠忽然变得通红,轰然爆炸。猝不及防之下,他直接被炸得倒飞,鬼哭面具粉碎,一张面孔血肉模糊,分不清哪里是鼻子哪里是眼睛。
  “啊!”他仰天怒吼,张牙舞爪。风亭却大觉快意,心里暗道:“不作死就不会死,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