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劫 > 第十五章:斗剑尊

第十五章:斗剑尊


  “老五老七,你们两个要不要紧?”北堂傅之看着两位萎靡不振的师弟,沉声问。
  “我还好,”被叫做老五的胖子老头喘息着,勉强笑着说:“但老七他。。。”
  只见消瘦老头老七,虽然在金创丹作用下恢复了外伤,但面如土色,瞳孔收缩,胸膛起伏剧烈,可见伤势没有那么简单。
  “璇玑丹不管用麽?”北堂傅之皱眉问。
  “大哥莫要担忧,璇玑丹是疗伤圣药,此刻我体内的丹气已被化解两道,不用多久自可痊愈!”老七也强颜欢笑道。
  北堂傅之眉头却皱得更深,璇玑丹的作用他很清楚,那是放眼整个中天海都能排进前五的圣药,如果静坐吸收,融会贯通,区区八道丹气根本不在话下。
  “老七,你安心炼化丹气,不要再分神御气飞行,一切交给我好了!”北堂傅之关切道。
  老七看了看身后,见没有人追来,又看了看展石,展石连忙说:“前辈你好好炼丹,好好练气,那些坏人应该不会追来了!”
  展石一声前辈,让北堂傅之三人都微微一愣,后面的好好炼丹练气一番话,又让三人不禁莞尔。
  老七面露感激,勉强在空中行了半个礼,便开始收敛心神,全神贯注的炼化璇玑丹。
  此刻四人早已脱离了海神宗山门范围,进入巨大的盆地城市上空,这座城市虽大,但也不到盏茶功夫就被抛诸脑后。
  展石百无聊赖之下,低头看去,目光在盆地边缘几栋矮房子里搜寻。他最初通过盆地,进入海神宗山门的时候,就是从这里进去。
  很清楚的记得,其中一个破屋子里,有个正在打瞌睡的老头,这老头破衣烂裳,蓬头垢面,让他觉得好生奇怪。
  此刻他即将飞过盆地的时刻,想看看这个怪怪的老头还在不在。恰巧,一扇破旧窗户里,他看到了老头,这老头居然也抬起头来,对着他笑了笑。
  “好奇怪!”展石狐疑,再看时,窗户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了。“不好!”展石心里陡然升起危机感,这是修炼了神魂决之后,对危机到来的敏锐感应。
  恰在这时,他感觉到身形一顿,北堂傅之等三人已经停下来,全部面色发白的盯着前方。
  转头一看,前方的夜空中立着一个老头,一身破败的衣服在夜风下飘摆,说不出的诡异。
  “是他!”展石惊住,这人不是刚刚那糟老头是谁!“这速度。。。”展石立刻明白,此人绝对恐怖,那种危机感,就是来自此人。
  “不可能!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胖老头老五一张圆脸僵住,仿佛被吓呆了。
  “剑皇宗行事素来奇诡,不可以常理度之,何况是为了圣台古令!”北堂傅之强行让自己镇定起来,目视前方的老头,心里快速思考对策。
  “留下圣台古令和你们身边这位小朋友,老朽可以代表剑皇宗,从此不追究你等!”老头开口吐出老迈的声音,一点也没有高手的沧桑霸气。
  想了半天也没有对策的北堂傅之,丝毫不敢怠慢,拜了拜才说:“堂堂剑皇宗的十三长老,久绝红尘的斗剑尊,今日远道而来,只为了对付我等小修,未免也太抬举我等了吧!”
  “抬不抬举什么的,老朽没工夫琢磨,老朽是为捉拿叛徒而来,倒也不介意顺便带回圣台古令和叛徒孽子。”老头淡淡的说,字里行间自有一种蔑视天下的霸气。
  北堂傅之和老五一齐变色,心知事情已经没有转寰余地。一直闭目修炼的老七,忽然一瞪眼,直接起身,冲向斗剑尊。
  随着他的冲出,充满毁灭的杀气勃然爆发,一把长矛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七道颜色各异,却霸道绝伦的光芒萦绕枪尖,令虚空都颤抖起来。
  “快带少主走!”这是老七最后的话,随后他的声音和身体,全部没入了恐怖的漩涡里,以他和斗剑尊为中心形成的能量漩涡!
  “我们走!”北堂傅之双目发红,咬着牙和老五一道,驾驭流光,带着展石快速飞离那片漩涡!
  “那位前辈,能打得过那个坏老头吗?”展石心里挂念,不由脱口问。不管怎么说,对方所作所为是为了救自己。
  “你放心,老七刚刚拼着修为尽毁,强行逼出了体内六股丹气,和本身的丹气一道,形成最强一击,即便不能伤那斗剑尊,阻止片刻不成问题!”
  北堂傅之急行之间,倒没有觉察出展石称谓上的怪异,反而耐心的解释,只不过话到最后,语气愈发低沉。
  展石心里大受震撼,他即便再不谙世事,也听得出,那位老七前辈是用生命在阻止对手,而且八成是没有活的希望了。
  “不过少主放心,此番我们能不仅能保住圣台古令,也会救出少主你,只要我们能脱离斗剑尊的神识范围。。。”
  北堂傅之的话还没说完,忽然身后一声大吼远远传来,随即是震天动地的爆炸声,整个天空都为之一颤。
  “不好,老七坚持不住选择自爆了!”老五面色大变,急急开口,随即他又面色灰败道:“可惜我们还没有逃出百里范围!”
  说完这句话,他的眼中立即充满绝望,身上却燃烧起强烈的火光,火焰中,他吞服了一枚丹药,火焰立即爆涨一倍。
  “老五,不可如此。。。”北堂傅之气急败坏道,胖子老五却笑了,“师兄,老七已走,整个天罡宗的数千同门也等了我太久,横竖离开之前,还能替少主做一些事,值了!”
  说罢毫不犹豫转身,携带滔天火焰,朝爆炸的中心冲去,一生的辉煌,都在火焰中燃烧到极致,即便极致之后成飞灰,也在所不惜。
  慷慨成仁易,舍身赴死难。展石完全被这种大义镇住,心中五味杂陈,修仙界也许更多的是冷漠,但谁说没有人情大义?展石只觉热血奔涌,心底却升起一股无奈悲哀。
  北堂傅之可没有这番感慨,虽然悲愤填膺,却也十分果断,立即扯起展石,全力运转修为逃离。
  可是片刻之后,身后再度传来震天爆发,即便已经距离很远,展石仍然感觉背后热浪滚滚,天空震撼莫名。
  他眼中的无奈立刻化为更深哀恫,心里明白那团愤怒的火焰,此刻已经彻底泯灭,在愤怒中化为飞灰。
  “可恶!”北堂傅之惊诧道:“怎么会这么快?那斗剑尊老鬼究竟有多恐怖,令不计性命的五弟阻挡片刻都做不到,就不得不自爆!”
  展石抬头,看到北堂傅之眼神中的决然和悲痛,叹了口气说:“前辈,你放了我吧,其实我真的不是。。。”
  “少主不要说话,五弟的自爆风波阻挡不了几息时间,我要施展血遁禁术了!还请少主立即运转修为护住全身!”北堂傅之哪里肯听展石说完,急急的筹划逃命计划。
  展石不敢让他分神,果然运转五行心法,护住全身。然后他就看到北堂傅之一掌按在心口,吐出一大片血雾。
  血雾迎风见涨,瞬间就将两人包裹,忽然,整个夜空一顿,然后无数星光如同匹练般朝后退去。
  同时,强烈的压力透过血雾,朝展石逼迫,令他浑身衣服全部破碎。要不是他运行了五行心法护体,要不是他肉身远超同阶,此刻恐怕得受不轻的外伤。
  “好快!”展石一面承受巨大压力,一面目视四方,可是除了星空倒飞如流,四面已经模糊一片,再也找不到参照物。
  忽然,一道冰冷的气息,若有若无的伸过来,慢慢锁定了展石两人。“不好,是老鬼的神识!”北堂傅之大惊失色,不由得再次吐出精血。
  两人速度再次飙升,那道冰冷的气息越来越微缩,却还是摇摇牵系在两人身上,仿佛一根看不见的线,却随时会引来一头死亡凶兽!
  北堂傅之一连吐了三口精血,这才彻底摆脱了那道神识的锁定。他仍然不敢放心,又吐出了一口精血,变换了方位继续逃盾。
  三天之后,展石两人身形从一座荒岛空中出现,刚一出现,就如同流星般堕落下去。
  轰的一声,地面碎石飞扬,直到尘埃落定,两道身影依旧动也不动。过了好半天,才传出痛苦呻吟。
  “哎哟!”展石用手肘支起身体,却疼得皱眉不止。低头看时,浑身没有一块完整的衣布,破碎的衣服里,也血肉模糊,殷红一片。
  好在经历过九转神魔决的折磨,这点疼痛倒也很快适应。从空间皮袋里,取出一枚金创丹服用,只见浑身伤口,竟快速愈合,让展石好生惊奇。
  “那恶魔老头一定不会再追来了!”展石心里忖道,自己强悍的体魄都被折磨成这幅模样,可见血遁了多远。
  “前辈!前辈,你怎么样?”展石看着身边晕迷不醒的北堂傅之,心急的喊道,心里充满内疚和不安。
  只见原本仙风道骨的老头,此刻浑身干瘪,颧骨高凸,鹤发鸡皮,和三天前简直判若两人。
  “前辈,你可不能死啊!”展石心急如焚,这三人虽然和自己素不相识,但毕竟因自己而折损,如果眼前这人也死了,那他可再也没机会弥补。
  探了探鼻息,展石才长吁了口气,虽然气若游丝,总算还活着。又给北堂傅之服用了一枚金创丹,这才将他从地上背起,朝海岛中间走去。
  随便找了个山洞,又铺了干草,将老头安顿好。金创丹居然没起到什么效果,老头看起来依旧萎靡憔悴不堪。
  展石施展五行水决,引了一湾泉水给北堂傅之喝下,又喂他服了颗辟谷丹,这才在山洞边缘盘坐,一面等待北堂傅之醒来,一面修炼五行心法。
  到了此刻,他无比渴望强大,这几天经历的种种,都在不断提醒他,要么强大,要么死去。所以他再也不敢丝毫懈怠。
  天色渐晚,北堂傅之依旧昏迷,夜色笼罩大地,整个荒岛都充满野兽的叫声,时远时近,仿佛夜色中随时会有一头凶兽跳出来择人而噬。
  好在展石已非当初,不仅心智更为强大,实力也今非昔比,如果真的有野兽不长眼,他不介意吃一顿烤肉。
  翌日,展石从打坐中睁眼,看到阳光正透过树枝照射下来,回头想看看北堂傅之醒了没有,却发现对方早已不见踪影。
  “怎么回事!”展石心惊,整夜虽然在打坐,但心神一直没有放松,不可能有野兽将他拖走,“除非,是他自己离开!”